第四百一十四章 倾尽我所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薪火炯炯 书名:偷天改宋
    而大理的那不大皇宫当中,正上演这一初浪漫的(情qíng)景剧,陈晃带来的数百辆大车里面装了什么?各色的宝石,用纯金的箱子盛放,当然了陈国不会富有到能有数百辆大车的宝石,毕竟宝石不是河边的鹅卵石。

    但是珍珠,玛瑙,翡翠,琥珀,各种宝石,陈晃还是实实在在的装来的四十口大如双斗的黄金箱子。都已经装了这么多的珍珠宝石,那其他的车陈晃装了什么?鲜花......没错从陈朝运来的鲜花。此时此刻,珠光宝器已经照亮了整个大理黄国的朝议大厅。

    站在一旁的白老板都动心了,早知道这货带来了这么多东西,就带了三百个随从,自己随便拉一票人抢了他,都可以直接去南方买船走人。

    而更加让人炫目的是,那些带着露珠刚刚被采摘下来的莲花,月季,用大宋的白瓷长颈瓶盛放着,摆满在了所有的珠宝的外围。一时间像是让人走进了一副金玉良缘的画卷之中一般。

    而陈晃本人,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高园(身shēn)穿一件,大红镶金的扩袖袍服,头上戴着金翅凤尾簪。正中间戴着一顶挂着珠串的描金官帽。整个人的气色冰冷却闪烁这暖光,威严又让人着迷。

    以至于都看呆了在朝厅下方半跪着的陈晃。没错陈晃就是单膝跪地,痴痴的望着高园。眼神中充着渴望,和强烈的占有(欲yù)。一个女官刚刚把他手中的张帛书送到了高园的手上。但是高园却并没有去看。

    “这是我休掉陈国皇后的帛书,还有不再纳妃,贵人的承诺,我几个儿子已经让我削去了王位,为了这次的朝拜,我已经倾尽了我的所有,我的女皇,如果你真的人心拒绝我,我将无家可归,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甘愿在大理做一个你的臣民,只求能露宿在大理皇城脚下,遥遥的与你共看夕阳西下?!?br />
    原本今天要动(身shēn)离开的刘整被刚刚,这个陈晃搬进来的珠宝,看花了眼睛,愣是在出门之后又返回到了朝议厅内,听到此刻陈晃的话,刘整都愣住了,

    “这他,妈,的,只是真心挚(爱ài)啊,不光是江山不要了,连儿子都不要了.......”

    刘整低沉的声音虽然粗浅,但是在场的几位内阁大臣,却是非常的认同,陈国小国寡民,这满厅的黄金珠宝,绝对能掏空整个陈朝的国库,那个大臣会同意自己家的君主把国库搬空了拿去泡妞。

    而且不光是把国库搬空了,皇后都不要了,皇后不要,也不要紧,连储君都给废了,储君废了,可以再立,但是连国朝都送出去了,这可是玩真的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陈晃的真诚打动了,就连王参谋都是皱眉连连,跟着个陈晃比,自家的团长,确实是差了太多了。韩振汉不光是没给自己女人名分,连个准确的话都没有。何况早就占在韩振汉(身shēn)边的还是忽必烈的女儿。

    忽必烈跟高园是什么关系,那是杀父之仇,没说父债女偿,杀了完泽都够给韩振汉面子了,两个人朦朦胧胧的暧昧,也从来没有过什么亲腻的举动。

    现在蹦出来一个谈(情qíng)高手,还是一个舍(身shēn)不顾的谈(情qíng)高手,王参谋自己都在心里想,我要是个女人,我绝对嫁给他。什么都不要了,只为了追求自己,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但是高园从始至终都没有过表(情qíng)变化,也没有给出陈晃任何的回应,如果不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还透着思考的光芒,还以为高园是一座描彩鎏金的人像。

    “陈国.......小儿......不得无礼!”

    就在朝议厅里所有人都被陈晃的真(情qíng)表白打动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传进了众人的耳中,打破了那美好又略显尴尬的画面。

    而一直坐在龙椅上没有表(情qíng)变化的女皇高园,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竟然痞痞的歪嘴笑了一下,像是轻蔑,其中有掺杂着略微的得意,不过在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之后,高园又摆回了严肃的表(情qíng)。

    高园的表(情qíng)变化,几乎没有人察觉得到,因为在场中大多数人都在观察陈晃的变化,还有张望着朝议厅外的(情qíng)况,不过陈晃却是一直在看着高园。高园的那一丝坏笑,看得陈晃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过就是那一丝坏笑也同样看的陈晃神魂颠倒。

    “我草!”

    “我草!”

    冲进来的人当然是韩振汉了,接到了顺子报告的消息以后,韩振汉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回到了大理旧城,自从大理复国之后,这恐怕是韩振汉第一次进大理的皇宫,如果不是所有的(禁jìn)卫军都几乎都是韩振汉人,此刻他都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给拿下了。因为没人认识他啊。

    韩振汉从那珠光宝气的鲜花海洋中走过,嘴里不断的爆着粗口,完全没有注意什么朝堂威仪,这句话也终于把陈晃的眼睛从高园(身shēn)上拽了回来。

    陈晃回过头看到,一个(身shēn)穿黑色锦衣,但是却蹭了一(身shēn)的土灰,脸上像唱戏的一样,又是汗水又是泥,脑袋上的头发,用束带,扎了一个甩在脑后的马尾,一边走(身shēn)上还一边往下掉土灰,一(身shēn)的装扮跟眼前珠光宝器的皇宫显的非常的突兀,格格不入。

    不过韩振汉就这么进来了,而且还风风火火吵吵嚷嚷的就冲进了朝议大厅。在陈晃(身shēn)边走过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的就从陈晃的(身shēn)边走过,径直的就走向了龙椅高园所在的方向。

    大理朝议厅,还真的不是很大,百米左右的空间横竖也不过三四十米左右,韩振汉几步就走到了高园的(身shēn)边,脸上一脸的严肃,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一把就从高园手里拿过了,那两张帛书。抖落开来就看了起来。

    “这!这!这是!何人!如此大胆!”

    “侍卫在哪里!还不给他拿下!”

    陈晃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正在看自己奉上的帛书的韩振汉,环顾左右的吵嚷着,脸上的愤怒和惊慌,还有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在他都写在了他的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偷天改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