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好戏——前奏

    沈嘉元脸上的笑意一僵,燕回这话简直就是打她的脸。

    要知道燕回当年那桩亲事可就是由她赐下的。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br />
    “妾(身shēn)知道?!毖嗷叵蜃派蚣卧蛔忠痪涞?。

    “妾(身shēn)就想着,人生短短几十载,若是不能和心(爱ài)之人一同携手,看这天下最美的景,做这人间欢乐事,那还不如孤孤零零过一生,省的勉强了自己,耽误了她人……”

    一旁的余墨听得手势一顿,这是她的想法?

    “国公夫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嘉元皇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双柳眉气的倒竖。

    “不,妾(身shēn)胆小的很?!毖嗷乜聪蜃郎系幕ü?,“正是因为胆小,所以妾(身shēn)从没有将这些说出来过,可是妾(身shēn)不懂,为何皇后如此生气?”

    燕回疑惑的看向沈嘉元,“那怕我余家就此断绝,那也是我余家的家事,于皇后娘娘……”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本宫若是想给国公府添上一件喜事哪?”

    “那也没有什么?!毖嗷夭晃薏豢傻幕氐?,“反正国公府地方大的很,只三个人住确实空旷了一些,尤其是我的后院那里,更是空置了一排排的房子,到时有人整(日rì)里陪着妾(身shēn),妾(身shēn)高兴还来不及哪?!?br />
    将自己儿子不喜欢的妻子,放在自己(身shēn)边,整天整(日rì)的陪着自己,这是娶媳妇,还是买丫鬟?

    一时之间,有人悄悄按下了想要与将军府联姻的念头。

    “国公夫人有失宽厚?!?br />
    “皇后这话妾(身shēn)更是不懂了,让自己的妻子侍奉嫡母,这难道不是每一个孝子该做的吗?”燕回说着看看(殿diàn)上坐着的夫人命妇。

    “在场诸位夫人哪一位不是这样过来的,难道皇后觉得他们家中的主母都不宽厚?”

    燕回这番胡搅蛮缠,蓄意歪曲,简直气煞了沈嘉元,可她不仅不能回上一句,更不能在这种(情qíng)况下赐婚,到时得罪的可就是一帮大臣。

    “看天下最美之景,做人间欢乐事,”明德帝叹谓一声,“国公夫人果然是(性xìng)(情qíng)中人?!?br />
    “只有(性xìng)(情qíng)中人,方能理解(性xìng)(情qíng)中人,一点拙见,让圣上见笑了?!?br />
    明德帝顿生寻到知己之感,“两位(爱ài)卿,你们有一位好母亲啊?!?br />
    “能得母亲眷顾,是我余家三生有幸?!?br />
    余墨这话说的诚心诚意。

    一旁的余逐流也是点点头,比起余墨来,他感触更深,他有今(日rì),这大半的原因都是来自燕回。

    “若是微臣(日rì)后的妻子,敢有半分违逆嫡母,微臣定当不??!”

    余逐流这话一出,那些疼(爱ài)家中嫡女的夫人们,原先仅存的一点意思,也是吓的退避三舍。

    不愧是战场上下来的武将,这为人处世,也太过狠厉了一些。

    反倒是这个承义候余墨,但是一派谦谦君子的做派,可惜就是(身shēn)子骨弱了些。

    “看来余(爱ài)卿却是不知怜香惜玉的很,朕真想知道,你(日rì)后会寻见个怎样的妻子?!?br />
    明德帝这句话却是将沈嘉元先前的赐婚之意,轻飘飘的翻了过去。

    (殿diàn)上歌舞又起,酒水珍馐轮番而上,可燕回心里却没有因此松懈上半分,因为从入保和(殿diàn)开始,明月郡主和锦嫔就不见踪迹。

    虽不是什么大事,可总让人觉得隐隐不安。

    一个幺蛾子就够让人糟心的了,若是两个幺蛾子碰到一起,那岂不是又得翻出天去。

    乎邪饮下杯中的酒液,“圣上宫中的佳酿确实是美味,不过,却没有蛮族的马(奶nǎi)酒来的醇厚?!?br />
    明德帝听得一笑,“王子可是想念起昔(日rì)蛮族之景?”

    “这只是乎邪一时所感,正如京中女子虽然端庄有礼,有大家风范,可是在我看来却个个都像泥偶一般,远不如蛮族女子来的烈(性xìng)(娇jiāo)蛮?!?br />
    燕回看向乎邪王子(身shēn)旁的珠奈公主,听着这意思,这是准备进献美女?

    不仅是她,听到乎邪王子这番比较,这些世家贵女纷纷看向珠奈,可是随即她们的眼中又布满不屑,不过是粗野之地来的公主,不说高鼻深目与夏商审美不同,光那(身shēn)麦色的肌肤,恐怕就上不得台面去。

    珠奈可不觉得自己弱于这群(娇jiāo)滴滴的小姐们,“今(日rì)蛮族献上降书,那圣上也就是蛮族的圣上,不知,珠奈可否为圣上献上一舞?”

    大抵这天下男人的审美与女人都是不同的,珠奈这副面容落在明德帝眼中,那却是多了不少异域风(情qíng),尤其是那肤色只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少女青(春chūn)鲜活的气息。

    “这提议倒是不错?!?br />
    “多谢圣上!”珠奈笑起,却不是夏商那种笑不露齿的含蓄,而是另一种张扬的放肆的喜悦,让人一见,就连自己的心(情qíng)也跟着好起来。

    珠奈下去准备,明德帝自然也不会让众人干等,穿着荷粉宫衣的侍女从(殿diàn)外鱼贯而入,却是手捧着一座座“冰山”放于面前的桌岸上。

    “这是西海今夏献上的珍馐,配着御膳房调制的酱汁,那尝上去更是人间美味,还请诸位(爱ài)卿一同品尝一二?!?br />
    “多谢圣上美意?!?br />
    燕回的面前也放了一座“冰山”,那冰山上看着像是用冰块凿出的假山奇石,实则上面却是覆满了薄如蝉翼的(肉ròu)。

    燕回看的心下感慨,没想到在这古代的夏商,还能再见到三文鱼这种东西,果然三文鱼这种美味,一定是岛国从我大吃货民族这边偷过去的。

    燕回正待尝尝这三文鱼的咸淡,却被一旁的蝶衣按住了筷子,“大少爷叮嘱过的,夫人不可再饮用凉物?!?br />
    蝶衣将那冰山推远,又换了一盏(热rè)茶放在燕回面前,她的(身shēn)体虚凉太过,如今已是子嗣勉强,若是再碰这些东西,说不得以后……

    “夫人,奴婢也是领命之人,还请夫人不要让奴婢难做?!?br />
    得,你们不难做,难做的只是我。

    燕回虽然心下不满,可是她再不想被痛经折磨的死去活来,所以她乖乖的喝起了(热rè)茶,顺便瞥了对面一眼。

    真是奇怪,这沈无欢居然今(日rì)没来。

    是了,今天是他的生辰,说不得又跑到花舫那种(热rè)闹之地去了。

    燕回正想着,却听得一声惊呼在(身shēn)侧传来,紧接着,是玉碟落地之声,还有自己面前多了一位诚惶诚恐跪着的宫女。

    反观自己穿着的霞帔上,已被沾染上了大半的三文鱼蘸料……

重要声明:小说《国公夫人绯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