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姬与公主

    “……”

    “……”

    虽然知道了(爱ài)尔丽的(身shēn)体如何特殊,但现在亲眼看见,的确还是让人有些吃惊,寇马克还不由得看向了对方的腿。

    果然,自己还没怎么注意,现在突然发现,之前的下肢还占不满座位,现在却是能稍微伸出一点点了,隐约还能看见膝盖的样子。

    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个样子,残疾人的模样。

    莎雯倒是看向了自己的国王,有些疑惑,对方却是点了点头,没有具体说些什么,这倒是让她注意起了(爱ài)尔丽??苈砜嘶姑挥兴档?爱ài)尔丽的(身shēn)体状况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昨天光顾着处理文件了,所以,她也并不知道(爱ài)尔丽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情qíng)况

    “…真的吗?”

    虽然被血迹给吓得退后了几步,不过可可还没有逃开。

    “真的!你看我的眼睛,之前都看不见,现在都好了!”

    感觉眼睛周围有些干涩和凝固,(爱ài)尔丽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把大部分的血垢给擦了下来,不过点点血痕依旧在眼皮周围。但,在其之下的健康皮肤,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

    可可没有说话,倒是伸手去摸了摸(爱ài)尔丽的脸,像是在碰什么危险的小动物一样,生怕对方突然跳起来,咬到自己一样。

    她的手先是碰到了(爱ài)尔丽的左脸上,然后轻轻地捏了两下,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可可又大胆地凑到了(爱ài)尔丽的面前。

    “……?”

    完全搞不懂什么状况的(爱ài)尔丽,向后缩了缩,看着可可那双纯真的眼睛望着自己,有着不错视力的她,将对方眸子里的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你的眼睛…有点脏…”

    完全没有在意这点的可可,用手指轻轻扫掉了对方左眼旁的一些碎屑,自己的另外一只手则接在下面,把那些碎屑再扔到一边。

    “…没事没事!之后我洗一洗脸就好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爱ài)尔丽便接着笑着,对着可可说道。

    “所以,大叔的伤一定会好的!

    而且大叔会变魔术了!”

    “魔术?”

    可可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后者虽然缠着绷带,可就是那副脸也能看到那种惊讶感。他还没反应过来,(爱ài)尔丽把自己的话题引到这边了。

    “没错!大叔会变成火焰??!

    是吧,大叔?”

    “……是…是啊”

    寇马克也只得这么回答道,看样子(爱ài)尔丽像是在帮自己和可可,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之间,他都得抓住这次机会。

    于是,他伸出了左手的食指,突然间,整个手指都变成了赤色的烈焰,悬在他的手掌之上,但却一点点都没有扩散过。

    “着…着火了…!”

    不过嘛……可可见到的第一反应是,找水灭火。只是她刚转了几下头,就发现火焰彻底消失不见了,五根手指好好地立在手掌上,甚至绷带的本(身shēn)都没有被火焰所干扰到。

    “……火呢?”

    一脸迷茫的可可,看向了那只手,却没有发现,寇马克的背后都燃起了火焰,直到(爱ài)尔丽指了指寇马克的后背,可可才注意到火焰已经跑到了他的背后。

    刚打算叫出来的她,火焰却一点点地收回了寇马克的体内,然后归于平静。

    “……”

    全场无言,包括偶然看到的侍卫,都是如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国王变成了这样的存在。

    不过,(爱ài)尔丽可还不打算这样僵下去,于是,便打破了沉默。

    “看到没有,可可?

    很厉害的魔术哦!”

    “是…呢…”

    只是,第一个出声的是莎雯,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寇马克,然后有些关切地看到了对方被缠满绷带的(身shēn)体。

    可可也是如此,在短暂地思考之后,便忽然跑到了寇马克的(身shēn)边。

    “……父亲大人,你的(身shēn)体没事吧?”

    看样子,她大概是猜测为了这个魔术,寇马克才被缠成了这个样子,从自己的记忆里来说,只有受了伤才会缠上这种白布,那么,这么说来的话,自己的父亲受了不少的伤才对。

    虽然说对于现在的样子,可可依旧是很害怕,但,从周围的态度已经可以看出来了什么,至少从声音和刚才众人的反应,能确定的是这的确是自己的父亲。

    不过依旧是有些吓人了,缠满白布的父亲就和故事里的怪物一样。

    “没什么事……为了怕…吓到你,所以才缠着这些?!?br />
    刚刚失意的国王,现在又突然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笑了出来,不过这次倒是有些收敛,没有太敢放出来。

    然而,毕竟还是那个样子,可可依旧被吓了一跳,只是这次的可可,只是退后了一下,然后僵在原地,又想了想,毅然决然地往前走了回去,这才自顾自地投入了对方的怀抱之中。

    “……父亲大人,你好像瘦了?!?br />
    听到这么一句话的国王,也抱住了可可,然后轻声地说道。

    “…可可你也是……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的脸很低沉,再加上蹲着,没人看出寇马克的表(情qíng)到底是如何的,就算能,也分辨不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还好…父亲大人…感觉比昨天和前天要好很多……”

    “(殿diàn)下,您要出去走走吗…毕竟您有很长时间没有出去过了?!?br />
    过了一阵,莎雯如此说道,树(热rè)病现在如何解决,还不清楚,但至少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总是没有错的。

    一直待在闷(热rè)不通风的地方,对可可(殿diàn)下的(身shēn)体只有坏处。但下一次发病的时间大概在两三天左右,这肯定不能一拖再拖,外出的时间很少,肯定要抓紧机会。

    “…正好,我打算去陵墓的位置,那边…需要(爱ài)尔丽解读的东西?!?br />
    抱着自己女儿的寇马克抬起了头,对着赫尔说道。国王的副官面色轻轻地有些变化,但,也点了点头。

    “可可,你和我们一起去吧?!?br />
    他又低下了头,轻声问起了可可,公主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微笑的(爱ài)尔丽,不知道她能干什么。

    “……莎雯,你也是,我怕可可出什么意外,你正好有个照应?!?br />
    末了,寇马克又补了一句,莎雯也点了点头,不过也什么都没说,看向了(爱ài)尔丽。

    她现在对这个女孩很感兴趣了,不单单是(身shēn)体上的独特地方,还是一种别的什么东西,

    但至于是什么,莎雯并不知道,如果硬要说的话,原因只是自己的第六感而已。自己的第六感告诉自己,(爱ài)尔丽似乎隐瞒了什么东西不想让别人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平淡无奇的幻想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