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失踪后的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戟大兜2 书名:超凡贵族
    温布尔顿侯爵府位于内城的东南角,占地400余亩,在寸土寸金的贵族区,算得上是顶级的豪宅。

    侯爵府临街而建,共4层,高18米,以坚固的花岗岩为主体,名贵的白釉岩做外墙,远远看起,就像一座玉质城堡。然而这幢华美的建筑仅仅是侯爵府的门面,它的后面还有优美的庭院和鳞次节比的建筑群,那里才是侯府的主建筑区,只有(身shēn)份显赫的客人才有资格被邀请进去。

    维克多迈下马车的时候,侯爵府门口已经有十几名侍从在等候他的车驾了。

    “兰德尔子爵大人,欢迎您回家?!币幻┳诺锰宓哪瓿づ?性xìng)捻起裙裾屈膝行礼,其余的侍从也跟着她向维克多鞠躬致意。

    x-3微微运转,小男爵的记忆清晰地出现在维克多的脑海中。眼前的年长的女子名叫海伦,是侯爵府的管家,也是索菲娅的心腹女仆。海伦与索菲娅(情qíng)同母女,她为人友善,(性xìng)(情qíng)温和,侯爵府的护卫和侍从都是十分尊敬她。小男爵在侯爵府生活了三年,海伦的对他关(爱ài)有加,像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照顾他,两人的关系极为亲厚,小男爵一直称她为海伦阿姨。

    “海伦阿姨,好久不见了?!蔽硕喑B孜⑿︱⑹?。

    海伦微微一窒,暗藏激动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来。维克多的音容笑貌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气质神态却已经迥然有异,他的举手投足间没有一丝礼仪训练的痕迹,反而表现出一种自然的优雅,这是上位者的成熟与自信,只是他那清冷的眼神中再也看不到曾经孺慕之(情qíng),反而透着淡漠和疏离。海伦了解维克多的遭遇,也清楚他对索菲娅感(情qíng)已经转变,可亲眼见到曾经的家人变得如此陌生,还是让她有些哀伤。

    维克多整理过小男爵所有的记忆,唯独对他的(情qíng)感相当地疏远。虽然察觉到海伦的(情qíng)绪变化,维克多也没有办法产生任何共鸣,他向一名(身shēn)穿铠甲的中年男子说道:“蒙顿老师,我们又见面了?!?br />
    “子......维克多,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敝心昴凶拥幕坝锼淙磺?热rè),却不自觉的行了一个骑士礼。

    蒙顿是侯爵府的护卫骑士,他在侯爵府的地位远高于当初的小男爵,还指导过小男爵剑术和武技,也算是维克多的剑术老师。蒙顿没想到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曾经的弃子已经成了搅动王国局势的大人物。现在的维克多无论权势地位,还是个人实力,都让蒙顿心怀敬畏。

    维克多笑了笑,转(身shēn)介绍自己的贴(身shēn)侍女。(爱ài)丽娜姐妹乖巧可人,她们见到维克多称年长女(性xìng)为阿姨,中年骑士为老师,便向他们一一施礼,态度也颇为尊敬。双方寒暄几句,希恩骑士也提出了告辞。

    内务府骑士小队离开后,维克多带着贴(身shēn)侍女和亲卫队,向侯爵府内宅走去,一名侍从刚想阻挡格鲁等人,就被蒙顿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维克多若无其事的笑道:“侯爵府冷清了许多,生面孔反倒多了不少?!?br />
    “人少了,侯爵府里也更宽松了?!泵啥龠裥甑厮档?。

    三年前,侯爵府里全是王后的耳目和亲信,忠于索菲娅的部下被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只有小男爵对此一无所知。当索菲娅扭转了局面后,凯瑟琳也只得做出妥协,她安插的人手死的死,撤的撤,侯爵府又经历了一次大换血。

    维克多现在有更高的视野,索菲娅和凯瑟琳之间的博弈在冈比斯上流社会算是件大事,但相比他的麻烦,根本不值一哂。维克多奇怪的是索菲娅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出面?虽说两人的亲密关系已经破裂,但维克多代表的人马丘陵是索菲娅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就凭这一点,她也不应该表现的如此冷淡。

    索菲娅不露面,维克多也没有追问,一行人直接进入侯爵府的内宅。

    安顿好护卫和仆人,维克多在双胞胎姐妹的服侍下,先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rè)水澡,当他穿戴整齐后,海伦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维克多,晚宴已经准备好了?!?br />
    维克多淡淡地看了海伦一眼,笑道:“先去书房吧,你应该有话要对我说?!彼低?,维克多带着(爱ài)丽娜姐妹和四名炼金民兵,朝索菲娅的书房走去。海伦见状,叹了口气,朝(身shēn)边的侍者低声嘱咐了几句,便跟在了维克多的(身shēn)后。

    索菲娅的书房,简约明了,低调中暗藏奢华。主座背后的墙壁上,悬挂着剑齿虎的头颅标本,那是索菲娅亲手格杀的猎物。在维克多的记忆中,这间书房没有任何变化,唯独缺了主人。

    维克多在书桌后的主位上坐下,等蒙顿骑士进来以后,他问道:“索菲娅人呢?”

    蒙顿和海伦都面露难色,维克多说道:“这些都是我信任的人,你们就直说吧?!?br />
    听到维克多的话,四个炼金民兵面无表(情qíng),而(爱ài)丽娜姐妹却抿嘴微笑,可她们并不知道,无论索菲娅遇到什么样的麻烦,维克多都准备丢给西尔维娅,他可不想沾惹不必要的麻烦。

    海伦突然抽泣了起来:“维克多......索菲娅失踪了!我求求你......求你看在夫妻的(情qíng)分上,帮帮她!”

    维克多大吃一惊,海伦请他用晚餐的时候,没有提索菲娅,当时他就猜测索菲娅可能不在侯爵府,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索菲娅居然失踪了!

    “海伦阿姨别着急,慢慢说?!?br />
    海伦已经在那里泣不成声,蒙顿叹了口气,说道:“维克多,去年水之季的时候,索菲娅大人亲自带领商队去了条顿公国,参加野蛮人两年一度的集市。大人名义上是去和野蛮人贸易,实际是为了护送一位野蛮人歌咏者回归部族。这样可以提升商会在野蛮人部族中的声望?!?br />
    “正常的(情qíng)况下,商队去条顿公国,一来一回最多十个月,但这一次......”蒙顿停顿了一下,涩声说道:“商队花了整整十二个月,才派人送来了消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人带着歌兰直接进入了特瑞尔山脉,商队等了她足足两个月,也没有见到大人回来。最后,商队按大人之前的吩咐,离开了条顿公国。之后,我们在条顿公国的商铺,每个月都会派出血眼鸦与我们联系。到目前为止,已经两个月了,还是没有大人的消息?!?br />
    维克多的心(情qíng)变得沉重无比,如果索菲娅出了差错,他在人马丘陵的布局将出现重大变故。

    新农牧体系让人马丘陵迅速恢复元气,但至少还要两年才能实现自给自足。在此之前,索菲娅提供的青麦是人马丘陵最重要的粮食供给。而吸纳流民,补充人口的计划完全建立在紫蔗酒换青麦的贸易基础上。

    按领主法则,维克多可以继承商会,但现实并非这么简单。冈比斯王族绝不会容许商会落入约克家族的手中,其他王国也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他们会拒绝被约克家族掌控的商会。维克多更不可能丢下炼金塔,跑过来继承商会。最终的结果就是,王族向约克家族作出让步,确保人马丘陵基本的粮食供应,索伦继承侯爵爵位,商会失去中立(性xìng),走向终点,所积攒的财富被奥古斯特家族一口吞下,人马丘陵的粮食安全捏在王族的手中,维克多吸纳人口的计划极有可能就此搁浅,至少也会大打折扣。

    “海伦阿姨,您别着急。索菲娅是白银阶大骑士,应该不会出事?!蔽硕嘞劝参苛艘痪?,又对蒙顿问道:“那支商队现在在那?”

    “那支商队里面的人都是索菲娅大人的心腹,商队管事艾米梅骑士扮作大人的样子,向外宣称要去苏斯王国招募人手。他们在边境小镇卸下货物以后,直接向东,去了苏斯王国?!泵啥偎档?。

    “非常好!”维克多松了一口气,对(爱ài)丽娜姐妹郑重的说道:“这件事(情qíng),绝不能外传!”

    “是!”双胞胎姐妹异口同声地答应道。

    冈比斯需要中立的商会,而王族更想得到商会的巨额财富,如果他们得知索菲娅失踪的消息,未必不会宣布她的死讯。到时候,就算索菲娅没有死,她也死定了!

    海伦和蒙顿骑士都能看出其中的凶险,这才向维克多坦白,求援。没人能从野蛮人的手中救出索菲娅,但西尔维娅能确保索菲娅免遭王室的暗算。

    “我会给西尔维娅(殿diàn)下写信,请她出面干预此事。现在,只能尽量拖延一点时间?!蔽硕囹⑹椎?。

    蒙顿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大人......这个......商会接到博瑞王国安德烈(殿diàn)下的邀请函,安德烈(殿diàn)下邀请索菲娅大人去博瑞王国做客......”

    维克多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

    条顿公国,月熊城。

    正是清晨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朔风裹着巴掌大的雪花,在天地间肆虐。十几名高大魁梧的士兵(身shēn)披厚厚的熊皮斗篷,正在城门上巡视。

    “这该死的雪,下了一天一夜了,还在下!”一名年青的士兵把长矛夹在肋下,朝手(套tào)上使劲呵着暖气,待手(套tào)稍微变暖,才举手掸掉眉毛上的冰雪。

    “该死的納托,还不来换我们!”年青士兵拉起脖子上围巾,将口鼻重新遮住,对(身shēn)边的士兵队长,嘟嚷道:“头,今天卸了差事,我们去酒馆喝几杯怎么样?”

    “大清早的,喝什么酒!不要养家啦?”队长呵斥道。

    “头,雄鹿商会运来的紫蔗酒卖得特别快。我们今天要是不去喝,怕是要再等几个月了?!绷硪幻勘ξ厮档?。

    “就是。杜松子酒和紫蔗酒比,简直像马尿一样。我们一会去肥鹿酒馆,围着火堆,把紫蔗酒(热rè)一(热rè),再点上半只烤驼鹿,啧啧......那滋味......”

    “对!对!每人凑点钱,大家伙好好喝一顿?!?br />
    士兵们聊的兴高采烈,队长也暗暗咽了口唾沫。

    北方酷寒,条顿人嗜酒。杜松子酒原本是月熊城最好的廉价酒,可新来紫蔗酒比杜松子酒的口感要好很多。雄鹿商会这次运来了400桶紫蔗酒,卖给月熊城150桶,其余的都卖给了野蛮人。这150桶紫蔗酒被领主拉走80桶,真正流到市面上的只有70桶。尽管紫蔗酒的价格是杜松子酒的四倍,但依然卖得很好,为了防止抢购紫蔗酒,城主还特地颁布了限酒令,每人每天只能在酒馆买两大杯紫蔗酒。即便如此,紫蔗酒差不多也快卖完了。

    “雄鹿商会的那个女侯爵真是漂亮,要是能给我亲一口,少活20年我都愿意?!蹦昵嗍勘姑缓染?,就已经醉了。

    “闭嘴!”队长低声警告道:“要是被塔格奥大人听到,非割了你的舌头不可!”

    塔格奥是月熊家族的继承人,自从雄鹿商会的女侯爵到访月熊城以后,他一直围着美艳绝伦的女侯爵打转。曾经有位仆人在女侯爵面前稍显失仪,就被塔格奥抽得半死。女侯爵却对月熊家族继承人的殷勤不假辞色,而塔格奥也不敢有半分逾越。

    年青士兵打了个激灵,当他看到几个同僚显出幸灾乐祸的表(情qíng),他的额头上居然渗出了冷汗。

    正当年青士兵准备开口讨饶的时候,一名年长的士兵喊道:“好像有人过来了!”

    迷蒙的白雪中,一个纤细窈窕的(身shēn)影正向月熊城走来。

    “是个女人?好像有点不对......”

    队长努力睁大眼睛,透过漫天飞雪,他看到一个穿着兽皮裙的女人,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她摇弋(身shēn)姿的步态,显出令人着迷的魅惑与优雅。

    看到女人(身shēn)后出现几个雄伟的(身shēn)影,队长终于知道那里不对劲了。城外的积雪可以淹没人的大腿,而那个女人竟然一直在雪面上行走。不过,队长此时已经顾不上诧异了,因为女人(身shēn)后的那几个人,即便陷在厚厚的积雪里也和她差不多高,他们都是野蛮人!最骇人的是,他们的(身shēn)后出现了更多的野蛮人,差不多有三百多人。

    “敲警钟!快!把吊桥放下来!”队长拉下围巾,大声吼道。

    月熊城从不(禁jìn)止野蛮人进入,但不代表容许几百名野蛮人同时进城。这些堪比骑士的强大异人,足以把月熊城掀个底朝天。

    “当”“当”“当”

    雄厚的钟声在城墙上回((荡dàng)dàng),一队队士兵迅速从营房中跑了出来,两组精壮的士兵用力推动绞盘,吊桥缓缓收起,野蛮人的队伍还在100米外,队长终于松了口气。

    当所有人都以为安全的时候,一名野蛮人迅速越过为首的那个女人,只见他双臂左右开弓,两道黑影划过上百米的距离,带着凄厉尖啸,直直的飞了过来。胳膊粗细铁索应声而断,失去牵引的吊桥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砰!”

    雪雾漫天而起,推动绞盘的士兵摔成了一团。雪雾散开后,队长向下望去,他看到两把飞斧深深地镶在坚硬的城墙上,而那个女人也已经站在了吊桥边上。

    这个女人完全一副野蛮人的打扮。兽皮裙下,两条匀称修长的美腿暴露在冰冷刺骨的空气中,**的玉足踩在雪地上,比周围的白雪多了几许晶莹。纤腰上的地龙皮带勾勒出饱满(挺tǐng)拔的酥(胸xiōng)。紫色的短发下面是倾国倾城的俏脸,醉人的眼波在紫水晶般的眼眸中流转,当粉嫩的红唇微微翘起时,柔媚的声音就传到城门上。

    “我是索菲娅.温布尔顿侯爵,请打开城门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超凡贵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