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暴躁的冰女

    冰女本来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经历了刚刚的事(情qíng),她变得愈发冰冷。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凝聚成圆珠的冰球,紧接着,第二个冰球在她的另外一只手上出现。

    屠夫和武士凝重地看着她手中的两颗冰球。即使以他们达到第五级超能者的实力都从这两颗冰球中感到莫大的威胁。如果让一颗冰球砸中他们的(身shēn)体,他们肯定不死也残废,如果是两颗,他们的家人恐怕连尸体都看不见了。

    “疯女人!你要干嘛!”屠夫看着冰女仇恨的眼神,他焦急地大声喊着,“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争抢前面的圣光之焰??!”

    武士也不由得喊了起来:”快停止!“

    ”停止!“冰女低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逝,掩盖住她的真实表(情qíng),”呵呵!陪葬吧!“

    两颗冰球从她的手上飞向了那两个敌人。冰女看都不看他们的结局,一步一步地走进圣光之焰,如同一个母亲一样细心地捧起自己的孩子,她轻柔地抚摸着圣光之焰,感受着它(身shēn)上的温暖,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

    两颗旋转疾驰的冰球不断地在空中左右旋转,在冰女吞下了圣光之焰后,这两颗冰球吸收着冰女(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浓厚的圣光之力,蓝色的球上有着清晰的金色条纹。而冰球的速度更快了,其中所蕴含的威力也就更强了!

    屠夫和武士狼狈地躲避着冰球的攻击,他们心痛地看着冰女捡起圣光之焰,他们不惜暴露出自己的(身shēn)份以及自己的强大,没想到还是没有得到最终的物品。现在,能否全(身shēn)而退成为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要怪,就怪那个壮汉吧!他什么不做,偏偏仗着自己(身shēn)体强大,去做那种事(情qíng)!唉,他们现在面对着是实力提升了两倍的冰女,没有一点儿胜算。

    在所有人的漠视中,冰女吞下了圣光之焰,她的(身shēn)体发出金色的光芒,如同从天而降的圣女,她的表(情qíng)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从那微微上扬的眉脚可以看出她的喜悦。

    她如同神灵俯视众生。她的嘴唇轻起:”冰封万里!“

    之间整个广场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六十度,这低冷的温度即使是超能者都承受不住。他们打着哆嗦,正打算离开这片是非之地,下一秒,三米高的冰棱平地而起,那些戒备地看着周围的,企图寻找着关键机会的超能者瞬间成为了万年寒冰的一个卑微的化石。至于他们的求饶或者背景,在这个瞬间就是死亡的战场中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所有飞在空中的超能者都感到她是真的丧心病狂,连同样是超能者都毫不犹豫地击杀。那他们呢?他们正打算逃跑,淡漠的冰女将自己的视角看向了这群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澳忝且彩窍胍崛∥业亩鞯穆??”

    “不!当然不是!”一些本(身shēn)没有强力超能者坐镇,尤其是五级超能者的势力纷纷悻悻地后退,在冰女的(身shēn)上,他们感受到天堑一般的差距,一旦对拼,人数反倒不重要了。

    “怕什么!她不过是一个人,我们几百个人,还用得着怕她一个弱女子!大家一起上,杀了她,爆装备,不,抢圣光之焰!”这么喊的当然是没有一点儿强弱观点的超能者。他们完全无视了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一个劲的怂恿所有人一起上。

    冰女笑了一下,她的笑容如同冬(日rì)中盛开的莲花,纯洁无暇。一时间,那些围在周围的超能者不由得看痴了,一些本就心怀邪恶想法的超能者干脆露出了**的眼光。

    “我美吗?”她弱弱的问了一句。

    “美!”不过,这是他们这一生说的最后一句话,下一秒,他们的(身shēn)体从脚底开始,慢慢地变成了一具冰雕。有的超能者想要反抗,但在一个无限接近六级超能者的冰女面前,真的是找死了。

    他们也很无辜啊,是很无辜??!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作恶多端的必须要死的人,他们只是一个个游离在中央外面的超能者势力或者是一个个散修。他们来这里就想要瞻仰一下超能者大战或者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获得圣光之焰。有句话说的不是很好吗?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他们的想法很美好,但在冰女的严重,他们都该死!所以,他们都死了,除了那两个现在仍然在逃窜的屠夫和武士。不过,他们也撑不了多久了,寒冰的力量已经深入他们的(身shēn)体里面,再过十秒,他们也就如同地上的那群蝼蚁一般,成为一道万年冰雕。

    乐无忧站在黑夜中,他的(身shēn)边同样站着大量的同伴。他有点儿咋舌这个冰女的冷酷与无(情qíng)。如果仔细说的话,这群超能者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都能下得了如此重的手。乐无忧觉得她当一个狼有点儿可惜了。

    他在等待着真正主事的人下一步动作,照这个(情qíng)况下去,所有前往这边的超能者都变成了一个个冰雕,这在无形之中帮助他们完成自己之前定下的任务——压制野生超能者的崛起!

    屠夫和武士终于还是倒下了,任凭他们使用何种方案,他们还是化作了一个冰雕,掉落在地上。

    这一切都被在四周游((荡dàng)dàng)着的电子眼拍了个正着,有些东西可以直接拿来做直播,而有些东西则需要一些事后的加工以及美化。这一切,还是有个度。乐无忧也不以为意,反正,他现在的背后可是整个黑暗世界中最为强大的一波势力,而他也只是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小小的吸血鬼,他并没有进入决策层,更没有牵扯到各种子虚乌有的权谋和算击中。简简单单地做着一些任务,简简单单地活下去,一切都是这么简单。

    反正,他的一切行动都是跟着那最高的意志来。

    冰女杀光了所有的超能者,直到,整个华夏大地上的野生超能者被她清理了接近一半,她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超能者要她不得好死。他们正在积蓄着力量,妄图杀掉冰女。

    一个笼罩在黑暗中的人降落在冰女的面前。冰女下意识地发动着自己最为强大的攻击,耀眼的蓝光被一股莫名的黑暗压制了下去。冰女如同被抓住小辫子一般地沉默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她知道,这是一匹狼,一匹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狼。他们也对黑暗世界了解了一番,在这个时代中,幼狼很少,只有三个。其他的黑暗生物还在精子状态就已经宣告死亡。

    眼前这个给予她如此之大压力的狼肯定是老狼。

    “你想要怎么办?”她在短暂的惊慌过后,瞬间恢复了自己一贯的冰冷。

    “应该说,你想要什么?”他平静地询问着面前的女子,对于她一直流露出来的警戒不值一提。他的实力超过她太多了,多到无法用任何(阴yīn)谋诡计打败的地步。

    “你们到底想什么?”冰女很不相信,她不相信一直处于敌对的狼会询问羊到底是什么。不会是先让她把遗言说出来,然后送她上路吧!如果对面真的抱有这样的想法,她也一定会死。见面的刹那,她就已经运用自己的全部力量试探了,当然,圣光之焰除外,可是她连自己对面男子的深浅都谭查不出来。

    “你帮助我们清理掉这些垃圾?!彼患辈换旱厮底?,“省的我们直接出面,按照我们的任务,你这应该算是有功,有功,当然得奖赏!”

    “可是我们,和你们?”冰女不可置信地喊道。她的脸上出现惊讶的神(情qíng),至于这惊讶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就只有她知道了。

    “我觉得,你很适合成为你们口中的幼狼,你有这个意愿吗?”他向着冰女抛出了橄榄枝,但那语气也是征求的语气,他并没有一言定她未来的打算。

    “幼狼?幼狼能够比得过我!”冰女不屑地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乐无忧知道该是自己站出来的时候,他好像就是新时代的幼狼,如今,别人点名了,他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了。结果,等到他从夜空中显露(身shēn)形,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站了出来,幼狼肯定还有的吧,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站了出来?

    “就他?”冰女的脸上满是嘲弄,尤其是乐无忧一看就是一个毛都没长几根的样子。如果乐无忧能够听到她的想法,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儿可怜了,自从变了一个吸血鬼,他的样貌就愈发地向一个(阴yīn)柔的女子靠拢,胡子没了,喉结淡了许多。

    “你站出来了??!那你和她交流吧!“之前出现的那个男子瞬间消失在夜空中,除了他,他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离开了呢,还是继续观望着这里。

    ”好的!”乐无忧朝着他消失的方向点了点头,正视起面前的冰女,尽管,她的实力距离他还是差了一截,“我就是那匹幼狼!”

    “你?”冰女完全不置可否,“你一不强势,二不嗜杀,三不(阴yīn)冷,你也好称自己是幼狼。我都比你残忍多了!“

    然后,她仰天大笑着:”你们就这样派出一个垃圾来和我交涉???没想到,狼群也不过如此!”

    乐无忧低着头,抬起头直视着冰女的刹那,冰女瞬间爆退。她的面前是一个锋利的爪子,以及一个爆冲上来的乐无忧。

    没有尖锐的话语,没有什么容忍的必要,更不用说她的那句话已经挑衅了自己所在的势力,那就杀戮吧!

    ”冰芒!“刺眼的蓝光在乐无忧的眼前绽放,这是一道三米长的冰棱,朝着乐无忧的眼睛刺过来。同时,在这一下攻击中,她的后退出现了一个破绽。

    乐无忧的脚下涌现出灰色的圣光,在那一刹那,他的速度骤然提升一倍。他的整个头颅撞上了这道冰棱,他硬生生地靠着自己的(肉ròu)(身shēn)力量扛住了这下攻击,并且,他的爪子即将抓住冰女的脖子。在五指握拢的刹那,冰女消失了。

    紧接着,整个环境的温度骤然下降,下降到零下三十多度。她相信,在这个温度下,乐无忧过会儿就会被冻成冰雕。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脖子上的伤势,直到她看着乐无忧的动作。

    他吸取了爪子上残存的血(肉ròu)之力,浑(身shēn)的气势一下子爆发到一个可怕的地步,那是一种犹如面对天敌一般的感觉。在转过头的刹那,冰女明显打了一个寒战。她有点儿畏缩,却又不想要畏缩,她想要赚取最大的利益。而这利益,首先得打败狼群中的幼狼,这样才能够提出自己的要求。

    乐无忧再一次地欺(身shēn)而进,他的瞳孔中自始至终倒映着冰女苗条的(身shēn)材,即使她再漂亮,在他的眼神中,只不过是一具枯骨罢了。

    冰女在乐无忧临声的刹那,她的(身shēn)影又一次地消失了,这回,她出现在乐无忧的(身shēn)后。一个巨大的冰雹从天而降,这是冰女的招式。正当她准备下一步的变化时,乐无忧干脆一拳打在了冰雹上。冰雹刹那间四分五裂,原本她还想要这个冰雹落地后成为一个冰霜巨人来支援他作战的。

    地面满是冰棱,天空中密布着层出不穷的冰棱。在冰女的周围,一堵堵十米厚的冰墙将她环绕在中间。并且,在每一个路口,她都放置了一些冰镜,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只有蛮力的人来说正好。

    乐无忧也没有以蛮力破巧,毕竟对面的瞬移实在是太难缠了。他的手中凝聚出一个漆黑的能量球,朝着冰女所在的方位掷去。原本从冰棱中飞出来的两颗冰球也转变了方向,前去拦截这颗黑暗球。

    乐无忧毕竟和别人争斗得少,他不明白那两颗冰球要去拦截自己的黑暗球,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尽力地攻击他吗?

    冰球冲散了他随便释放的能量球,继续朝着他攻来。至于体内的寒冰之力,有着吸血鬼体质加上圣光在,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需要防备的。

    看着寒冰之力在他的经脉中胡乱行动,企图破坏他的经脉,正打算聚集能量将这股源源不断的寒冰之力驱逐出去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很不错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黑昼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