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山贼

    青苗獠牙的妖魔发出惨叫,从脖颈出爆出大片紫色的血液,无头的尸体软软倒地,金发银眼的战士面带微笑,甩掉剑上的血迹,优雅无比。

    “厉害!”

    “竟然只一击就能杀死妖魔!”

    “这就是大剑的实力吗?”

    人群议论纷纷,如其说是崇拜,更多却是恐惧。

    一个老者走了出来,捧着一大袋钱币,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真是太感谢了,这么快就帮我们解决了妖魔。毕竟本镇四面环山,想跑也跑不了……抱歉,说了一堆不相干的话,这是事先说好的酬劳?!?br />
    是不想跑才对吧?毕竟这里盛产丝绸??蠢丛诮鹎媲?,生命也不值一提啊。

    不过这都是村民的选择,跟迪妮莎毫不相干,她本(身shēn)也不是什么(热rè)心肠的人,摇摇头对村长说道:“不必了?!?br />
    “吓?”

    “接着会有一名(身shēn)穿黑衣的怪人来领取酬劳,交给他就行了?!?br />
    “啊,是!”村长忙不迭的点头。

    看到迪妮莎工作结束,小萝莉克蕾雅也跑了过来:“迪妮莎!”

    迪妮莎微微叹息一声,冲村长说道:“抱歉,我有件事(情qíng)想拜托你们?!彼氖址旁诳死傺磐飞希骸澳懿荒芮肽忝恰樟粽飧雠⒛??”

    众人一片喧哗,克蕾雅也瞪大了眼睛,村长有些为难的问道:“这个女孩她是……?”跟半人半妖在一起的不会也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吧?这就是村长想要问的。

    看出了村长的顾虑,迪妮莎说道:“她只是我在旅途中捡到的普通小姑娘而已,因为跟我在一起的关系,也绝对不可能是妖魔,这点你们大可放心。她父母双亡,又没有其他的容(身shēn)之所,所以我想问一问,这个镇子能否收留她。做为养女也罢,成为学徒也行,只要有口饭吃就好?!?br />
    村长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好、好吧。我们位于深山,孩子也不多,我想应该有人愿意收养她的?!?br />
    迪妮莎微微颔首:“那真是太好了,一切就拜托了?!?br />
    咔嚓咔嚓,解皮带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却看见克蕾雅毫不犹豫脱下了新买的衣服,连鞋子和袜子也不例外,竟然没一点犹豫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个精光。

    “哇,那孩子是疯了吗?”

    “毫无廉耻??!”

    “脑子有病吧!”

    迪妮莎也皱着眉头问道:“克蕾雅,你干什么?”

    “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这些我统统不要!”小萝莉抬起了头,脸上尽是泪水,用发颤的声音说道:“请不要丢掉我,请和我一起吧,我只想和迪妮莎在一起,其他的东西什么都不需要……求求你,求求你……”

    迪妮莎先是一愣,然后苦笑摇头,她看了看地上的衣服,无奈的说道:“因为给你买了新衣服,所以你以为丢掉衣服就能让我改变主意吗?不得不说还真是傻的可以啊?!?br />
    克蕾雅胡乱抹着着脸上的泪水,不住的小声哀求道:“求求你,迪妮莎,和我一起……”

    “谢谢你,克蕾雅?!钡夏萆氖址旁诹丝死傺诺耐飞?,认真的说道:“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是斩杀妖魔,既不会做其他的事(情qíng),也没有存在的理由,你跟在我(身shēn)边,也只会卷入一个又一个危险之中!”

    “但是,但是……”

    “听我说完,克蕾雅!”迪妮莎继续说道:“我和你始终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是半人半妖的战士,即使再强大,终有一天也会死在无人知晓的角落;而你是人类,就该以人类的(身shēn)份活在人类的世界里,忘记从前的一切,努力的去寻找幸福吧!”

    “迪妮莎……”小萝莉已经泣不成声。

    “所以,别哭了?!钡夏萆檬质萌タ死傺帕成系睦崴?,微笑着说道:“不管怎样,能遇上你都太好了,跟你在一起的(日rì)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不会忘记你,但请你忘记我,以一个人类的(身shēn)份,快乐的活下去吧!”

    金属的靴子踩在青石上,迪妮莎一步步向村外走去。

    “迪妮莎??!”克蕾雅撕心裂肺的喊着。

    但远去的(身shēn)影并没有回头。

    大剑的世界没有未来,即使(身shēn)为NO.1的战士,也随时都可能倒在战场之上。

    像个普通人一样长大,结婚,生儿女育,最终在家人的围绕之下死去,那就是(身shēn)为人类最大的幸福!

    加油吧,克蕾雅,还有……再见了!

    ……

    双人的旅途只剩下一人,原本的吵闹也重归安静,迪妮莎沉默不语闷头赶路,直到黄昏才回神过来,她看看四周,苦笑一声:“不知不觉走了好远,算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br />
    她刚打算捡点干柴生个篝火,就听到一阵纷乱的马蹄声,走到山边一看,一队衣衫不整的家伙正在远处疾驰。

    “前两天遇到的山贼团吗?”迪妮莎撇撇嘴:“还真是一群讨厌的家伙?!?br />
    如此嘟囔了一句,她就收回了目光。组织严令(禁jìn)止战士杀人,如有违反就会被视为叛徒,是杀无赦的重罪。大剑们虽然有斩杀妖魔的力量,却要对一伙小小的山贼退避三舍,不得不说还真是悲哀。

    明明以?;と死辔鹑?,却对明目张胆的罪行视而不见,能定下这种规矩,看来组织也未必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正义。

    篝火燃了起来,迪妮莎在心中对组织腹诽一番,刚要脱掉轻甲,却猛的愣住了!

    等一下,这样的深山中为什么会有山贼?难道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个人迹罕至被大山包围的镇子,只是知道那里存在着妖魔,所以才迟迟无法出手?

    可恶,大意了??!妖魔成了?;ご遄钠琳?,而我却是那个打破的屏障的人吗?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鬼世道!”迪妮莎大剑一扫,剑风吹灭了篝火,她从悬崖上一跃而下,重重的落在地面,不等烟雾散去就冲了出来,向着之前那个镇子急奔而去。

    “克蕾雅,坚持??!我马上就来救你!”

    ……

    火光与哭喊,鲜血与死亡,白天还和平无比的镇子如今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惨烈与悲剧,犹如人间地狱。

    盗贼团的头领是一个中分头的年轻人,他骑在马上,得意的大叫道:“哈哈,男的杀掉,女的掳走,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带上,然后一把火把这里烧光!多亏了银眼魔女杀死了这里的妖魔,我们才能肆无忌惮的来一场大丰收呢!对我们来说,她们才不是魔女,简直就是圣女才对??!”

    “混蛋,我们跟你拼了!”两个拿着草叉的男人冲了上来,但中分头抽出(身shēn)后的长剑一挥,明明还有两三米的距离,两名男人的(胸xiōng)口却爆出血花,重伤倒地。

    “哇哈哈,看到了吧!我的隼剑,是天下无敌的??!”中分头拉动缰绳,马匹前蹄抬起又重重落下,直接踩爆了两个男人的头颅。

    “杀杀杀,抢抢抢,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乐趣??!”

    一阵强风吹过,中分头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就见迪妮莎已经出现在了镇中,正在四处张望,寻找那个小小的(身shēn)影。

    “哎呀,这不是圣女大人吗?”中分头知道大剑不能杀人,有恃无恐的说道:“真是奇遇呢,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重逢,明明这里已经没有妖魔了哟?!?br />
    迪妮莎银色的双眼扫过,冷冷的问道:“那个女孩呢?”

    “女孩?这里有很多呢,您问的是哪一个?”中分头咧嘴说道:“之前好像有个女孩被杀死了呢,还有几个正在跟我的兄弟们做一些愉快的事,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您要找的人呢?!?br />
    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马匹惊叫着连退几步。中分头脸色一变,拉住缰绳稳定了(身shēn)形,这才嘲讽说道:“怎么,圣女大人生气了吗?但为什么呢?我们不论在这里杀多少人,抢多少东西,也是我们人类自己的事(情qíng),根本就与你无关!还是说,你想要超越本分来阻止我们?别忘记,你们这些大剑,可是不能杀人的??!”

    迪妮莎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限于(禁jìn)令,这样的人渣她早就手起刀落了。银色的眼睛一扫,却猛的看见一名山贼正拖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女孩从暗巷中走出,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克蕾雅!

    仿佛是感受到了迪妮莎的目光,山贼男扭过头来:“哦,是你呀。怎么又回来了呢,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他抓着克蕾雅的头发将女孩提起:“难道是这家伙吗?你不用担心,她可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呢,从今天起,我会好好的‘疼(爱ài)’她!”说道这里,他又咧嘴一笑:“这女孩一边哭一边‘迪妮莎,迪妮莎’的叫喊,因为太吵了,所以我就给了她的脑袋一下,结果竟然晕了过去,还真是弱不(禁jìn)风啊?!?br />
    “你这家伙!”迪妮莎咬牙踏前一步,手也放在(身shēn)后的剑柄上。

    “哎呀哎呀,好可怕的眼神?!鄙皆裟胁竦拇笮Γ骸暗蠼2荒苌比?,你又把我怎么样!”

    “我……”迪妮莎话音未落,一道劲风突然从擦(身shēn)而过,一个黑发少女猛冲到上前,一把抓在了山贼男的脸上。

    “呃啊??!”剧痛让山贼男发出惨叫,再也不顾上克蕾雅,拼命的想要掰开脸上的那只手。但白嫩的手指却钢铁一般毫不动摇,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大剑无法杀人,但是我能!”黑发少女毫不掩饰的释放着杀意。

    “等、等一下!饶、饶了我!”

    “抱歉,我拒绝!”

    下一秒,丑陋的脑袋轰然碎裂!

重要声明:小说《二次元的浪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