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凤歌刚一回头,就感觉到有一团蓝色的影子如疾风一般向自己扑来,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眼看着就要被扑倒在地上,只觉得腰间一紧,被人揽住,如腾云驾雾一般闪到了旁边,待她站稳,那只有力的手臂又及时松开,凤歌转头,关林森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并没有什么异样,就好像只是搬动了一张椅子。

    “你怎么来了?”凤歌问那团蓝色的影子。影子连个招呼都没打,焦急的样子好像外面着了火。

    风风火火闯进来不是别人,正是从宁王府翻窗出去的金璜。

    “快走,有官兵来了,有一百多人?!苯痂叽僮?,边说边拉着凤歌就要走。

    凤歌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招灾的体质?

    怎么到了红芳阁,红芳阁的人被官兵带走。

    刚到了药庐,又说官兵往药庐来了。

    莫不是西夏的列祖列宗不想让她这个大恒国的公主在此窥探太多本国的事(情qíng)?

    说话间的功夫,外面已经传来了对阵的声音,医术与武术从不分家,药庐的子弟,也是自幼习练强(身shēn)健体的功夫,再加上素(日rì)里,皇家对药庐也是礼敬有加,他们哪里见过有张牙舞爪直扑而来的官兵,一开始也想着只是要与官兵理论理论,哪承想,这些官兵根本就不按(套tào)路来,一上来就动手,不少人促不及防,受了伤。

    “住手!”独孤怀信听见动静不对,马上跑出来,却发现地上躺着几个药庐的人,正在痛呼呻/吟。

    “你们是谁的属下,敢在燕雀湖撒野!”独孤怀信大怒。

    对方冷笑一声,取出一纸御札,在独孤怀信面前打开:“独孤怀信接旨?!?br />
    不明所以的独孤怀信跪听旨意。

    “太后懿旨,药庐家主独孤怀信,潜入王都红芳阁,暗中下毒,谋害使臣,破坏夏燕两国正常邦交,其罪难恕,着令一品大风堂薛其锐将其捉拿归案,药庐众人,一应入罪听审?!?br />
    懿旨读罢,那人手持御札,垂在独孤怀信面前:“接旨吧?!?br />
    听完之后,独孤怀信整个人都僵住了,大风堂前来传旨之人又说了第二遍,他才回过神来,嘴里喃喃道:“不,我不相信,太后不会这样对我……”

    他几乎是用抢的,夺走薛其锐手中的御札,一字一句读完,不过寥寥数句,却好像打在他的心上,药庐自开国皇帝将燕雀湖赏赐以来,皆由独孤家族管辖,无论是巡城司,王城都尉府,都没有来找过麻烦,就连高官贵族来此,也都是客客气气的求药。

    一品大风堂,直接隶属于皇帝本人,其余任何人的命令都可以无视。

    如今皇帝李云阳还未亲政,因此,一品大风堂仍听命于摄政的符太后。

    短短一(日rì)之内,王城都尉府、一品大风堂尽出,符太后这般强硬的手腕,不知背后究竟是何缘故。

    薛其锐对左右使了个眼色,不多时,药庐中人都被拿住,连凤歌与关林森也不例外。

    凤歌又拿出了李云清的玉佩,说自己是王府中人,并非药庐中人,薛其锐却说自己只认皇帝御令,不识王爷表记,不能确定凤歌(身shēn)份,还是要将她一并押走。

    之前一直都管用的招,今天突然失效,让凤歌也措手不及,关林森依旧守在她(身shēn)边,低声道:“别怕,有我?!?br />
    凤歌嘴上嗔道:“谁怕了?!?br />
    心里却是一股暖意,在这种时候,谁不希望(身shēn)边有一个可靠的人呢,看着关林森坚毅的侧脸,虽然还是个少年模样,但是在凤歌眼里,却别提有多可靠了,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禀统领,属下等已四处搜过,药庐的人都在这里了?!庇腥讼蜓ζ淙窕乇?。

    薛其锐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在场众人,冷冷的一挥手,他(身shēn)旁的副将马上大声说:“全部带走!”

    庞大的队伍缓缓动了,凤歌在人群中,踮起脚尖,想要看看金璜是否也在人群里,可惜个子太矮,只能看见周围那些黑压压的人头。

    “她不在这里?!惫亓稚盟颇芸创┓锔栊闹兴?,在她耳边低声说,凤歌心中一块大石总算放下,金璜这个人看起来不怎么可靠,但是就这么久相处下来看,她是嘴欠人懒心眼多,但是每每都能带来意外的惊喜和消息,能被母后挑中的人,绝对不会差。现在就希望金璜足够机灵,可以找到破解此案所需要的线索,否则,麻烦就大了。

    一品大风堂的位置在城西一处巨大的宅院里,高堂轩亮,着实气派非凡,不愧是西夏皇帝直属的组织,刚进大门,迎面就上来了几个人,将队伍按男女分开,关押在不同的牢房,凤歌咬着嘴唇,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被带走,不知前途如何,心中着实慌了。

    垂在(身shēn)边的手,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还轻轻的捏了一下,是关林森,来不及再多说什么,关林森被带到男牢,他想回头再看一眼凤歌,脑袋上却重重地挨了一巴掌,凤歌感觉心脏猛地一跳,那一下打在关林森的头上,更是打在了她的心上。

    不容她多想,一个肥胖的女牢头过来,将她带入女牢。

    这里牢房的条件,相对于很多地方已经算不错,起码干净一些,亮堂一些,地上铺着的干草,也是新鲜的,凤歌听人说过天牢里终(日rì)暗无天(日rì),不透风也不见光,只有昏暗的油灯,人被关在里面,根本都看不清自己的手脚,地上铺的稻草也是腐烂发臭的,老鼠和蟑螂在里面钻来钻去。

    想到这里,虽然面前的稻草还是金黄爽洁的样子,但是,凤歌却是连坐都不想坐,万一里面钻出个虫子老鼠的,那该多吓人。

    凤歌站在牢房中间,打量着这窄小的囚室,想到父皇在历练之时是上阵杀敌,骑马打仗,迎娶母后,自己却是害关林森受伤数次、在边关差点闹出两国纷争,现在可好了,本来只是想来买根发条,结果还免费体验了一下坐牢的感觉。

    不知道母后看见描写这段的阅历(日rì)志时,心(情qíng)会是怎样。

    凤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凤家血统,对不起父皇母后的教导。

    一个人没事干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不断的(阴yīn)暗下去,为了转移注意力,凤歌开始仔细观察这间牢房。

    宽度共六步,长度共十五步,顶高还可以,伸手摸不到顶,地上的稻草很厚,堆到了她的小腿肚。

    实在无聊,不如数数一共有多少根稻草吧。

    凤歌认真的数着: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五,一十,十五,二十……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

    凤歌心烦意乱地将手中的稻草丢开,气恨恨的将旁边堆着的稻草扒开,抱了满满一捧,向天上撒,这种充满孩子气的举动,若不是此时只有一个人,她是绝对干不出来这事的。

    当干枯的稻草从空中纷纷扬扬落下时,她忽然发现,在之前被稻草遮住的地方,刻着许多字。

    竟然用得还是大恒国的文字?

    不知哪位不幸的同胞也被关在此处,凤歌趴在稻草堆上,前两行的内容很好懂,这个人说自己追寻着自己的(爱ài)人来到这里,可惜(爱ài)人翻脸不认人,还因为攀上了高枝,所以命人将他关在这里,他有能力可以马上离开,却又幻想着(爱ài)人会到这里来审问他,这样起码还可以再见上一面,在漫长的等待中,他闲着无聊,决定将自己毕生所学刻下来,留待有缘人。

    再往下看,却满篇的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虽然凤歌在太学中只学过一些些皮毛,但是架不住同学杜书彦对这种神叨叨作怪的事(情qíng)特别有兴趣,总是有事没事就拉着她一直试验自己的理解对不对。

    被((逼bī)bī)无奈之下,凤歌对这些东西,竟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墙上所刻的东西,无论是用在武功上、排兵布阵上,或是房屋搭建上,都会有极大的帮助。

    可惜她现在只会一点点基本功,那还是母后硬从她的睡眠时间里挤出来一点点时间,强((逼bī)bī)着她学的。那会儿凤歌可反感学功夫了,父皇亲口对她说过,学武功没什么用,如果需要皇帝亲自下场了,那就代表皇位已经玩完,还不赶紧一死以谢天下,还打什么打。

    唉唉,现在悔之已晚,果然还是不能听父皇的,要不是因为临走时母后把天水碧和金丝护甲硬让她穿着,只怕她都走不到这里来,难怪母后平时不发话,她说的话,连父皇都要听,母后才是真理!

    想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继续看下去,大概是因为能偷偷写字的地方不多,所以,每句话都很简单,必须是有相当基础的人才能看懂,否则就算是认识字的过来,也只会每一个字都认识,却不知道整句话在说什么。

    写这个东西的人很有才华,用词精炼,没有一个多余的废字,凤歌读着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构建起了庞大的框架,计划好了将这些理论运用到实处的方法。

    等回去,就让工部的那些死宅们给她修一个别苑试试,要以鲜花池塘列阵,让人轻易进不去,也轻易出不来。

    想到别苑,凤歌心中又是一凉,罢了,一定会被户部和内务府联名投诉乱花钱,最后还得连累父皇被御史谏官们喷一脸唾沫星子,算了,(身shēn)为一个孝顺的女儿,不能这么做。

    一口气将所有的内容都看完,已是黄昏时分,凤歌揉了揉酸痛的脖子,闭着眼睛,将方才所看见的一切在脑中又迅速的过了一遍,每一个重要的内容,在她的脑中都不仅仅是文字,而是可以直接拿来使用的方法。

    在她还想在脑中想想应该这些内容还可以有怎样的用处时,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竟是向自己这间走来?

    凤歌站起(身shēn),迅速用脚将稻草拨向那面墙壁,将所有字迹挡了个严实。然后,她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静静的站在囚室中,看着来人停在自己这间牢房门口,拿出钥匙开门,是刚才那个胖胖的女狱卒。

    “大人要见你?!背馕甯鲎种?,女狱卒再没有多说一个字,凤歌在前面走,她紧跟在后面,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她那双冷冰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生怕她这个人犯会平空在她面前消失似的。

    待到了大厅,凤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坐在一旁喝茶,薛其锐对他说话的态度,客气了许多。

    “王爷?”凤歌看见李云清,知道是救兵来了,一下子放松许多,可是下一刻,她却听见李云清说:“不错,就是她,她就是母后为我选定的王妃?!?br />
    惊喜陡然变成惊吓是一种什么体验,凤歌的小心脏猛跳个不停,脸上却是毫无波澜,连个表(情qíng)都没有。

    薛其锐起(身shēn)上前,向凤歌一揖到底:“原来是宁王妃,实在抱歉,下官不知此事,职责所在,行事鲁莽,万望王妃见谅?!?br />
    “薛大人的官腔打得十足,真不愧是一品大风堂的掌事呢?!狈锔璧幕坝镏新羌ペ街?,薛其锐抬眼看了她一眼,那凌厉的眼神,让凤歌心中猛然一惊,这样的眼神,对她这个“王妃”,哪里有半点尊敬之意,方才那通(套tào)话,只怕也是碍着李云清的面子说两句,就算她是个真王妃,今天落在他手上,只怕也没个好。

    “呵呵,今(日rì)之事,完全是个误会,王妃为何不好好在王府里,为什么会在药庐与那些人混在一起?”薛其锐皮笑(肉ròu)不笑的看着凤歌。

    凤歌瞥了他一眼:“原来堂堂王妃去哪里,也要向你汇报了?”

    眼见着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李云清忙上前打圆?。骸班?,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受了点小伤,女人家么,总是大惊小怪的,明明已经好了,却还说将来会留疤不好,于是去药庐,想去买一些祛除疤痕的药膏。薛大人你说,一个大男人,留疤有什么要紧,偏生她非得折腾,结果还给薛大人添麻烦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填坑吧祭司大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