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收徒

    可要说出云帝国想搞些什么事(情qíng)也不太可能,不说现在多了翎落这么个斗皇,光是云岚宗宗主与伽刑天这两位在,都不可能放着出云帝国搞什么幺蛾子。翎落的话似乎没有意义,实在不能明白出云帝国能搞什么事(情qíng)。

    “翎长老怕是忧虑过多了吧!这出云帝国,能搞什么乱子?”

    说来翎落神色间并无忧虑,着实不明翎落提起这个有何意义。想不到什么,也懒得多想,有什么事解决便是,翎落所言似乎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翎落笑笑,她也没什么意思,出于长久记忆带来的谨慎才有些猜测,当然主要也是涉及自(身shēn)。云轩这个本尊,好像是盯上了。

    这话题云韵并不怎么注意,也的确如她所认为的那般,(身shēn)为斗皇,她有那自信与资本淡然面对任何可能出现的突发(情qíng)况。但人老成精的伽刑天似乎就不那么认为,皇室二公主沧月,那是绝对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岔子的旷世奇才。

    话题告一段落,云韵出言之后云轩就再无言语,伽刑天也没有多说。

    有看了会儿比武,一切进展正常,几场十强赛下来,王两墨葵的表现皆是抢眼。其中,就以木修与墨葵一站最为激烈。

    结果还是墨葵那新鲜至极的变(身shēn)斗技占优,魔兽的体魄人类的(身shēn)体,堪称人形魔兽的墨葵赢的压力并不算大,只是消耗不少。很遗憾,木修这青年俊杰,年纪轻斗者修为落榜十强。

    相比之下,纳兰嫣然都闲的有些黯然失色了,不过以纳兰嫣然修为及年龄,也很是不易了。

    十五以上的场次,就平淡许多了,除了沧月与那吴铮,基本没什么值得注意得了。简单地说,被沧月压的很惨,沧月的同辈青年,无不笼罩在其强大的(阴yīn)影之下。也就吴铮与其一站有些看头,说起来,沧月前世可是在毒上吃过不少亏呢。

    要说吴铮打过沧月,那是不可能,不过带来些麻烦是难免的了。

    又是一段赛前休息时间,接下来将是决赛。

    “不知翎长老最看好哪位?”伽刑天微笑询问。

    比赛已经到了最后,仅剩的只有那么三两人,其中有纳兰嫣然。这种时候,也是时候表态了。来看这场比赛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挖掘下帝国的一些少年天才,以及各势力后辈较量。当然,还有云岚宗与伽玛帝国那点小交易就是了。

    “这场比赛杰出表现的就那么三人,那墨葵所在的墨家本就是云岚宗的附属家族,木家又是帝国的家族,我看就那王两。我中意他,两位前辈不会跟我抢吧!”翎落解释一番,说出来自己的提议。

    云韵点点头没有意见,云轩的事儿已经搞的她头疼了,现如今她收纳兰嫣然为亲传一事已然落定,后又抖出云轩这么个徒弟。墨葵说起来又是她云岚宗的附属势力,招进云岚宗完全不是问题。

    若是在招进王两,那还指不定怎么看他们云岚宗。摇摇头,云韵率先表示没有争夺之意,为了一资质出众的小辈,还犯不着争夺。

    “老我倒是有心招纳王两,不过我也老了,没那桀骜之心,怕是无心教导呦?!辟ば烫煲⊥沸μ?,并不在意。

    “既然如此,我我可就下手了?!倍宰哦松砸还笆至吮硇灰?。

    说着,翎落起(身shēn),向着一座阁楼去了,对米特尔商会的人吩咐一声便去了。

    “云宗主,你那徒弟呢?”翎落走了,伽刑天忽的问起云轩。

    一想到跑掉的云轩,云韵面有难色,颇为头疼。到现在都还没见人呢,去待会云轩的云岚宗弟子也没回来,好歹两个斗师级别的云岚宗弟子,竟然都抓不回一个斗者的少年。这似乎证实了云逸跟她说的(情qíng)况,那小子自幼在魔兽森里面摸爬滚打,本事不小。

    “哎!说来伽老勿笑,劣徒生(性xìng)不逊,向来我行我素,即便(身shēn)为师长也没能好好管束?!?br />
    “呵呵~云宗主待弟子温和,可未必对什么人都试用?!辟ば烫旆鲂肭嵝??!澳切∽游铱匆彩歉鐾缌拥闹?,可也不是那种不智之人,你待他如何他自心底明白,手段,还是要强硬些。为人师表可不能落了威严不是?”

    伽刑天一番提点,云韵有些恍然。她对云轩的了解的确不多,可云轩也不是不通事理之人,除了老大的不服气,云轩的表现的确不差。

    “伽老提点的是,对着顽劣之徒,是该严加管教?!钡阃吩扌?,云韵很认可伽刑天的话。

    “随口一说,不足挂齿?!?br />
    这边聊着,调整状态准备比赛的王两却被人叫住了跟着来人,到了翎落已经等待着的房间。

    推开门,正对着门口的椅子上,翎落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两。

    翎落不说话,见是那大人中的其中一个,即便并不认识,王两的心紧张的跳动,局促的站在门口。感觉这样沉默着也不好,王两深吸一口气顶着心里的压力问道:“大人找我……”

    “我让你开口了吗?”

    刚开口,就被翎落毫不客气的打断,依旧翘着二郎腿坐着,表(情qíng)随和,依旧带着那笑。来自斗皇的威压,却把王两压倒喘不过气,脚下一软险些倒下。怦怦的心跳声都仿佛传到了耳中,跳到嗓子眼,正说着的话也噎在了喉咙。

    僵持了片刻,翎落等待着王两从她的威压中喘过气来,等待着王两应付这样的局面。

    终于,深深的呼吸几口,王两咽了口唾沫,恢复了些正常。心中,无疑是对这等强者留下深刻的影响。

    “大人有何吩咐?!庇行┪蘖Φ挠锲?,王两小心翼翼的。心里恐惧极了,这等强者,杀他都不需要动手的,王两生怕这女人一个不高兴,自己就死于非命。

    “我要你……”仰着头,翎落走近,一直走到王两(身shēn)前,收敛笑容语气冷淡?!霸诮酉吕吹谋热邪艿??!?br />
    与皇婷近似的外表有着傲然的上围,视角颇好的王两完全生不起任何邪念。一阵错愕浮现脸上,他实在想不到,这等大人物找他,竟然是要他认输。为什么?王两不能接受,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比武要他认输,让那些世家子弟取胜吗?

    呵!

    王两心中暗自一声冷笑,倍感凄凉,如此一想,他似乎明白为什么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心中猜想,王两声音低沉的发问了。

    “不讲条件?!?br />
    淡淡的声音,威压陡然提生,猝不及防的王两双膝一软跪倒下去。

    啪!

    只见王两猛的一掌拍在地上,拍的掌心阵痛,硬生生的撑着(身shēn)子,勉强让自己只是一只膝盖磕在地上,没有彻底跪地。

    “您的条件我答应,我只想请您告诉我原由,让我输个明白?!币ё叛?,扛着压力王两奋力的喊出这句话。

    “行,那我就告诉你,这分成两边的比武,一样奖品是云岚宗要的,一样是云岚宗要的。你……明白了吗?”展颜一笑,翎落没有撤去威压,眼中带着不屑?!霸偎盗?,你一介草民,虽有些天赋,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万一让世家子弟落马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你还想拿冠军吗?”

    愣愣的望着翎落那双默然的目光,王两默默的闭上双眼低下头去。王两的(身shēn)体开始颤抖,逐渐的一点一点拔高,紧握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勉力的站了起来。

    “想!”一个字,说的斩钉截铁,王两低着的目光凝实,没有一丝颤动?!暗悄判陌?!我会在下场比赛输掉的?!?br />
    紧闭上不甘的双眼,王两的(身shēn)躯仿佛失去了力气,紧握的双拳也随着话落松开。在睁开眼睛,眼中透着冷淡。

    “嗯……”低声点头,翎落撤去威压,很满意的样子。

    “看你还算识趣,我在这儿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只要不过分,我可以满足你?!边??说着这话有点歧意的样子。

    翎落这画风一转,王两的目光亮了那么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了。摇了摇头?!拔铱梢宰吡寺??”

    “喂!”眯着眼,翎落的表(情qíng)垮了下来。

    王两眉头皱起,心中一阵不妙的感觉升起,这还有什么事?“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别紧张别紧张?!被踊邮?,翎落带着浅笑。

    退回椅子上坐定,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醋盘群霰涞聂崧?,不明所以王两满脸紧张,拿不准这位大人是玩的哪一出。

    “诶!我问你??!”

    “什么?”

    “我要是让你去拿冠军……你敢吗?”微眯着眼,带着诡异笑容的翎落如此说道。

    王两瞪大了眼睛?!澳馐?,什么意思?”

    “你去给我拿冠军,把冠军的奖品交给我,我可以保你安全?!闭0妥叛劬?,翎落笑着说。

重要声明:小说《二次元的狐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