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要走了吗

    千云门与恶修狼魁所组建的草林狼大战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尘归尘土归土,而此前本就只是属于一个末流修仙门派的千云门更是元气大伤。师父级别的筑基期强者死伤殆尽,留下一个突破筑基中期的落霞峰天之(娇jiāo)女云诗乔担任掌门人。在这末流门派都有七八座的河东郡,想要立得住脚,着实是需要不少的时(日rì)。好在远在安平郡的二流世家叶家大少爷叶永歌放出话来,要保千云门十年,不管是看在叶家的面子,或者说畏惧其手段和态度。一个月过去了,倒也没有那个门派来当这个趁虚而入趁火打劫的出头鸟。

    落霞峰上,依旧是烟涛微茫,无论晨曦落霞,都将大半座山峰笼罩的异常绚丽??晒巯继ㄉ显僖膊患四歉銎纠柑魍斗?,宗师怔怔出神的碧衣女子,那个才入千云门不多时的小师妹。

    也不再有那个总在(身shēn)后训斥弟子不勤勉修炼的幻云大师。

    只剩下白衣出尘,一枚水蓝木簪子将三千青丝束起的三系灵根女子,如今的千云门掌门,云诗乔!此时云诗乔正望着面前凭栏观霞的青袍男子,柔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怀了。而小师妹如今也回到了她叶家,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br />
    青袍男子神色平静,只是望着远方,笑道:“我明白的,不过你也别再为我的事担心了,不能修炼也未尝就是坏事了对吧!”

    白衣女子莲步轻移,来到青袍男子(身shēn)旁,凭栏而伫,转头望向那张才由病态转为稍有些许气色的脸庞,轻声道:“齐凌,再试一下吧,千云门虽说只是个末流门派,但也不是一点底蕴也没有。你这种(情qíng)况固然罕见,可也并非就真的没有办法?!?br />
    齐凌摇头苦笑道:“不用安慰我了,我用秘法强行将练气期三层的修为提升到筑基后期,现在遭受反噬,浑(身shēn)经脉断毁,能捡回一条命都已经很感谢你了,我哪里还有心思去妄想继续修炼?!?br />
    云诗乔将目光瞥向远方,齐凌所言她又何尝不清楚。只是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罢了。

    齐凌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笑道;“你就不用管我了,好好的把你这千云门经营好吧,云大掌门!”

    白衣掌门翻了翻白眼道:“谁愿意管你啊,我是怕你想不开自杀了小翠伤心?!?br />
    齐凌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他掐诀一指,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把沙漠之鹰手枪,之前被王毅两叔侄截杀,连储物袋都被夺取,而那天晚上一战后也把拿了回来。

    “你看,我这除了不能修炼,不也好好的嘛,最起码还能有丁点灵力可以拿来使用储物袋。都说人要学会知足嘛!”

    云诗乔将头故意扭开,不去搭理齐凌。她也奇怪,为何一个浑(身shēn)经脉俱毁的人却又还停留在炼气期一层的修为??梢允褂么⑽锎?,却就是无论如何不能吸收灵气修炼。

    齐凌双手一左一右拿了两把手枪,这还是那个绰号刘十八的老刘打造的呢。不得不说,手艺却是是没话讲。他拉起云诗乔雪白衣袖下柔软的手掌,把手中的沙漠之鹰塞到了她手中“这个给你,我留一把?!?br />
    云诗乔触电般的想抽出手掌,齐凌却已经在这之前就自己收手了。她看了一眼手中这见齐凌使用过的古怪物品,疑惑道:“这到底是什么?”

    “都说这是我的秘密了,哈哈,你要喜欢的话留着就行。虽然对你这种筑基期的大高手也没什么作用,但你要不喜欢也别扔。等我走远了看不见的?!?br />
    云诗乔看齐凌这样,也没在追问,只好作罢。默默将手中的手枪收起,同时取出了一个淡黄色符纸所炼制的纸鹤,正是千云门引以为豪,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千里音鹤。

    千里之外,只需一纸音鹤,便能传送去所传之声音信息。算是传音入秘的一种演化,属于阵法的一种产物。

    云诗乔摊开手掌,看着掌中悬浮的黄色纸鹤,苦涩道:这千里音鹤本来是掌门真人云尘子所炼制,在他老人家还不是掌门的时候,一次外出历练,机缘巧合被一个游历天下的阵法大师看中,便传授了他几手阵法。对于中土神州来说,据说修仙者不下四百万人,而一万个修仙者里才出一名阵法师?!?br />
    齐凌没有作声,只看着云诗乔手中的淡黄色纸鹤静静听着。

    “此前的护山大阵便是老掌门当初呕心沥血设下,还有这千里音鹤也是他独门炼制。现在护山大阵算是威能不复,而千里音鹤也是用一只少一只!”

    云诗乔抬眼看着齐凌略显沧桑的脸庞,那双眸子如一汪清水。不见几许涟漪。她笑道:“不管你接下来如何打算,反正我拿你一样东西,这个纸鹤你也留下吧!”

    “好?!?br />
    齐凌伸手从云诗乔手中拿起数量仅存不多的千里音鹤,心中不免有些惋惜,现在他识海之中已经多了太多的记忆,刘长天近两千年的记忆之中,这偌大的中土神州还真是没有哪里有这般传递信息方便的一种介质。不过对云诗乔所说的那名传授云尘子阵法的高人,齐凌倒是能猜得出一二。

    那个游历了神州八百年的古怪老头,连古佀!中土神州的高级阵法师!全神州阵法修为最高的三人之一。与中元樊和境内的的那个传承门派凌霄山中的第五运成,以及东州这信都境的飞仙轩中隋问天三人齐名,阵法上的修为都是登峰造极。

    不过连古祀这老头(性xìng)格孤僻,老是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之事,也并无高手风范,常年穿一双破烂草鞋背个竹书箱云游四方,反倒是传下一些恶谈与雅谈,名声甚至压过另外两个高级阵法师一头。

    齐凌慢慢握住手中的纸鹤,默默将之收进储物袋中。

    “你若是执意要将方向转为炼体,就算千云门内没有炼体的功法和环境等,但是比起那些二流三流的炼体门派也要好许多,你(身shēn)上有很多秘密,我也不会问,更不会害你,你不用非要离开千云门的!“

    齐凌将双手环抱在(胸xiōng)前,望向远方翻滚的云海,笑道:”我们不一样,趁现在还走得动,我到处走走看看,老了也好歹留点回忆不是。多知道些东西,总是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也机缘巧合就能修炼了,或者说炼体练出了名头了呢,对吧?!?br />
    云诗乔也不再坚持,失落道:“好吧,你什么时候离开千云门,记得给我说一声?!?br />
    “一定!”

    青袍男子伸手入怀中,掏出一根香烟衔在嘴里,低头点燃,他吐出一口烟雾,转(身shēn)离开观霞台,向落霞峰峰脚走去。

    白衣的女掌门人望着那个下山背影,终是转过(身shēn)躯,脚尖点地化作一掠白光飞向千极峰。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特种兵之仙侠将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