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死亡攻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年龙王l 书名:懒唐
    一个月都没有攻下来的虎牢关,想在一天之内攻下来,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窦建德只当手下那些夯货在发疯,并没有太在意。

    可手下的那些杀才却不这么想,钱都收了不死点儿人怎么成。反正死的又不是自己的手下,那些民夫尸体摞成山,关老子(屁pì)事儿。

    第二天虎牢关前出现了一幕壮丽的场景,上万发了疯的家伙疯狂涌向虎牢关。人穷,命就不值钱。一个将军的头衔,外加千两黄金,激励得他们眼睛都红了。只要第一个登上城墙,就会成为大夏国的将军。分房子分地分钱分女人,生活事先跨越式大发展。

    只要有点儿心眼儿的人都知道,这就是空头支票。将军的头衔好说,真要拿一千两黄金,窦建德会心疼死。见到一点儿黄货不容易,会赏给你一个大头兵?

    河南的穷哥们儿就是实在,甭管是空头支票,只要是支票就管用。上万名(身shēn)体强壮之辈,被选了出来。选中的精神亢奋,没被选中的扼腕叹息。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惜没有自己的份儿。

    “哼!将军,金子。有命当,有命拿才是真的?!崩虾撼榱艘话言驹?欲yù)试的孙子,嘟嘟囔囔的走了。

    “呸!没种的老家伙,看爷爷今天就去取一番富贵来?!?身shēn)材魁梧的虬髯大汉斜着眼瞧了一眼,壮汉们发出一阵阵哄笑。

    凌敬看着眼前这一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被财帛蒙蔽了眼睛,笑人傻的其实才是真的傻子。

    一宿时间,足够他想明白昨天军帐里面发生的一切。平(日rì)里争权夺利的家伙,见好处就上,见难处就躲的王八蛋。居然会二杆子精神大爆发,除了钱财没有第二种东西能够达到这个效果。用(屁pì)股想都知道,在大营里面乱窜的王琬和长孙安世,一定就是罪魁元凶。

    看着带孙子离去的老汉,又看看那些狂(热rè)的家伙。自己的路,在哪里呢?

    号角声响起,死亡的冲锋发动了。民夫们没有盾牌,聪明的找块木板。不聪明的直接在麻衣上抹泥巴,据说这东西干透了有阻挡箭矢的效果。更有些彪悍的,干脆脱得光了膀子。手里拎着大木棒子,要多凶悍就有多凶悍。

    横刀是没有的,长矛也是没有的。大木棒子成了唯一的武器,原因就因为这玩意成本低廉。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没有谁会给他们装备铠甲和武器。想要武器,需要自力更生。有门路的弄个铁箍(套tào)在木头棒子上,没有门路的干脆就是一个光杆大棒子。

    窦建德手下的那些将军们,嘻嘻哈哈的骑在马上。好像在看一场好看的游戏,填些人命进去。对谁都是交代,甚至对那些要死的家伙也是交代?;畛烧飧钡滦?,还不如死了的好。

    城墙上的唐军严阵以待,对面的号角声就是最好的警报。一个月来,不用管百天还是夜晚。只要号角声响起,必然就是对面开始冲锋。

    不过今天跟往??刹灰谎?,往常最多一两千人冲击上来。这一次,城墙下面黑压压的全是人头。而且这些家伙明显精神不正常,举着大木棒子一个个眼珠子通红。个别缺心眼儿的,光着膀子就上。好像羽箭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一样!

    云浩站在李二(身shēn)边,尽管他不想站在这里。这王八蛋打起仗来总是舍生忘死,堪称羽箭的吸引器。千万不要有(射shè)雕手盯住,万一手艺潮点儿(射shè)到自己可就大条了。

    投石机的“嘎吱”声响起,无数的碎石块带着风砸向了冲阵的疯子们。远处黑压压的人群中,一团团血雾喷出。接着就是连绵不断的惨嚎声!

    一具具(身shēn)体木头桩子一样的倒下,他们的袍泽踩着他们尚在蠕动的(身shēn)体继续奔跑。没人停下来看那些被打中的倒霉鬼,自己是上天的宠儿。今天一定会挣到一个将军的头衔,和千两黄金回去。富贵险中求,不玩命怎么成。

    云浩亲眼看到,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在人群中肆虐。被那东西砸中,人真的会飞起来。甚至借助望远镜,可以看到他们嘴里喷出的内脏碎片。

    距离再近一些的时候,弩箭机括的响声练成一片。无数箭矢好像死神的镰刀,无(情qíng)收割着这些莽夫的(性xìng)命。

    毫无铠甲的民夫们,对弩箭根本没有任何防护力。事实证明,泥巴抹在麻衣上再用火烤干是个蠢主意??尚矶嗳嗣话旆ǜ?,因为这是他们这辈子干的最后一件蠢事。只有那些还在地上哀嚎的家伙,不断的后悔咒骂。

    杀人好像秋天在收割庄稼,贪婪与愚昧人就指引着他们向前冲。每个人都相信,别人都是倒霉蛋儿,而自己是真命天子。这让云浩想到了后世买彩票的人,每个人都坚信自己可以中五百万大奖。其余的人,都是给自己填坑的凯子而已。

    这不是在作战,这就是在屠杀。杀人的是李唐,可送他们来这修罗地狱的,却是那些在后面指指点点的将军们。这些民夫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是人。是猪是羊,甚至他们认为消耗唐军箭矢,才是这次行动的唯一目的。

    还没有靠近虎牢关的城墙,最少死了三千人。有人害怕了,他们知道了战场的凶险。躺在地上没人管的乡亲,被石头砸成(肉ròu)泥的残尸。箭矢(射shè)入人(肉ròu)的“噗”“噗”声,和肆意飙飞的鲜血,构成了这个战场的全部。

    所有人都好像是观众,城墙上的人在看。(身shēn)后的那些大夏军卒和将军们也在看,看着他们死,看着他们悲惨嚎叫指指戳戳。

    贪婪让他们的勇气爆发,可爆发久了就会崩溃。勇气很多时候好像炮仗,炸过了一次再也不会响第二次。

    开始有人向后逃,开始是一个两个。然后越来越多,最后竟然达到了千人之多。徐元朗(阴yīn)沉着脸,任由这种逃亡继续下去。今天的冲锋就会和往常一样,除了消耗唐军的箭矢之外,不会有任何收获。

    手中令旗一摆,数千弩手越众而出?;ㄉ?,那些想要逃到本阵的家伙,就倒下了一大排。

    “直娘贼!这徐元朗够狠的!”老程瞪大了眼睛,瓦岗寨以前也没少这么干??烧饷春莸亩秸?,却是从来没有过。最多就是督战队冲上去杀几个领头的,可这徐元朗一次齐(射shè)就干掉了好几百人。

    “这是要((逼bī)bī)死这些人!”秦琼喃喃的道。

    “狗娘养的!还真是拿人命不当人命??!”尉迟恭在感叹!

    往前冲是个死,往后退也是个死。好多人后悔了,他们跪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捎鸺?,还是不断带走他们的(性xìng)命。(射shè)手都喜欢(射shè)不动的目标,无论是李唐弩手,还是大夏国的弩手。

    “兄弟们,今天横竖是个死。为了富贵拼一??!”一个彪形大汉站出来,一声怒吼之后,立刻拿着块木板向前冲。

    死了一地的人之后,终于靠近了城墙。当云梯架上城墙的时候,所有夏**卒们欢呼起来。徐元朗大为兴奋,令旗一摆便有大队的步卒跟进冲上去。

    这一次冲锋的,可不是什么民夫。而是大夏国的正规军,他们有铠甲有盾牌。人人手里都有长矛,很多人腰里面还挎着长刀。

    民夫们开始顺着云梯攀爬城墙,登上城墙的一个个喜出望外。这个时候就算立刻回去,就能得到封赏??上?,他们回不去了。对面的唐军抽出横刀,锋利的横刀劈断他们手中的木棒,然后狠狠截断他们的(身shēn)体。到现在他们才明白,除了痛苦和死亡他们什么也得不到。

    一批批的人爬伤人,然后被一批批的屠杀掉。尸体被垃圾一样扔到城墙下面,有些根本就是受伤未死之人。

    趁着唐军对付民夫们,夏军疯狂涌到城墙下面。这一次,徐元朗也是下了血本。夏军黑压压的一片,同样有上万人之多。

    浓重的血腥味儿弥漫着虎牢关,云浩惊奇的发现。那种血液都在燃烧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反胃恶心。

    开始有(身shēn)着重甲的家伙爬墙,云梯下面也架上了架子。再也不会被撞杆轻易的推翻!那些(身shēn)着重甲的家伙果然战力非凡,唐军开始有伤亡。甚至,夏军占领了一小块城墙,正在努力扩大。下面的那些家伙,正像蚂蚁似的往上攀爬。

    尉迟恭手持一杆纯钢马槊,带着自己的手下就扑了上去。秦琼,程咬金,牛进达等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qíng)。刚刚站稳脚跟的夏军,好像下饺子一样的被扔下城墙。无论多么凶悍的家伙,在这几位绝世凶人的面前,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窦建德看着城上的场景,无奈的只能叹息。自己手下兵员众多,可悍将却是没有。如果这个时候有几员悍将顶在前面,或许虎牢关就可以拿下?;赝房戳丝醋约耗切┓释反蠖睦闲值?,靠他们真的能打天下?

重要声明:小说《懒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