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废寝忘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总马 书名:蛮仙行
    好在王凡之前对于阵法(禁jìn)制还算是有那么些了解,此时从头开始研究这里的(禁jìn)制,倒也不是特别难困难。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去,半个月后,王凡站在第一层(禁jìn)制前,右手蓦然向里面抓去,只见四周的石头猛地移动了起来。

    就在这时,王凡的(身shēn)体同时移动了起来。

    他时而往左走几步,时而往右跑几步,时而往前,时而往后。咋一看,他似乎在胡乱走动一般。

    不时周围还有一道道白色光芒浮现而出,化作一柄柄武器浮现出来,紧随王凡的脚步,时刻准备将刺穿王凡的心脏。

    可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王凡在这一层(禁jìn)制里面如鱼得水,不管他如何走动,白色光芒化作的武器却是始终近不了他的(身shēn),会给你一种感觉,他似乎在自家的后花园里散步一样。

    十息过后,王凡便成功通过了这一层(禁jìn)制,他的额头却是冒出了一丝冷汗,不过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虽然这第一层(禁jìn)制是最简单的一个,但这样看来,他的推断确实是正确的,只要他按照这样的方法继续坚持下去,迟早有一(日rì)他能够达到峰顶。

    简单休息了一下,他便投入到研究下一层(禁jìn)制上面去了,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尤其是一个人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时间就会不存在。

    如果说他之前研究(禁jìn)制的目的,是为了度过这一关的话,那么现在他则是为了自己的兴趣,他越是研究,便发现自己对这个(禁jìn)制越感兴趣。

    如果说当初他对阵法有那么一点儿天赋的话,他现在发现,这(禁jìn)制却是对于天赋的要求较低,而是一个人的心算能力,而他似乎还不错。

    他也曾想过,如果他掌握了(禁jìn)制这道手段的话,说不得他又多了一道杀手锏,(日rì)后对敌胜算也会大许多。

    比如说刚刚他所穿过的第一层(禁jìn)制,之前他是凭借极境神识硬生生找出其中的破绽度过的,那么现在则是他彻底研究透了这道(禁jìn)制,就算是现在让他闭上眼睛,他也能够安全的度过。

    王凡深吸口气,继续投入到眼前这道(禁jìn)制的研究中去一直到一个月后,他收好手上的玉简,(身shēn)子蓦然一动,朝着(禁jìn)制里面走去。

    在他迈入的一瞬间,他发现四周的乱石,骤然散发出一道道白色雾气,而乱石则是化作了一柄柄刀枪剑戟,全部闪耀而出,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王凡的四周响起了阵阵呼啸之声,一柄柄刀枪剑戟有如雨幕一般,朝着他宣泄而来。

    王凡神色自若,仍然朝着前方走去,似乎没有看见周围袭来的武器一般。

    一直到刀枪剑戟将要临(身shēn)的一刻,王凡不疾不徐的步伐才蓦然一顿。

    刀枪等冲击在前的武器迅速袭向了王凡,不过却在他的(身shēn)前骤然相撞,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不过却没有爆炸所产生的气浪。

    紧接着王凡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右手虚晃一招,险险在剑戟的尖端一晃而过,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如果梅落在此的话,看到王凡的这一幕,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好一个掐死之术。

    王凡根本不知道什么掐死之术,经过这么久的研究,他对这里(禁jìn)制的变化实在是痛彻而已。

    不是这里(禁jìn)制的反应迟钝了,也不是他的手速快的(禁jìn)制都跟不上,而是他找到了生死那一个点,他只不过在适当的那一刻掐住死生的那一点就行了。

    随后,王凡缓步向前,右手虚空画出一个半圆,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是他这里研究许久过后的收获。

    在画这个半圆的一瞬间,他已经做出了上百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顿。

    倘若他用上左手的话,或许能够做到一千个动作。

    这一切或许跟他的修为境界有那么一点儿影响,但却不大,只因他在研究途中不间歇的尝试,他相信他自己……

    这个半圆一形成,周围残留的的刀枪剑戟如同遇见了主人一般,在王凡的周围飞舞。

    至始至终,王凡神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缓步向着前方走去,中间除了刻意地停顿了一下验证自己的猜测,其余时间没有停下半息,一直朝着前面走去,哪怕现在已经完全破解了这道(禁jìn)制,他也不例外。

    随着他的走动,(身shēn)后的刀枪剑戟纷纷回到了原处,不敢阻拦王凡的脚步。

    可就在他要走出的一刻,石块周围的白色光芒猛地朝着他冲来,试图阻拦王凡的脚步。

    王凡冷哼一声,迅速伸出右手,虚空一抓。

    顿时所有袭来的白色光芒,仿佛被掐住了脖子一般,随后王凡右手一捏,发出“砰砰”的碎裂声来。

    只见周围的白色光芒纷纷破裂开来,落在他的脚下,随后消失不见。

    王凡没有迟疑,神色如常,大步迈出(禁jìn)制。

    走出后,王凡恨不得仰天长啸,不过为了被别人发现自己,他便忍了下来。

    经过这两道(禁jìn)制,他发现他的推测完全没错,他也发现出,刚刚他所通过的这两(禁jìn)制早就被人动了手脚,跟最初始的有所不同,不过威力但是增强了不少。

    原因不难猜测,阻拦别人的脚步而已,自己要是能够先一步到达峰顶,说不得能够先一步得到其中的宝物。

    虽然当初商量得那么好,但是心里怎么想的谁都知道,只不过故作不知罢了。

    此时,王凡对于的兴趣浓厚到了极点,再说也得到了刚才的发现。

    看着(身shēn)后的(禁jìn)制,他目光一闪,冷笑一声,凭借着对这道(禁jìn)制的了解,右手在(禁jìn)制内一阵随意搅动。

    只见这(禁jìn)制骤然一变,其内的石块大小位置却是有所改变,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这里的(禁jìn)制比之前又复杂了几分。

    如果后面有人像刚才王凡一样方法破开(禁jìn)制,其研究的难度却是增加了几倍。

    他这样做的目的虽然跟前面的人有所不同,但是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便可以朝着下方逃离,因为这些(禁jìn)制是他所改动过的,他最熟悉,相当于给他自己留了条不是后路的后路。

    做完这一切,王凡还觉得不够,又在那些(禁jìn)制的缝隙处全部堵死,想要走过这条路的话,只有经过这道(禁jìn)制才行。

    王凡看可四周一眼,(身shēn)子蓦然一动,便朝着下一层(禁jìn)制走去,再一次开始自己的研究。

    而这里,除却地上的那些石头,上面则是生长了一些低矮的灌木。

    王凡照常一样看了许久,随后把自己看到的心得,记载到手上玉简上。

    这灌木的(禁jìn)制却是跟之前的山石不一样,除却枝干上面有些不同的花纹,最重要的是其木叶上不同的纹路,和其生长的方向等。

    反正比之前复杂了太多,不过王凡却没有放弃的想法,这样才是他学习(禁jìn)制的最好的地方。

    越往上走,(禁jìn)制越是复杂,学习本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王凡四下看了一圈,自然也看出了之前他通过这里的(禁jìn)制缝隙,不过他可没有就这样过去的想法,现在还可以这样取巧的话,那么到了后面,肯定是不行的,还不如踏踏实实在这里研究透彻。

    这道理很简单,如果他想要到达最顶层的话,那么他就必须在(禁jìn)制上——下大量的功夫才行,前面的梅落、秋尘等人不都是隐藏极深的(禁jìn)制高手吗?

    这些天刻苦研究,他发现这里(禁jìn)制其实不止一个人动过手脚,应该有三四个人在他的前面,这个答案他在心中确定无疑。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全(身shēn)心地投入到这里的(禁jìn)制研究中去,甚至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虽说他有着结丹初期的修为,早已辟谷,但是(身shēn)体也经不起他这样的折腾,每当他实在是撑不住了,他才打坐休息一阵。

    待到精神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便马上又投入眼前的(禁jìn)制汪洋中。

重要声明:小说《蛮仙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