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治民之道(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江韵飞虹 书名:汉涟漪
    “你的不足之处,便是缺乏对阵的胆气勇气,临战遇强先怯,未战便先存了退却之心,焉能不败,史将军武艺虽然比你强上了不少,但他人少,甚至单枪匹马便敢冲阵,刚才你要是临危不惧,发挥自己人多的优势,稳住阵脚,沉着应对,稳扎稳打,他岂能如此轻松破阵,撵着你杀伐?!绷踔锻旁瑳?,笑吟吟的解说道。

    “末将受教了,末将知错了?!痹瑳壩叛?,向刘知远躬(身shēn)行礼,大声认错道。

    “夫战,勇气也,谋略兵阵固然重要,但勇气也一样重要,激励将士的勇气更为重要,袁将军你可要牢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了,下一次别再让人撵着追赶了?!绷踔度孕ν旁瑳?,徐徐说道。

    刘知远的话,引起了在场众军士的一阵哄笑,袁泬见了不(禁jìn)面红过耳,又对刘知远行了一军礼,说道:“末将记住了,谨遵教诲?!彼低?,转(身shēn)仓啷一声,抽出佩刀,狠狠的发誓道:“本将今后临阵绝不会再退缩一步了,遇强更强,若有违此誓,便如…….”

    袁泬本想抽刀当场砍一物立誓,可帅台上除了些旗鼓外,空无一物,不(禁jìn)噎在了帅台众军前,台下有好事的军士,不(禁jìn)扔上来了一个大木墩子,大声笑道:“袁将军,你是在找这东西么?”

    袁泬看到被台下军士扔上来的大木墩子,砍不是,不砍也不是,不(禁jìn)愣立在了帅台上,台下的众军士却大声揶揄道:“袁将军,砍吧,砍吧,还等什么?!?br />
    那大木墩子任袁泬砍上几十刀,也不会立时便断,袁泬哪敢真砍,那不是当众出丑么,不(禁jìn)尴尬得面红耳赤,在台上张着嘴不知说什么好。

    正当袁泬进退维谷的时候,李洪信腾的一下,跳上了帅台,向台下众军士连连挥手驱赶,粗豪的叫道:“去去,瞎起什么哄?!比缓笞?身shēn)对袁泬说道:“袁将军,俺自古便听说,折箭立志立誓什么的,难道你也想效仿古人立誓立志么,来人啊,拿枝箭上来?!?br />
    看到李洪信上台来解围,袁泬两眼满含感激的,对他连连应是道:“是是是?!?br />
    不一会,一名军士捧上一支利箭,袁泬拿起那支利箭,啪的一声折为两段,在台上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有违刚才的誓言,便犹如此箭?!?br />
    刘知远在帅位上听了,站起来哈哈笑道:“袁将军志气可嘉,遇挫溯勇,众军今后都要向他学习了?!?br />
    帅台周围众军士忙大声应诺称是,然后刘知远又宣布今天的演战先到此为止,明天继续演练步骑配合搏杀,说完便率先转回中军帅帐去了。

    刘承谦跟着刘知远来到他的帅帐,进了帅帐,刘知远便看了刘承谦一眼,有些冷肃的问道:“你来找本帅有何事?”

    “阿爹,咱们虎头山的人的安排,你知不知道?怎能把他们都贬卖为奴婢娼军呢?”刘承谦答道。

    “这事本帅知道了,这是本帅同众将商议的决定?!绷踔对频缜岬乃档?。

    “你们怎么能这般处置呢,这不是先把他们救出泥潭,然后又推进火坑了么?”刘承谦急声说道。

    “那你还想怎样,放了他们么,他们有谋生的能力么?让他们再次上虎头山为匪为患,或饿死荒野?他们本来便是有罪之人,这样的处置,已经是很便宜他们了,还有,他们是一些低((贱jiàn)jiàn)之极的山匪,你也不要天天与他们纠缠在一起,天天叫囔着自己是虎头山的人了,免得别人说咱们刘家失了教养,教出一个结匪纳寇的小儿?!绷踔段叛?,连连质问刘承谦道,声气愈说愈严厉。

    “其实,他们也不甘心为匪的,只是前些年,适逢天下祸乱,再加上当今朝廷不作为,罔顾民生,使得国内饥民盈野,民不聊生,这些人走投无路之下,不得已才上了虎头山为匪为寇,他们也是天下的可怜人,并不是什么大凶大恶之人?!绷醭星绲?。

    “哼,朝廷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长论短了,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让老子放了他们,你可知道,你当初在虎头山的时候,折了咱们多少将士,军中将士早对你们虎头山的人,颇多怨言了,要不是你是老子的儿子,他们早便把你们大卸八块了?!绷踔短肆醭星幕?,不(禁jìn)怒视着他说道。

    “两军交战,死伤自负,哪能秋后算账呢?!绷醭星芸踔兜哪抗?,说道,心下却暗怨道:咱们虎头山还不是照样有死伤,你们的人是人,咱们的人便不是人么,那又该找谁算账去呢。

    “哼,你们那也算得是军么?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山匪,却折了老子军中不少的人,不拿你们换些补偿,怎能对得起这些死去的弟兄,怎能让他们咽了这口气?!绷踔恫恍嫉乃档?。

    “爹,你带兵打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笔帐怎能如此算法,你们是晋国的军队,你是宋州的代节度使,应该保国安民,为民谋利,恩泽一方水土,留下千古芳名,怎么反而要((逼bī)bī)民为娼,((逼bī)bī)民为奴,压榨这点民脂民膏呢,得不偿失啊?!绷醭星肆踔兜幕?,不(禁jìn)耐心劝说道。

    “哼,这些老子要你来教诲么,他们也算是民么,顶多也便是老子捕获的一众匪徒,不杀已经是大仁大义,宽大为怀了,他们能活命已经是大幸了,还有什么好奢求的?!绷踔逗帕?,有些生气的说道。

    “爹,他们已经自悔其罪,归顺你们了,便是你们治下的顺民了,你们为何还不能解仇息怨,给他们一条生路,难道你真要为渊驱鱼,当个独夫民贼么?”刘承谦见刘知远不松口,继续争辩道。

    “放肆,越说越不着谱了,老子处置这些匪徒,便是独夫民贼了么?”听到刘承谦没大没小的,说自己老子是独夫民贼,刘知远心下不(禁jìn)十分愠怒,大喝一声,冷冷的说道。

    “你这样的处置,与推他们下深渊有何区别,这不但败坏了你((逼bī)bī)民为奴为娼的名誉,还会落得个心(胸xiōng)狭小,睚眦必报的武夫形象,将来让天下的民众如何看待你,如何服你?!绷醭星笊吹?。

    “来人,来人,快把这个逆子给老子轰出去?!碧肆醭星幕?,刘知远不(禁jìn)气得急怒攻心,两眼冒火,愤怒的向帐外大声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汉涟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