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扛了梯子,一转(身shēn)就撞到了江影希,江影希一个踉跄跌坐在地,然后一咕噜爬起来又跟在她后头。

    怎么说,就像追在主人脚边的小狗,被一不小心踢了个跟斗,一爬起来又扭着(屁pì)股追了上来,林白白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起来。

    架好梯子,林白白率先爬了上去跨坐在墙头,然后对他伸出手,就见他以一种让她目瞪口呆的速度刺溜一下就爬上了墙头,学她一样跨坐在墙头,灵活得简直像只猴子。

    好吧,林白白这样安慰自己,男主必然是要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的。

    回了院子,林白白把梯子藏好,领着江影希进了屋,他有点害怕,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头,用那双大眼睛打量这片未知的领域。

    林白白为难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脏的像个泥猴,头发像一堆乱草一样纠结在一起,好在天气不(热rè),臭得不明显,现在也甭想叫(热rè)水了,可就这么脏兮兮的让他睡了,林白白又看不过眼,得,还是自力更生吧。

    让江影希坐在箱子上,给他把灯点亮,然后自个认命的拿着那把生锈的镰刀,把院里的干草枯枝都拢过来,江影希坐在那看了他一会,自个小心的从箱子上退下来,跟在她后帮她一起捡。

    这院子没有小厨房,只能搬两块石头,把洗脸用的铜盆往上一架,就是个临时锅台了。

    这家伙干干瘦瘦没点看头,林白白也没觉得害羞,利索的将他剥了个干净,拿出洗脚盆让他往里一站,用水瓢舀了铜盆子里的(热rè)水水,一瓢一瓢往他(身shēn)上浇。

    可怜见的,这可是林白白三生三世第一次干这伺候人的活,又要往铜盆里加水,又要看住柴火,还要给他洗澡,真是忙了个够呛。

    用剪子将他纠成一团的头发剪成个狗啃半秃,然后扒拉了点草木灰将他浑(身shēn)上下反复搓洗。

    那些个丫头片子也不是不是刻意的,衣裳被褥饭食都没苛刻,偏偏像是灯烛、胰子、牙粉这些个微不足道东西却遗落了。

    给他里里外外搓洗了个四五遍,林白白才罢手,用块布巾裹住他随手一擦,这才抱着他进屋里去,林白白这(身shēn)体才十三岁,也是个(娇jiāo)生惯养的,能有多大力气,江影希如今已经十岁,她却能不甚勉强的抱起他来,可想而知江影希过得是什么(日rì)子。

    将他往(床chuáng)上一丢,又忙去给他找衣裳,她的衣裳并不合适他穿,可这不条件有限,只能先将就了,取了中衣,给他往(身shēn)上一(套tào),袖子长了挽起,裤腿长了剪掉,在外用一根布条子一扎,就是腰带。

    大功告成,今晚可累坏她了,出去打了井水,将自个胡乱一擦,回了房间,看到江影希仍保持了那个模样站在(床chuáng)上,一只爪子抓着自己(胸xiōng)前的衣襟,一只爪子细细的抚摸布料,见林白白回来了,呆在那里不动,眼里有做坏事被抓的窘迫。

    林白白认命的跟个老妈子一样过去将他塞进被窝,然后自己也爬了进去,整个院子里只有一张(床chuáng),她不想让江影希打地铺,也不想自己打地铺,左右江影希如今这个鬼样子,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看他浑(身shēn)僵硬的躺在(床chuáng)上,林白白拍了拍他“睡吧?!比缓笈ね反盗擞偷?,躺在最外边。

    过了许久,久到林白白几乎都晕沉沉睡过去,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人问“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当自己在做梦,转了个(身shēn),不予理会。

    没想到又听到了一次,一个激灵,才反应过来是江影希在说话,他的声音干擦擦的,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清脆,估摸是许久没说话还结结巴巴的说得不顺口。

    竟然是会说话的,林白白有点小诧异,但一想,他是男主之一啊,会说话也很正常。

    见她不回答,江影希不屈不挠的又问了一次,嘿别说,进步还(挺tǐng)快,咬字清楚多了。

    林白白脑子里告诉运转起来,琢磨着一百零一个最方便完成任务的(身shēn)份,最后,用沉痛的嗓音回答他:“因为我是你娘亲。自然要对你好?!?br />
    江影希愣住了,估计他也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见他不说话,林白白只当他是接受了这个答案,眼一闭,准备继续睡。

    “你,你胡说,我娘亲已经死了很久了?!?br />
    叮!江影希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25。

    卧槽少年,你不要一言不合久掉好感?????!

    林白白也没相到

    他竟然清楚记得自己的亲娘,小(屁pì)孩,记(性xìng)这么好做什么?有点懊恼的抓抓头发,开始信口雌黄:“我是你另外一个娘亲?!?br />
    ……

    “可是,可是人不都是只有一个娘亲吗?”江影希有点纠结的问道。

    “你与旁人不一样,你有两个娘亲?!?br />
    他自他亲娘死了以后,在将军府里东躲西藏,整(日rì)里三餐不济,更别提有什么人教导了,常识确实不足,且在他的记忆里,确实只有娘亲才会对他这么好,于是就相信了林白白的鬼话。

    “那,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相到自己这些年受过的苦,坚强如江影希,也忍不住红了鼻子,毕竟人在温暖的环境中,(身shēn)边有可靠的人时,是最容易软弱的。

    林白白一听,就知道洗脑的机会来了!

    转过(身shēn)去正面对着他,一手搭在他背拍着他的背安抚他,一面幽幽的告诉他:“你也看到了,娘亲被一个邪恶的老巫婆关在了这个院子里,一直到今天才找到机会溜出去找你,这些(日rì)子委屈你了,以后,娘亲会照顾你,不再让你挨饿受冻,不过,你也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嗯……”浓浓的鼻音带着点撒(娇jiāo)的味道:“我藏的那么好,你……娘亲是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有心灵感应,我感应到你在那里?!?br />
    “那我怎么感应不到娘亲你?”

    “因为只有娘亲才会拥有这个技能?!?br />
    “把娘亲关在这里的老巫婆是谁?”

    “是一个坏女人,她霸占了你的家,还不让我们母子见面,还让人虐待你,以后你要听我的话,我会教给你很多很多本事,你学会了以后可以打倒怪兽,拯救世界?!毕氲饺挝褚?,林白白不放过一切在他耳边灌输这个世界不美好的思想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飘然玉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