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绝望中的希望(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长腿大叔 书名:狂暴领主
    “如果说整个郭克星敦大撤退,那是一场庞大的战役,那么每艘船只驶过这道短短的海峡,就是一场最惨烈的战斗?!笔备舭耸旰?,已经是位百岁老人的托马斯,依然心有余悸的说道。

    他的(身shēn)前坐着一位中年的著名历史学家,阿诺德.汤笔因;而今天正是这位试图还原当年,那场惨烈大撤退的历史学家,正在亲自的访问着当年,亲历这一幕的退役将军托马斯。

    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并且各种纸质的资料,在随后连串的战乱中,基本已经损坏殆尽,留下了不多的只字片语,也无法让人清楚的知道,那场已经被淹没在,历史重重迷雾下的真实(情qíng)况。

    所以,采访这些不多的,依然活着的幸存者,就成为了阿诺德.汤笔的因唯一选择;他一边飞快的记录着老托马斯的讲述,一边注意的观察着老托马斯的神态。

    因为这位当年从郭克星敦,幸运撤退下来的老将军,在之后又经历了无数的大战、血战;照道理来说,应该早就锻炼出一个无比强大的心脏,看淡了生死才对。

    不过,阿诺德.汤笔因依然能从老托马斯的脸上,看到那无法掩饰的恐惧和感伤,可想而知,当初的那场大撤退该是如何的惨烈,才会在这位百战老兵的(身shēn)上,留下这么深刻的恐怖回忆。

    随着老托马斯详细的讲述,,阿诺德.汤笔因的眼前出现了一幕幕,如同在地狱中挣扎着前行的面话,似乎将他的整个人都拉到了,当年那块埋葬了无数人的海峡中……

    根本就不用等到,那些前来救援的船只驶近海滩;在它们还离着海滩有里许远的时候,密集的人群就向着船只涌去。

    他们踩踏着越来越深,冰凉刺骨的海水,向着那些船只奋力的奔去;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特殊比赛,赢的人能成功的登上船只,换取那不到百分之三十的生率,而可怜的失败者们,将有非常大可能,永远留在这个沙滩上。

    托马斯同样是随着人潮,拼命的向前冲去,冬季的海水冰冷的,简直能冻进人的骨头里,而且越是往前进一步,海水就会深一点,被冰凉海水浸泡住的(身shēn)体,也会是多上一点。

    不过是向前奔出了一百多米,冰凉的海水就已经浸泡到了托马斯腰间的位置;难以形容的凉意,几乎让托马斯腰部以下的(身shēn)体,都失去了知觉。

    同时脚下踩着滑腻的泥沙,还有海水的阻力,让托马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数倍以上的体力,而因为受到刺激而兴奋起来的(身shēn)体,被强行激发出来的那点体力,更是飞快的消耗着。

    这还只是跑出这么一点远而已,余下的路程还有很长,还会更加的艰难……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一定要活着回到家里,一定?!蓖新硭乖谛闹蟹芰Φ乃缓鹱?,为自己加油打气;与之同时,他用力的咬住嘴唇,直接将嘴唇咬的鲜血淋漓,用这样的方式,压榨出(身shēn)体的每一点潜力……

    人的潜力,往往是无法用理(性xìng)、科学,这些东西就所能解释的清楚的。

    托马斯仗着在人群中,还算的上是年轻力壮的(身shēn)体,超过、或者是强行的挤过了不少人,进入到了奔向船只的,第一波领先的人群中,不过对比起眼前不远处的,那一个(娇jiāo)小、甚至有些单薄的(身shēn)体,他很是有些自愧不如。

    那具(娇jiāo)小、单薄(身shēn)体的主人,是一位气质柔弱的年轻少妇;像极了托马斯邻居家的小嫂子,平时说话的都是柔柔弱弱,漂亮、委婉、连只家养的母鸡都不敢动手杀死。

    之前,这位少妇怀抱着一位胖嘟嘟的婴儿,一直孤(身shēn)的呆在托马斯数十米外的人群中;每当孩子哭闹的时候,她总会从怀里小心的掏出一小块,半个巴掌大的小(奶nǎi)酪,仔细的扣下一点点,喂进孩子的嘴巴里,让孩子破涕为笑。

    托马斯曾经听说过一句来自东方的谚语,具体怎么说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大概的意思还是非常的记忆深刻;那句话的意思是:你本(身shēn)没有罪,但是以你本(身shēn)孱弱的实力,却拥有了一件珍贵的宝物时,那就是你最大的原罪。

    而在无数饥肠辘辘的人群中,有人!而且是一位柔弱的少妇,拥有着一小块美味的(奶nǎi)酪,那就是最大的罪孽。

    一位一脸痞气的黑壮大汉,伸出了巨大的手掌,向着少妇的(胸xiōng)口抓去;对于他来说,在这种根本就没人管的时候,在肚子饿了的(情qíng)况下,仗着自己的力气抢点东西,抢点东西吃怎么了,更过分的事他又不是没少做过。

    的确,根本就是没有人管这种闲事,面对着少妇求助的目光,周围的人群根本就是熟视无睹,或者好像躲避瘟疫一样的退开老远;甚至就连托马斯,都是麻木的看着这一幕罪恶的发生,在这个人命((贱jiàn)jiàn)如草芥的乱世,这样的(情qíng)况,实在是太平常了。

    但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一块不大的(奶nǎi)酪对别人来说,不过是块果腹的食物,对少妇来说,却是怀中婴儿活命的东西,为了孩子的(性xìng)命,这名柔弱的妇人,彻底化(身shēn)为一头疯狂的母兽。

    黑壮大汉的大意,让他为此送掉了(性xìng)命,因为少妇趁着这个机会欺进了他的近(身shēn),然后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出其不意的捅了进去。

    一刀、两刀……这位疯狂的将黑壮大汉肚子捅的稀烂的少妇,脸上表(情qíng)却是那么诡异的平静;哪怕飞溅的鲜血,溅满了她的头脸,溅满了她那件素雅的碎花棉衣。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去招惹这位,柔弱外表现隐藏着无比疯狂因子的少妇,最终也成功的,让那一小块(奶nǎi)酪在两天的时间里,全部的被喂进了那名婴儿的肚子……

    此时,那名少妇将孩子死死地捆在怀里,用令托马斯都惊叹不已的毅力,坚定的在海水中前进着;由于(身shēn)高的问题,不过是淹到托马斯腰间的海水,现在已经淹到了少妇的(胸xiōng)口。

    这让少妇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比托马斯更多的体力,渐渐的托马斯赶上了她。

    就在托马斯与其平行着前进的那一刹那,托马斯听到了少妇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宝宝,妈妈答应过爸爸,我们一定要为他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狂暴领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