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返归

    魔导钢材浇铸,精金秘银与名贵宝石为核心,巨大的银白色源质灵枢缓缓开启,一道道千度高温的蒸汽喷(射shè)出来,最后显露出缓缓竖立水晶缸内那个(身shēn)躯各处被一条条金属细管插入的极强壮男子。

    突然,伴随着一阵(肉ròu)眼可见的极强魔力电纹自四面八方的线路中灌注过来,水晶缸内升腾冒起大片大片的气泡,淡红色营养溶液里的男子他蓦然间睁开眼睛,发出无声地低吼咆哮。

    伴随着他的发力,这个男人全(身shēn)鼓起膨胀的肌(肉ròu),通体闪现起一层银亮色的金属光泽,犹如钢铸银塑般,显示出一种坚不可摧的冷硬质感。

    砰!

    伴随着其一拳旋转击出,水晶缸寸寸龟裂,最后于轰然间破碎,他强行拽下了(身shēn)躯上各处扎入的金属导管,在淡红色溶液喷涌扩散之际自己走下。

    “(殿diàn)下?冷静一下,(殿diàn)下!”

    四面八方涌上来数十名穿着轻薄法袍,容貌美丽(身shēn)材窈窕的众多女孩,她们围绕着强行从源质灵枢中走出来的男人,或者上前掺扶,或者施法加持“钢铁心智”、“生命补充”等法术。

    (……我是谁……啊啊……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脑子里嗡嗡混乱,无数杂乱的记忆彼此混淆的如同一锅粥一般。

    (我是朱鹏……我是罗德卡斯特……我是康斯坦丁奇诺……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证得仙道,我要振兴卡斯特一族,我要拯救莉莉的灵魂……啊啊啊啊啊啊啊?。。┠悦胖锨嘟畋?,朱鹏跪倒在地,以拳头猛烈得砸击钢铁地面,即便是强度惊人的魔导钢材,也被他硬生生得砸出龟裂与凹陷。

    “(殿diàn)下,请您冷静一下,这是谍影巫师承受真实时间感,心灵却暂时无法负荷的正常反应,适应它,接受它,这对您未来晋升半神有着巨大的助益!”

    “(殿diàn)下,请不要伤害自己……”

    四面八方传来莺莺燕燕的话语声,甚至有(身shēn)手高明的女侍上来强行板住朱鹏的拳头,让他无法再伤害自己或者说破坏公共财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鹏大脑疯狂充血,无数记忆乱流混淆的感觉也在如潮水般退去,这是他第二次完成谍影降临任务了,按理来说心灵负荷不至于如此的巨大,然而第一次时有超凡大巫师的意志笼罩?;?,可以说只占便宜没吃半点亏,这一次却是不同,心灵的打磨淬炼,朱鹏从头到尾全凭自(身shēn)硬扛了下来。

    “(殿diàn)下,按照流程您要去清洗室沐浴一下,清除(身shēn)上残留的异位面排异反应?!北涣饺瞬舴鲎畔蛞桓龇较蜃?,手臂被一左一右两个女孩挟在(胸xiōng)前。

    这些照顾朱鹏的漂亮女侍,全部是按照降临谍影个人审美记录在奴隶市场上购买的高级奴隶,照顾好这位谍影巫师,若是受到宠(爱ài)就一步登天。

    若是没被人看在眼中,那就还是异位面奴隶,在庞大的巫师世界中随波逐流,不知自己的命运会飘向何方。

    (……我是朱鹏,我还没有证得自己的仙道,我不是罗德卡斯特,卡斯特一族已然因我获得振兴,成为新大陆的王族,我不是康斯坦丁奇诺,莉莉的灵魂已经升入了天堂,我虽然吞噬了你们的命运,但也完成了你们心中的夙愿,我不亏欠你们的。)伴随着朱鹏在心中平缓的低语,心象世界内,(身shēn)着中世纪战甲的贵族,叼着一支烟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老男人,他们的(身shēn)影在缓缓得点头后消散,甚至化为了两股暖流注入了朱鹏枯竭的心田。

    “呼……”

    越强的谍影,在降临任务中获得的资粮也就越巨大,心灵意志也就越来越同比强横,在巫师主世界一年,在异位面就是三五年,甚至十几年过去,被动承受半神巫师才理应拥有的真实时间感能力,这种经历即是折磨,同时也是为未来的晋升奠定极惊人的雄浑基础。

    而那些实力不足的谍影,仅仅只是被鸠占鹊巢的宿主纠缠,就要被磨掉半条命,哪怕他们的灵魂已经归于安宁,你继承了他们的命运,混的太惨或者一些事做太过的话,就要承受逆流反噬。

    许多强大的谍影巫师最后精神分裂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哪怕是以传奇大巫师的素质降临异位面,也未必就一定能完成被寄生宿主的毕生夙愿,甚至很可能都无法做出正确解读,最后只能硬扛反噬。

    一次,两次,多次叠加之下,即便是传奇大巫师的精神意志也无法负荷承受。

    “谢谢,告诉我在哪里就好,不用扶我了?!卑樗孀乓庵镜闹鸾ゼ岫?,混乱的思潮渐渐退却,过(热rè)超载的大脑放松了一些,朱鹏双臂一振,挣脱推开了左右两个越贴越紧越来越不像话的女孩子。

    片刻之后,在源质洗浴室内,上面雨落般降下大量淡蓝色的液体,将朱鹏(身shēn)上沾染的异位面排异反应尽数洗却。

    在一些只有低阶文明存在的小世界,位面排异反应强些也就强些,在巫师世界这样的极强大世界位面,一(身shēn)过多小世界的气息引发排异反应,真的是会死人的,传奇阶巫师根本就扛不住。

    在淋浴环境下洗了一会,朱鹏又走入池子里浸泡并舒展(身shēn)体,同时回顾自己作为“恶魔猎人”康斯坦丁奇诺的一生一世:

    在那个同时被深渊,炼狱,异位面圣堂天国窥视的世界,以黑暗骑士康斯坦丁之名行走,教导基曼与维奇将他们也培养成恶魔猎人。

    三人彼此扶持着一同狩猎敢于越界的异类,并不断追索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兼炼狱契约人维克鲁。

    在丧尸农场击杀腥红女妖,进入卡诺尔古堡与维克鲁交手并第一次将之击退,救下了夏尔姐妹,康斯坦丁妹妹莉莉的怨灵第二次出现与基曼体内的最初代魔鬼之血,在老爹酒吧得到的两个拯救自我灵魂的办法,那个时候朱鹏还以为康斯坦丁平生最大的夙愿,是挽救自己终将堕落地狱的灵魂。

    索达罗森林达尔特的案子,辉煌神秘的泰古利文明与他们的末(日rì)预言,死亡空间中的半神厉魂巨人与水晶头骨,那位一生对错难以评说的大祭司。

    朱鹏在那世界呆了十多年,与基曼结婚,看着自己一手培养的恶魔猎人维奇成长,然后名扬天下,成为强大而独立的传奇猎魔人。

    这小子最后还是和那个半龙女孩结了婚,他硬是扛下了康纳丽的龙血,也真的是易筋洗髓,获得了强大的体魄与一些类法术能力。

    在那十几年中,自己与夏尔姐妹联手与维克鲁搏杀争斗数十次,夏尔姐妹都因此(身shēn)负重创,不得不移魂换命,但维克鲁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手上,那真是位出色的对手也真是个精彩至极的人。

    …………

    “抱歉,朱鹏先生,我们目前只能这样见面,根据安全条例您还要在里面呆上两个月时间,以全面完成所有的安全检查?!?br />
    “没什么,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所有降临谍影都是这样,接受也就是了?!闭庖惶?,朱鹏穿着着巫师袍与一名苍老的巫师隔着一面清晰度极高的水晶壁见面,场景特别像21世纪的探监。

    当然,对于降临谍影绝不会有任何污辱(性xìng)待遇也就是了。

    “这些规矩都是很必要的,有一次我审核另一位谍影巫师的时候,她就当着我的面变成了一头四阶半神的炼狱魂蛆,那家伙真是猛啊,十几位传奇巫师联手硬是压不住,后来还是一位半神大人亲自出手,才完全镇压下去的?!崩贤匪敌α艘幌?,看朱鹏只是神(情qíng)疲倦的笑了一下,也知道对方还没从真实时间感的心灵负荷中缓过来,就赶紧转入了正题。

    “朱鹏先生,您这次谍影降临,主要收集到了‘崩裂世界’的座标,圣堂天国的座标,以及炼狱某一位大君的……我对于您给出报告中,最后的选择有些不能理解,您能为此详述一下吗?”

    “……你是指请求让莉莉的灵魂升入天国吧?”

    “就是这个,要知道,以您当时的(情qíng)况而言,是真的有可能被那位超凡存在炼狱大君直接拖入九重炼狱的,结果您居然选择让一个位面土著的灵魂获得解放,而自己下地狱?这不合(情qíng)理,要知道,您可不是真正的康斯坦丁?!崩衔资醋攀种械牟牧先缡茄缘?,刚刚虽然客气,此时此刻却字字句句如刀,要解析朱鹏,看他是不是受到异位面的逆向寄生。

    巫师世界可以向诸天世界派遣谍影,诸天世界也可以反过来这样做,尤其是像九重炼狱,无尽深渊这样庞大可怕的势力,是在多元宇宙世界中,完全可以和巫师世界拼个旗鼓相当的强横对手。

    “因为我深入解读过圣堂天国的教义理论……追杀维克鲁多年,数次破坏炼狱完全吞并‘崩裂世界’的机会,维克鲁背后那位大君早就放出话来在我死时要亲自带走我的灵魂。当时医院里基曼正在待产,她很(爱ài)那个孩子,但我知道,她体内流淌着最初魔鬼之血,康斯坦丁的灵魂因为自杀,从一开始就被一位炼狱大魔鬼盯上了,那个炼狱大魔鬼是基曼的祖先,它想通过我们的孩子降临这个世界,我最后放弃服药因肺癌而死时,卡的正是基曼生产的时间点,那位炼狱大君降临想要带走我的灵魂,我则告诉他他正有一位手下捞过界?!?br />
    “守序邪恶的炼狱生物,尤其是五阶超凡炼狱大君这种层次的存在,获得凡人的恩惠后,转头再直接带我下地狱的可能(性xìng)太低了,毕竟大人物也是要脸的,尤其对那位大人而言,我的灵魂他随时可以取走,因此他会让我提出一个条件,这是在预料之中的赌博……这个局,在逐渐明白康斯坦丁的夙愿是解放莉莉的灵魂后,我已经设计了近十年了,从时间,表(情qíng),每一句话语,我反反复复推衍了上千次,最后炼狱大君拯救了我和基曼的孩子,将那个在几十年前盯上康斯坦丁灵魂的大魔鬼踢回炼狱,贬为了蛆虫,解放了莉莉不得升天的怨灵,而我,最后因为‘舍已救人’的功勋而免去了自杀的罪行,获得圣堂天国的召唤……那位大君最后把我肺里的烟毒全部拔除了出来,他以为康斯坦丁在自己未来的生命中肯定还是会犯错,康斯坦丁也许会,但我不会,毕竟间隔着一个世界,他没能看穿我的本质,在他离去之后,我就选择了回归?!?br />
    坐在椅子上,朱鹏说着半真半假的话语,他最后的底牌其实是十多年后深渊恶魔牌已经完成的二次充能,即便那位五阶超凡的炼狱大君看穿了巫师世界的源质遮掩,自己也可以搏一把能不能灵魂遣返回无尽深渊世界。

    幸好,巫师世界的谍影降临技术实在是千锤百炼,非常的过硬,隔着一个世界以化(身shēn)降临的炼狱大君也没能看穿朱鹏的真(身shēn),自己与基曼的孩子保住,莉莉的灵魂解放,即便是康斯坦丁奇诺,也是以一个?;て拮佑牒⒆佑⑿鄣?身shēn)份,战死在了医院里,当时的现场只会让人以为他是与来袭的维克鲁同归于尽。

    “完美的结局,把方方面面都处理的如此精巧恰当,朱鹏先生,我个人非??春媚蠢吹那巴??!弊龊昧吮始?,收拾一下材料,进行审核的老巫师在点头之后离去,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与满意。

    那次审核之后,朱鹏又在隔离区呆足了两个月,然后才获得了人(身shēn)自由。

    这两个月的时间其实也并不难捱,学院作为补偿逐级开放了部分高深的巫术知识,若是喜(爱ài)女色,隔离区里面根据降临谍影审美观挑选的美人奴隶更是予取予求,只是朱鹏毕竟是修纯阳童子功出(身shēn),这方面相对而言还是比较自律的,他练练拳术,学习巫术典籍,并没有碰那些女孩……倒是让这些如似玉的佳人又是伤心又是幽怨不忿。

    两个月后,走出隔离区的朱鹏获得了自己第一波奖励:

    半神史诗级的水晶骷髅头骨,半神史诗级的骷髅头骨,三颗符文石,两颗六号符文石得自死灵裁缝卓玛克劳德,一颗十三号符文石得自朱鹏那十几年的冒险生涯,以及,一颗附有灵魂保存机制的缚魂晶石。

    “考虑到你与这个土著女人的感(情qíng),这颗缚魂晶石会在基曼死后收束她的灵魂,有效期间是五百年,其实对于绝大多数谍影巫师来说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仅仅只是一个念想,除非你未来晋升超凡存在,拥有了创造生命的权柄与威能,不然你与那个土著女人,再无相见的那一天了?!笔备舳嗄?,哪怕在巫师主世界也是两年后了,纳格威尔夫人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老师作为资深谍影这么多年,也一定有过许许多多难以忘记的人,难以割舍的事吧?”朱鹏的话语让纳格威尔夫人愣了一下,然后这位气哼哼的老妇人转(身shēn)走开了。

    其实朱鹏在“崩裂世界”混了这许多许多年,手上的宝物当然不仅仅只是眼下这一些,像燃烧之弩被朱鹏使用久了,强化晋升为三阶传说级重宝,那一(身shēn)魔皮战袍也接近传说级的程度,只是都被朱鹏留给维奇了。

    因为逆源能量珍贵无比,终究只能挑一些精巧珍贵的具现出来,像三阶传奇级武器就已经没有具现的必要了。

    朱鹏一次谍影降临任务,直接从任务世界捞回两件史诗级重宝,这已经是因为他在那个世界做了太多的大事,造成的许多影响过于深远。因此逆源能量深厚,可以具现出这许多的东西。

    看了一眼手中基曼的缚魂晶石,因为基曼在那个世界还没有寿尽,因此这颗缚魂晶石还是空的,但只要那个女人别招惹到超凡存在,已经被巫师世界“灵魂保存机制”锁定的她,未来的灵魂会被封印在这颗晶石之中,如同沉眠一般,等待冥河的安宁或者再一次的复生。

    “下次见你时,你不会和我翻脸吧?头疼啊,明明已经骗了你一辈子,还要再想个法子骗你下辈子?!比缡堑牡蜕杂镆痪?,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朱鹏将这颗缚魂晶石揣放了自己的怀中。

    完成谍影任务的奖励,要一波一波的到账,毕竟“崩裂世界”虽然已经被锁定,但还没有被攻占下来。

    按照双方高低阶宇宙位面时间流速的不同,等巫师世界把那个位面攻占下来,崩裂世界已经几十甚至上百年都过去了。

    朱鹏为什么在那个世界疯狂猎魔,四处完成任务?

    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就是为了稳定那个世界,将所有越界者全部撵回去,免得巫师世界还未到场,整个崩裂世界就已经毁灭了,那事(情qíng)可就尴尬了。

    残缺不全的崩裂世界,对于已经坐拥无数位面的巫师世界只是一根算不上肥美的瘦(肉ròu)丝,即便对于堕狱之手巫师学院来说也谈不上势在必得,但真正有价值的是以其为跳板,对圣堂天国的进攻。

    高举神国的超凡存在,其根基必然不会是像崩裂世界这样的小地方,那才是真正肥美鲜嫩的猎物。

    *****************************

    “啊啊啊啊啊??!鹏哥哥?!?br />
    当朱鹏提着行礼回到家时,已经盛装打扮过的秋月雪莉几乎尖叫着一头扎入了朱鹏怀里,然后像树袋熊一样盘抱住自己心(爱ài)的男人。

    “好了,好了,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雪莉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姐,文静一点,家里的侍者都看着呢?!倍杂谥炫舳?,秋月雪莉的体重轻若无物一般,他将手上一些简单的行礼交给机械侍者,因为所学巫术的关系,现在的朱家大宅里除了女侍之外,多是一些魔导机械人,几乎大多是秋月姐妹练手用的作品,朱鹏偶尔也做一些实践所学,但他的主要精力毕竟不投入到这个方面。

    “无论多少年,我在哥哥面前都是个孩纸,小女孩……”说着,秋月雪莉突然凑到朱鹏耳边吐着(热rè)气低语出敏感的词汇。

    朱鹏的(身shēn)体莫名地一僵,然后他有些嗔怪得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把雪莉从自己(身shēn)上放下来。

    “瞎喊什么,这两年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进步,平常又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了吧?”

    “都已经是正式巫师了,一两年怎么会有明显的进步啊,而且哥哥刚刚有反应了……男人果然都是变态?!?br />
    两人笑闹间,秋月雪奈礼走了上来,虽然没有像妹妹雪莉那样**的表现,但温婉白净女孩那柔(情qíng)似水的眼波,却掩也掩不住。

    片刻之后,在两个妹妹的簇拥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四周的侍者退去。

    “哥哥这一次谍影任务很辛苦,接下来可以休息几年了吧?”一边伸手拉上窗帘,雪奈礼一边问道。

    “啊……是啊,呼,还是只有在家里才能完全放松下来,谍影降临的时候哪怕睡觉心里也要有所警觉,现在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毖鐾钒炎约核ぴ谌崛淼拇?床chuáng)上,朱鹏舒展懒腰,感受着一股自内向外的放松感觉。

    然而他却听到了衣服擦过柔滑肌(肉ròu)的沙沙声,下一刻伴随着像阳光一般干净新鲜的体香味,两个女孩也爬到了他的(床chuáng)上。

    “……不是说让我休息吗?”

    “是啊,哥哥积累了两年的‘压力’总要让您完全放松,才能休息好吗?!鼻镌卵┠卫裾庋缘?,而朱鹏,他难道敢说自己这些年其实不缺放松?

    柔(情qíng)蜜意,甜蜜到发腻的滋味。

    秋月姐妹用切实行动向自己的哥哥宣告着两人对他的忠贞,长久压抑积累之后的爆发如同山洪倾泄一般,直接从上午一直冲刷到夜晚。

    当夜色月光透过窗帘照(射shè)进来时,朱鹏才赤着(身shēn)体轻巧的从(床chuáng)铺上摆脱出来,这个时候秋月姐妹像两个孩子般熟睡过去了,朱鹏将两个女孩露出来(奶nǎi)油似的手臂和大腿盖上被子,然后才走到房间中央查看自己的水晶球消息记录。

    在隔离期的时限内,就连与外界的联系也是断绝的,朱鹏看着两年来一排排的消息记录也是有些头疼,却也只能苦笑着逐一翻阅。

    刨除掉其中一些并不是太重要的,值得注意的却是来自三个方面的消息,一者当然是夏洛特莱茵的信息,不过女孩同样也是谍影出(身shēn),她在收到朱鹏的自动回复信息后,很快便意识了什么,然后就只交待一些重要的留言内容:

    “朱鹏,伊雯开始向四阶突破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赶得及,任务结束后,尽快回复我?!?br />
    看到这条信息后,朱鹏立刻给夏洛特传递过去一条信息,伊雯前些年与朱鹏曾经交手过一次,那一次女孩被朱鹏以虎啸皇拳压制,导致神魂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不然她的突破不至于拖到今天,但以月之女神的根底,时间拖得越久,她的底蕴也就越深厚强大,在传奇阶位也就越强横得难以战胜。

    只是在这一点上,朱鹏也是一样的,经过异星虫族世界的半个世纪,朱鹏已然彻底牢实了自己略显虚浮的基础,中阶传奇大巫师,高阶传奇丹师的纸面实力还是他自己全力压制,有意奠定更扎实根基的结果。

    (只要伊雯还未真正晋升半神,我都有足够的信心压制她。)

    多年之后的今天,要说朱鹏对于伊雯还有多么深切的(爱ài)恋,未免太过,两人当年相处的时间本(身shēn)就不是特别长,只是朱鹏觉得自己毕竟对伊雯的现状负有着责任。

    传统精灵女孩对于(爱ài)(情qíng)的忠贞度是作为人类的自己无法比拟的,但作为朱鹏而言,总不至于真的翻脸无(情qíng),尤其自己与夏洛特的关系又是那般的说不清。

    “叮!”对面很快便弹过来消失提示,随着朱鹏一按水晶球,夏洛特那悦耳的低语声自中传出。

    “怎么样,降临任务顺利吗?”

    “意外找到了一个残破的遗落位面,拿到了附加分,不敢说像你当年那样成为拔尖的学霸,但晋升谍影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过段时间还要去拜见阿古利巴梅勒陛下,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因为这次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受到了这位血脉系王座陛下的欣赏,朱鹏过段时间还要去拜见这位大人物,想从夏洛特这里问些基础的(情qíng)报。

    “血脉系的阿古利巴陛下是一位很纯粹的研究型巫师,他是甘道夫大人最信任的师弟,同时也被甘道夫大人庇护多年,你是塑能系的,去拜见他应该不会被为难?!毕穆逄厮淙幻挥卸嗨凳裁?,但仅仅只是“研究型巫师”这一句定义就很有价值了。

    这一类的巫师虽然智慧深湛,但为人处事相对来说比较简捷单纯,只要保持敬畏倒也不难相处……只要他对你没什么研究兴趣。

    “伊雯怎么样?”

    “正在尝试突破中,有足够的信心战胜这位神化传奇的巅峰双职者吗?没有把握的话,还是由我在她突破为半神之后,出手压制吧?!比绻瞧渌嗽诶嗨频氖?情qíng)上说类似的话,朱鹏会怀疑对方在试探自己,但夏洛特却不会,她既然这样说,心里也就是这样想的。

    “男人怎么可以在女人面前说自己不行?神化传奇的巅峰双职者……若是太弱了,我反而没有与其交手的兴趣?!庇胂穆逄赜至牧艘环?,约定了见面的时间,然后朱鹏继续翻阅剩余的消息记录。

    中华武士会弹出来的相关消息相当之多,他们毕竟没有相关的意识,本(身shēn)也不是很适应巫师世界的时间感与体制,但现在的中华武士会毕竟已经有一定的势力基础了,一段时间后,通过传奇巫师李露的一些关系,也弄清楚了朱鹏目前的近况。

    主要是两方面的事(情qíng):一方面,炼狱岛与云海天宫两个正在交战中的势力,突然间同时派出各自的使者,来到中华武士会。

    两者的意向都非常明确,就是为了结盟以获得支持,这两大宗门真的是死磕到底,打算拼个你死我活了。

    另一方面却是有些近于私事,来自朱鹏师妹李青莲的讯息,当看到这条消息的那一刻,朱鹏一直不错的心(情qíng),顿时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师兄,您快回来吧。月华,月华它快死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黑巫师朱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