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屠戮

    淮(阴yīn)城外的枪炮声霹雳啪啦的响了一宿,先是游击部队想趁黑攻取淮(阴yīn),不料遭遇滑铁卢,损失惨重不得不后撤休整。

    后半段则是鬼子埋伏的精锐力量包围第九游击纵队的营地,企图全歼第九游击纵队。

    天色见亮,枪声也稀疏了下来,城外的野地里被炮弹炸得全是弹坑,横七竖八的尸体和丢弃的锅碗瓢盆帐篷随处散落。

    在鬼子和伪军的突袭下,疲惫不堪的第九游击纵队抵抗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彻底的完了。

    一队队满脸横(肉ròu)的鬼子兵劈叉横枪在战场四周警戒,他们的刺刀上还沾着碎(肉ròu)滴着鲜血,显然经历了一场恶战。

    游击队官兵们抵抗的很顽强,他们在军官的率领下左冲右突试图冲出一条血路,可是除了刘金虎侥幸逃脱外,其余大多被堵了回去。

    小鬼子有备而来,四周都是轻重机枪的火力网封锁,想突围出去岂是难容易的。

    战场上的硝烟还未散去,许多人被燃烧的枯草烧成了焦炭,血腥味和烤(肉ròu)味弥漫激((荡dàng)dàng),令人作呕。

    鬼子大队长山口赤松在十多名制服笔(挺tǐng)的军官的簇拥下,亲自视察战场,看到死伤遍地的中国官兵,山口赤松的脸上满是得意。

    “这就是和我们大(日rì)本皇军作对的下??!”

    山口赤松现在心里很高兴,一举((荡dàng)dàng)平了淮(阴yīn)境内的游击纵队,总算是除去心腹之患。

    “大队长,那些俘虏怎么办?”

    鬼子军官们都是喜气洋洋,有人看到了被缴械坐了一地的战俘。

    “走,看看?!贝蠖映ど娇诔嗨陕醪阶呦蛄吮唤尚档挠位鞫庸俦?。

    第九游击纵队许多的官兵在看到突围无望的(情qíng)况下,不得不放下武器投降。

    而此刻被鬼子缴械的俘虏足足有七八百人,他们狼狈不堪的坐在那里不敢动弹,四周都是子弹上膛的鬼子兵。

    “太君,太君,我们愿意投降......”

    看到鬼子军官们过来,俘虏们都是(骚sāo)动了起来,大多数人则是面露恐惧,也有献媚的急忙开口大喊。

    而点头哈腰喊得最殷勤的则是原游击支队第二支队的对着马明,他的行为让周围的游击队官兵们怒目而视。

    虽然游击队官兵们在被包围突围无望的(情qíng)况下选择了放下武器,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想投降鬼子,只不过是脱(身shēn)之计而已。

    但是马明等人的汉(奸jiān)表现则是让其余的游击队官兵们一时间接受不了,纷纷唾骂。

    “哈哈哈,真是软骨头?!?br />
    看到马明等人的表现,鬼子军官们面露讥讽的轰然大笑。

    “你的,跪下?!贝蠖映ど娇诔嗨梢材训穆冻隽诵θ?,指着马明命令。

    “是,是,”马明说着就给鬼子跪下了,还不断的磕头:“太君,太君,我都是被((逼bī)bī)的啊,我愿意投降,愿意投降?!?br />
    周围的鬼子们笑的前俯后仰,没有想到他们视为对手的游击队竟然如此的孱弱,山口赤松的脸上闪过厌恶色。

    “你的废物的,我的不要?!鄙娇诔嗨衫淅涞亩⒆挪欢峡耐返穆砻?,一脸的孤傲。

    “不,不,太君,我可以帮助你们打游击队,我不是废物......”磕头的马明慌乱了起来,他害怕了。

    鬼子大队长山口赤松噌的拔出了自己雪亮的佐官刀,戴着的白手(套tào)抚摸着刀(身shēn),慢慢的走向了马明,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我的刀很久没有饮血了......”

    看到持刀走向自己的鬼子大队长,墙头草马明顿时满脸的恐惧,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不?!?br />
    两个魁梧的鬼子兵上前摁住了忍不住后退的马明,强大的力量让其动弹不得。

    其余的游击队官兵们都是沉默不语,许多人也都摇头惋惜,这个曾经(身shēn)居游击支队长的马明,本想投靠鬼子,谁知道鬼子不要他。

    冰冷的刀锋贴上了肌肤,鬼子大队长山口赤松的眼睛里充盈着野兽般的嗜血目光。

    他握着佐官刀的狠狠的一拉,锋利的刀锋轻而易举的将马明的求饶声切断在喉咙里,一股鲜血飙上了天。

    看到这个小鬼子这么的残忍嗜杀,游击队官兵们都是齐齐的缩头,不敢与山口赤松那(阴yīn)鹜的目光对视。

    山口赤松(身shēn)为大队长,平(日rì)里一般没有机会亲临战场和中国官兵近战的,现在鲜血刺激的他兴奋了起来。

    “丢去喂狗!”山口赤松在马明残破的军服上擦了惨佐官刀的血迹,命令道。

    而在后边,十多条露着森森獠牙的狼狗正被松开了绳子,狂吠着扑了上来,看到这一幕,游击队官兵们很多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周围的鬼子军官和士兵却饶有兴趣的看着狼狗撕扯着一块块鲜血淋漓的血(肉ròu),没有丝毫的不适。

    “大队长,那些俘虏如何处理,是否编入治安军?”有鬼子参谋向大队长山口赤松请示。

    山口赤松冷冷的打量了一眼那些目光中充满仇恨的游击队官兵,摇了摇头:“治安军已经足够多了,我们没有多余的粮食养活更多的人,都杀了吧?!?br />
    “可是他们是战俘,按照国际法规定......”鬼子参谋犹豫了一下。

    大队长山口赤松板着脸提醒道:“你忘记天皇陛下在两年前下达的命令了吗?支那军人不享受战俘待遇,不适用于任何的国际法?!?br />
    “嗨依!”鬼子参谋不敢和山口赤松对视,急忙鞠首应了下来。

    “杀光他们!”鬼子参谋很快就下达了命令。

    周围的鬼子兵们都兴奋了起来,看着围住的那些手无寸铁的游击队官兵,就像是一群狼遇到了一群羔羊一般。

    面对这些鬼子那嗜血的目光,游击队官兵们也感觉到了不妙,(骚sāo)动了起来。

    “腾腾腾——”

    架在高处的鬼子重机枪率先的咆哮了起来,重机枪的弹道切入了俘虏们中间,顿时掀起了一片血雨。

    “呃!”

    “??!”

    放下武器的游击官兵们没有想到鬼子竟然会对他们下手,顿时惨叫一片。

    “弟兄们,和小鬼子拼了!”也有人豁然起立,抓着石头扑向了最近的鬼子。

    “噗噗!”

    可是刚走出没两步,子弹就贯穿了他的(身shēn)躯,他踉跄着倒下了。

    几百名游击队官兵们都怒吼了起来,迎着鬼子的子弹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可是血(肉ròu)之躯终究不是钢铁弹雨的对手。

    仅仅的几个呼吸的功夫,几百放下武器的游击队就损失殆尽了,成为了地上汩汩冒血的尸体。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之血染山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