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传宗接代的问题

    闻言,李加岑的内心百转千回,不知道是该感到高兴还是该觉得可气。

    “如果不是我,你这辈子大概就注孤生了?!崩罴俞湫α艘簧档?。她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要在赵又添(身shēn)上耗尽了。

    赵又添的眸子垂了垂,而后不耻下问,“什么是注孤生?”

    李加岑勾了勾唇,“想知道?你亲我一下就告诉你?!?br />
    又来这招!

    赵又添不打算搭理她,直接扭头下楼去。

    沉稳的脚步声回((荡dàng)dàng)在李加岑的心里,李加岑赶忙跟了上去。赵又添刚走到一楼,李加岑便从(身shēn)后抱住了他,赵又添(挺tǐng)拔的(身shēn)形怔了怔,而后定定地站得笔直,“做什么?”

    “我说的朋友是指的你?!崩罴俞崛淼纳糇?身shēn)后传来,一贯的霸道骄纵里又多了一份小女人的(情qíng)怀。

    赵又添将前后的语境串了一下,然后明白了李加岑的意图。他慢慢地将手覆在李加岑的手上,缓缓将她的手拉开。

    “你想住在这儿可以,你随便选个房间睡吧?!闭杂痔砜犊蠓降厮档?。

    “你知道的,我想睡你的房间?!崩罴俞么缃?,她想要的是一点点深入赵又添的腹地。

    赵又添犹豫了片刻,他依旧没有转过(身shēn)来,李加岑只听到他不带(情qíng)绪的嗓音,“那你睡主卧吧?!?br />
    “那你呢?”李加岑追问了一句。赵又添的话分明跟她所想的不是一个意思。

    “我睡次卧?!闭杂痔肀纠椿瓜胍厝サ?,只是让李加岑一个人睡在这里有点不放心,而且明天她也不好下山去上班。

    李加岑的脸色瞬时冷了下来,她走至他面前,仰着桀骜的脸蛋,“我的意思是我想跟你睡在同一个房间?!崩罴俞敛缓畹厮档?。

    当然,睡在同一个房间的意思是,睡在同一张(床chuáng)上。

    赵又添正色:“我不想?!?br />
    仿佛没听到赵又添的拒绝,李加岑继续用((逼bī)bī)仄人的气势开口:“月色旖旎,不如睡-你?!崩罴俞乇鹄碇逼车厮档?,仿佛是个女强盗。

    这么直白的话,让赵又添目瞪口呆。

    然而李加岑不仅话说的极其坦白,她还能立马付诸行动。

    就在赵又添还想晓之以理的时候,李加岑已经两三步走到他面前,踮起了脚尖,而后柔软的唇瓣直接封住了他薄凉的唇。

    赵又添的(身shēn)体一僵,他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女人,此时李加岑也正抬眸凝睇着她,四目相对,雾霭层层,难以消散。

    李加岑吻得越来越深入,从一开始的强势与疯狂,然后到深(情qíng)与绵长,她用尽了各种挑-逗之姿。

    赵又添纹丝不动地站着,眸深似海。

    而李加岑却已经开始对他上下其手,她拉扯着他的衬衫,一颗一颗解开他的扣子,用了毕生所学来引-(诱yòu)他。

    赵又添因她的举止时不时地会感觉到心跳停滞。有那么几个瞬间,他(热rè)血上脑,竟想化被动为主动,但终究还是克制住了。

    过了两分钟,赵又添再一次慢慢拉开了李加岑,然后捧住她的脸让她不再有机会得逞,“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br />
    鬼知道这个女人继续纠缠下去会发生什么。

    “赵又添!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你非要我使出非正常手段你才肯乖乖从了我是不是!”李加岑插着腰,朝着赵又添的背影叫嚣着。

    赵又添脚步不停,置若罔闻。

    李加岑愤愤地跺了跺脚,“我认输,走了,回去!”

    既然睡不到她想睡的人,难道她要在这里数星星到天亮吗?

    她完全相信等会赵又添睡下之后会把门反锁掉,绝不会给她趁虚而入的机会。

    回去的路上,李加岑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一张精致的脸蛋气鼓鼓的。

    赵又添知道她在生闷气,几次三番想开口,但终究只是轻轻叹口气。

    山间的夜色格外凝重,城市的月华一片璀璨,然而这段路却显得寥寥漫长,仿佛怎么也走不到终点。李加岑伸手抵着自己的眉目,犹豫了许久,才启动薄唇,“赵又添,你是不是那方面有严重障碍?”她没有转头去看他,只是目视着前方。

    毕竟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严肃到她要重新考虑她和赵又添之间的关系走向。

    如果真的有这个问题,那该是很严重了。赵又添自己是医生都没能治好。

    但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那赵又添的种种行为和反馈又实在让她难以解释。

    她努力了那么久,都没能把自己贡献出去,好歹她被江湖上誉为“撩汉女神”,要是传出去,她的颜面该往哪儿搁。

    “哪方面?”赵又添专注于开车,心平气和地问了一句。

    李加岑秀眉皱了皱,她已经说的够明显了吧?

    她绞尽脑汁总算想出了一个相对委婉的词,“传宗接代?!?br />
    赵又添猛踩了一下刹车,李加岑因为惯(性xìng)狠狠往前栽了栽。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母胎单(身shēn)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男人,结果却不是个纯爷们,老天这也太捉弄人了吧。

    赵又添微微侧过脸凝视她一眼,以往她都会傲(娇jiāo)地迎上他的目光,眉目里流露着不服输的气势,可此刻她却只留给他一个略显纠结的侧颜,长长的睫毛很久才会颤一下,一副惆怅的样子??雌鹄此蟾耪嬉晕约耗欠矫嬗形侍獍?。

    赵又添眯了眯眼。终究没作解释。

    而后他松了刹车,继续向前行驶。

    半小时后,赵又添的车停在了李加岑家楼下。

    小区里树的剪影投(射shè)到车里,一片斑驳陆离。

    “到了?!奔罴俞俪倜挥卸?,赵又添淡淡地出声提醒。

    李加岑依旧没有做声。

    就在赵又添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李加岑忽然信誓旦旦地开口,“赵又添,你不要放弃希望,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坚持治疗,我相信有一天你会正常的。我愿意等你!”

    李加岑说得声(情qíng)并茂,她觉得自己伟大极了,她都要被自己感动坏了。

重要声明:小说《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