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对弈

    (99)对弈

    留下城的这座古镇,地理位置上算是十分偏僻,但是好在这里豪门贵族底蕴丰厚,就如那绿叶衬托的花儿一般鲜艳动人,

    不要想太多,当然是普通老百姓是绿叶,豪门贵族是这古镇的鲜花了,

    也不知道这些豪门贵族人家,是为什么会放着大好的城市生活不过,非要来这片古镇村子搭建一个自己家的豪宅门户,

    也不知道是来显摆的?还是来这里颐养天年,或者是这个古镇真的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说来也是奇怪,豪宅里面往往都是些孤单的老人和孩子,或者就些孤儿寡母的人家,壮年的人好像和年轻人一样,都出去了或者早已经不在这个空间。

    而对于一处偏僻的乡镇来说,时代虽久远,可以称之为古,但是这里的读书人的确也不是那么多啊,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里的读书人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像孔先生这样拥有圣人学问之人肯待在这里也算是个奇迹!

    寻常的有学问的读书人哪里会肯在这样的破落古镇落脚呢?纵使是豪门贵族聚集,那又如何?平民百姓还是居多,

    孔先生对于此还有过许许多多的不平,他想让这里的小孩都来听他讲课,都能读书,

    可是那只是想想罢了,在这片空间,弱(肉ròu)强食的世界,时间额度规则,永远是这个空间的法律,不可违背!

    话又说回来,按照这位孔先生的规定,吴当归与白衫读书郎二人博弈,谁持白子谁先走,

    而吴当归与白衫读书郎是同龄人,几乎是同时学习这黑白子棋的,只是这吴当归天生聪明伶俐,天资聪颖不说,比上那刘箴言的学习能力也是丝毫不差,

    所以他的下棋水准进步神速,棋力更是惊人,不说是坐地(日rì)行八万里,那一(日rì)千里最合适不过了,

    因此,孔先生对于他两的博弈,算是高段位的高手对弈了,

    自古以来,琴棋书画中的棋,历来就是华夏读书人之间斗智斗勇而不伤和气的一项体育竞技,历史悠久不说,比起动不动就撸袖子大人的行径,这是大智慧的体现了。

    刚开始抓黑白子之时,吴当归手落入密闭的棋盒中随意抓一把黑白子,数目不知,密不示人。

    白衫读书郎抓出二到五枚棋子,猜对黑白子棋的奇偶后,持白棋者先行,

    对于下棋来说,能够先行,就会有先行的优势,但是吴当归不论是持白子先行还是持黑子后行,从未有过败局。

    不过吴当归对于这下棋的兴趣不是很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他,棋艺上与资质寻常,受过孔先生指导后的白衫读书郎五五开,

    但是只有白衫读书郎持白子先行的时候,偶尔才会有胜算,不然都是五五开,至于吴当归放没放水,一旁的孔先生不说一语,袖手旁观!

    不知道他们俩下了多少个来回的五五不分胜负局,在吴当归刚不胜其烦的要去抓一把黑白子的时候,

    孔先生说道:“行了,今天你们就下到这里吧!”

    两人最终停手,孔先生继续说道:“这样吧,你俩再来下一盘九宫格棋,”

    两人一同面对孔先生,不知所措,一头雾水,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学过这种棋艺,

    孔先生语速缓慢柔和,拿子,落子,行云流水,让二人看得赏心悦目不说,还详细的为他们二人讲解了一番这种棋的规则和下法,

    在两人都听懂后,让他们开始,

    吴当归一下就来了兴致,而平常习惯了恪守规矩的白衫读书郎听后一下子就呆了,痴痴的看着棋盘,

    小心翼翼的看向孔先生说道:“先生,这样一来,好像很多下棋的技巧就用不上了!”

    吴当归皱眉思索了一番,很快眼前一亮,兴致勃勃的说道:“先生,这是将原来的下棋格局缩小了吧!”

    还没等孔先生回答,吴当归笑着抬头,好像在像孔先生邀功一般,说道:“对吧,孔先生!”

    中年儒士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吴当归听后转头对对面的白衫读书郎说道:“要不先让你两棋,不然你肯定会输?!?br />
    白衫读书郎一下子就面红耳赤,口齿不清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和吴当归下个五五不分胜负局,而且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除了自己的棋艺技术增长之外,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眼前这个同龄人,这两年来下棋越来越心不在焉,甚至是不厌其烦了,很多的胜局,就是吴当归故意在给自己放水,

    明明是吴当归占据极大优势的时候,他反而兵行险招,一涨横行霸道之势,故意漏出破绽让自己击破获胜。

    下棋对于吴当归来说根本是不在意什么胜负的,好不好玩,有不有趣才是他所在意的。

    而对于白衫读书郎来说,自从持棋的那一刻起,就只在乎胜负输赢。

    孔先生看向自己的私塾学生:“你可以持白子先行?!?br />
    接下来这位白衫读书郎小心翼翼的落子,缓慢不说,更是步步为营,谨小慎微。

    而吴当归依旧如以前一般,落子大方,神速不说,更是大开大合,舍我其谁!

    两人的(性xìng)(情qíng),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不过到了第三十六手之时,白衫读书郎一败涂地,抿嘴咬唇,垂头不语……

    吴当归左手手肘落在下棋的石桌上,两指拿着一颗棋子上下青敲棋盘,右手双指来回搓捻后杵着自己的腮帮子,双眼凝视着棋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按照孔先生的规矩,对弈的双方投子无声认输即可,绝不能言语“我输了”三个字!

    白衫读书郎无论如何也不甘心认输,但是还是无可奈何的轻轻落下一子。

    孔先生吩咐白衫读书郎:“下去练字吧,不用收拾残局,写五百“咏”字!”

    白衫读书郎立马起(身shēn),毕恭毕敬的对孔先生行礼之后作揖告辞!

    吴当归在看到那白衫读书郎离开的(身shēn)影彻底消失以后,才轻声问到:“先生也要离开这里了?”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你想要的,时间都会给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