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番118 迟来的婚期

    熙宝回到祥和宫内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提笔书信一封,写了客(套tào)又隐晦的话,暗示他早些离去。

    但是她的信没有得到回应,询问了紫琦得到的答应是拓跋珪并没有改变心意。随后她又书写了几封,都石沉大海,毫无响应。

    朗朗君子,立与宫闱,不来亦不归。

    冬尽(春chūn)来,南方袭来的风带了些暖意,路过后花园时,隐隐能看到刚刚冒出的嫩芽儿。好似蓬勃的新生命,在顽强的迸发着。

    宫闱依旧深冷,苻坚帝拒见任何嫔妃,起初还有些人不甘心的跃跃(欲yù)试。然而一个冬季后,整个后宫都冷如一片霜雪,就连秀贵妃那也没了动静。反而以往不受宠的皇后能天天被需要面圣,这大概就是背景与地位的力量吧??墒撬牧撑硬⒚挥幸蛭竦帽菹碌氖ザ鞫烊?,反而在一个冬季后填了许多细小的纹路。

    有传闻称,在皇后宫里守夜的侍女们,经常能听到陛下哀嚎和皇后痛哭的声音。而后宫中只要有人好奇探究,或者嚼舌根者一律赐死,弄得人人惶恐不已。

    此时国有大难,人人只求自保,也顾不得其他心思。再加上故人的离去,祥和宫门前冷风袭袭,毫无人气。

    熙宝一个冬天都甚少离开祥和宫,但几乎每天都有各方消息从这里进进出出。闲来无事她就坐在屋前的凉亭里,看着枯木又逢(春chūn)的点点与滴滴。

    这(日rì),祥和宫一如往常安宁,熙宝斥退众人和枫凰在凉亭里一言一句的说些什么,突然有侍女来报,太子来了。

    “见过太子(殿diàn)下?!蔽醣σ氯箍羁?,上前行了一礼。

    “免礼吧?!碧踊恿嘶邮?,叹息道,“这段(日rì)子国家并不安宁,我常忙着政务,忽略你了?!?br />
    熙宝心中淡然,这皇宫里本来就没有人关心过她,还谈什么这段时间他没有关心他。

    “太子(殿diàn)下忙于国事,自然劳累?!蔽醣σ彩强推鼗刈?。

    “今天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太子的脸上突然扬起一阵笑意,欣慰道,“羌族退兵了?!?br />
    “那太好了?!蔽醣σ哺判α似鹄?,但不过是演戏罢了。枫凰早已经将消息带到,甚至还有些更细节的信息。

    “嗯,这次多亏了慕容氏的帮忙?!碧佣倭艘幌?,留意着熙宝的神色,加了一句,“当然,你的未婚夫慕容冲也是功不可没,父皇甚是欢喜?!?br />
    熙宝心中一动,但是脸上却面不改色,正色道,“为国效力都是应该的,只可惜熙宝无用,不能为太子分忧?!?br />
    “不必如此说,你也是帮了大忙的?!碧友垌⒆?,有意无意的表示着什么。

    “不敢?!蔽醣π⌒挠Χ?,若不是明说,绝不乱答。

    太子见她没有多想也没有反感的样子,继续有条不紊的说着,“本来父皇是打算渡过淝水之地后让你们成婚的,但事(情qíng)有变,所以拖到现在。不过此处慕容氏立下大功,所以父皇重新拟定了你们的婚期,在半个月之后举行。本来是要过来跟你商量一下的,但已经延误过一次了,这次又事态突然,所以便提前定下了?!?br />
    如果是这个信息的话,熙宝也已经知道了。何况这是在两天前就公布给慕容氏的消息,她若心有摆动的话,太子也错过了那份不知所措的神(情qíng)。

    熙宝无喜无悲,缓声开口,“没关系,一切听从父皇的安排?!?br />
    见对方很乖巧的答应,太子似乎也放心了许多,然后安慰道,“你放心,虽然家国已乱,但你的婚礼一定会依旧很隆重?!?br />
    熙宝眉宇微敛,这并不是她所期待的婚礼,所以也没必要(热rè)(热rè)闹闹,索(性xìng)就再做得乖巧些,“太子(殿diàn)下,现在时局动((荡dàng)dàng),民不聊生,还是不要举行那么隆重的婚礼好了?!?br />
    “不行?!碧踊恿嘶邮?,淡然拒绝,意味深长道,“有时候风光是必须的。这是我们和慕容氏合作的第一仗,以后还会有更多?!?br />
    “……”听得如此话语,熙宝大概明白了什么,也不多话了。

    “现在你大了,怎么还向从前一样不(爱ài)出门了?”太子神(情qíng)温和许多,就像在和妹妹聊些家常似的,“你从小和拓跋珪、紫琦还有几位千金走得近,现在他们也都是人中的佼佼者,没事约出来逛逛,散散心,不也(挺tǐng)好?!?br />
    熙宝立在那静静听着,太子话一落,她便明白了其中的深意。关心是假,探测倒更像真的。

    “小时候什么也不懂,才只顾玩乐。现在大了,有了各自的立场,也有各自的事要做,所以有些人也没必要见了?!蔽醣Φ氖中奈⑽⒊龊?,她尽量巧妙的将自己和拓跋珪划清了干洗,明示自己的立场。

    太子听了果然会心一笑,“你能有这样的见地我也很欣慰。真是大了,熙宝妹妹聪明伶俐,看来以后有些事(情qíng)免不了要来打扰了?!?br />
    “能为太子分忧是熙宝的荣幸?!蔽醣α成虾廖扌σ?,反而隐隐透着一丝(阴yīn)郁。

    夫妻之间,婚没有接,已经成了协议。兄妹之间,也多成了利用。在这乱世里,想要被人看见,都必须要让自己有价值?;叵胱鸥富驶褂屑父雠?,不知要嫁给哪个笼络人了。而像文锦公主那样心高气傲的人,又会有怎样的命运呢?

    也许是从无意的叹息中感受到她心中的伤感,毕竟是位韶华正盛女子,谁又甘心沦为棋子呢。

    太子将视线从她(身shēn)上移开,看向茫茫远方,却又涣散了凝聚点,轻叹道,“熙宝啊,知道你跟她从小一起长大,(性xìng)子难免随她??捎行┦?情qíng)不是任(性xìng)就可以如愿的,所以你也别怪哥哥不顾及你的感受……”

    “熙宝懂?!彼瓜卵哿?,静静的看着角落里的尘埃,脑海里想着不能再被提起名字的女子,“熙宝虽然没有她那么威武,但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个国家?!?br />
    “这样甚好?!弊钐?爱ài)的妹妹走后,太子对其他亲人就再没那么多耐心了,他振了振精神提醒(身shēn)边的人,“鲜卑氏现在也开始蠢蠢(欲yù)动了,我和慕容冲打算联手将他们解决?!?br />
    熙宝心中一震,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太子要探她和拓跋珪现在的关系了。

    拓跋珪就是鲜卑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红袖倾天虞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