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长尊!

    九天雪女族,即便是放在当年,那也是万族之中的强族!

    如今,雪女族更是强盛无比,族内强者无数,光至尊就不下十尊!这还只是明面之上的力量!

    雪女族修养了这么多年,底蕴自然不是一般的万族所能相提并论的!

    若是雪女族震怒的话,即便是一名巅峰至尊,也讨不了什么好果子吃。

    “哼!我雪女族传承了这么多年,即便是当年的战神族,也曾友好交之,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当真是欺人太甚!”

    轰!

    威压四散!至尊一怒,天崩地裂!更何况是一名上品至尊?

    恐怖的威压自成一方空间,与虚空相连!冰冷的寒气回流,暴风雪再现,雪女族大长老高举冰神手杖,有此手杖在,即便是面对巅峰至尊,她都不惧!

    这也是她为何迟迟不将冰神手杖还给雪姬的原因。

    有了这冰神手杖,就拥有当世巅峰战力!这种力量,又怎么能够说归还就归还?这股力量,即便是上品至尊,都无法轻易割舍。

    “呵呵……有意思,还当真是有趣呢,既然你不想做这个恶人,那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好了,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了?!?br />
    这少年摇头轻笑一声,眸子瞥了瞥左侧的一方空间,话音落下,只见这少年的脸色也是逐渐的变得肃穆了起来。

    唰!唰!唰!

    双手化作残影,这一刻,自这少年的体内突然传出一股恐怖的大波动!

    手指环环相扣,双手之间,空间被剥离,化作了一条条长长的空间丝线!

    丝线缠绕,随着少年双手骤停,这丝线也是交织成了一复杂的空间符文!

    这符文一出,一股空间波动震((荡dàng)dàng)而出。

    “符战技———封(禁jìn)!”

    嘴角流露出一股玩味之色,喉咙之中,也是发出了一股低沉之声,话音刚落,少年右手轻拍,在一拍之下,这枚空间符文直接穿透空间,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这暴风雪之中!

    也就在这枚空间符文消失的那一刹那,雪女族大长老眉头一挑,下一刻,面色陡然大变。

    “念师!不好!至尊巅峰境念师!长尊!你是那长尊!”

    头皮发麻,雪女族大长老脸色蓦然大变!

    虽然雪女族封境不出,但对于大陆之上的事,却了如指掌。

    传言,这长尊修为通天,修为远超一般的巅峰至尊!念师之境堪称当世第一人!已然登峰造极!

    此刻,这枚空间符文一出,直接封(禁jìn)了雪(殿diàn)之内的暴风雪,就连其暗中的雪离子,都被封(禁jìn)了,当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有那传言之中的长尊了。

    即便是(身shēn)为雪女族大长老,对这长尊都忌惮无比,这位可是一介狠人!传言,这位当年曾经被万族十八名巅峰至尊围攻,最后还是潇洒离去了。

    哗~

    长尊这两字一落,雪女大(殿diàn)之中,顿时惊呼连连,很显然,这长尊之名,还是(挺tǐng)盛的!

    “嗯?呵呵……没想到本尊竟然还这么有名呢,不过……呵呵……这可不是你能挑衅本尊的理由?!?br />
    ?!?br />
    这声音有点轻鸣,好似水泡的破声,声音不大,与这雪(殿diàn)之中暴风雪的风啸声相比,连蚊声都不算。

    但(身shēn)为一名至尊境级别的超强者,一名上品至尊!

    即便这声音再小,那也无法逃脱他们的耳朵。

    空间稍微的扭曲,之前消失在空气之中的空间符文陡然浮现而出,就这么的突然印了出来。

    面对这枚符文,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即便是(身shēn)为一名上品至尊的雪族大长老,也是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大惊之下,手中的冰神手杖慌忙向前一横,(欲yù)打算冰冻住这枚空间符文。

    但下一刻,那雪族大长老的脸色便变了。

    只见当那枚空间符文印入那冰神手杖的那一刹那,原本紧握的手掌的雪族大长老突然感觉手中一空,再反映过来之时,那手杖便被空间给转移了。

    “手杖!大胆!还本尊的冰神手杖!”

    杀机爆涌,这冰神手杖乃是历年来雪族圣女的圣器,除了雪圣女之外,无人可炼化!

    这冰神手杖之中,有着历代雪圣女的冰神意志在其中!一般的雪族,即便是至尊巅峰境强者,都无法炼化!

    “呵呵……这冰神手杖可不是你这贼老婆子之物,还你?可笑……嗯?什么?靠!好恐怖的寒气!”

    长尊呵呵一笑,把玩着手掌之中的冰神手杖,玩味道,不过也就在这时,这原本安静的冰神手杖突然震动了起来,强如这长尊,也是脸色蓦然大变,这股寒流入侵手掌,正只右手直接冻成了冰疙瘩!

    大惊之下,长尊脸色狂变,左手捏法印,符印化作一锋利的小刀,当断则断,直接斩掉了自己的右手掌!

    体内至尊之力调动,很快,那手掌便又重新长了出来。

    不过此时,原本戏谑的至尊,脸色也是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传言之中的果然没有错,雪女族的族兵,冰神手杖,果然已经超越至尊之兵了!即便不如那个家伙的的魂兵,那也远不是一般的至尊兵所能相提并论的。

    “哼!呵呵……不知好歹的东西,我雪女族的族兵,岂是尔等所能探取之物?”

    雪女族大长老冷笑,不屑道。

    “嗯?哼!”

    啪~

    心中有点不爽,眼中寒芒陡然一闪而逝,下一刻,长尊拂手而出,手掌穿透空间,一下子就扇在了雪族大长老的老脸之上,直接被硬生生的将之扇飞在了雪(殿diàn)的冰柱之上。

    哇~

    嘶~

    “哼!再有下次,直接灭杀你!区区一上品至尊而已,也敢跟本尊如此说话?即便是你雪女族上一代雪圣女,也不敢在本尊面前哗哗!”

    蔑视的看了那吐血的雪族大长老,恐怖的杀机,让得后知(身shēn)体陡然僵硬了下来。

    雪(殿diàn)之内,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原本杀机爆涌的雪族强者,也是纷纷收敛了心中的杀机,开什么玩笑,强如大长老,都被对方给一巴掌扇成了重伤,以她们的修为,岂不是找死?

    “阁下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过了?”

    虽然对于这位大长老有点不喜,但再怎么说,后者也是她们雪女族的大长老,(身shēn)为雪女族的雪圣女,自然不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呵呵……抱歉,抱歉,一时手痒而已,作为歉意,就用这冰神手杖作为赔礼之物吧?!?br />
    长尊呵呵一笑,袖袍挥动之间,这冰神手杖直接飞入了雪姬的手掌之中。

    无耻!这实在是太过的无耻了,这冰神手杖本来就是雪族之物,除了雪族之外,外人不要说使用,连碰都碰不得。

    咳咳~

    咳出一口鲜血,颇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前还嚣张无比的雪族大长老,此时连个(屁pì)都不敢放了,之前那股杀机,至今让她胆寒心惊。

    长尊的恐怖,让她心中起了一股浓浓的敬畏之色!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尊上品至尊,但让她惊骇的是,以她如今的修为,在面对这长尊之时,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这长尊甚至比传言之中的,还要恐怖!

    冰神手杖回归,雪姬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看了雪族大长老一眼,只见后者嘴角抽动,脸色铁青无比,那(欲yù)言又止的模样,看得她心中摇头失笑不已。

    这冰神手杖本来就是历代雪圣女之物,历年这冰神手杖虽然交由给雪族大长老保管,但那也只是保管而已,只要雪圣女雪祭完毕,这冰神手杖便会物归原主!

    但自己雪祭之后,这大长老却一直没有归还冰神手杖的意思。

    后者资历很老,曾经服侍过两代圣女!加上自己这一代,足足三代了!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自己是雪族雪圣女,但威望却不如手持冰神手杖的这老家伙高!

    虽然在这之前,她也曾经索要过,不过都被这老家伙各种理由给推却了。

    如今这冰神手杖回归,也是让她错愕了好一会。

    这冰神手杖不仅仅只是雪族的族兵,更是雪族之中权利的象征!

    虽然雪圣女在九天雪族女族的地位很高,但若是没有这冰神手杖的话,那在族内的地位绝对尴尬的很。

    不过如今这冰神手杖回归,她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有了这冰神手掌,再加上自己如今的修为,即便是面对这长尊,她此时也丝毫的不惧了!

    一旦等自己彻底的炼化了这冰神手杖,实力绝对还会暴涨一大截!

    这冰神手掌之中,蕴含着历代雪圣女的九天意志,神杖本(身shēn),就蕴含着大恐怖!

    如今这冰神手杖之内的器灵还没有复苏,神杖无法发挥原本的神能,不过只要炼化了此杖,便可觉醒神杖的器灵,到了那时,雪族才会真正的站在万族的最巅峰!

    “呼~”

    冰神手杖的回归,也是令雪(殿diàn)之内其他雪族强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若是这冰神手杖落在外族手中的,那可就麻烦了。

    “呵呵……这冰神手杖本尊也已经回归,那么……接下来也该谈谈我们合作之间的事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盛朝原始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