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亲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斯人若彩虹 书名:倾世嫡谋
    小马氏这是要替人说媒?还是……

    姚可清不想跟国公府又过多交集,便如朱氏一般拿耀帝的话搪塞了过去,“珅儿还小,亲事不着急,再者圣上也说男儿当先立业再成家的!”

    小马氏毫不气馁,“先定下亲事,晚两年再成亲就是了,现在谁家嫁闺女娶媳妇不是要准备上了几年的,也就我们家隽哥儿匆匆忙忙的大半年时间媳妇进门了!”

    小马氏一开始看上了苏珍的堂妹,后来苏家不愿意跟宋家结亲,苏十七便搅黄了小马氏的打算,小马氏匆忙之下给宋子隽定了宋二老爷同僚家的女儿,还有半个月就要进门了。

    宋子隽行五,紧跟在宋子清之后,他的亲事是被宋子清晚成亲给耽搁了,小马氏提此事大抵是想要姚可清心生内疚,她才好说接下来的话。

    姚可清看穿小马氏的心思,并不如她的意,没顺着她的话表示出愧疚,反而是道,“二嫂孝顺,想必新进门的五弟妹也是好的,二伯母就等着享儿媳妇福了!”

    宋子科与宋二老爷的好色一脉相承,可他除了好色脾气还暴虐,二少(奶nǎi)(奶nǎi)林氏不喜宋子科,对婆婆小马氏又能有多孝顺呢?姚可清分明是看出她的目的了不想她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小马氏脸上的笑意略顿了顿,“我就盼着隽哥儿媳妇进门后他们夫妻和睦,让我早点儿抱上孙子!”

    鉴于国公府曾孙辈子嗣不兴,小马氏这次给宋子隽挑媳妇时十分看重是否好生养,这位即将进门五少(奶nǎi)(奶nǎi)兄弟姐妹七人,俱是一母所生,想来也是个好生养的。

    说到子嗣问题,姚可清的心(情qíng)也略显沉重,她成亲也年余了,除了最初几个月因怕疼与宋子清亲近的少些,之后适应了同房的次数并不少,可是肚子一直没动静,虽然宋子清于子嗣上并无太多想法,可是姚可清还是忍不住着急了。

    见姚可清脸色淡了,小马氏想起自己刚刚说到子嗣,怕是戳了姚可清的痛处,心中懊悔,忙补救,“说来咱们府上子嗣越来越单薄,都说是风水不好,我正想着找个大师给看看呢!”

    姚可清却是不信风水一说,也觉察出小马氏此来刻意逢迎自己,似是有求于自己一般,越发提防起来,只听小马氏说,并不怎么回话,只偶尔回应一两声。

    小马氏说的都口干舌燥了,奈何姚可清就是不上(套tào),害的小马氏一肚子话打不开话头,最后把心一横,索(性xìng)直接开口了,“欣姐儿也定下亲事了,年底就要嫁了,独剩珠姐儿一个了,就盼着早点儿把她也给定下,我也就轻松了!”

    姚可清依旧不接话,小马氏干脆豁出去了,厚着颜面把宋兰珠一顿狠夸,“我这几个孩子里头珠姐儿是我最疼的那个,她也乖巧懂事,从不让我((操cāo)cāo)心,真是再贴心也没有了!虽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不得侄媳妇你,倒也还拿的出手,既然我儿如此优秀,我私心里也是想给她配个出众的好儿郎的,侄媳妇若是有合适的,可要想着你七妹妹一些!”

    就说宋兰欣怎么突然就许人了,原是为了不挡宋兰珠的路呀!小马氏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姚可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她这是看上了自己的弟弟了!

    只是任凭宋兰珠再优秀,想想她的哥哥宋子科的德行,再好的人姚可清也敬谢不敏了。

    “好!”姚可清随口答应了,却也是明显的不会放在心上的。

    姚可清油盐不进,任凭小马氏一肚子想法无计可施,满心抑郁的走了。

    说来小马氏不是第一个想要姚启珅做女婿的了,自姚启珅中了会试头名开始,想要跟姚家长房结亲的人家就络绎不绝,中了状元之后就更多了,不是去方家投石问路的,就是直接登姚府的门求见朱氏的,也偶有如小马氏这般找上姚可清的,不过倒是没有一个去长乡侯府的,看来京中绝大多数人家还是将姚家两房的争执记在心里了。

    只是想要结亲的人家虽然多,但是适合的却几乎没有,不是门第差了,就是家风不正,或是为官不清,再看议亲对象本人,哪怕姚可清已经不算挑剔了,筛选下来,竟没一个能入她的眼的,好在姚启珅聪明,早早在耀帝面前讨了准话,才有了推拒的理由。

    大多数人家在看出姚家没有结亲的意图后就不再提了,似小马氏这般不死心的却是头一个,但愿今天她在自己这儿碰了壁就绝了这个念头,姚可清甩甩头,接着去写姚崇明夫妻的罪状去了,洋洋洒洒的写了十多页还意犹未尽。

    宋子清下衙回来见姚可清正奋笔疾书,凑过去看了片刻,姚可清才停下笔,宋子清便拿起来翻阅,看了半晌,由衷感慨书读的多就是好呀,这文采斐然,这骈四俪六的整齐句式,比中书省专拟诏书的中书舍人文笔好太多了,更难得是条理清晰,有理有据的,读来直让人气血上涌,愤慨激昂,恨不得将二房生吞活剥了。

    姚可清也颇为满意,“回头找人奏上去,如今二叔赋闲在家,没有当堂辩驳的机会,他又名声差,难有人替他出头,这苛待长兄遗孤,妄图霸占长兄家业的罪名他担定了!”

    去年姚崇明就被耀帝以整顿家务为由除了职务,现在姚启珅已入朝为官,又为耀帝看重,为了姚启珅的声名,舍弃一个冗官,还能让姚启珅感念皇恩,有何不可?

    宋子清点头,“交给我吧,我来处理!趁机把家分了你也安心了!”

    耀帝虽迟迟不立太子,所有关于立储的折子一律留中不发,却夜夜宿在皇后娘娘的坤宁宫,毫不理会民间关于皇后娘娘的风言风语,后宫怨声载道也充耳不闻,下朝之后更是将八皇子带到御书房,抱在膝上处理政务,接见朝臣,想册立八皇子的心思昭然若揭,群臣揣摩上意,原本持中立态度的一些大臣们也渐渐倾向八皇子了。

    局势对历王很不利!余家俨然已经坐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嫡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