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形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千年书一桐 书名:闺华记
    其实,朱栩心里明镜似的郑王提出的这个建议绝非偶然,想必是和宁王燕王等人合计好的,也或者是他自己长久以来便有的想法,只不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

    当然了,朱栩这点还是明白的,郑王提出这个想法应该是和皇权无关,而是不想再经历那种骨(肉ròu)分离之痛,不想再经历那种战火的恐惧。

    比如说燕王,这次燕州失守对他来说损失不是一般的大,他一共有十个子女,除了一个外嫁的郡主和一个留在京城的嫡长子外,这次出逃他只带出了一个嫡子一个嫡女,也就说他还有六个子女留在燕州的燕王府生死未卜。

    这种事(情qíng)绝不是第一次,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远的不说,就说三十多年前幽州、云州、燕州相继落入鞑靼之手,老赵王府、老燕王府和老晋王府的人几乎被鞑靼人杀光了,这样的例子再往前翻还能找到。

    此外,这些王爷的嫡长子一到五岁便要送进京城,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对父母来说都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qíng),因为这一别,除了成亲可以回去见上一面,剩下的便是临终之时了。

    不说别人,朱泓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倘若他从小在夏王妃(身shēn)边长大,赵王和徐氏未必敢这么对夏王妃,而夏王妃有了精神寄托,也未必会一味地受气不知反击。

    可这是祖制,朱栩还真不敢贸然答应下来。

    不过就他个人而言,他倒是愿意这么做,朱济和朱渊一个瞎了一个哑了,基本是被剔除了太子人选,剩下的朱淳和朱汨,按祖宗律法子凭母贵来说,应该是朱淳,毕竟朱淳的生母是贤妃顾钰。

    可正因为朱淳的生母是顾钰,朱泓曾经明确提出,不管立谁都成,就是不能立朱淳。

    朱栩心里也明白,顾家和朱泓谢涵的积怨太深,倘若他百年后真轮到朱淳上台,顾钰绝不会轻饶了这两人。

    可问题是目前的两个皇子里除了朱淳就剩一个朱汨了,朱汨的生母位分太低,且目前来看资质也有限,的确比不上朱淳。

    想到这,朱栩不由得对徐氏又恨上了几分,如果朱渊不哑,他也就不用如此为难了,朱渊秉(性xìng)纯良,虽不是帝王的最佳人选,但他人聪明,学东西很快,又有朱泓在一旁辅佐,应该是可以镇得住这些世家勋贵的。

    当然了,这件事他未必要听朱泓的,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也只能牺牲朱泓和谢涵两个,毕竟他还得为江山社稷着想,哪能顾忌什么个人的恩怨?

    好在他才刚不惑,还是有可能再生几个孩子的,因此,立太子这事可以缓几年再说,倒是这皇子去不去封地的确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qíng)。

    斟酌了半响,朱栩看向了燕王和宁王,“燕王和宁王二位的意思如何?”

    “回皇上,臣自是愿意留在京城,只要皇上不觉得为难?!毖嗤跸人档?。

    燕州已经失陷,他也没有必要说些什么场面上的话来敷衍皇上,那样反而会令皇上生出猜忌之心。

    “回皇上,臣也愿意留在京城,只是这件事要((操cāo)cāo)作起来不会这么容易,不如我们几个一起商量出一个章程来交给宗人府来定夺?!蹦跛档?。

    交给宗人府,宗人府有族长和族老,族长和族老们定了,将来的责任就追不到皇上一个人头上,不得不说,宁王的心思比燕王要灵透些。

    果然,朱栩听了这话点点头,“如此甚好,等年后交给宗人府和朝会再议?!?br />
    话音刚落,朱济、朱汨几个脸上很快就有了愉悦之色,顾钰则不然,这对她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朱汨、朱济和朱渊三个封王后不离京,皇上若是立了朱淳为太子还好,怕就怕皇上突然一下驾崩了且又没来得及立太子,到时这些皇子们争执起来,她的儿子未必一定能赢。

    因为她心里也清楚的很,朱泓肯定是站在朱渊这边的,朱济和朱泓好,肯定也得听朱泓的,万一他们两个联合起来把朱渊扶上位也不是不可能的,哑巴虽然不能开口说话,可哑巴可以请朱泓做摄政王的。

    还有,退一步说即便朱泓不扶朱渊上位,他也绝不会去成全朱淳的,因为还有一个朱汨。

    德妃的实力本就不弱,再加上朱泓、朱济、朱渊几个的帮扶,很难说朱汨就一定会输给朱淳。

    因此,顾钰是万万不希望这些皇子们留在京城的,可她也明白,这档口她什么也不能说。

    好在皇上说了要交给宗人府和朝会去议此事,到时请她母亲去联系几位世家,只要他们在朝会上一口咬定祖宗律法不可改,她就还有赢的希望。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种事(情qíng)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心存侥幸,尤其是她还有两个相当头疼的劲敌,朱泓和谢涵。

    不知为什么,不管是顾家还是沈家,和谢涵斗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一次痛快地赢过,尤其是谢涵和朱泓联手后,顾沈两家非但没有讨到一点便宜反而屡屡受创。

    先是祖母的诰命被革接着是祖母被发配到家庙,而沈家也是,闹了这么大一个动静却一点便宜没占着反而被朱泓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口敲诈了一万两银子走,只要一想起这些顾钰就觉得有一股无名火在(胸xiōng)口乱窜,于是,她不由自主地瞥了谢涵一眼。

    巧合的很,谢涵在听到皇上说交给宗人府和朝会再议时便猜到了顾钰肯定会不乐意,因而她也扫了顾钰一眼,没想到两人的目光撞上了。

    谢涵倒还好,她本来就是想看看顾钰的反应,因而她脸上的神(情qíng)很平静,只是稍稍带了点探究,可顾钰则不然,她是带着恨意瞥向谢涵的,因而她脸上的神(情qíng)悉数落入了谢涵的眼睛里,根本来不及转换,于是,她干脆把头扭过去。

    谢涵收回自己的目光苦笑了一下,她也清楚目前的形势对她和朱泓来说相当不利,正因为此她才想着一定要在皇上立太子之前找到明远大师。

重要声明:小说《闺华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