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割裂者 第一百七十五章:珍妮闻讯【第二更】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古羲 书名:黑暗王者
    “去吧,三天后再过来?!倍衲婢吲邮掌鹱柿?,向三人逐客。

    几人离开了房间,夜莺偏头望着杜迪安,猫头鹰面具后的眼眸中闪动着光芒,道:“恭喜你了,第一次申请就能够通过,如今也是正式的炼金术士了?!?br />
    “恭喜恭喜?!迸员叩慕鸺仔Φ?。

    玫瑰眨着眼眸,好奇地道:“你提交的是什么炼金术啊,居然能被称作‘特别’?”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就是普通的炼金术?!?br />
    见杜迪安不愿明说,玫瑰悻悻然没有再追问。

    夜莺向杜迪安道:“等会儿你有空么,我带你去见见老鼠,他如果知道你也成为正式炼金术士了,估计能治治他的懒病?!?br />
    杜迪安想了一下,摇头道:“不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忙,改天再去吧?!?br />
    “也行?!币馆旱阃?。

    夜莺几人没有马上离开这里的意思,在广场周围的各个商铺前逛了起来,偶尔看到在外面难以遇见的罕见炼金材料,便会购买些许。

    杜迪安陪着几人逛的同时,也注意到这座黑暗教廷分部中来往的并非只有炼金术士,还有另一种邪恶至极的职业,魔药师。

    如果说炼金术士相当于旧时代的科学家,那么魔药师,就完全是一群以研制各种毒素魔药为兴趣的疯子,比起「生命」派系的炼金术士还要疯狂,在希尔维亚巨壁的历史上,魔药师屠戮小镇,灭绝贵族的事屡见不鲜,破坏力极其可怕。

    杜迪安在罗斯亚德的手记中就听说过,宁可招惹光明教廷,也不可得罪魔药师,否则什么时候死掉都不知道,而且被魔药师毒死的下场,通常都是极其痛苦和凄惨的。

    “魔药师……若是用毒素发挥到壁外狩猎魔物上面,倒是一件利器?!倍诺习残闹邪蛋迪胱?,这时,他看到夜莺在商铺前挑选到一小块镍,心中微微一动。

    片刻后,几人逛的差不多了,一同离开。

    “要我载你一程么?”来到庄园外面,夜莺想到杜迪安没有马车,便问道。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谢了,不太顺路?!?br />
    夜莺微微点头,实际上她也只是一句客气话,若是杜迪安答应了,反而让她犯难,从小到大除了她的亲人和佣人外,还从没跟陌生人独处一个车厢内。

    金甲和玫瑰也上了各自的马车,各自离开。

    杜迪安来到小镇上一个暗角落,确认周围没有被人跟踪后,才摘下面具,收起黑袍,转悄然离开了这座小镇。

    ……

    ……

    一座鲜有人知晓的秘密大中。

    在大内一间办公室内,几道全笼罩在黑暗中的影坐在各自桌上忙碌着,忽然,其中一个桌边的金属管道内传出轻微地声音,坐在桌边的人转头望去,只见从金属管道中缓缓伸出一颗漆黑三角蛇头,额头上遍布黑色鳞片,一看就是剧毒蛇种。

    这桌边影却缓缓伸出手去,似乎要抚摸蛇头。

    黑蛇缓缓张开嘴巴,尖锐獠牙中有一个黑色卷筒。

    桌边的影将卷筒抽出,打开卷筒,掏出里面的信笺和一卷资料,翻阅了起来,片刻后,收起资料和信,喃喃自语:“又是炎爆术?看来,最近跟炼金术士勾搭上的贵族倒是不少?!?br />
    他沉吟少许,当即写出一份信笺,塞入卷筒中,递向黑蛇。

    黑蛇张开血盆大口,将卷筒吞下,体扭动着缓缓缩回金属管道中。

    ……

    ……

    厄尔多斯山,布隆家族。

    遍布陷阱的河流环绕的城堡中,一座竹笋般的偏堡房间内,两道影坐在书桌前,桌上摆着大堆资料,和几本厚厚书籍。

    “根据我们的调查,凶手很可能就是他的朋友所为?!币煌方鹕榉⒌募捍镒谑樽辣?,将笔轻轻击打着一份资料上,温文尔雅地道:“回头我们就先从他上入手?!?br />
    桌子对面坐着一道俏丽苗条影,一看似朴素却价值不菲的淡绿裙子,伸手托腮,望着旁边窗户上的盆栽出神,听到吉昂达的话,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他所指的方向,默然片刻,忽然问道:“老师,是不是我们家族遇上什么麻烦了?”

    吉昂达一愣,望着这个姿色倾城的少女,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最近父亲一直刻意不让我离开城堡,还劳烦你到我家里来陪我,肯定是外面有什么不好的事,父亲不想让我知道?!鄙倥纺幼潘?,道:“你能告诉我么?”

    吉昂达看着她明亮清澈的眼眸,心头一跳,别过头去,道:“是你的错觉吧,你们布隆家族是古老的贵族,产业庞大,怎么可能会遇上麻烦,只是最近外面有炼金术士出没,不太安全,所以怕你出去遇上危险?!?br />
    “是么?”少女深深地凝视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没再说什么。

    吉昂达收起桌上资料,讪讪地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想必你也有些累了,已经找到了线索,我先回去派人去调查了?!彼低?,抱起书籍和资料,转飞快离开了房间。

    这堪比普通贵族大厅的房间内,顷刻间只剩少女一人,她默默地坐了片刻,觉得有些乏了,起来到窗边,望着外面的庭院和果树,郁闷的心舒缓了许多,忽然,她瞧见一辆马车从远处小道上驰向这里,马车上插着一个暗红色鲜明旗帜。

    少女看得眼眸一亮,飞快迎上。

    马车很快来到庭院前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材高挑,肌肤雪白,一头暗红色卷发的少女,纤细的体似乎随时会被风吹到,她从车上跑下,恰好看到迎面跑出庭院的绿裙少女,惊喜道:“珍妮?!?br />
    珍妮满脸欢喜,道:“莎雅,你怎么来了?!?br />
    “我一个人快闷死了,过来找你玩玩?!泵范盼恍Φ?。

    “太好了,我们进去说?!闭淠堇藕糜鸦氐阶约旱姆考渲?。

    夕阳西下。

    一个下午过去,梅尔莎雅抱着珍妮最的毛绒娃娃,站在窗前,看了一眼天色,有些不舍地道:“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了?!?br />
    珍妮连道:“要不今晚就在我家里歇息吧?!?br />
    梅尔莎雅微微摇头,道:“今天我要回去早些休息,明天还有一个地方要去,啊,对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br />
    “好消息?”珍妮满脸惊讶。

    梅尔莎雅嘻嘻一笑,道:“你之前认识的那个很会写诗的狩猎者,不是做错事入狱了么,最近他又被保释出来了,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聚会,可能会遇见他哟?!?br />
    “狩猎者……”珍妮子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道:“你,你说的是杜迪安?”

    梅尔莎雅耸肩道:“我可不记得他的名字,不过,他这次被保释出来,估计会遇上不少的麻烦,保释他的贵族太没落了,还想要成立财团,估计就是想利用你的朋友吧?!?br />
    珍妮怔了怔,喃喃道:“我父亲不是说,他犯下的事,是无法被保释出来的么?”

    梅尔莎雅诧异地道:“是么,只是偷窃而已,这种事我们小时候经常干,以你家里的力量,想保释他出来很简单吧?”

    珍妮怔了半响,低头道:“没错,不过做错事了,就需要受到惩罚,这是公平,他也是神官,他能理解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王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