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传奇话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避寒潮生 书名:女剑仙
    “不清楚。不过我今夜会再去一次,他必然是会同意的,毕竟我已然把话说到了那个份儿上?!?br />
    宁清秋把她的打算说了出来。

    红袖都是震惊咋舌,她咋咋乎乎的喊道:“不是吧清秋,你怎么对那小子那般好?竟然还有这样的待遇,你该不会是看上......”

    后半截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儿里没敢吐出来。

    原因在于七夜冷冰冰的眼刀,宁清秋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还有行痴恶狠狠的踩在她玉足上的那只大脚。

    马蛋,好疼。

    红袖一张妩媚的俏脸都是疼得扭曲了。

    她自己也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差点说出了不可挽回的话,但是不过就是随便一说,宁清秋便是眼瞎了也不可能舍七夜而就一个凡人,哪里用得着行痴如此用力的给她一脚?

    便是提醒,也就稍微踩一下就行了嘛。

    这样的重力,简直是让红袖认为自己的脚都是被踩肿了,行痴该不会是公报私仇借机报复吧?

    她也没做什么惹他的事儿啊。

    红袖默默反省了一下。

    其实不要说行痴,就连紫霄都是觉得她犯傻。

    宁清秋哪里是能够随便开玩笑的,虽然她(性xìng)子好,但是当着七夜的面把她和别的男人攀扯在一起,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凡人,虽然说谁都知道这不可能,但是这话哪个男人听了会舒服?

    所以说红袖还真的是用生命在作死??!

    红袖默默回过味儿来,背后当即便是冒出冷汗,自告奋勇的说道:“既然如此,今夜我陪你一起去吧,你的经验不足,不如让我去给哪个江家小子指点入门炼体、练气之事罢?!?br />
    她这完全是为了将功补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希望他们别跟她计较。

    宁清秋听了自然乐得轻松,且她自己修炼颇有传奇(性xìng),一路走来和其他普通修士略有不同,故而还真需要红袖这样的老油条来帮忙,她可做不来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

    之前没有求助是想着这一次毕竟是为青云宗找的弟子,现在嘛红袖自动请缨,管她为了什么缘故,只要是结果是宁清秋乐意看到的就行。

    七夜也是满意红袖的眼色。

    那句脱口而出的话,就不用计较了,主要是月黑风高让宁清秋单独去找一个男人,他再怎么心大也是不舒服,即便是为了正事儿也不行,红袖愿意帮忙,他自然满意。

    于是脸色也是冰川消融大地回(春chūn)。

    其他的人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

    红袖更是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即便是再怎么不耐烦去教一个凡人青年入仙途,她也要兢兢业业的干活,最好是把宁清秋要做的所有差事都抢过来,之后江念云何去何从,就不是他们的锅了,(日rì)后即便是要入青云宗正式练剑,那不是还有紫青双剑两兄弟在么。

    她要做的,就是打个基础。

    于是红袖鼓捣一番,弄出来一本修炼界基础手册之类的玩意儿,还别说,宁清秋翻了翻,觉得红袖在教授这一方面还(挺tǐng)有潜质的。

    若是放在他们那儿,怎么也得是个金牌教师级别啊。

    由浅入深,鞭辟入里,将修炼界的大致局面划分和修士最基础的常识都是罗列其中,够江念云自己一个人埋头钻研了。

    她拍拍红袖的肩膀,感叹道:“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还有这么一手?!?br />
    红袖颇有些自得,笑道:“散修么,那就是自学成才,我们自己摸索出了一(套tào)学习的本事儿,倒是和你们宗门传承的正统模式有些出入,(日rì)后江念云学成个什么模样我也做不得准,反正功法丹药你给准备,我可不负责?!?br />
    红袖摊摊手,一副万事不管的模样。

    宁清秋挑眉一笑:“就给最基础的功法吧,虽然简单没什么特色,但是夯实基础却是有水准的,不然不可能流传至今还如此普遍。丹药我也不会多给,可不能养成好逸恶劳伸手便拿的(性xìng)子,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我们做到这一步,已然是仁至义尽了。我可不是保姆......”

    她最后念叨了一句。

    红袖他们虽然不解保姆是个什么名词,但是结合语境也猜出来大概是保驾护航的意思,都是赞同点头。

    七夜更是撇撇嘴,不要说仁至义尽了,宁清秋对那个剑骨小子好得让他心里都是有点不得劲儿,便是知道跟一个凡人小子计较掉价掉(身shēn)份,他也憋着一口气。

    不过很快,他们便是会离开这里,之后江念云便是归紫青双剑和青云宗管,碍不着什么事儿。

    不然七夜才不会这么好说话。

    赶快的把碍眼的一群人都是赶走,他们过二人世界,他才是最高兴的。

    宁清秋对于这样的霸道也很是无奈,好在七夜不是个想什么便是付诸实践的人,至少面对她的时候不是这样,反而是有诸多让步,不然她都怀疑以他的(性xìng)格会不会做出把她关在小黑屋里的事儿......

    咳,扯远了。

    很快,夜幕降临。

    宁清秋和红袖联袂再一次进入江家祖宅。

    不得不说,若是祖宅有灵魂,这个时候应该破口大骂了,被人这么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怎么可能不生气?

    好在江家祖宅是死物。

    江念云很是守时,或者说他压根没有离开祠堂,吩咐了下人将饭菜送来草草用过之后,就让所有的人退出这个小院子,没有他的吩咐绝对不准进来打扰。

    其他的下人今(日rì)颇有些战战兢兢,少爷表现不对劲,下面自然人心不稳,不过倒是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进入祠堂一探究竟,这位温和儒雅的少爷都是放过说要杖毙,自然没有人敢这个时候去捋虎须。

    下人虽然是((贱jiàn)jiàn)命,但是自个儿都是珍惜得紧的。

    他看到宁清秋从窗外飘进的时候便是立刻俯(身shēn)下拜,他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把她视为引路先师。

    红袖看着他的做派也是微微点头,江念云看着还是不错的,走了狗屎运,有剑骨之(身shēn),又有清秋慧眼识珠还决定拉他一把,不然运气差一点,这一辈子只有当个凡人老死,平庸一生,若是(日rì)后成了修士还颇有成就的话,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传奇话本故事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剑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