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清晖和师父(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无叶之华 书名:职业狩灵人
    常生说他在之前的积分赛里的确出现了(情qíng)绪失控的(情qíng)况,甚至一度连攻击都做不到,但后来他还是很正常地对正渊出手并将之淘汰掉。

    所以在常生看来,他不过就是在心(情qíng)上出了点问题,好像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上的负面影响。

    然而,清晖却告诉常生,常生之所以在(情qíng)绪出问题的(情qíng)况下还能对正渊进行正常的攻击,完全是因为出于对清晖的愧疚和想要?;に男?情qíng)所致,所以让常生短时间内理智再次压抑了(情qíng)感。

    常生下意识地摸着双黑戒,若有所思地说:“那要是这样的话就更不会有问题了,我对自己的理(性xìng)还是很有自信的,只要能压制住(情qíng)绪就应该不会对以后的赛事造成影响?!?br />
    清晖刚想开口却又(欲yù)言又止,他默默地看了常生好一会儿,突然对常生说:“拿枪指着我?!?br />
    “???”

    清晖再次用命令的语气重复道:“拿枪指着我?!?br />
    常生虽然不知道清晖要干什么,但他还是犹豫着应了一声,然后将屠灵神器化成手枪握在手中,抬枪就指向清晖的额头。

    可就在常生指向清晖的瞬间,他的手突然就剧烈地颤抖起来。

    明明常生连能量都没注入,就算扣动扳机也打不出能量弹,根本就不会对清晖造成任何伤害,可他却还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怎么努力也停不下来。

    常生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持枪的手,可不管他用多大的力气,他都没办法停止颤抖。常生一脸惊谔地抬头看向清晖,一种很害怕的(情qíng)绪从他心底溢出来,让他感到恐慌不已。

    看到常生惊恐的样子,清晖立马将常生的枪口下压,让枪口对准地面。

    就在枪口离开清晖时,就像被按了停止的开关似的,常生的颤抖刹时就停止了,但他的心却还是没办法从当时的感觉里走出来。

    清晖告诉常生,大多数过他们这种生活的人,大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慢慢习惯伤害和死亡这类事(情qíng)。

    因为这些事是在一点一滴之中稳步进行着的,所以不会出现(情qíng)绪爆走或失控的(情qíng)况,也很少会出现(性xìng)格大变甚至扭曲的状况。

    除了那些大部分的正常(情qíng)况外,也有少部分人因突然经历超越心理承受能力的惊变而没有时间慢慢去习惯伤害和死亡这种事,结果导致了(情qíng)绪爆发的(情qíng)况发生。

    还有更少一部分的人像常生一样,由于(性xìng)格原因导致本该潜移默化的(情qíng)绪被累积起来,最后一次(性xìng)爆发导致失控。

    这些少部分和极少部分的人在经历这种巨大(情qíng)绪爆发时,其中有扛过来还没有(性xìng)格扭曲的就会继续自己的工作,有些扛不过来(性xìng)格还没有扭曲的就放弃了工作,还有些扛过来却(性xìng)格扭曲的就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和工作,再有一些扛不过来(性xìng)格却没有扭曲的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清晖有些略带沧桑地说:“而我呢,和你这种极少数的不一样,我当初就是少数里扛过来却没有(性xìng)格扭曲的人?!?br />
    虽然常生的心(情qíng)很糟,但依然挡不住他的好奇心,他小心地问道:“既然你不是极少数里的(性xìng)格原因,那就是少数经历了超越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事(情qíng)的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清晖目光有些悲伤地告诉常生,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还没有加入联盟,只是个年少轻狂,一心想要((荡dàng)dàng)尽天下妖魔的(热rè)血小道士。

    当时只有十几岁的清晖跟他师父下山除妖,结果就遇到了个专食儿童心脏的猫妖。

    清晖当时空有一腔(热rè)血却学艺不精,跟猫妖对战时总是拖他师父的后腿,但因为他师父是个道行高深的老道,猫妖最终还是被他师父给收进了宝器里,只待回道观封印便可。

    回道观的途中,清晖的师父因为临时受人所求帮忙捉一只捣蛋的小精怪,带着装猫妖的法器去又恐猫妖妖力太强会生出事端,于是师父便让清晖原地等他回来,还警告清晖一定要看好宝器。

    清晖当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玩心正盛,师父不在的时候就更是无法无天了。他见周围没什么要疑哪还管什么宝器,把行李往河边的树下一扔,他就跑去摸鱼玩了。

    因为清晖呆的地方正好靠着大路,来往的行人虽不多,但偶尔还是会走过几个。

    就在清晖在河里摸鱼时,一对祖孙路过河边歇脚,爷爷洗脸的时候,那五六岁的小孙子就玩到了清晖的行李边,结果小孩子就被猫妖蛊惑把宝器打开,将猫妖放了出来。

    虽然感觉到不对劲的清晖马上就赶回来救了爷孙俩,让他俩先逃走了,但因为他道行太浅却也被猫妖制服住。

    猫妖为了报复清晖的师父,于是他就附(身shēn)清晖,然后就想利用清晖的(身shēn)体接近毫无防备的师父。

    说到这里,清晖的眼神里满是愧疚与痛苦,常生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他,心里不免心疼起他来,为了不让清晖再回忆那段痛苦的记忆,于是常生便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然而,清晖却用略带悲伤的温柔笑容看着常生,继续说了下去。随着清晖的话语,常生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当时的场景……

    师父回来后被猫妖附(身shēn)的清晖成功接近,猫妖刺了师父腹部一刀,然而发现清晖被猫妖附(身shēn)的师父为了救自己的(爱ài)徒,他居然拖着伤重的(身shēn)体跟被猫妖附(身shēn)的清晖周旋起来,最终成功将猫妖赶出了清晖体外。

    虽然成功了,但师父却已命悬一线。师父知道自己若是死了,猫妖必不会放过清晖,为了救清晖,师父竟将猫妖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但此时他已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师父告诉清晖,如果他就这样死了,猫妖必会破掉封印出来害人,于是他便告诉清晖用桃木剑刺向自己,让清晖连他带猫妖一并杀死!

    师父说以眼下清晖的实力是没办法独自对战猫妖的,唯有这个方法才能彻底的杀死猫妖。他还说这个方法不仅能救清晖的(性xìng)命,还能让师父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他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在让清晖杀死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职业狩灵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