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奇爸怪妈(89)三合一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89)

    作为助理的关佳佳, 那绝对算是尽职尽责。林雨桐在哪里,不出两个小时,她必然会现(身shēn)在哪里。工作的事(情qíng)也安排的有条不紊。尤其是这种在外面出差的, 早上准点叫起(床chuáng),不仅要做工作助理要做的工作, 还有生活助理要做的工作。林雨桐光洗完澡,早饭就送来了?;苟妓闶潜冉虾峡谖?。这边抿着豆浆, 关佳佳就将娱乐报纸递过来, “网上都吵开了, 上时间对着电脑对孕妇不好, 您还是看报纸吧?!?br />
    以前看娱乐报纸是为了消遣, 现在看这类的报纸却完全是工作需要。但她一般看这东西都是走马观花, 今儿报纸往桌上一放,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极为明艳的女明星的脸——青梅。

    林雨桐一挑眉,圆饼办事的效率果然是高。

    她抬手扒拉了一下,每一份报纸的都有类似的新闻。有些虽然不是头版头条,但是关佳佳知道自家小老板关注的是什么, 这些报纸都是她提前浏览了一遍, 然后把老板感兴趣的那一版面折叠起来放在最上面,突出重点嘛。这也是林雨桐看中关佳佳的地方, 细心又善于揣度,至少证明她确实是用了心思了。

    “你也坐下吃吧?!绷钟晖┲噶酥缸郎系脑绮? “我一个人也吃不完?!?br />
    这是常有的事, 关佳佳顺势坐下来, 笑道:“董小姐今儿一早就到了明珠市……”早打发公司的司机在机场盯着呢,错不了。

    林雨桐笑了笑,“剩下的就不用管了,咱们忙咱们的?!?br />
    相比起林雨桐的悠闲,董双双却不怎么轻松,从机场一出来上了车,就问助理:“约好了吗?”

    助理低声道:“约了今天上午十点?!?br />
    “哪里?”董双双冷着脸又问了一句。

    “青梅工作室?!敝硇⌒牡慕槔直ㄖ降莨?,“这是今天新出的?!?br />
    董双双没好气的接过来打开看了看,直接就撇出去,“无耻!”

    助理不敢回应,缩缩脑袋扭过头盯着车前。

    十点整的见面,董双双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

    青梅一(身shēn)职业(套tào)装,亭亭玉立的站着,不管心里对董双双的迟到有多不满,演员就演员,脸上的表(情qíng)毫无破绽,既(热rè)(情qíng)又矜持,请了这位董大小姐进去。彩凤之于她这个小小的工作室,那就是庞然大物。但那又如何?机会来了谁都挡不住。

    会客室里,董双双一进去就坐了主位,青梅还是含笑站着,甚至亲自倒茶递了过去。

    “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董双双指了指边上的椅子,示意对方坐下说。

    青梅微微的笑了,坐过去还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这样子倒是叫董双双满意了两分。一个小艺人而言,还真拿捏上了。

    可等着小艺人一张口,董双双才知道真是小看了人家。

    “彩凤如今正在筹拍的《美人谋》是根据网上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作者是原木。这个我没有说错吧?!彼底?,她微微一笑,露出两个美人酒窝来,“本来这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不巧的很,之前我无聊的时候,也看到个小说,叫《攻略美人》,因为喜欢,也就花了点钱将版权给买了下来。我们这小工作室跟彩凤是不能比的,从去年就开始筹拍但因为各方面的原因现在才完成准备工作。之前看报道,知道彩凤在拍摄美人谋。因为是担心同题材的,我赶紧将原版书拿出来看了看,这一看之下,叫我怎么说呢,大致有六成的(情qíng)节都是一样的。您大概不知道,《攻略美人》之前并没有什么名气,原作者也因为车祸去世了。版权我还是从坐着的女儿手里买来的?!闭庖簿徒馐土宋裁础睹廊四薄烦哪敲疵飨酝先疵挥惺裁戳餮缘脑??!叭缃裾庋?,您不想,我们也不想。但到了如今,我们跟您的心(情qíng)是一样的,这事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br />
    这些都是些废话,董双双一点都不想听她再絮叨一遍。什么之前早就筹拍了,简直是放(屁pì)。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说版权真不一定他们是什么时候才买的。之前她就已经派人找过那个所谓的原作者的家人了,人家一句无可奉告就将人给打发了。要是没有猫腻,有什么可无可奉告的。媒体的风向又不是上法庭,不讲什么证据,只要有这么个传言就够人受的了。如今这么多钱已经开始投入了,这个时候爆出版权争端可不是闹着玩的。彩凤过去两年赔的少赚的多,屡屡不顺。去年年底那段时间又闹出大的事端,公司人心不稳??甑谝慌诖虿幌?,对整个公司的员工的士气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她自己心里也是憋着一股劲的,还就不信自己把这事处理不妥当。这么想着,眼里就不由的闪过一丝冷光,脸上的表(情qíng)却越发的缓和起来,“我亲自过来,就是带着诚意的。你只管开价?!?br />
    青梅微微笑了笑,“我们这边的筹拍工作已经完成了。您是行家,这里面到底投入了多年您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别叫我们亏了就行?!?br />
    “这个容易?!倍苯拥溃骸凹蛹郯俜种?,我们全盘接收了就是?!?br />
    这个价钱已经给的很公道了。

    青梅眼睛一闪,“这个好说,上下也就是一个亿的事……”

    一个亿?

    呵呵!真敢狮子大张口。

    董双双强压下心头的怒气,还是缓缓的点点头。这部戏要是大卖,彩凤才赚多少?只要掏了这钱,公司都赔定了。但如今对公司来说,重振士气才是最要紧的。这点钱之后总会再赚回来。因此,她这会子也给足了诚意。

    青梅眼里闪过一丝意外,随即就若有所思,沉默了良久脸上才露出几分不好意思,“这都是小事,彩凤家大业大,压根就不是负担。要是董小姐不为难,原本我们为这部戏签约的几个演员,这会子反悔我们是要付违约金的……”

    董双双了然,什么签约的演员,只怕是她自己的工作室签约的小艺人吧。顺带的给这些小艺人找活干。美人谋这部戏本来就是女人戏,大小美人多了去了,几个小角色换个演员也是小事,她不纠缠,顺势也就答应下来了。

    青梅脸上的笑意就真了许多,突然道:“董小姐,没想到您是这么个爽快人。这么着,以爽快对爽快,一亿我也不往回拿了,直接注资彩凤,我也不多要,百分之二的股份就行?!?br />
    要股份?

    董双双愕然的看向对方,这女人还真是得寸进尺了。

    按照价值算,百分之二的股份是价值一个亿。但帐不是这么算的。董成的股份几次稀释和流逝之后本来就在董事会不占什么优势,这会子再拿出百分之二?除非是疯了。

    她不由的冷笑出声,“青梅小姐,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青梅适当的露出几分迷茫来,“董小姐,我这像是在开玩笑吗?”

    董双双蹭一下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起(身shēn)就走。

    “董小姐……”青梅追了两步,“您再考虑考虑。百分之二并不是很多,我也是看好彩凤的发展……”

    我谢谢你的看好。

    董双双脚步不停直接下了楼,上了车才朝(身shēn)后的写字楼看了一眼,“真是什么人都敢出来撒野了。老虎不发威你真当姑(奶nǎi)(奶nǎi)是病猫了……”

    青梅站在楼上看着董双双的车离开才拿出电话拨出去,“……我看她也就是个光会耍脾气的大小姐……一亿……没要钱……我要了百分之二的股份……什么疯了……我怎么就不能成为彩凤的股东了……你的股份一点都不肯给我,只拿钱打发我,我自己想办法弄股份你倒不乐意了……”

    “谁的电话?”

    正讲电话,(身shēn)后传来问话声。青梅直接挂了电话,耷拉着脸转过来,“你进来怎么不敲门?!?br />
    说话的是个三十多不修边幅的男人,(身shēn)上带着几分忧郁倒叫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有些独特。此时他脸上带着鄙夷与厌恶,“我自己老婆的办公室敲什么门?”

    “章回!”青梅叫了一声又强压住怒气压低了声音道,“这里不是家里,你适可而止吧?!?br />
    章回却看了她手里攥着的手机一眼,冷笑一声,“你倒是着急的很,是你等不及了,还是他等不及了……要不然,就是之前的哪个金主?”

    青梅面色一变,快步过去关了办公室的门,阻隔住里面的声音。

    “她这是要干什么?”助理跟在董双双(身shēn)后进了酒店的房间,“这样的条件简直异想天开?!毖垢筒幌胩傅募苁?。

    董双双将高跟鞋一踢,光着脚直接躺在酒店的(床chuáng)上,眉头皱的死紧,“是??!你说她这是想干什么?”

    “她没道理跟咱们过不去?!敝斫拥亩恢晃饕恢坏男衿鹄词蘸?,“她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又曾是咱们公司的艺人,规矩该懂的。这小胳膊去拧大腿……”犯不上的。

    董双双的眼睛却眯了起来,“是??!她曾今是咱们的艺人?!笨伤烤故撬值紫碌娜四??这么一想,她就马上从(床chuáng)上跳了起来,“只怕她背后有人……”

    “是海纳?”助理低声问了一声。

    董双双摇摇头,“跟海纳无关?!焙廖薰亓?,人家就犯不上瞎掺和。只怕这是彩凤自己内部的原因。董成在董事会的地位并不稳固,想取而代之的人从从来就没消停过。这未必不是有人又在暗处使坏。要不然人家凭什么想方设法的就是要股份呢。

    助理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她面色一变,“那这就麻烦了?!?br />
    麻烦什么?

    董双双朝助理招手,“你过来我问你,这青梅我之前也没关注过,但作为艺人,她能有今(日rì),就真的那么阳(春chūn)白雪?”

    助理瞬间就明白了,“您是要……”

    “查!”董双双才不信她就那么干净,“把她的黑(屁pì)股揭出来叫大家看看……”

    成就一个艺人难,但毁了一个艺人太简单了。

    你当你是谁!

    助理沉吟了片刻,“要是有人护着想整黑材料也难?!比思冶澈蟮娜丝墒歉腋隙馐滞蟮娜?。你小董出马估计是不顶用的。

    董双双瞪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里来的那么些废话?!?br />
    嘚!

    助理只得自己想办法?;亓朔考?,打开电脑,脑子里的一根弦猛地一动。这网上靠搜集明星黑料发家的大有人在,自己弄不来,不等于别人也弄不来。而做这一行口碑最好的就数圆圈君了。

    想到就做,马上用小号私信给圆圈君,之后就魂不守舍的等着。

    等了半个小时,就有人回复。点开回复一瞧,什么废话都没有,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能辨认出上面的坦(胸xiōng)露|(乳rǔ)的女人就是青梅,她正骑跨在一个男人(身shēn)上,男人的手放在她(身shēn)上不可描述的部位,只是这男人的脸却刚好被花瓶给挡住了,看不清楚。更妙的是这张照片上是有时间的,时间竟然是三年以前。

    她有些兴奋又觉得有些可惜,这男人的脸要是露出来该多好。要不然人家说这是她老公你还有啥说的??伤婕从窒?,人家圆圈君又不是做慈善的,没好处人家怎么可能什么都给自己。

    这么一想,她马上回复对方,“只要清晰,铁证如山,价钱你开?!?br />
    “两千万!”就三个字。多余的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助理倒吸一口凉气,张口就是两千万,怎么不去抢?难怪这伙子被千人指万人骂,哪怕是生命受到了威胁也要坚持干这一行,这简直就是暴利!自己千辛万苦的干一辈子,也赚不到这数字的一半。

    “是不是有点多了?”她试探着问了一声。

    然后又等了一个小时,那边连个回复都没有。

    “拽什么?”她骂了一声,“干的都是非法的买卖还这么横?!弊焐险饷绰钭?,手底下也不慢,私信催促道:考虑的如何?

    这次那边倒是快了,回复马上就过来,还是三个字:一口价。

    助理这一口老血,感(情qíng)人家不是没看见自己的追问,是懒得跟自己磨牙。

    还想再怼几句呢,结果电话又响了,一看来电是老板,嘚!价高价低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本职工作反正自己是做完了。

    于是起(身shēn)赶紧去汇报了。

    “两千万?”董双双看着屏幕上的照片,稍微沉思了一下,“之前一亿我都点头了,如今两千万,要是事成了,咱们足足省了八千万。省下的就是赚了的,这比买卖划算?!?br />
    助理结果对方塞回来的手机,试探着问,“那您的意思?”

    “办吧?!倍湫σ簧?,“也该给点震慑了?!?br />
    圆饼这边一收到两千万的转账提示,就截图给林雨桐发过去。

    “两千万,”林雨桐都咋舌,这钱来的未免太容易。

    等她再回到京城的时候,满世界的娱乐新闻都是青梅婚姻出轨,与章回的婚姻名存实亡。那些艳照中的男主角,是彩凤的一位大董事,对男人来说,这点事压根就不是事。但对于已婚女明星,又一直在节目中跟丈夫秀恩(爱ài)的女明星,这事可以说是彻底能掀翻了她。他们夫妻之前的事,再次被掀了出来,连带着白梅也成了(热rè)点。他们三人当年的(情qíng)感纠葛又被炒(热rè)了。

    关佳佳问道:“咱们现在就动还是……”

    “不急!”林雨桐了解董双双,这丫头年纪不大,但做事狠辣,半点不留余地。只怕她还有后手。

    果不其然,紧随其后的是,青梅的丈夫章回突然发长微博,对前妻白梅致歉,对智障的儿子致歉。

    全文没提青梅一个字,但想到这些年青梅白梅总被拿来比较,但青梅从没有为白梅澄清过,一个是处心积虑厚颜无耻,一个是默默忍受从不辩驳,这人品的高下立见。

    跟这娱乐风潮一起的掀起来的,还有一起官司。是父亲状告儿子虐待遗弃的官司。这属于社会新闻,关注度没有娱乐新闻高,看见的人顶多骂一句不孝子随后也就过了??烧饧偎痉⑸恼飧鍪被?,还有原告这个当事人恰恰跟最近的娱乐(热rè)点人物白梅有关。这人正是白梅的第二任丈夫。

    于是破天荒的,社会新闻上了娱乐版面。尤其是看到原告,一个苍老邋遢的半(身shēn)不遂只能做轮椅还说话含混不清的人声嘶力竭的指着他的儿子大骂,“……老子怎么不慈了了?当年再婚什么不是给你了,就是婚房也是过活在你的名下。结果老子病了,你就不要老了。三天一打两天一骂,剩菜剩饭都不按时给吃……畜生!没良心!你把老子的都还给老子,老子当年离婚白梅是付了几十万经济补偿的……”

    原来有多黑,现在洗的就有多白。

    许多网友都说:媒体欠了白梅一个公道。

    而此时的白梅,站在林雨桐面前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深鞠躬久久不起来。

    后来她才听宋导说,白梅跟章回的那个孩子,被白梅安排在国外。她妈妈和妹妹在那边陪着。孩子的智商是不高,但是电视里那些新闻,是好是歹还是听的出来的。就怕叫孩子误会她是个坏女人,这些年都不敢叫孩子回国。为了叫孩子在国外生活的好,她在国内只要有活就接,根本就不挑。人家为了出名,她知道她是什么名声,只抓钱去了。如今至少能把孩子接回来,母子能常见见面。对于当妈的来说,没有什么比守着孩子更重要。

    整个《山河(情qíng)》剧组也算是见到了什么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白梅被洗白了,这里面要是没有海纳的插手才见鬼了??扇缃裢饷婺值恼椎娜词乔嗝繁媳徊史锎蜓?。这都哪跟哪,根本挨不上。

    剧组里这些演员,如今真是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得。像是白梅这样的都能洗白捧红,那自己呢?

    只要老板看得上,是不是自己也有机会。

    拍戏演员只要肯拼命,差是差不到哪里去的。前期工作林雨桐又都是安排好的,所以剧组去秦北的时候,林雨桐就摸着肚子压根就没跟着。

    五个月的肚子已经显怀了。林博也勒令她不许出门了。他现在一半时间在海纳,一半时间陪着朱珠在栖凰,林雨桐是彻底没事干了。

    在家里无聊,她干脆住到学校对面的小区里。林博叫小福跟着,四爷又再三保证他一定陪着,她这才从家里给解放出来。

    晚上吃完饭,四爷就拉着她出门。

    “干嘛去?”

    “散步!”

    这还真是以前怀孕都没有的待遇。

    出了门,在电梯里遇到楼上楼下的邻居人家都少不了多看两眼,有的年轻的(爱ài)看娱乐新闻的看见两人先是一愣,再就是拿出照片偷拍。

    在小区周围溜达,出现的多了,记者就会追来。要靠近跟着的保镖肯定就拦了,不接受任何采访。但要是只拍照片,两人倒是没为难,该做什么做什么,他们乐意拍就拍吧。

    于是差不多每天的娱乐新闻上都有两人的照片。

    “你们还真是会花样秀恩(爱ài)?!泵缑缡枪锤钟晖┧团萁贩镒Φ?,见客厅里支着画板,边上摆弄着颜料,四爷拿着笔正在修画,画上是林雨桐打着肚子的躺在沙发上的孕照,就免不了也跟着吐槽了一番。

    没错!四爷画的就是油画。这是他最近跟美院的一个老师学的。学的时间不久,但也有模有样。

    林雨桐之前在沙发上没起来,她叫小福去开门还以为是林博又叫王婶送什么东西过来了,却没想到门一开进来的是苗苗。倒不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就是这居家懒散的样子叫人瞧见了有些不好意思,“过来坐?!彼鹄?,挪了挪位置,招呼苗苗。

    四爷拿了画板去阳台,不打搅两人说话。

    苗苗这边还没答话,小福端着碗就出来了,“桐桐尝尝,这是你同学拿来的凤爪,味道可好了?!?br />
    “我妈自己做的?!泵缑缜榱艘痪?。

    林雨桐用湿巾擦了手直接抓了吃,是比外面卖的好吃。

    “都是土**爪?!泵缑缒锿胪钟晖└芭擦伺?,“我爸去年刚上的项目,在山里散养土鸡,以后你这边的土鸡、土鸡蛋我都包了。这是前几天空运过来的,我妈直接就做了。笔外面的干净还放心?!?br />
    林雨桐一边嘬一边点头,嘴里含着东西说话有些含混,“送来的正好,我这几天正想吃这个呢?!彼底?,她也不客气,“还有没?要有再给我留点……”朱珠估计也喜欢这味。

    “哦!”苗苗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那个你表哥都带过去了,你别((操cāo)cāo)心?!?br />
    难怪自己想吃这个她就送来这个了,感(情qíng)是听朱广斌说的。

    “他说他妈做的味道不行?!泵缑绺沤馐土艘痪?。

    林雨桐心里呵呵,胆肥了??!竟然敢非议包美仪女士的手艺?

    “没跟我说,是跟我妈说的?!焙孟衽挛蠡?,紧跟着她又补充了一句。

    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这是巴结丈母娘不惜黑自家的老娘。朱广斌你是真行!

    林雨桐赶紧替自家舅妈辩解:“……做牛羊(肉ròu)那是一绝。有机会带你尝尝?!?br />
    “我不会做饭?!鼻把圆淮詈笥锏?,苗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林雨桐拿着鸡爪放在嘴里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她是想说她自己不会做饭人家会不会嫌弃。

    这是认真考虑跟自家表哥的事了吧。

    “你家里同意?”林雨桐先问人家家里的意思。毕竟自家表哥算是大学肄业,没有学历的人呐。如今这没有文凭就平白低人家一头。有些家长轴起来那真是没办法,见家长带上毕业证学历证明都成了一道必要的手续了。有些家长还挑大学,看是一本还是二本,属于哪一类重点大学。不符合要求的坚决不行。听到过这样的奇葩事多了,她才有这么一问。

    “我妈觉得好?!泵缑缈嘈σ簧?,“我妈那人怎么说呢?追求过(爱ài)(情qíng),也吃过(爱ài)(情qíng)的苦,到头来她却是最不信那东西的人。在选择对象上,她反倒是最看重物质?!?br />
    没有对自己隐瞒,把这些都亮亮堂堂的摆出来。

    不过一般当妈的不都是这么看的。男孩又不是拿不出手,要长相要长相,要学历也不是没有,大学考上了,还是好大学,想混完肯定能混完。不过这对人家不重要就是了。再说家里的底子,就是吃喝((嫖piáo)piáo)赌着,几辈子都挥霍不完,女儿跟着他当然是有生活保证的。

    “她怎么想我当然知道?!泵缑绨谂懦こさ闹讣?,“别看我那小店一年不少赚,她跟着我也没少赚钱……但她这心里,还是不踏实。许是这些年的苦(日rì)子过怕了,许是知道没男人依靠的苦处……所以她看似功利的话我还真听进去了?!?br />
    “考虑结婚的事了?”林雨桐将嘴里的骨头吐出来,问了一句。

    “看他吧?!泵缑绲奶人挡簧?热rè),也说不上冷,很平和。

    送走苗苗,小福从厨房探出头来,“小斌(挺tǐng)好的……”有些替朱广斌委屈的样子。

    林雨桐对她瞪眼,“可别出去瞎说?!逼涫得缑缇褪悄敲匆桓鋈?,成长的环境,她父母的感(情qíng)状况,都会影响她对(爱ài)(情qíng)对婚姻的观念。要说她不喜欢朱广斌,这绝对不是。她那人不会委屈自己,要是不喜欢,绝对不会考虑结婚的事。但要说(爱ài)的死去活来,离了对方就活不下去,她还不到那份上。有个为了男人婚内出轨的妈,多少会对她有些影响。比如说对感(情qíng)更克制。强迫她自己不管什么时候不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qíng)。

    过了两天朱广斌过来送舅妈做的辣牛(肉ròu)的时候,她还专门问了他这事。

    朱广斌倒是笑了,“人跟人不一样,有多少人能跟电视上演的似得,(爱ài)的死去活来的,非你不可没你不行?我瞅着她顺眼,处着舒服。她看着我不别扭,在一个屋檐下呆得住。这就行了呗?!备?情qíng)淡,处处就深了。反倒是一上来就浓烈灼人的,处着处着,反倒是淡了。

    想当一回知心姐姐给人家灌一碗心灵鸡汤的,没想到反被小(屁pì)孩给鸡汤了一回。

    四爷说她:“你就是闲的?!?br />
    林雨桐送一个白眼过去,“我是看见别人谈(情qíng)说(爱ài)羡慕的?!?br />
    四爷就笑:“就这么想跟爷谈恋(爱ài)?”

    老皮老脸的,也不嫌臊得慌。

    说说笑笑一阵子,四爷就说起了别的,“……见你翻那些整容医学,我弄了个实验室给你,什么时候过去看看?”

    实验室?

    “不会是个手术室吧?”林雨桐放下手里的东西赶紧问。好长时间不摸手术刀了,手还真有点痒。

    四爷学着她的样子也用白眼翻,“是实验室,专门请了教授做养颜研究?!币蝗凰寄憬ㄊ质跏??真当主管部门眼瞎?

    挂羊头卖狗(肉ròu)!

    林雨桐秒懂,跟着所谓的教授,以后才有机会实战。要不然不是这个专业的学生半路出家做的什么整容手术,谁敢让你做?就是进手术室观摩都不行。

    这对自己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她跟四爷又不同,四爷是对什么未知的都好奇,都想学。林雨桐则不然,她只对自己敢兴趣的乐于去尝试。四爷倒是不勉强她,用他的话说,就是你(爱ài)干什么干什么,凡事有他呢。

    孕期本来无聊的(日rì)子,因为四爷说的这个实验室,一下子变的充实起来。上午四爷去公司上班,她睡懒觉睡到自然醒,然后跟剧组那边开视频会议了解拍摄进度和拍摄期间遇到的问题。中午四爷就回来了,两人一起吃饭,然后午睡。睡起来四爷在家里处理文件,她就拿着美容医学的书籍慢慢的啃。晚上偶尔跟林博和朱珠一起吃饭,然后散散步,一天就算是过完了,很是悠哉。

    这天早上四爷刚出门,林雨桐才起(床chuáng)洗漱完坐到餐桌前,家里的门铃响了。

    门外是有保镖的,真有危险不会放人过来摁门铃。小福蹦跶的就去开门了,结果进了的人她不认识,林雨桐刚夹了一个水晶包,就听她在外面喊,“桐桐,客人说是你同学?!?br />
    同学?

    除了葛函文娟苗苗,其他人她从没带回家过。

    站起来从餐厅出去,就看见有些拘谨的拿着果篮的刘山。

    林雨桐挑眉,想着这家伙会找来,没想到现在才找来,“吃过早饭了吗?”

    天不亮就守在小区门口了,哪里顾得上吃饭?

    “吃了!吃了!”刘山摆摆手,“我等会儿,您赶紧吃吧?!?br />
    跟之前随意的态度相比,现在多了些尊重。

    之前当自己是同学,现在拿自己当老板了。这就是区别。

    林雨桐没勉强,“你随意做?!庇质疽庑「I喜?,这才回去慢慢吃早饭。

    她故意放慢了速度,出去的时候都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以后了,却见刘山还规矩的坐着,半点也没有不耐。这段时间将他(身shēn)上的棱角都给磨平了。残酷的现实教会了他怎么去低头。这是以前在象牙塔里天之骄子做不出来的样子。

    “很累吧?!绷钟晖┳?,顺手递了根香蕉给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那么大,想装作听不见都不行。

    刘山有些尴尬,但随即又露出苦笑,“我早该来了。就是不好意思上门。一个那么好的创意,被我搞砸了?!薄杜├帧啡缃穸悸傥胍沟档牟コ鼋谀?,收视率不说也罢。整个团队也早人心惶惶。如今看节目不行了,再过几个月也就毕业了。一个个的都急着找工作,这期节目做完想做下期节目,班子都拉不起来了,还怎么录制。当初踌躇满志,谁知道最后成了这个样子。

    跟他的小心翼翼相比,林雨桐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叫刘山的心更提溜了起来,本来这节目对林雨桐来说连皮毛都算不上,却偏偏这出了问题其实还是砸了人家的牌子。这会子怎么怒怎么骂,自己都能接受,也都做好了心理建设,却没想到人家的态度比自己想的还要淡。

    就在林雨桐沉默着他都以为对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可以重新来过,你又会怎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敛财人生[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