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怎么还没睡?

    知道劝他回去也没用,宁乔乔咬着唇点了点头,(身shēn)体的困乏让她无力再什么,渐渐闭着眼睡了过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郁少漠皱着眉看着她微微皱着眉的眉和惨白的脸色,过了一会,等她的呼吸再平静了些,起(身shēn)帮她盖好被子,朝外面走去?!??!笔榉坷?,郁少漠坐在椅子上,鹰眸冰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周(身shēn)散发出浓烈的压迫感?!澳?,我检查过二少(奶nǎi)(奶nǎi)的(身shēn)体,确实没问题?!彼翁莆⑽⒌妥磐?,面色不改地道。郁少漠会将他叫到这里来问话,他一点都不奇怪。宁乔乔要求他为治疗的事保密,宋唐自然不会?!八酱纬鱿终庵肿纯?,你跟我没问题?”郁少漠俊脸更冷,瞥了一眼王医生:“你来!”“这……漠少,师兄的医术您是知道的,我绝对相信他的能力,他二少(奶nǎi)(奶nǎi)没事就肯定没事,您要是不信,不如我再给二少(奶nǎi)(奶nǎi)检查一次?”王医生道。宁乔乔和宋唐早就和他打过招呼,王医生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该什么?!叭ジ觳??!庇羯倌鄱济徽5氐?。王医生看了看宋唐,低下头恭敬地道:“是,漠少?!奔觳榻峁匀徊挥枚?,宁乔乔的(身shēn)体‘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为什么她会在这么频繁的时间连续两次‘不舒服’,王医生的给出的结论是:也许是宁乔乔感冒受凉,外加有些劳累的原因。宁乔乔听到这个理由都无语了,王医生也真能扯,她无非就是做饭、整理房间,而且这都还有刘姨帮忙,她有什么好劳累的。但是郁少漠却信以为真,再也不(允yǔn)许宁乔乔做一点家务,直接又找了两个以前的女佣回来。宁乔乔也没什么,毕竟现在一来她因为治疗也没经历再管别墅的事,刘姨一个人((操cāo)cāo)持这么大的发房子需要帮手;另一方面,她要是现在拒绝的话,郁少漠不定就要怀疑她了。半个月后。傍晚,宁乔乔满脸通红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不远处的夕阳,满脑子都是宋医生之前给她的话。今是她的排卵期,也是怀孕的机会,她得和郁少漠……“怎么坐在地上?”头顶压下一道黑影,宁乔乔抬起头,见郁少漠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正站在她面前俯视着她?!啊蹦乔钦苏?,‘排卵期’的事出现在脑海中,她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看着郁少漠:“我……”“漠少,二少(奶nǎi)(奶nǎi)是在这等您呢,她着急想见您,都已经在这等了一下午了。二少(奶nǎi)(奶nǎi),您是不是?”一个经过的女佣打趣的道。很少有佣人敢在郁少漠面前这样讲话,但是明显这番话很合郁少漠心意,郁少漠勾了勾唇,宁乔乔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笑脸顿时烧得更红,没好气的等着女佣道:“去去去,敢八卦我,这个月的奖金不要了吗?”“二少(奶nǎi)(奶nǎi)这是害羞了啊,是,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迸掇揶淼目醋潘?。宁乔乔平时和女佣们的关系不错,所以大家都知道她只是开玩笑罢了。女佣离开后,宁乔乔红着脸朝郁少漠道:“你别听她胡,我只是坐在这看(日rì)出而已?!庇羯倌ロ凉荒ò倒?,紧紧注视着她,低沉的声音玩味地道:“(日rì)出?”“……”宁乔乔一震,这才意识到自己了什么,顿时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她现在明白什么叫自己打脸了,现在都已经是傍晚了,还(日rì)出什么呀!好在郁少漠也没什么,长臂将她一揽,抬脚朝别墅里走去,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一个人‘看(日rì)出’多无聊,下次你叫上我陪你?!蹦乔牵骸啊彼丫幌虢不傲?。晚上。郁少漠在书房工作,宁乔乔坐在(床chuáng)上,看着眼前各种薄款、超短……怎么办,要不要穿呢?这些都是郁少漠以前给她买的,因为那男人的某种恶趣味,这些东西都能开一个(情qíng)趣衣*店了。其实就算是不穿,他们也会……宁乔乔咬了咬唇,想了一下,心一横从中间选了一(套tào)护士制服出来,算了!毕竟好不容易才等到排卵期,她要是舍不得孩子怎么(套tào)得到狼?呸!是舍不得自己,怎么(套tào)得住孩子!打定主意,宁乔乔迅速换上护士服,超短的衣裙让她没勇气再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咬着唇回到卧室里,想了想,实在有些不好意思,钻进被窝里裹住自己。反正一会郁少漠也会上(床chuáng)睡觉,然后他一掀被子就……宁乔乔赶紧拍了拍脸,让自己不要再继续往下想了。一切都计划的很好,时地利都有了,只可惜……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宁乔乔都等得快要睡着了,郁少漠还是没有回来,房间里只有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宁乔乔转过头朝(床chuáng)头上的闹钟看去,已经是深夜11点三十分,外面的走廊上静悄悄的,听不出有人走动的脚步声。郁少漠再不回来,她就真的要睡着了??墒墙袷嵌嗝茨训玫?日rì)子。宁乔乔咬了咬唇,起(身shēn)朝卧室门口走去,打算去找郁少漠。刚走了几步,她又折返回来,快速拿了一件浴袍穿在外面,将衣服带子系紧,这才打开门走出去?!斑颠颠??!薄敖??!狈考淅锎茨腥说统恋纳?。宁乔乔推开门,站在门口,眼神有些闪烁的朝他笑了笑?!霸趺椿姑凰??”郁少漠皱起眉,俊脸有些不悦地看着她。以前他叮嘱过宁乔乔不用熬夜等他。宁乔乔哪好意思‘我在等你,因为要和你那个啥’这种话,红着脸笑了笑,随口找了个理由:“我睡不着?!庇羯倌纪芬恢?,瞥了眼眼前的屏幕,低沉的声音用法语快速了句什么,只见他(身shēn)后在桌子上摁了一下,朝她招了招手:“过来?!?/DIV>

重要声明:小说《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