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旧事不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黑弦 书名:一言通天
    公子虽然无名,可公子的风流之名,早已天下皆知。

    徐言知道甄无名是个风流的家伙,但他并不知道原来甄无名与岳无衣在很早之前就是相识,看样子这二位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情qíng)愫。

    本以为是勾心斗角的局面,徐言甚至已经准备好了痛下杀手,谁成想画风急转,漆黑的螺府成了温柔乡。

    “当年之事休要再提,既然你知道我们各为其主,就应该知道我们已成水火之势!”徐言冷哼着推开对方,做出一副冰冷的神态。

    “水火之势的是剑王(殿diàn)与反剑盟,与我们何关,你不是还在记恨往生洞的事吧,宗门任务上指下派的,我能怎么办?!?br />
    岳无衣非但没有懊恼,反而诉起苦来,好像拿甄无名并不见外。

    “当年险死往生洞,都是你无衣公子的好手段呐,现在说什么上指下派,你的脸皮是不是太厚了?!?br />
    徐言冷笑一声,话说到这份上的时候,就算这两人有旧,也应该杀意暗生了。

    “说你负心一点都没冤枉你,现在对我冷漠无(情qíng)了,你是不是忘了当年夺走人家(身shēn)子的时候,是何等得意的模样了?当年那些(情qíng)话这些年你又对多少美人说了一遍又一遍呢?这里又没有外人,甄无名你别跟老娘装什么大瓣蒜!我岳无衣脸皮的确厚,但你甄无名的脸皮更厚!”

    突如其来的一阵哀怨骂声,听得徐言头皮有些发麻。

    还以为岳无衣与甄无名只是旧识,没想到两人居然还有这种牵连。

    其实也难怪,一个是风流公子,一个是妩媚佳人,好像岳无衣与甄无名如果没有点关联才不太正常。

    既然被掀了甄无名的老底儿,徐言只好做出一副尴尬模样,谁让他现在顶着甄无名的容貌。

    “旧事不提也罢,咳咳……你到底为何被沙兽追杀,几十只沙兽而已,无衣公子怎会如此狼狈?!毙煅赞限蔚目人粤肆缴?。

    “我看到那个东西了,刚入夜的时候,就在一座沙丘上,这才慌不择路,惊动了一群沙兽?!痹牢抟率掌鹆嗣奶?,俏脸依旧苍白,目光中带着恐惧。

    她已经完全将对面的徐言当做了甄无名,以她与甄无名那份不为人知的关联,她可以放心对方,因为甄无名或许会躲她避她,厌她烦她,但绝对不会伤她,这么多年来始终如此。

    “什么东西?”徐言听闻之后更加诧异,道:“难道你看到妖王境的沙兽了?”

    噬灵沙漠里最为恐怖的东西,就是妖王境的沙兽,一旦遇到,元婴修士将九死一生,或许千婴榜前十的高手能全(身shēn)而退,但是寻常的元婴绝对没有活路。

    “什么沙兽,是守夜人!”

    岳无衣道出了一个徐言从未听闻的名讳,俏脸发白。

    徐言知道琳琅岛有倒空山,有灵犀园与丹府遗迹,有鱼海森林与噬灵沙漠,却从未听闻守夜人之说。

    “守夜人……当真存在?”徐言略一犹豫,问出了一个万金油般的询问,也算对岳无衣的答复。

    “魂灯摇,鬼门敲,夜晚到,阎罗笑……没想到琳琅岛真有守夜人存在,还以为那只是个传说而已,还好它没追来,否则我们都会死!”

    提及守夜人,岳无衣惊魂未定。

    “或许是你看错了,擅长遁法的高手可不少,那徐言就是个遁法高手?!毙煅圆欢乃档?,语气平平。

    “小心那徐言吧,我们老祖说了,玲珑派的门人在琳琅岛遇到徐言与屠青烛必须远离,那两个家伙太危险?!?br />
    岳无衣稳了稳心绪,继续说道:“至于守夜人,我应该不会看错,虽然没有你那剑眼神通,但也不至于分辨不出活人还是鬼物?!?br />
    听闻岳无衣此言,徐言的目光微微一动。

    从岳无衣的言谈中,他推断出了守夜人恐怕的确存在,而且不亚于妖王,不是活物,居然是鬼魂之体!

    天下间的鬼灵精怪不少,但是真能达到妖王程度的鬼怪,徐言可从未见过。

    “或许是有人故意在吓你,想要让你离开噬灵沙漠,丹府遗迹的消息你该有所耳闻,难道有人想要独占丹府?”

    徐言一边谨慎的与岳无衣对答,一边仔细的观察对方,发现岳无衣好像对甄无名的确不太设防。

    “丹府遗迹里最贵重的东西是九婴神火鼎,只要找到神鼎,每人就能得到一粒极品灵丹,多强的修为也无法拍出来两粒灵丹,独占有什么用?”

    岳无衣柳眉微皱,狐疑道:“甄无名,你是不是想耍我,别说你不知道九婴神火鼎的特征,开门鼎的大名,你难道没听过?”

    尽管徐言再谨慎,他毕竟不是甄无名,发现岳无衣开始怀疑,徐言立刻看向头顶,低声道:“(禁jìn)声,有头沙兽发现螺府了!”

    果然这一招好用,岳无衣全力收敛灵力,虽然她不惧几十头沙兽,但是被围攻之下仍旧是个不小的麻烦,要不然之前她也不会逃得那么狼狈了。

    其实头顶根本没有沙兽,徐言需要借助沙兽来引走岳无衣的注意力,他自己则盘恒着说辞,更在回忆着甄无名的语气乃至习惯。

    半晌之后,徐言示意危险过去,两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屠青烛到底邀了多少人,他一定知道丹府的入口,看来得找到他才行?!辈坏仍牢抟驴?,徐言当先说道,将话题转到丹府。

    “屠青烛找的你?”岳无衣一愣,道:“我只知道这次探索丹府遗迹是金童的主意,他说有足够的把握找到灵犀园?!?br />
    “看来屠青烛果然是你们反剑盟的人了,永望峰早就投靠反剑盟了吧?!毙煅晕⑽⒌阃?,并没有意外,屠青烛此人他早断定与反剑盟有关。

    “永望峰不是反剑盟这边的,至少我不知道南宫永望投靠了反剑盟,那屠青烛据说行踪诡秘,千婴擂之前,我只听闻过他的名号,根本不认得这个人?!?br />
    岳无衣摇头说道,看模样并未说谎,而且她也没必要说谎。

    “永望峰没有攀附反剑盟?”

    徐言这次有些诧异了起来,如果永望峰与反剑盟无关,那么屠青烛得多大的胆子,胆敢私自与反剑盟交好,他就不怕化神巅峰的南宫永望怪罪?

    “无名,我觉得这次琳琅岛有些诡异,各方势力变得无法捉摸,尤其是守夜人的出现,我应该没有看错,守夜人它……”

    徐言在沉吟着屠青烛与永望峰的关联之际,岳无衣在一旁低声轻语,说着说着,岳无衣的声音忽然颤抖了起来。

    “它、它、它、它就在你旁边!”

重要声明:小说《一言通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