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你走,别回头1

    说着,顾九九又有些好奇,“你怎么会知道离家出走?”

    二蛋随手扯着一片叶子玩,心不在焉地说:“因为上回也有个小姐姐离家出走跑到我家来了,她说好了我,结果都没有回来?!?br />
    说着说着二蛋的语气就低落了下去,顾九九不忍心,安慰道:“也许那个小姐姐是太忙忘记了吧,说不定下回就来看你了?!?br />
    “你要是走了,会回来吗?”二蛋抬起头,一脸天真地问。

    顾九九:“你怎么知道我会走?”

    “我昨晚做梦梦到一个叫熊猫芃芃的人说的,她说你马上就要走了,还叫大家去塔读看书。在看到断更、章节混乱概不负责?!?br />
    顾九九和二蛋手拉手回来的时候,王嫂大老远见到他们回来了,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一脸紧张地说:“顾小姐,有当兵的来找你!”

    顾九九听了王嫂的话,只觉得像是有一个炸雷在头顶炸开。

    她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惊得她腿软,差点没一(屁pì)股坐在地上。

    她第一反应是赶紧跑吧,可是她的腿发软,别说跑了就是站也站不稳,要不是牵着二蛋,她老早就摔倒了。

    “是谁在找我?当兵的为什么要找我?”顾九九动了动有些轻轻颤抖的嘴皮,听到自己的声音又是空洞又是无力,她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苍白得吓人。

    王嫂没有注意到顾九九的不对劲,拉着她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着:“我也不知道,他们一进来就问你的名字。你赶快过去看看吧!”

    顾九九被二蛋和王嫂一左一右的拉着,几乎是把软成泥的她给扛了进去。

    顾九九一开始还以为所谓的当兵的是霍煜,毕竟上一次在凉县遇到的也是霍煜。

    可没想到屋里坐着的是三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穿着一(身shēn)笔(挺tǐng)军装的人。

    那三人一见到她,就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顾九九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张她的证件照片,她猜这些人肯定是把她的照片给王嫂给看了。

    王嫂看着她问:“顾小姐,你认识他们吗?”

    顾九九非常困难地咽了口口水,心想反正来的不是霍煜,她只要不承认就没事了。

    于是她立刻摇头,出声否认道:“不,我不认识他们?!?br />
    其中一个军人说:“你的确不认识我们,不过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顾九九吧?”

    顾九九眼珠子乱转,脑袋已经懵了,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抵赖还是承认。

    二蛋一脸崇拜地看着顾九九:“顾姐姐,你和上回那个小姐姐一样厉害呢?!?br />
    顾九九一脸“呵呵”。

    军人说:“找你的人不是我们,我们也是受人之托?!?br />
    顾九九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

    果然,军人指了指外面,说:“找你的人在外面,你刚才进来没看见他吗?”

    顾九九只觉得头疼,腿发软,全(身shēn)没劲,就跟缺钙似的,只想躺在地上。

    她在心底祈祷,千万不要是北冥夜来了,否则那她就真的死定了。

    王嫂奇道:“你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拿着你的照片来找你?”

    二蛋扬着头说:“顾姐姐,我帮你出去看看!”说完就松开她的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军人笑着说:“既然找到你了,你就出去看看吧!”

    顾九九心想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现在这种(情qíng)况,她也不可能躲在王嫂家里不出去,万一外面的人真的是北冥夜,说不定会让这几个当兵的把她给架出去。

    那样的话,王嫂说不定还会误会她是通缉犯什么的呢!

    顾九九越想越觉得小命休矣,她自己在心里安慰自己,怕什么,说不定外面的人不是北冥夜呢?怎么也再说。

    顾九九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才磨磨唧唧地朝外面走。

    二蛋已经围着外面的几辆军用越野车打转了,见顾九九出来,一脸羡慕地拉着她:“顾姐姐,你快来看??!”

    顾九九深吸了口气,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

    她抬起眼皮偷偷地看了一眼,在最前面的车里,四平八稳地坐着一个人。

    一张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脸。

    男人的这张脸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的,最祸国殃民的。

    同时,也是让她最恨的,最讨厌的。

    因为这个男人,曾经得到了她,又抛弃了她。

    还因为这个男人,再重逢后,用尽了卑鄙的手段,耍尽了(阴yīn)谋诡计把她留在(身shēn)边。

    她恨这个男人,同时也不受控制的(爱ài)上了这个男人。

    可这个男人偏偏用这世上最恶毒的语言来辱骂她,打她。

    骂她人尽可夫,骂她水(性xìng)杨花,骂她是((贱jiàn)jiàn)人。

    他把她当做最脏最卑((贱jiàn)jiàn)的女人,戴上两个(套tào)子才肯进入她的(身shēn)体。

    他还像个恶魔一样,不管她逃到冰天雪地的凉县,还是远渡重洋的欧洲希腊,或者是在大山深处的小小河沙川,他都有办法找到她。

    顾九九觉得很绝望,她和北冥夜这一辈子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呢?

    他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呢?

    在顾九九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北冥夜摇下车窗,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直到顾九九一直走到了汽车的前面,北冥夜才打开车门,潇洒地下车。

    他低头打量着她,十多天不见,她脸上的气色竟然还不错,很红润。

    她穿着一件土得掉渣的红色外(套tào),袖子上还戴了一副喜洋洋图案的袖(套tào)。

    衣服一点儿也不合(身shēn),就像是偷了人家农妇的衣服。

    下面是同样土得掉渣的粗布蓝色裤子,和一双旧得翻了皮的皮鞋。

    头发被她扎了个马尾,打扮得就跟当地的农村小姑娘一样。

    北冥夜面无表(情qíng)地看着她,看她脸色红润,似乎还胖了些,可见她这十多天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她就这么没心没肺的倒也好得很,至少她是好好的。

    顾九九的头都快要埋到地里去了,根本就不敢看北冥夜。过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说了句:“北冥夜,真巧??!”

    北冥夜:“!”

重要声明:小说《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