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大可可豆 书名:魔器大时代
    周明志本来想快快这美人引走,不想和那美人的眼光一对,心中便不忍心让这美人失望,开口道:“当然了,这里可是我泰山派最为贵重的东方,我泰山派的剑法武功都在此间,而且我师叔祖任长风老前辈也在此间,他可是当今天下超一流的高手,便是少林正见和尚、武当太宣散人也不敢对我师叔祖失礼,我泰山派之所以能在武林中立一席之地,任师叔祖功不可没,任师叔祖可是可以将魔教兽不凡打败的绝世高人啊……”

    那女子和(身shēn)后的丑妇相互看了一眼,眼中觉现出得色,那女子开口道:“少侠,妾(身shēn)好想进去看一看,妾(身shēn)好喜欢古物古书……”

    周明志一听这声音,又看了一眼这女子的双眼,突然感到心都沉了下去,顿时为她死了的心都有了,大声道:“当然可以,不过,不过要小心我那师叔祖,我那师叔祖武功高强,当年曾和魔教兽不凡动过手,而且脾气,我怕……”此时又看到那女子的目光,便又大声道:“我这就去试一试?!北阆虿鼐蠖?。

    他也不敲门,走到门口,将那沾了尘的门推了开,阳光照了进去,只看到一个老人坐在那正堂的中央,那老人眉须皆白,(身shēn)穿一(身shēn)白道袍,端坐在中央,阳光从那藏经阁的顶部照了下来,照见了他安寂的神色,他看到周明志进来,脸上笑了一笑,口中喃喃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贫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br />
    周明志一见那老人,本是想请求(允yǔn)许后面的女子进来观看的,但是看到这老人后,却又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了。

    那老者略提了一下声音,喝道:“你还不快醒来……”这一声发出,声音远远传扬了开,周明志便如同水中的鱼,被狠狠震了一下,顿时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师叔祖,顿时想到要做一些什么了,他张大嘴,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只手突然从他(胸xiōng)口伸了出来,发出“卟”的一声,将他的心掏了出来,他的心带着(热rè)气,还在跳动,但是他的脸色却已然发白了,周明志吃力的转过(身shēn),想看一看暗算自己的是谁?

    那个老丑妇,张大的嘴,狂笑一声,口中喷出臭气,那老妇的牙粗如狮子,舌头如同利剑,虽然这丑妇的眼角还着眼屎,但是也只是呈显了他的狰狞。丑妇狂笑一声,大吼道:“老杂毛,你还记得张继祖么?”说完这一句,这丑妇将周明志的人心往天上一扔,然后一跳,将他的人心生生吞了下去,不时口中发出“咯吱”的咀嚼声音,然后他落在藏经阁的门前,((荡dàng)dàng)起了一阵子灰尘,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显出一种(阴yīn)影的压迫。

    这人正是魔教的十大长老之一,张继祖。

    任长风脸上露出痛色,道:“志清虽然做下不少错事,但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一个死法,无量天尊,志清也算得上罪有应得了?!?br />
    张继祖后面的女子缓缓上前,步姿优美,一只蝴蝶落在他的肩头,他小心的将蝴蝶放到了指间,轻轻吹了一口气,那蝴蝶扇动翅膀,轻轻的飞走,这个过程半点儿烟火气息也不带。

    任长风看了看那女子,脸上露出赞扬的神色,开口道:“很多年以前,我看到过魔教的一个女子,也是练你这个功的,她也把你的这个功练到了你这个地步,不过她练的好像和你有一点儿不同,贫道记得她的人气多一点儿,你的魅气多一点儿,你是张红奴么?不对,你肯定不是,难道魔教教主为了贫道这样一个老头子肯屈尊到泰山不成,但我看像听说兰教主没有修习他化自在**啊?!?br />
    那女子轻笑道:“圣教之中,除却了那早已脱离的张红奴之外,还有人练了他化自在**,就是小女子了,小女子袁可玉,也是圣教十大长老之一,见过任道长了?!?br />
    任长风苦笑一下道:“两位可是来报仇的,还是来找传说中的《归虚心法》?!?br />
    张继祖狂笑道:“既要报仇杀了你,也要拿到那个什么心法,这可是色明空大长老的吩咐?!?br />
    任长风轻声道:“贫道早有预感,泰山派今天有一差大难,差不多要灭门,贫道也知道,今天便是贫道的葬(身shēn)之期,贫道等了许久啦,如果不是腿脚不方便,贫道早去前院看那来了结贫道的人怎么还没有来,等了许久,终于到了这一天了?!?br />
    这道人,竟然是双腿残疾了,他的双腿,自膝盖以下都没有了,只能坐在那高台上,晒着从顶部洒下的阳光,只是他神色平和,说话间还抚着长须,似是一个慈(爱ài)长者,看着自己的儿孙一般,他刚才不出手救周明志,也是因为他动不了。

    张继祖看了袁可玉一眼,两人并不动手,魔教一干人约定好了前面后面一起动手,现下前面还没有发动,他们也要等一下。

    任长风抚了一下长须道:“张施主,当年你投了魔教,跟在兽不凡施主的(身shēn)后做事,那一次遇到了贫道,贫道那时年青,不知轻重,得罪了你,真是过意不去?!?br />
    张继祖吼道:“吾只有一个孙儿,吾从湖北逃了出来,孙儿本已受了重伤,要人施救,向断石本来都答应施救了,就差你泰山派一味五味灵芝,不想你怎么也不答应,说什么魔教妖人,不值得一救,害我孙儿死去,这样的仇恨,吾怎么能放得下,这些年,吾时时想着灭亡你泰山派,今天想来可以如愿了?!?br />
    任长风抚须道:“唉,一言难尽,当时贫道与向断石都是好友,只是在这一件事(情qíng)上不和,便让巴山派和泰山派有了隔阂,这些年来,因为当年我不舍得一味药的事(情qíng),向断石都没有再与贫道有过联系,想来他也是嫌我冷血无(情qíng)罢,泰山派有了今天的恶报,也是应当的?!?br />
    袁可玉道:“任道长,你高风节亮,当年兽长老去寻黄河金刀报仇,你顾着兄弟义气,前去助拳,打伤了兽长老,结下了今天的梁子,但是今天泰山派受难,黄河金刀方老头也没有来助你一臂之力,你可曾后悔么?”

    任长几叹道:“这亦是贫道的过错,至于那黄河金刀方达杰,唉,不要再提了,贫道认错了人,他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却是和贫道那师侄一样的人物,不知做下多少恶事,贫道识人不明,亦是一过矣,想到今(日rì)之报,便是如此了?!?br />
    袁可玉奇道:“任道长,你可知你门下弟子做了一些什么事(情qíng)么?你那师侄天宁子,狎押女子,在后山闭关的洞府内收藏了十多名女子,都是良家妇女,本来你这师侄也想将小女子收入房中的,这是这位小道长带路?!彼祷凹?,他指着地上周明志的尸体。

    任长风叹道:“吾听天音子说过,也略知道一些,贫道不久前才将他叫到藏经阁,对他有所暗示,不想他一味逃避,不与贫道说起,当时贫道已然感到泰山派将灭,而贫道那掌门师侄也要横死,便没有说破?!?br />
    袁可玉奇道:“大师早有预感,那么泰山派为何不早做防范,任由我等杀上门来?!?br />
    任长风道:“也没有什么,贫道这些年来一直练这什么《归虚心法》练着练着,许多事(情qíng)就想明白了,自己不欺骗自己,那么万事万物也就明了?!?br />
    任长风这样一说,门口两人都不敢动了,这任长风在几十年前就是超一流的高手,是泰山派的项梁柱,现下练了这个《归虚心法》想必已然是天下间有数的高人了,如果色明空不来,他们两人也是没有信心出手的。

    任长风道:“泰山派有此一难,是因果注定,贫道何必强求,再说贫道也知道,这一次大难,虽然贫道(身shēn)化灰灰,泰山派十去其九,但是泰山一脉却不会断绝,还有人将泰山派传下去,是故贫道也不急?!?br />
    任长风说话间,如同一个有德长者,娓娓而来,丝毫不带烟火气息。

    袁可玉道:“可惜,吾等便是来抢这《归虚心法》的,吾等正要看一看这心法有什么奇妙之处,可以让任道长能知过去未来?!?br />
    任长风一声哂笑,突然手一扬,一本破败的书本飞向了袁可玉,袁可玉不敢接,等那书本落在地上,才小心的上前,用脚拨了两下,看到没有异常,才拿到手上,翻动两下,对张继祖道:“好像不是假的?!?br />
    任长风道:“袁长老拿去就是,天下人都将这心法看成什么神秘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神秘的,只是一些普通的道理,只是人们大都执迷不悟,放不下,贫道倒是巴不得将这书印上成千上万册,让天下人每人都有一本?!?br />
    张继祖伸过头来道:“说不定,是假的?!?br />
    任长风道:“贫道如语、实语、不妄语,这确实就是《归虚心法》,只是大都数人对真实的道理视而不见,执迷不悟,这心法,虽然是武学,却和武功的关系不大,不是用来争强好胜的?!?br />
    袁可玉收了起来,神色复杂,道:“任道长,我们要取你(性xìng)命了?!?br />
    任长风道:“不用急、不用急,你们前面的人手还没有发动起来,贫道死于今(日rì),那是注定的,贫道没有打算留形住世,贫道昔时做了不少罪业,用死来还,理所当然?!?br />
    张继祖狞笑道:“除了害死我孙儿,你还干下了什么恶事,快快说来?!?br />
    任长风道:“贫道昔时,执是非太过,做下了不少杀业,就说张施主的孙儿,只因为张施主入了魔教,贫道宁肯和多年的好友翻脸也不救人,现在想来,真是过错?!?br />
    张继祖一听,大叫道:“你便要拿命还来?!敝皇撬桓疑锨?,这对手太强,他担心对方是在激怒他,所以不敢上前。

    任长风又道:“昔时,贫道参与了围攻玉教主,想来色长老便是因为这个恨上贫道的,当即邓抓天师伯和玉教主本是一对有(情qíng)人,玉教主本来已然打算放弃教主之位与邓抓天师伯归隐,贫道却趁邓师伯不在,跑上门去,蹲在门口骂了三天,骗玉教主邓师伯死了,使玉教主再开杀戒,贫道拆散有(情qíng)人,真是有罪?!?br />
    这个事(情qíng)张继祖和袁可玉都不知道,当下便认真听任长风说。

    任长风又道:“后来邓师伯知道真相,相要上天山去寻玉教玉,贫道又纠集一群江湖侠少,将邓师伯拦住,不让他上天山,后来邓师伯忧愤而终,想来也有贫道的过错?!?br />
    听到这里,袁可玉动容不已,道:“任道长,玉教主便是你说的那个与我一般,修练了他化自在**的女子么?“

    任长风道:“是的,就是玉教玉,你们这种修练了这种功法的人,一旦真的动(情qíng),就会受焚心之苦,看袁长老的神色,想来也有让袁长老动(情qíng)的男子罢,这虽然是这位男子的大福,却是袁长老你的大苦难?!?br />
    张继祖一听,叫道:“袁可玉,你真的对那张存仁动了心不成,哈哈哈哈……”袁可玉脸上极不高兴,但是他和张继祖是同一阵营,不好翻脸。

    任长风道:“他化自在**,贫道知道不少,袁长老,你动了心,要么(情qíng)火焚心,要么慧剑斩(情qíng),你若过了这一关,便由魔转正,走上了真正的大道,当年玉教主便在你如今的关口上,不过她的功力却高过你太多,望你引以为戒,送你一句话,一切有(情qíng)皆作平等观?!?br />
    这时前面终于传来了袁可玉与张继祖等候的喊杀声,前院方向还起了烟火,不时有惨叫之声传来。

    任长风看了一眼前面,缓缓道:“袁长老,你注定也是要被那男子所负了,愿你(挺tǐng)过那一关,走上正道,唉、本来以为可以见到色长老,劝他两句,要他放下一些,看来是见不到她了,是时候了,不劳两动手,贫道归去了?!?br />
    张继祖和袁可玉不敢动,便看到任长风喃喃道:“贫道曾杀过东海、蓬莱不少人、贫道有无数的罪业,贫道……”

    他说着话之间,(身shēn)体开始松动了。

    袁可玉张继祖看到任长风的(身shēn)体涨大了,突然“轰”的一下,他的(身shēn)体突然化成了四股,一股风吹向了藏经阁的顶层,冲了出去,一堆沙子从任长风的衣袍中流了出来,洒了一地,然后一股水从衣袍中喷出,落在地上,一团火焰烧起来,在空中舞动几下,然后熄灭了。

    张继祖和袁可玉两人一齐上前,只看到座上的衣袍还在,他的人已然不见了踪影。

    一代高人,就这么去了。

    此时千里之外,巴山之上,一位老人本在向花儿浇水,他本是极为安静的,突然手中的手瓢落在地上,水一下子打湿了他的布鞋。

    这老人正是向断石。

    向断石看了看天色,喃喃道:“老友已去,老友已去,年来我的(日rì)子也不远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魔器大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