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容重葬礼

    “苏莱纳去了哪里?!”

    “你们追不上的,他已经逃离了这片土地。大多数人都在夜里悄悄撤走了?!?br />
    第四天,当罗马军团冒着敌人的箭雨冲上高地时,发现,整个高地上其实已经没剩多少帕提亚军队。伤员横七竖八的躺在干旱的地上等死,连照顾他们的人都没有。能战斗的帕提亚士兵都拿起了短弓,冲杀到了前线。阿庇斯抓起一名躺在地上的帕提亚军队指挥官,那名骑士腿上被割了一剑,已经无法走动,被阿庇斯暴力的拉拽起(身shēn),艰难的回答着。

    “该死的!该死的!”

    不仅是阿庇斯,连周围的军官也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他们奋力作战,到最后还是让苏莱纳,那个杀害小克拉苏的凶手跑了。

    “告诉我,你们的指挥官为什么要撤军!”

    不甘心如此草草收场,阿庇斯继续抓起那名受伤的帕提亚骑士继续((逼bī)bī)问到。

    “我不知道?!?br />
    那名骑士一脸不屑的说到,即便已经(身shēn)受重伤,依然高昂着头颅,直视阿庇斯。

    “告诉我!”

    阿庇斯愤怒的咆哮到,拔出腰间的宝剑,搁在了帕提亚骑士的脖子上。

    翻译官在一旁心惊胆战的翻译着,但是下一句,翻译官却不敢翻译了。只看到那个东方骑士的嘴唇在不断抖动着。

    “告诉我,这个畜生说了什么?!?br />
    阿庇斯大吼到。

    “他说,他诅咒你,就算杀了他,也无法知道他们统帅去了哪里。苏莱纳必将带着大军再度回来,讨伐……罗马……他说,他的灵魂属于阿娜希塔?!?br />
    翻译官战战兢兢的将帕提亚骑士的话翻译出来。而后,所有人看到,冷酷的阿庇斯将短剑一点一点的刺进了那名帕提亚骑士的喉咙,帕提亚骑士的鲜血喷(射shè)了出来,溅红了阿庇斯的双手。不仅是在场的帕提亚人,连罗马士兵也都惊愕了,他们看着那名帕提亚骑士在阿庇斯的剑下挣扎着,抽搐着,直到气绝(身shēn)亡。

    而后,阿庇斯起(身shēn),对着周围的帕提亚士兵大声怒吼到——

    “我再问你们一遍,苏莱纳为什么要撤军!有谁知道的,最好现在就说出来,否则,你们的下场和他一样?!?br />
    阿庇斯说着,将宝剑收进了剑鞘。

    全场肃穆……

    “我知道……不要杀我……”

    最后,一名年迈的帕提亚弓箭手走到阿庇斯面前,跪了下来,用颤抖的声音说到。

    “说吧,只要你说的是实(情qíng),我定然不会杀你,还会让你安全的回家或者定居在叙利亚?!?br />
    阿庇斯回到。

    “苏莱纳回泰西封,是因为国王奥罗德斯召回他,据说境内发生叛乱,起义军已经集结了上万人之多?!?br />
    帕提亚老人老实交代到。他匍匐在地上,等待罗马统帅的宽恕。

    然而,阿庇斯想知道的不仅仅是这样一个不明不白的信息。

    “叛乱?你们的国王难道没有力量对付一支起义军吗?还要将在外作战的军队召回?”

    阿庇斯接着发问到。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将军。这属于军队军官以上级别的机密,我们这些普通士兵是无法知道的?!?br />
    老人匍匐在地上,低声下气的说到。

    “好吧。你现在自由了?!?br />
    “克莱恩,给他十个第纳尔,放他走?!?br />
    虽然得不到具体的答案,但是阿庇斯相信这个普通士兵所说的话,他最多也就知道这些了。这种国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就算军团长也未必知道实(情qíng),更何况一个普通的民兵。

    然而,其他帕提亚士兵则没那么幸运,全部被贩为了奴隶。

    …………

    两个月后,寒冬,阿庇斯带着一系列的胜利,回到了罗马。然而,却不能算是凯旋,因为小克拉苏战死在了异国他乡。没有欢腾(热rè)烈的凯旋式,只有庄严而肃穆的葬礼,然而,即便是葬礼,也只能是象征(性xìng)的,因为小克拉苏根本就是尸骨无存了。被铁水浇灌的(身shēn)躯彻底熔化了。伟大的罗马城以一场大雪欢迎这些征战在外一整年的战士回家。

    “兄弟,安息吧,你虽然战死了,但是你的灵魂将永存。你和你的精神将会一直传颂下去。为了罗马,为了你,我发誓,将完成你未完成的事业。我发誓,将带领罗马军团,踏平帕提亚都城泰西封。安息吧,兄弟,你是罗马的骄傲?!?br />
    卡匹托尔山的朱庇特神(殿diàn)前,阿庇斯穿着庄严肃穆的礼服,在大祭司的主持下,完成了这场容重而悲伤的葬礼。而被埋葬的,不过是一些小克拉苏生前使用过的武器和酒杯等生活用品。几只乌鸦盘旋在神(殿diàn)上空,俯瞰着来参加葬礼的队伍,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从卡匹托尔山山顶一直排到了山下。他们中间,有小克拉苏的士兵,小克拉苏的手下,曾经受过小克拉苏恩惠的人。当然,也有曾经被小克拉苏家族剥削,迫害的人,躲在暗处,暗自欣喜。

    “你真的相信他是真心的吗?为小克拉苏的亡灵哀悼?”

    几名元老院的元老站在不远处,观看着这场容重的葬礼,在角落里暗自嘀咕着,议论着阿庇斯的动机。和之前马基乌斯和奎因都斯谈论的话题一样,有赞扬阿庇斯重(情qíng)义的,也有诋毁阿庇斯的。

    “你们认为我会相信一个刽子手吗?小克拉苏就是一个愚蠢的傻瓜,他竟然相信了阿庇斯是他最好的战友,兄弟。我们都知道,打败安东尼之后,罗马实际上的统治者只有两个人,阿庇斯和小克拉苏。小克拉苏多次差点取代阿庇斯的位置,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阿庇斯早就想对小克拉苏动手了,只不过之前还不是时候而已。没想到他会卑劣到借帕提亚人之手,除掉异己?!?br />
    议员塞邦德斯带着冷漠,说到。

    “想除掉小克拉苏我相信,但是借帕提亚人之手,这件事我觉得还不至于,阿庇斯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夺取小克拉苏的军权,而没必要将三个军团葬送在异国他乡,尤其是葬送在帕提亚人手里。而且,从这场葬礼上看,阿庇斯对自己这位难兄难弟,还是有些感(情qíng)的?!?br />
    另一名元老院议员伊库里斯抿着嘴唇说到。对小克拉苏之死,不同人有不同的见解,但是所有人几乎都认为,阿庇斯与小克拉苏的死,有脱不开的干系。至少,是阿庇斯,将小克拉苏留在叙利亚,如果不是这样,小克拉苏也不会在看到埃及被征服之后,率军去征服帕提亚。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在古罗马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