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魔

    只是余颖的眉目舒展,看上去已经睡得很是香甜。

    这时候的余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件事。

    在九黎派里,有人正在谈论余颖。

    有人说:“其实这人倒是颇有实力,可惜她小时候不知道上进,不然她五岁的时候,也不会被淘汰?!?br />
    “如果早就上进的话,加入宗门,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得能和那些大宗门的精英比一比?!绷硪蝗怂?。

    对于余颖,在座的修士们并没有太在意,更多是闲聊。

    他们只是翻阅了一些资料,自然不认识余颖。

    然后他们就感觉今天的事(情qíng),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在他们看来,余颖就是纯粹的散修,事实上他们和她没有什么接触,而且天才不少见,宗派里就有,自然也就不太在意一个野生的天才。

    有些人觉得有些可惜,毕竟宗门多一些天才更好。

    “现在已经二十多岁,还没有结丹,再接来也晚了?!庇行奘棵娲上У厮?。

    也有修士不喜欢余颖,在不少人看来,余颖不过尔尔,甚至有人感觉余颖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才进入筑基期的。

    于是说:“这孩子应该不会和宗派太过亲密,相信你们也看的出来,这孩子的警惕心太重,不适宜现在让她进宗派,如果有一天在外面吃过苦头,也许会回来的?!?br />
    他的话让不少人很是认同,纷纷点头附和。

    但还有极个别人是另一态度,甚至当他知道余颖以小余的名义,行走在空蒙界的时候,激动得不行,手都哆嗦起来,那就是九黎派的宗主。

    就见坐在上首的宗主轻咳了一声,让大(殿diàn)上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都看向宗主。

    然后就见宗主说:“要是她能在这十年内结丹的话,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待她。她,也许就是对宗派的变数?!?br />
    “真的?”

    “是的,老宗主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九黎派会遇鱼呈祥,这孩子在外面就是称自己姓余,那么我就想鱼是不是就是指的是余?”

    “那么为什么不把她接回来?”

    “是??!虽然这孩子对人有防备之心,但是观其言行,还是有良心的人?!?br />
    “因为,她不能加入九黎派,是命运让她走另一条路,但是你们注意,要接善缘?!?br />
    “是!宗主!”

    就这样,余颖也没有想到的是,她引起九黎派的注意。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余颖跑到无人的火山那里,被那里的土著报告给了九黎派。

    其实余颖跑到人少的地方,反而让她更加显眼,这一点让余颖始料未及??!

    后来余颖知道前因后果之后,感叹了一句,怪不得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当然余颖她这么醒目,也是有好处的。

    这一点,余颖还不知道九黎派竟然会和她拉上关系,她还在睡梦中。

    而就在余颖入睡的时候,命运的车轮已经走上另一条路。

    等到余颖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感觉那种心灵上的压力依旧存在,毕竟这种边态的任务,实在是让人感觉随时被炮灰的感觉。

    但睡醒一觉的余颖,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有了一些变化。

    至于到底是那一些变化,余颖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只知道现在的余颖,可以变得更加冷静,也就增加了自己存活的几率。

    这时候的余颖也不在意自己灵魂的变化,毕竟没有那个研究,只是想着好好完成任务。

    余颖已经知道现在那些十地里的佼佼者,在不到二十岁时就突破结丹期,但是一个散修却不可以这么冒头。

    怎么在修为和不被发现两个方面取得平衡,是个关键。

    所以余颖才会放慢了自己修为的增长,打磨自己攻击的方式。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等到结丹之后,余颖就要换个星球呆着,那么就可以努力提高自己的功力,争取元婴或者是化神。

    余颖已经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作为散修的结丹者,本地的门派还是很欢迎他的加入,虽然不一定能得到重用。

    毕竟说起来,那些散修也是本土的修士。

    只不过因为年幼的原因,没有好好修炼,结果被淘汰出去。

    但是不是所有被淘汰的人,就没有出路,从最底层爬出来的人,还是有的,即使和门派里出来的修士比,他们筑基、结丹期长。

    一旦他们进入门派,就会厚积薄发,功力如果大涨,所以门派很欢迎。

    当然也有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加入本地的门派之后,也会找事,那么这种修士很不受欢迎,下场就是被打发出去,可能是驻守某些不怎么地星球,也有可能成为流浪修士。

    或者是某些散修结丹之后,坚决不加入宗派,也会被打发出去。

    当然流浪修士里,也有不少大宗派派出去历练的人,他们都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和过往,体验生活,谁也不知道谁的真实(身shēn)份?

    而且十地的范围太大,有好多个星系,不知道有多少宗派?

    就是胡乱编造一个(身shēn)份,也不见得有人揭破,因为没有人知道那种宗派是什么(情qíng)况?

    所以余颖就打算利用这个BUG,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是某个大宗派的人,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升级。

    这是余颖在参考了所有的资料,得出来的结论。

    所以余颖才会早早做了打算,一定要离开空蒙界,毕竟这二十多年,她的底细太容易被人调查干净,只有离开这里,才可以放心大胆升级。

    而且到了结丹期,余颖才有些能力,不再是只是一个小小蝼蚁的(身shēn)份。

    当然余颖知道,就是到了结丹期,她依旧是个蝼蚁,只不过是个大点的蝼蚁。

    但,谁不是从蝼蚁一点点蜕变出来的?

    所以余颖现在就想着怎么依据规则,变成流浪修士。

    在结丹之前,余颖感觉自己时间还是很充足的,甚至不得不找点事做。

    那么就是探索这个迷宫,余颖把这里上上下下都探索一遍,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其实这里的确是有些好东西,余颖倒是搞到不少,心里美滋滋的,要知道死在这里的人,留下的玉简里有不少技能,这对余颖来说很重要。

    对余颖来说,这些东西一点点打开了新的大门,可以开阔一下她的思路。

    要知道余颖对仙侠世界不明白,幸亏有系统的帮助。

    其实在见识过民用法宝后,余颖隐隐有种想法,会不会有一天仙侠和科技会结合起来?毕竟它们在某些地方,是殊途同归。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余颖就放开了,因为这一切绝对不会余颖看到。

    现在的仙侠世界,怎么样的发展方向轮不到余颖发话。

    毕竟余颖她的实力不够强大,也没有那个时间。

    甚至余颖此刻,都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

    事实上,余颖也没有想到,她心里的想法,最终实现。

    历史的车轮朝着那个方向而去,事(情qíng)的发展就想余颖想的一样,只是余颖早就不在这个世界。

    就这样,余颖忙碌起来,琢磨、修炼着自己的新技能,不停地练习着,施法的方法、(身shēn)法,在系统的帮助下飞速熟练。

    因为终有一天,余颖知道自己必须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接任务之处,余颖还以为原主在内的一城人被血祭,是那种歪门邪道的邪派人士偷偷摸摸搞的。

    但是自从和武先生谈过之后,余颖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也许不只是邪道人士的作为?

    这一刻,余颖就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被冰冻住的感觉。

    然后余颖不敢往下想,因为那意味着余颖就是升到化神期,也是白搭!事(情qíng)就是这么棘手!

    甚至余颖一想到她有可能面对的修士,就不寒而栗。

    事实上余颖都有些后悔,如果自己知道接受的这个五星级任务,是如此的坑爹,会不会不敢接?

    可以说余颖对十地的(情qíng)况了解的越多,越是感觉到了压力,那种完成不了任务的感觉,一直死死压在余颖心头,都让余颖有种想要哭的想法。

    甚至在知道事态的发展,有新的可能时,余颖的那颗心一直在煎熬中,她的任务就是替原主讨一个公道。

    可是为了完成任务,甚至有可能搭上自己的灵魂,值得吗?

    也许会有人认为不值,既然99.99%的可能无法做到,那么干脆不完成任务。

    反正系统现在的界面,余颖就可以直接回到空间,也就是任务不完成,然后再损失一部分因果点,但是灵魂绝对不会有事。

    但是余颖是个重活之人,在她被撞之后,之所以不死心想要活着,不就是害怕自己的亲人没有人照顾。

    在祂选择让余颖做任务挣因果点,对余颖来说,祂对余颖有大恩。有句话说: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而且如果没有祂的帮忙,乖乖和余伟还都是有病,不知道有没有救?

    再加上,这个委托人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余颖(身shēn)上,但是余颖却抽(身shēn)离去,只怕原主应该绝望。

    余颖曾经看过一句话:大写的‘人’,脊梁是笔直的,人格是闪亮的,余颖在每一次做任务的时候都是以此为鉴,余颖的理念让她无法忍受不战而逃的行为。

    既然余颖知道血祭这种事(情qíng)要发生,绝对要对抗到底。

    因为不反抗的话,那么下一次血祭的范围,说不定要整个星球。

    事实上,如果是高位修士想要掩饰的话,说不定就会掩饰过去。那么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人,就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第三个......祭品。

    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是余颖在最终下定的决心,宁可死了。也要努力完成这个任务。

    就这样,余颖最终(挺tǐng)过这一次心灵上,因为任务造成强大压力,从而可能带来的三观崩溃。

    当然余颖对自己太过熟悉,才会没有感觉到了自己心灵上的蜕变。

    这一次的?;?,就这样过去。

    其实余颖不知道,她刚才过了一次心魔劫。

    而时间比较悠闲的余颖,开始重新阅读前人留下的资料,有很多东西重读一遍,能发现更多的问题。

    这时候的余颖,知道自己的选择,选择最难的路,那么就算是实在刀尖上跳舞,也要走下去。

    在下定决心之后,余颖想,其实换个思路想的话,如果武力值上无法和他们PK,但是不意味没有其他的路。

    这一刻,余颖心里的灵感一闪,也许可以走另一条路。

    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个人的战斗力,能提高多少就是多少,一个高位修士和一个地位修士相比,明显的大家更相信高位修士的说话,这就牵扯到了人(性xìng)问题。

    为了争取更多的话语权,那么余颖必须升到高位。

    不然高位修士的一个眼神,说不定就让结丹期的修士全(身shēn)崩溃,那么还怎么应对抵抗血祭这种(情qíng)况?

    但是余颖也知道(欲yù)速则不达,她的修炼计划,还是按原本的计划执行。

    就这样,余颖在这个迷阵呆了好几年,可以说这几年的时光没有白过,让余颖成为一名阵法大师,各个技能也练得熟透了。

    有时候,余颖会放松一下自己,会抬着头,看着天上的那颗蓝色的恒星,微微一笑,因为想不到这颗恒星,竟然是个蓝巨星,可比以前余颖所知道的那个太阳要大很多倍。

    会不会有的修真门派丧心病狂到恒星上建立山门?

    哈哈哈!恒星上居住的话,说不定大能能成,但是低位修真者应该不成。

    在迷宫里呆上一段时间后,余颖就出去找更多的信息。

    不知道什么信息的人,就是一个瞎子、聋子,余颖可不想成为一个瞎子和聋子。

    其实上,这个世界依旧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倒是余颖以前认识的人任贤,加入了九黎派。

    对这一点,余颖是明白任贤的想法,一直练的是唾手可得的大路货功法,所以有机会获得更好的修炼方式,任贤就加入九黎派。

    余颖倒是为任贤高兴,做一个散修太过艰难,有宗派做后台真的不错。

    不过余颖也知道她最终只是一个独行者,不可能和其他人保持更多的联系,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清算余颖的时候,会把和余颖接触多的人一起清算?

    因为这一点,余颖在知道任贤后,也没有任何想要和任贤联系的想法。

    就这样吧,他们曾经同行过,还一起抗击过灵兽的攻击,彼此安好,就是最大的幸福。

    可以说余颖的基础,一再的夯实,她的筑基期是在她的努力下,延长了不少期限,时间一点点增加。

    终于有一天余颖感觉到了那种冥冥之中的含义,余颖就要结丹了。

    于是余颖从迷宫中走出来,一步步往空中走去,就仿佛她脚下有着无色的台阶,其实那就是空气。这一幕没有人能看到,因为这一块都是偏僻的地方。

    这时候余颖的液态灵气,已经到了没法再增加的时候。

    于是余颖的速度在加快,只是飞着飞着,余颖突然间发现,上面的空间已经到了人的(肉ròu)眼,没法探查的地方,出现了新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