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余波(1)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古寒江 书名:执教天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在素王府这样监管天下武道势力的组织面前,叶柳(身shēn)为叶家的人,从来就没有脱离过素王府的监视,因此叶柳有很多话只能把乔松拉倒外面来说。

    素王府在第二天就收到了扬州传来的消息,李素独坐在王府内,最近的一段时间整个大唐武道界非常安静,没有任何的波动。自从在阳山盗被万剑山庄的人劝退之后,不止素王府,所有的武道势力都不敢在随意的进攻没有了莫宗黎的阳山盗。万剑山庄的话说的很清楚,秦万剑与莫宗黎有旧,谁若是落井下石这个老剑圣一定会上门走一遭,曾经有一个非??植赖奈涞朗屏亓畚奘恿苏庋幕?,结果回龙观两大武圣(身shēn)死,原本留下两个余孽余(春chūn)子和雷云也是一死一失踪。

    有回龙观的实例在先,就算是武(殿diàn)的武空也不敢轻易动阳山盗。原本大唐武道界的人已经忘记了几十年不曾出手的莫宗黎和秦万剑,两人也的威严也逐渐淡去,可是雪山神(殿diàn)下的一战让所有人赶到了畏惧,上一个时代武者的力量原来一直都统治着整个武道界。五大武圣联合围攻一个年迈的莫宗黎,结果两死两伤一残废,连万年大雪山都倒塌。三十年不曾出手,一战让五大帝国畏惧,也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传奇武者的力量。不止如此,也有人将目光放在了秦万剑(身shēn)上,这个上一个群雄武者时代硕果仅存的强者,这位老剑圣拥有不弱于莫宗黎的实力,如果真的惹怒了他放眼天下没有那个势力能够经得起老头子一怒。

    姬放在成为阳山盗大首领之后也非常聪明,约束所有大盗休养生息。原本素王以为阳山盗不做乱整个大唐就会非常和谐,可是阳山盗的大旗倒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土匪不止没有绝灭反而比之前更加猖獗。

    看着手中的信李素的眉头有些微皱,韩通文居然死在了罗马帝国。韩通文的实力虽然只是武宗,可是拥有让天下武者梦寐以求的武道天赋,精妙的武技世所罕见,而且不止如此,李素更知道韩通文的(身shēn)份也有些特殊根本不能以等闲的武者对待。韩通文的智慧让人折服,甚至高宗李治想要将辅国的大任在他死后交给韩通文,韩通文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也足以担得起这个重任,北庭西州的处理堪称名臣典范,各种谏言也让群臣折服。不止如此,他甚至知道李安有心将青崖书院交给韩通文掌教,这就意味着他会成为下一代的文宗。

    罗马帝国因为地利关系,所以亚平宁的事(情qíng)还没有传来,李素对于韩通文的死有些持怀疑的态度,但是他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韩通文死了或许还会影响到大唐的政界,北庭和西州两州的政策一直都是韩通文再进行调控,高宗将这个权利赋予了他,韩通文做的也非常好,几次小规模完善更改政策让这两州迅速成为了大唐商贸最繁荣的地方,大唐的赋税甚至翻了足有一倍,单凭这个李素就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韩通文一死朝堂之上没有人有这样的胆识和眼光接手这两州,如果搞砸了之前做的努力或许就会付之东流。

    而且韩通文的产业非常庞大,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商业帝国。胡家三兄弟在北庭这几年成长的非???,在重建北庭之中立下了大功,所有的工匠都在胡家中有备份,可以说三兄弟呼风唤雨威望很高,对外号称是韩通文的下人,无数的达官显贵用尽一切办法拉??墒嵌济挥谐晒?。西州更是有足足三成的土地属于醉仙坊,醉仙坊的荒田开发政策得到过高宗李治的首肯,大力开发荒田收成颇丰,原本没有注意的产业居然成为了利润最大的一个,甚至与大唐最大粮商戴家合作之后,原本土地就非常肥沃的西州成了大唐最大的粮食产地。与刘创开的钱庄更是(日rì)进斗金,如今的钱庄成了国之重器,钱财比国库的还要多,李弘在的时候由他和刘创韩通文三人共同掌管,如今由武后代替了李弘。

    这一切都让所有人眼红,也不是没有人打过注意,庞大的利益让人眼红,可是在他们想要用卑劣的手段仗着权势猎取的时候,皇帝替韩通文挡住了这些麻烦,还三番五次的暗中警告他们。再加上韩通文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西州的生意和醉仙坊数次遇到了麻烦居然是百越之地派出了强者帮忙解决,就连李素也不知道韩通文是怎么和百越王那个可怕的人有了联系的。

    已经碍于皇帝和韩通文的特殊(身shēn)份,这些人虽然眼馋可是都没有做的太过分,可是现在韩通文死了他们的心一定会再次活跃起来的,皇帝虽然偏(爱ài)韩通文,也是也会对不会因为一个四人而得罪太多的权贵。

    李素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查明罗马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暗探已经派出,可是因为长相和语言的原因,想要及时获得(情qíng)报或许有些困难。

    皇宫里也得知了韩通文的死讯,李治的(身shēn)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一直都卧(床chuáng)不起,听闻韩通文的死讯如遭重击,这个被他赋予了极大希望的年轻人居然死在了罗马帝国。

    “父皇,沁儿求您为先生报仇啊”沁儿在一旁哭泣道。

    海德尔在说明韩通文的死因的时候沁儿也在场,也知道来龙去脉,她这一次就是想让李治出兵罗马帝国为韩通文报仇。

    “没想到罗马帝国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韩通文居然死了”李治的声音虚弱。

    “沁儿,不是父皇不想为你先生报仇,而是我大唐现在不能轻易出兵啊,罗马帝国的强大远在其他帝国之上,我们若是贸然开战绝对会引来其他帝国的攻击,平衡不能轻易打破”

    “父皇,沁儿从来没求过您什么,只有这一个要求,先生救了我的(性xìng)命又教了我很多东西,我想为他报仇”

    “就算是你的先生在他也不会同意的”

    看到李治无论怎么样都坚决不同意开战,李沁一言不发的离开,心中失望透顶。

    “善良的皇帝,对于自己的妻子能够狠下心来,对于别人却这么善良”李沁的心中充满了怨恨,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因为边疆稳定,所以李君羡也在长安,李君羡在长安的(日rì)子里来他府上拜访多的人就是泽王,这位掌握着朝廷大权的王爷。

    “泽王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李君羡有些无奈,这位泽王似乎铁了心的要知道哪位夜修罗的(身shēn)份。

    “李兄,刘皇叔三顾茅庐能请到诸葛,我这已经不是三顾茅庐了吧,我只想问你一句,这夜修罗到底是谁”

    “你知道我李君羡答应别人的事(情qíng)从来不食言的”

    “你知道我北衙(禁jìn)军都是些难管束的人,那些世家的武者我从来不信,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大统领一职我为他预留了好几年了偏偏你不告诉我他的(身shēn)份。无论是权势还是什么其他条件,只要夜修罗有需要我就能满足他,甚至可以说陛下就能满足他,这对夜修罗来说也是一个完美的选择”说起这些泽王也有些着急。

    “夜修罗可不是贪恋权势的人,除非他愿意,否则你还真的拉拢不了他”

    “你只要告诉我他的(身shēn)份,剩下你就不用管了”

    李君羡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我要去看戏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才请到齐大家在家母过寿的时候唱一台堂会,我可不能浪费这个好机会”

    “这盛唐剧院的票越来越贵了,我都快去不起了”李君羡还抱怨了一句。

    “哦?那本王这一次算是来着了,听完戏再走,这苍劲雄厚的戏还真是让人难忘”

    大唐的一位大将军一位实权王爷都对一个戏子这么追捧,可见齐临童在长安可谓是红极一时。

重要声明:小说《执教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