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读魂赵博士

    一场营救行动,引发了超过10名30级高手的激烈战斗,最终统计出来的伤亡数字达到114人,其中包含学生、市民和双方的战斗人员。

    并不是只有聂空一个人记录下了视频,军方把完整的行动视频发往京城,但哪怕狞无的战斗画面都被曝光,祁越任然在辩解,声称狞无这样的半虫人保留着人类智慧,坚决服从特工局指挥。

    根据聂空他们昨天的战斗细节来看,这点可能确实如此。

    无论如何,上面派来的巡查组已经在路上,而且他们将会在赶来长安之前,跟郑州基地借调军队。也就是说,到时候赶到长安的,不光是包含40级高手的巡查组,还有一支军队。

    这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这批人能够和军方联起手来,祁越绝对不能像现在这么猖狂。

    第二天,聂空一大早就离开了军管区,前往魂武研究院。

    国家魂武研究院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在魂武世界里影响巨大,在现实中也辐(射shè)各大基地,一些重要的基地里都设有分院。在长安的分院位于城北,一直以来都受到军方的?;?,二特也对其进行暗中监视、渗透,可以说是纯粹的自己人。

    不过聂空也记得张茂楠之前说过的,军管区里都可能潜伏着近百个特工局人员,魂武研究院就算守卫严密,恐怕依然有特工局的人渗透了进来。

    为了把魂武力量带进现实当中,魂武研究院吸收现实中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的科研人员,试图把科学与灵魂武装融合起来。

    当然,并不是每个分院都有各种各样繁多的部门,甚至有的基地里只有魂武研究院的一个业务办事处,根据每个分院所在基地擅长的科研类别,每个分院的特长也各有不同。

    长安市曾经拥有很多精尖研究所,最擅长的方面是航空航天和机电工程之类。不过由于太靠近前线,其中一部分在战乱中被摧毁,另一部分都搬迁到了更安全的基地。

    但靠近前线也意味着适合搞虫体生物研究,国家就借魂武研究院之手,往这里派了很多相关专家和先进设备。所以现在,长安魂武研究院拥有国内顶尖的虫体生物研究团队之一。聂空今天要拜访的这位赵博士,就是这方面的核心人物。

    长安魂武研究院位于汉城湖附近,占据一整片工业园区,里面甚至还有一个小公园,在整个城北都算地标(性xìng)建筑。

    步骤极其繁琐的验明了(身shēn)份,一名30级魂武者和两名20级魂武者,领着聂空朝工业园区里面行去。当聂空看到楼道里标识的‘进化基因研究区’时,脚步一顿,脑袋里突然想起一些事。

    “当初执行暗杀祁智的任务中途,酒桌上,好像有一个被称作郑经理的人,跟周围人宣传了一顿进化基因2型的功能,说是可以根本(性xìng)的提升人类(身shēn)体素质?!?br />
    “当时很多人委托他弄这个东西,据说这药剂已经到了收集实验结果、检测后遗症的进度?!蹦艨罩迕蓟匾?。

    负责进化基因2型的组长就是姓赵,勤八让他来找的那个人也姓赵,说是搞基因研究的,两者很可能是一个人。

    聂空当时只是跟郑经理简单握了下手,窥探灵魂的时间不长,但也模糊的有一个赵老先生的人像图,如果这次见到那人,应该是可以直接认出来的。

    他现在心里有点犹豫。

    或许是刚入行的职业病,他看什么东西都带着特工的有色眼镜。昨天行动前侦察的时候,跑到一个普通公司里偷窥了半天,看人家账单什么的,事后也没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说出去估计老狗他们都会笑话他。

    特工局里很多祁越手底下的高层,都未必知道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大部分特工局的人员,其实都是好人,更不用说祁越的弟弟祁智同校的那帮学生,关系太远了。

    那个郑经理是魂武研究院业务部的,自己当时跟他握了手,感觉他的(身shēn)份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即便他在祁智主持的校友会上宣传什么东西,可能是偶然的一件小事,毕竟当时都喝了点酒,老同学见面装个((逼bī)bī)什么的,那东西应该很正常。更何况魂武研究院和军方走的特别近,二特在里面也布置有人手。

    “聂先生,请进,赵博士正在开会,很快就会回来见你?!蹦敲?0级雷系魔师提醒了一句。

    聂空回过神来,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走进了眼前的办公室。

    赵博士的办公室是里外两间的,外面的应该算是接待室,里面办公室的门锁着,墙壁上是一面大镜子,但聂空的区域感知能力发现,镜子背面应该站着一个人,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

    那个人此刻正面朝着自己。

    “刚才护卫好像说赵博士在外面开会,那里面的人是谁?”聂空心生警惕,没有坐到靠近里屋门口的沙发上,而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三名护卫守在外面,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就在聂空犹豫要不要出去问一问的时候,里屋那个人动了,他径直打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是那个……很有名的空山对吧?”

    走出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白大褂女人,带着一副眼镜,一头短发,面部表(情qíng)很古板。她的声音就像有些大夫对待病人一样,有点敷衍,有点冷漠。

    这人肯定不是赵博士,这么明目张胆,是小偷或者刺客什么的几率应该也不大,聂空心知自己刚才又发神经了,点了点头:“您是?”

    “我是赵老的助手?!?br />
    “喔……”聂空尴尬的笑了笑。

    女人拿起纸杯从饮水机接了杯(热rè)水,放在聂空(身shēn)前的桌子上:“他过一会儿才回来,你坐着等会儿?!?br />
    “谢谢?!?br />
    女人没有回应,似乎完全没有跟他对话的**,说罢就又回到里屋办公室了。聂空依然能感觉到她的动作,应该是在忙着整理文件什么的。他坐下揉了揉太阳(穴xué),头疼自己这个疑神疑鬼的毛病,却还是不敢喝旁边的(热rè)水。

    没过多久,外屋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拿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看见聂空后,眼神一亮:“你就是……那个空山吧?”

    “是的,赵老爷子您好?!倍杂谀吧酥患堑米约夯晡鋓d这点,聂空已经很习惯了,他连忙起(身shēn)跟老人握手,读魂术习惯(性xìng)的施展了出来。

    “听说过你,特别有名?!崩先诵α诵?,指着里屋道:“我们进去说?!?br />
    聂空点了点头,收回手,跟着他走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至尊神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