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你死定了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关越今朝 书名:官涯无悔
    餐包里(情qíng)形完全超乎意料,楚天齐在来这里之前,根本想都没想过。

    里间长条沙发上蜷缩着一个女人,女人一头波浪形卷发,背对着进门方向。女人的米色裙裤已经褪到腿弯部,内裤及大片肌(肉ròu)(裸luǒ)*露在外,藕荷色蝙蝠衫的下摆掀起许多,露出了整个腰部和多半个脊背。女人外露的肌肤呈现出微粉色,双手不停的撕扯着(身shēn)上衣物,整个(身shēn)躯快速的扭动着,同时发出含混的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看着眼前(情qíng)形,楚天齐不由得嘴唇发干。他咽了口唾沫,努力摇摇头,才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遂转(身shēn)就走。

    “天齐,救我?!币桓龊斓纳粼?身shēn)后响起。

    楚天齐一楞,停下脚步,侧耳静听。

    “救救我,天齐?!蹦歉錾粼俅未?。

    没错,是喊自己。楚天齐赶忙又转回头,走到屏风空隙处。

    沙发上的女人已经转过(身shēn)来,正双眼眯离的看着自己,正是约自己前来的董梓萱。怎么是她?她怎么会这样?楚天齐脑中升起一个个问号。

    “救我……”董梓萱一手撕扯着衣物,一手使劲的抓着,“天齐,救我?!焙羯章?,她的(身shēn)子一栽歪,趴倒在沙发边沿上,整个人随时有掉落下去的危险。

    尽管心中疑惑不已,但此时已不容楚天齐多想,救人要紧。否则,董梓萱非得摔出个好歹,若是让别人看到这衣衫不整的状态和神(情qíng),她也没脸见人了。

    大步走到沙发旁,楚天齐弯腰呼喊着:“董梓萱,董梓萱你怎么了?!?br />
    正趴伏在沙发边沿的董梓萱,忽然猛的一翻(身shēn),整个人便半仰在沙发上,接着张开胳膊奔楚天齐挥来。

    楚天齐下意识一躲,董梓萱指尖贴着他的衣服滑落下去。同时,她的整个(身shēn)子也向地上滑去。

    暗道一声“不好”,楚天齐伸出右手,揽住了董梓萱臂膀,她的整个(身shēn)子也止住了下滑之势;否则,董梓萱势必头朝下摔到地上,当下就会摔个“满脸花”,弄不好还会鼻梁骨折。

    “你怎么啦?”楚天齐单手支撑着她的半个(身shēn)子,急问着。

    “救我?!倍鬏婧硗芬徽笕涠?,另一手也揽住了他。

    被对方双手攀着,自己又半蹲着(身shēn)子,楚天齐难受之极。而且对方双手随时有松开可能,随时有跌落地上的危险。楚天齐只得又曲了曲(身shēn)子,打算就势把对方弄到沙发上。不曾想,董梓萱一只手就势一抡,搂住了他的脖子。他下意识的一起(身shēn),结果她的整个人被他带了起来,只有双脚还在沙发上。

    这怎么行?楚天齐赶忙揽着对方腰*肢,向前一哈腰,准备把对方放到沙发上。

    可能是借上了力道,董梓萱不但没有躺在沙发上,反而另一只手也揽上了他的脖项,同时把整个(身shēn)子向他贴来,嘴里含混着“救我”、“救我”。

    楚天齐顿时感觉一股(热rè)浪袭到脸上,同时怀里也似搂上一团火,一团灼烧的发烫的火。

    这怎么行?必须得想个办法,她肯定是出了状况。这样想着,楚天齐四顾了一下,探手拿过茶几上一个水杯,斜着(身shēn)子,“哗”的一下,倒到了她的脸上。

    被水这么一激,董梓萱摇了摇头,牙齿打颤,双手缓缓从他肩头滑落。

    楚天齐顺势把她放到了沙发上。

    董梓萱双眼更加迷离,两颊通红,舌头不停的((舔tiǎn)tiǎn)着嘴唇,(身shēn)上的肤色也由微粉转粉红,甚至出现了红疹。同时,她的双手又开始撕扯着蝙蝠衫衣领,半个肩头和多半个前(胸xiōng)都露了出来,(裸luǒ)*露处肌肤上是一条条红色的抓痕。

    眼前场景与脑中一个警用术语完全相符,必须要尽快对其予以解救,否则董梓萱非出事不可。怎么解救?难道要自己……

    “救我,救我……”董梓萱继续含混的喊着,双手乱抓起来。

    先把人带到安全地方再说,否则董梓萱必出大丑。想到这里,楚天齐又倒了两杯温茶水,泼在董梓萱脸上。

    两杯水下去,董梓萱双手暂时不再乱抓,神(情qíng)也似安静了一些。

    楚天齐知道,事不宜迟,水的威力太有限了。于是弯下腰去,右手揽着董梓萱后背,把对方轻轻扶起,让对方半坐在沙发上。董梓萱听话了好多,没有乱抓乱挠,只是左臂顺势搭在他的脖子上。楚天齐轻轻直腰,董梓萱整个人也离开沙发,趴伏在他的肩头。

    楚天齐帮对方拉了拉衣服,又四顾一下,抓起沙发上女包,搀扶着董梓萱向外走去。相对两人而言,沙发处缝隙较窄,在带董梓萱通过时,手中女包掉到地上。楚天齐轻轻弯腰,捡拾女包,一张卡片从包中滑出。他拿起卡片一看,是一张雁云大厦的房卡,纸质卡(套tào)里夹着一个打印着房号的纸片。

    也好,把她弄到房间再说。想至此,楚天齐架着董梓萱出了餐包,奔电梯而去。

    餐包外的服务员此时已不知去向。

    一路上,董梓萱还比较老实,没喊没抓,但却把脸紧紧贴在他的肩头,还不时用舌头去((舔tiǎn)tiǎn)他的脸颊。

    出了电梯,楚天齐架着董梓萱快步奔向房间,来在“806”门口,用房卡打开了房门。走进屋子,顺势关上屋门,楚天齐直奔大(床chuáng)而去。来在(床chuáng)边,他微微变腰,右手托着对方腰*肢,左手扔掉女包,同时去拿开对方搂着脖子的手臂。

    忽然,董梓萱猛的双*腿上抬,夹住了他的右腿。这还不算,她的腿部上抬过程中,碰到了他的要命处,他不由的(身shēn)子一收缩。同时,她先前手臂不但没拿开,反而另一手也搭在他的肩头,双手紧紧吊住他的脖子,猛的用力搂向怀中。

    被对方这么一弄,楚天齐顿时重心不稳,整个人倒在董梓萱(身shēn)上。

    “啊?!倍鬏婧砹⒊鲆簧撩频秃?,整个人死死箍着对方,呼着(热rè)气的嘴在她脸上拱着,“天齐,救……救我,我……我给你……我想要……”

    整个(身shēn)体与对方全方位接触,而且对方还猛烈的扭动着(身shēn)体,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敏感处,楚天齐顿时觉得浑(身shēn)燥(热rè)不已,(身shēn)体起了反应。其实刚才已经有了反应,只不过没有现在强烈而已。

    “天……救……要……”董梓萱的话已经不成语句,而且手上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不但撕扯楚天齐衣服,还不时去抓不该抓的地方。

    不行,绝对不行。意识到危险,楚天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shēn)体反应,双手、双*腿去抵制对方的束缚:“放开,放开?!?br />
    “要……救我……”

    “放开……放开……”

    黑暗中,伴着女人销*魂的叫声,(床chuáng)上的两个人影撕扯着。任谁看到或是听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把事(情qíng)往歪处去想的。

    ……

    在另一个昏暗的屋子里,大(床chuáng)上的男女刚刚结束“战斗”,老男人躺在(床chuáng)上不停的喘着粗气,而(身shēn)旁年轻女子却发出了长吁短叹。

    “怎么啦?我费了半天劲,你还不满意?”老 男人转头问道。

    年轻女子“嗤笑”一声:“满意,太满意了?!?br />
    “你这(阴yīn)阳怪气的,是满意吗?”老男人有些不悦,“整天好吃好喝好穿戴,我还抽空来陪你,别不知足了?!?br />
    年轻女子没有接对方话茬,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的学生又来了吧,我看你八成是给她交公粮了,剩下点糠皮、稻壳来糊弄我?!?br />
    “你倒会比喻,也不知词都从哪来的?!崩夏腥恕昂俸佟毙ψ?,“我就那么点公粮,全交给你了。不要瞎想,她只是我的学生,我们之间是清白的?!?br />
    “清白?你俩要是清白,老母猪都能上树了?!敝心昱印昂摺绷艘簧?,“我上眼一看就知道,她随时都想让你……”

    “嗡嗡”,忽然响起的振动声,打断了年轻女子的话。

    老男人伸手抓过(床chuáng)头手机,“喂”了一声。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诡秘的声音:“叔,告诉你一件事……”

    对方后面的声音足够低,老男人只好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听对方声音告一段落,老男人马上兴奋的接话:“真的吗?确定?”然后又泄*了气,“那又怎样?我还能亲自去?我又不是警……”

    对方马上接了话:“当然要亲自去,我的消息确定无疑。你只要抓了他的现行,那他就会永远受制于你,要他怎样就能怎样。我都安排好了,一会儿……”对方声音再次低了下来。

    听着对方的话,老男人不停点头,并“嗯”、“啊”连声的做着回应。

    接完电话,老男人把手机往(床chuáng)头一扔,猛的坐了起来,狠狠的说:“小子,你死定了??芍氩恫?,黄雀在后?”说完,跳下(床chuáng)去,拿起了衣服。

    “你要去哪?”年轻女子慵懒的问道。

    “男人的事,别管?!崩夏腥吮叽┮路?,边呛了一句。

    “什么事?估计又是女学生来了吧,小心你的腰?!蹦昵崤?阴yīn)阳怪气的说。

    “不劳你费心?!崩夏腥怂ο乱痪浠?,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听着老男人脚步声走远,年轻女子拿过(床chuáng)头手机,拨了出去:“来吧,老东西走了?!?br />
    放下手机,年轻女子学着老男人语气,道:“老东西,可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重要声明:小说《官涯无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