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坏菜了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十阶浮屠 书名:末日刁民
    “呜~”

    李大美母女三人哭哭啼啼的缩在一起,手还指着地上的酒跟钢管,可陈光大却站在她们对面拍着视频,虽然肚皮都快笑炸了,但他还是冷喝道:“都给我站好了,你们这些偷东西的女贼,等着给我去坐牢吧!”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两个女儿吧,她们还小不懂事,你要抓就抓我一个人吧……”

    李大美的母亲泪流满面的哀求着,可李大美却慌忙将她拦住,急吼吼的上前两步就说道:“大哥!你不是想跟我……我那啥嘛,我现在就跟你去房间,只要你放了我妈跟我妹就好,我一定好好陪你!”

    “十几万的东西,你以为睡一觉就结了吗……”

    陈光大不怀好意的看向了他小姨子,谁知李大美又连忙说道:“我……我陪你一星期总行了吧,我真的是个大姑娘,而且我妹要不是未成年,我就让她一起陪你了,你跟她睡觉是犯法的!”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bī)bī)你……”

    陈光大色眯眯的搂过了李大美的腰,李大美浑(身shēn)一颤也没敢反抗,而陈光大又指着李年年她们说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去客房呆着,要是敢逃跑我就让警察直接把你们抓进大牢,别忘了我跟警察局长可是好哥们!”

    “妈!你们去房间吧,不……不用担心我的……”

    李大美哆哆嗦嗦的抹着眼泪,李年年母女俩也哭的稀里哗啦,但陈光大却直接搂起李大美就走,还用力拍拍她(屁pì)股(淫yín)笑道:“放心!只要她好好伺候我,明早我就让她跟你们团聚,要是不听话就给我等着吧!”

    李大美浑(身shēn)抖的就跟筛糠一样剧烈,连怎么进的客房都不知道,等她稍稍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床chuáng)上,陈光大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不过李大美一看房门还开着,她立马就从(床chuáng)上蹦起来往外跑去。

    “喂!妖妖灵吗……”

    一声戏谑的冷笑忽然响起,李大美立刻僵在了房门口,跟着便默默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轻轻把房门给关上了,然后颤巍巍的转(身shēn)看向那恶魔般的男人,她知道这男人只想玩弄她的(身shēn)体,根本就不在乎她自己的感受。

    “跟我上(床chuáng)有这么委屈吗,这样吧!你干脆给我当二(奶nǎi)好了,我给你两千万一年怎么样……”

    陈光大得意洋洋的点上了一根香烟,李大美立马震惊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就摇摇头道:“我不要你的钱,就算你出两个亿我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shēn)体,我现在跟你睡觉只是为了我妹跟我母亲,你别把我当成不要脸的女人!”

    “好!既然给你钱都不要,那就快点脱衣服吧,我就当是白捡了一个(情qíng)人……”

    陈光大就知道会得到这个答案,要不是李大美这么难搞,他也不用费尽心思来吓唬她了,不过李大美却直接躺在了(床chuáng)上,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说道:“我不是小姐,你想上就自己动手吧!”

    “没问题!我会像剥洋葱一样,慢慢的剥开你……”

    陈光大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衬衣,(淫yín)笑着爬到李大美的(身shēn)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李大美立刻闭上眼睛流下了屈辱的泪水,但陈光大却忽然贴着她的俏脸耳语道:“美人!我们玩点刺激的好不好,比方说用鞭子抽怎么样?”

    “你休想!你给滚开……”

    李大美惊怒无比的大喊了起来,可仅仅只推了几下她就放弃了,痛哭流涕的侧过脸去不看陈光大,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陈光大正在解她的衣扣,她立马慌张的按住陈光大的手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手松开,要么我送你们母女三个去坐牢……”

    陈光大双眼凌厉的瞪着她,李大美又呜的一声哭了起来,可双手却是慢慢的松开了,认命一般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凌辱,但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暴风雨,却听陈光大笑嘻嘻的说道:“这下终于知道怕了吧,以后还敢不敢偷东西???”

    “你……”

    李大美猛地睁开眼睛莫名其妙,谁知陈光大却翻(身shēn)下了(床chuáng),穿上自己的衬衣就笑道:“吓唬你的!真当我对你这种柴火妞有兴趣啊,我不摸都知道你在(胸xiōng)口垫了几层报纸,报纸李!”

    “你到底想干嘛呀,呜……”

    李大美彻底给整崩溃了,哭的比刚刚还要伤心(欲yù)绝,但陈光大却靠在墙上笑道:“逗你玩??!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好啦!别哭了,你只要答应我一个小条件,我不但不找你的麻烦,还会给你一大笔钱!”

    说着!陈光大便掏出纸巾递给了她,李大美还是很惧怕的缩到了(床chuáng)头,但陈光大却笑着说道:“其实我缺个保姆,正儿八经的那种保姆,只要你跟你妹愿意给我当一年的保姆,我给你们开五百万一年的工资,而且保证不欺负你们俩!”

    “你……你变态啊,为什么找我们当保姆……”

    李大美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但陈光大却耸耸肩膀说道:“我听人说你做菜很好吃,就想请你当我的保姆喽,再说请两个漂亮的小保姆回家,看着也赏心悦目啊,而且你们可以住我家隔壁,下了班之后我绝对不(骚sāo)扰你们!”

    “我不信,你肯定有其它目的……”

    李大美还是跟拨浪鼓一样的摇着头,陈光大只好站起(身shēn)来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床chuáng)上就说道:“这张卡里不多不少正好五百万,干不干你自己考虑,如果不干你现在就可以走,我也不会报警抓你们的,反正有的是人想挣这个钱!”

    “晚上真的不用陪你睡,你也不碰(骚sāo)扰我们吗……”

    李大美抱着(胸xiōng)脯终于开始犹豫了,但陈光大却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说道:“别太看得起自己,五百万能买一打你这样的柴火妞了,我就是单纯喜欢你这种泼辣的(性xìng)格,你要是考虑好了就来包间找我吧,我可以跟你签合同!”

    “哼~谁是柴火妞啊,这么大还不够你玩啊……”

    陈光大刚叼着香烟离开房间,李大美便气鼓鼓的(挺tǐng)起了(胸xiōng)部,又心虚的将内衣里的报纸给拽了出来,然后拿起银行卡纠结的说道:“为什么选我呢,难道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爱ài)上他,得到我的心不成,唉~一定是这样,长得漂亮就是麻烦!”

    陈光大不知道他媳妇正在房里自导言(情qíng)剧,因为他已经被震惊的合不拢嘴了,只看两道鬼祟的人影钻进了小竹林里,等他悄悄的摸上去一瞧,正是一对狗男女饥渴的拥吻在一起,可这两人居然是丁莉她娘跟严晴她爹。

    ‘我去!怎么会这样……’

    陈光大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仔细看了好几遍才确认没看错,这时候两人已经打的火(热rè)了,越来越没法控制了,但陈光大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要是让丁莉跟严晴知道了,两人非成为生死大敌不可。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准得出事……’

    陈光大急吼吼的往包间方向跑去,谁知迎面就撞上了严晴他妈周蔓茹,周蔓茹显然也喝了不少,一看到陈光大便东倒西歪的笑道:“小陈??!看到柳丽珍那个大了没有啊,她是不是出去吐了???”

    “对对!她被您喝吐了,您当心点……”

    陈光大赶忙上去扶住了周蔓茹,谁知周蔓茹却摆摆手说没事,还硬要去找柳丽珍的看笑话,这德(性xìng)简直跟严晴一模一样,一旦喝大就彻底变了个人,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心里的(阴yīn)暗面噌噌的往外冒。

    “我扶您过去,您跟我来……”

    陈光大赶紧扶着周蔓茹往另一边走,这要是给她撞见自己老公偷(情qíng),非拿刀活劈了丁莉她娘不可,而周蔓茹也挂在他(身shēn)上醉醺醺的说道:“我告诉你,柳丽珍是个不要脸的大,她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赶紧跟她分手!”

    “好好!我分我分……”

    陈光大苦不堪言的扶着自己丈母娘,看了鱼庄一圈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只好扶着她往深处的客房走去,好在他们今晚包了鱼庄,远远就看到竹林后盖了七八间小屋,但除了李大美那间房还亮着灯之外,其它房间都是黑漆漆的。

    刚到客房门口周蔓茹已经站不住了,陈光大心里一喜,急忙将她横抱起来钻进了一间空房间,谁知周蔓茹却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竟然恶狠狠的问道:“你想干什么,为什么带我进房间?”

    “我,我不是看您喝多了吗,带您来睡觉……”

    陈光大十分尴尬的看着她,生怕给自己丈母娘当成色狼,但周蔓茹却突然咯咯一声(娇jiāo)笑,居然媚眼如丝般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又膩声说道:“坏小子!早就知道你想打我主意了,喝酒的时候就偷偷摸我腰,真是坏透了!”

    “???我没……”

    陈光大满脸冤枉的摇着头,可周蔓茹却猛地吻住了他的嘴,连舌头都一起挤了进来,陈光大一下子给她弄懵了,真没想到保守的严晴,居然有个这么生猛的娘,虽然他也霍霍过自己丈母娘,但严晴百分百接受不了这种事。

    “你真帅!真像我初恋(情qíng)人……”

    周蔓茹松开自己的小嘴,目光火(热rè)无比的看着陈光大,不过陈光大刚想找个借口开溜,却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说话声,他赶忙用脚踢上了房门,谁知周蔓茹又顺势跳了下来,直接把他按在墙上索吻。

    “光哥!你在里面吗……”

    忽然!严晴的声音居然从外面响了起来,陈光大两条腿都给吓软了,可周蔓茹竟然偷偷一笑,睁着一双雪亮的大眼睛猛地吻住了他,陈光大差点就给她吻哭了,只能任她为所(欲yù)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重要声明:小说《末日刁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