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刚刚刘启明显感受到了罗双的变化,他竟然在被自己((逼bī)bī)到那种狼狈境地的时候还在吸取着自己剑式的精华。

    随之后来罗双的几招反击,刘启下意识的放出了这全力一击。

    “大王、军师!”

    这里的动静并没有让军队有所害怕,现在以刘启为中心二里地已经被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住了。

    “可恶,真是该死!”洛泉在遥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刚刚这一战,此时她恨恨的咬了咬牙然后向前跑去。

    “一定要撑住,希望还来得急!”

    洛泉在心中祈祷了一声。

    “都散了吧!”

    刘启的劲元之气已经找到了处在剑浪之中的罗双。

    此时罗双全(身shēn)上下都是被剑芒绞割过的伤痕,那种惨状让刘启都有些微微侧目。

    可是当一想起罗双对欣儿和小女孩出手,刘启的那份不忍立即就被抛开。

    “呼~~”

    一阵风过,刘启所斩出来的剑芒也在此时纷纷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的是,所有人的动作也纷纷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

    一个男子疯癫的大笑突然传了出来,只见那原本已经生机尽无的罗双突然带着那遍体鳞伤的(身shēn)躯站了起来。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随着他的大笑,他的全(身shēn)竟然突然像漏了一样纷纷向外面激(射shè)着血液。

    欣儿立即就捂住了(身shēn)边小女孩的眼睛,她自己也不忍堵视的闭上了双眼。

    但是那血液激(射shè)的声音还是听得她头皮发麻。

    “喀~~”

    罗双傲世睥睨的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刘启,然后只见他轻轻的对着(身shēn)边不远处的大剑一抓。

    那大剑好像有所感悟一样擦着地面向罗双那里飘了过去。

    “不灭剑意,不死不休!”

    随着罗双的喝喊,只见他如同一只老鹰的腾空而起执着那把大剑就向刘启轻轻的斩了过去。

    刘启的双眼之中立即就出现了一道道疯狂高速盘旋的一个个剑芒疾(射shè)向自己。

    “把我当磨剑石,那我倒要看看你的剑到底有多么的锋利!”

    对于罗双这惊艳的一击,刘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气馁此时反而好像什么东西触了他逆鳞一般的暴怒起来。

    对于刘启来说,他的逆鳞就是他的亲人!

    “破!”

    刘启提起手中出现的弑忘剑,对着罗双挥出来的剑意直接就迎头一击。

    “嗡~~”

    一阵阵清鸣在刘启的耳边肆虐的叫着,“轰~~”

    当弑忘剑和罗双手中那把大剑撞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

    让人无比奇怪的是罗双手中的那把卖相极其普通的大剑却并没有在这剧烈的对撞之中出现裂损。

    就连他那残破不堪的(身shēn)躯也没有因为这剧烈的撞击而产生新的伤势。

    “不错!”

    刘启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在罗双的(身shēn)体周围竟然围绕着一层极其锋芒的剑芒。

    刘启正要动作,周(身shēn)突然涌现出一团黑漆漆的黑色光圈,那光圈莫名的有种熟悉感,而且刘启内心那种无法释怀的惊悸感也是潮水一样涌了出来。

    黑色光圈围着刘启周(身shēn)一抹,就像橡皮擦一样,刘启的(肉ròu)(身shēn)瞬间就破碎成了尘屑,只剩下浑噩的灵魂被黑色光圈包裹着,消失在了原地。

    记忆再次被抹除,刘启灵魂浑噩着,被黑色光圈包裹着,来到了一个新世界,展开了一段崭新的历程。

    刘启的灵魂正在穿梭着时空通道,突然旁边闪过了一抹幽色的灵魂闪光。这抹灵魂闪光出现的非常突然,一下就撞进了刘启的空白灵魂中,片刻就被刘启的灵魂给吞噬了。

    大量记忆涌入了刘启的空白灵魂,这灵魂居然是一名穿越者,眼看着就要进入新世界了,却撞在了刘启的灵魂上,一下就被刘启的灵魂本能吞噬了。吞噬了这名穿越者的灵魂后,刘启的灵魂也跟着出现了一种牵引力,好似某个世界在召唤着自己似得。刘启被抹除了原本记忆,只剩下穿越者的记忆,所以顺着穿越者的记忆模式,刘启浑浑噩噩的被那股牵引力带到了一个新世界里。而一直包裹着刘启的黑色光圈,只是在刘启吞噬穿越者的灵魂时波动了一下,旋即就钻入刘启灵魂深处消失不见了。

    刘家所在的刘家山庄今天早晨很(热rè)闹,因为刘家的家主夫人,在经历罕见的十二个月怀胎后,就要生产了。

    刘家是清水镇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据说清水镇建立之前就是这里的原住民,传承至少已有百万余年,当然,是真是假无从考究了。

    当今家主刘昂达,据说早年游历时,曾经救过当今圣上的(性xìng)命。

    这个姑且不说真假,就单说孤独家的财力,在这个镇上的绝对是第一位的所在,清水镇唯一的酒楼“凤翔酒楼”、唯一的交易所皆为其所有,而且据说还间接控制了其他一些小旅馆、小药店等等,小道传言,刘家掌控了清水镇近百分之七十的产业。

    现今,这个刘家家主,刘昂达,正焦急着徘徊在厢房外,陪伴他的还有一个看上去八十多岁的老头,这是他的父亲,刘慎言。

    看着自己的儿子转来转去,刘慎言有些生气,“又不是第一一次了,着什么急?有用么?静下来,一边等着。该来的始终要来。。?!?br />
    听到父亲的训斥,昂达不再走动,只是,那脸上还是流露着莫名的焦急之色。

    突然,“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打破了这一切,让刘昂达那焦急的心安静了下来。愣了一下,随即大声向着屋里喊道“生下来了么?可以进去看看吗?”

    “是啊。等等,好像还有一个?”应该是那个接生婆杜氏说的。

    “嗯?不是预测的是一个么?怎么变成了二个了?”刘昂达有些疑惑,虽然很焦急,还是没办法,不过,已经开始平静下来,而且还有点窃喜,“双胞胎么?比一个要好吧?”

    过了一会,又是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只听见那接生婆说,“进来吧,恭喜家主喜得双子。。?!?br />
    “那我进来了,”推开门,刘昂达飞一般地奔向(床chuáng)边,“喜儿,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两个都是,”喜儿虚弱的答道。

    “哦,太好了,哈哈,对了,喜儿,你好好休息啊,辛苦你啦,那个我可以抱抱我们的孩儿不?”

    “当然可以。。你轻点。。?!?br />
    接过其中一个小包裹,看着里面的小孩,不(禁jìn)自语:“小家伙真像我啊,眼睛大大的,呵呵,。。吖,眼珠是紫色的。?!?br />
    “嗯?”老爷子不知什么凑了过来,“让我看看,不是啊,黑色的啊?!?br />
    “哦?,还真是黑色的。大概我太兴奋,看错了吧。。?!?br />
    昂达仔细的看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回道。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老公?”喜儿忍着劳累,对着刘昂达说道。

    昂达望了望窗外,一脸喜意的说道,“好,如今天刚亮,朝霞升起,晨光无限,象征着新的一天的美好生活,这个叫小朝小辰吧?!?br />
    “嗯,小朝不太好听,就叫刘启吧,呵呵,大的叫刘启,小的叫小辰,寓意将来有天空般的(胸xiōng)怀,如朝霞般朝气蓬勃。。?!?br />
    说完,自己先乐个不停,随后便给了那接生婆五十两银子,乐道,“麻烦你啦。这次多亏你帮忙,才能使这两个婴儿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啊?!?br />
    那接生婆笑着接过,“这是我的福分。能够接生双子也是一种荣幸啊。好啦,让贵妇人多多休息,多喝学带糖类的东西?!彼低?,便走了出去。

    刘慎言老头子,看了那刚出生的婴儿一眼,也走了出去。

    刘昂达将婴儿交给丫鬟,对着喜儿嘱咐了一番,让她好好休息,也是离开了。

    喜儿喜(爱ài)的看着在丫鬟照顾下放在自己(身shēn)边的双胞胎儿子,脸上也是一脸的幸福,只是最终,也忍不住劳累的侵袭,进入了休息中。

    这个小院的外边,家族开始了早已准备好的庆贺,刘昂达给家丁、护院、丫鬟等每人五两银子,以贺喜得贵子,然后又是一番(热rè)闹。

    现在,刘启和小辰正在母亲的旁边熟睡着,只是,刘启表(情qíng)怎么那么奇怪呢,一脸好奇的样子,两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向四周看着,似乎在查看着什么,而后就是一脸的纳闷。好在没人发现这样(情qíng)况,不然,不吓死人才怪。。。

    事实上,刘启正在想事(情qíng)呢,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哦,怎么又活过来了,还变成了刚出生的幼儿?最奇怪的是,醒来的时候好像在现在这个母亲的肚子里,被那个小弟踹了一脚哦。

    估计,自己被那一脚给踹醒的吧。

    可恨的是,在刚出来的时候,还被那个接生的婆娘给打了一把掌,害得自己不(禁jìn)骂了一句脏话,不过,传出来的却是婴儿的啼哭声。

    自己那个郁闷啊,感觉太委屈了,刚来这个莫名的地方,就被一个大妈非礼了,还被打了一巴掌。哎,命苦啊。

    随后就开始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陌生世界,感觉有些古怪。

    刚过了一会,就感到头突然有些疼痛。

    片刻后,自动好转,让刘启感到很是诧异的是,脑子里莫名出现了一段文字,细细看下,居然是“紫玄经之紫云诀”。字体也是自己所认识的中文。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紫玄经》还是听说过的,毕竟,上个文明,姑且称之为“上个文明”吧,曾经还曾在网络上看到,说它是某一位大神所著,据说很厉害的,练到极处,可以凌空飞翔、翱翔宇宙啊,可惜的是,也没听说有什么人练成功过。

    呵呵,不会捡到宝了吧?只是,怎么只有这紫云诀呢?莫非只是一部分,或者被封印了?嗯,不管如何,能够自动出现在自己脑子里,就是缘分,肯定是了不得的东西啦。

    “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但愿这个世界比较和谐,不会再毁灭?!?br />
    刘启不(禁jìn)又有了悲观的念头,看来那些过去的影响依旧存在。

    “不过,既然重生了,有了再次体验美丽生活的机会,就该好好地珍惜,好好地生活,和过去说再见的好,呵呵,变得多愁善感了,改变了许多哦。。?!?br />
    转念间,刘启又开朗起来,决定先试试修炼下这个传说中极为牛叉的“紫云诀”。。。

    “咦?不对哦,怎么好像修炼过似的,感觉一条气流在体内流动,速度很快的,温暖着静脉,同时,有那么一丝丝气息消失在丹田部位。。?!?br />
    刚按照那上面的描述运行了一下,就有丝丝的舒服感传来,感到气爽无比,同时也有些疑惑,继续想道,“莫非,在老妈体内已经开始修炼了么?”

    “或许吧,瞧那熟悉的样子,就像是演练过无数遍似的。记得,在前世有一团紫气围绕着自己呢,只是,它怎么不见了哦?不想了,安心的修炼,看看有什么效果再说。。?!?br />
    决定了之后,刘启主动按照那文字运转起了紫云诀,感到更加的舒适之后,产生了暖暖的困意,心思放松下,进入了睡眠中。

    这个小婴孩丝毫没注意到,周围淡淡的白色气息牵引而来,融入了熟睡的(身shēn)体之中。。

    刘启或许没有意识到,他的确很幸运,非常的幸运,那团紫云?;ち怂牧榛?,免除了记忆的销毁,穿过无数的空间次元,来到了这个世界。

    并且在生命即将消散的时候,进入了喜儿的(身shēn)体内,陷入了沉睡,那时紫云诀自动运转,带动着一丝丝气息,利用莫名的能量,吸收了一些喜儿体内的一些物质,重组了(身shēn)体,成为了一个新的婴儿,而且奇经八脉具通。

    这些,都是沉睡中的刘启所不知道的。

    刘昂达有点怀疑,刘启是不是病了,或者不舒服。因为小辰(爱ài)哭(爱ài)闹,而刘启几乎没怎么哭过,甚至没有尿过(床chuáng),几乎一天都在睡觉中度过,除了吃(奶nǎi)和拉撒。

    事实上,刘启也不想这样,但他听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还好他如今灵魂强大,抓紧每一点时间听周围的声音,听人说话,然后理解记忆,很快就学会了一门外语。

    然后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完全不同于原来的世界,就拿晚上来说吧,原来的世界至少能玩玩电脑、看看电视之类的,而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好像很古老的样子,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广播,没有什么任何科技含量的东西。

    不过,让刘启舒口气的是,这里有一个太阳,也有一个月亮,当然,还有那无数个星星,只是,比原来的世界要亮好多好多,晚上,几乎不用点灯的,呵呵。

    目前,自己生活的地方叫清水镇,属于出云帝国的边缘小镇,离元兽森林比较近。

    虽然是个小镇,但据说也有几十万的居民,只是大都在那森林边缘的山脉中,分散的居住着,至于统计的准不准,那就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