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女祖梦清岚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宁悦岳 书名:无限仙武世界
    当然,关于帮第二十八天连胜十场,白凡也只是随口一提,实际上对于那些仙界叛徒们,他心中比仇恨古族更加仇恨他们,无论他们而今落得何种下场,在白凡看来都是咎由自取。

    白凡宁愿帮梦蝶族这种没有参与过入侵仙界的古族,也不会帮当年的仙界叛徒们。

    有一点他和白尘几乎一模一样,那就是绝不能原谅背叛!

    当年的那些叛徒中,其中的确是有萧莫离这样不得已忍辱负重加入古宇的,但毕竟只是极小一部分的人,更多的都是死有余辜者,就算他们而今活在地狱,再虔诚的忏悔,白凡也不会有半点同(情qíng)。

    甚至那些人的后裔,也同样不值得同(情qíng)。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将这些人全部埋葬,以洗刷仙界当年的耻辱。

    “不过有一点麻烦的是,如果你要先去第二十八天见萧莫离就比较麻烦了,而今刚刚经历古阳潮汐,又是各大圣族备战圣战的时候,三十三天之间的上下通道盘查得必然比以前更加严苛,有些世界甚至会直接封闭通道,(禁jìn)绝一切来往?!?br />
    白凡闻言,却摇头道:“不需要,与其我们去找第二十八天找萧莫离,不如等他主动来找我们,只要咱们适当的放出一些信息,他必定会有所察觉,他再怎么说也是第二十八重天的圣祖,肯定比我们要方便得多?!?br />
    “也只好如此了……”啻云尘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自不远处的巨大的神阳光柱那里,突然传来一声震天怒吼,仿佛天神之怒发出的咆哮,震动得紧邻光柱的梦蝶圣山都轰然震动,随之一股杀意如狂风暴雨般笼罩而来,让整个梦蝶圣宗的所在都霎时间陷入彻骨的冰冷。

    “第二步圣祖的气息……是第十三天的拓跋惊涛,难道是为木石宫少主来问罪的,竟然这么快?”啻云尘沉眉少顷,口中发出惊疑。

    与此同时,从梦蝶圣山顶上,传来一股滔天气息,似乎有一个女子的(身shēn)影出现,向着神阳光柱的方向清冷怒喝:“老十三,拓跋睿不是我木蝶族所杀,此事我们也正在查,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凶手找出来给你一个说法。但你若真要以势压人,我就算拼的得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你轻易得逞!”

    “那我就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内,要是不能让我满意,碎的可就不是梦蝶宗的门坊,而是你梦清岚的项上人头!”

    话音落下,一只灰色的苍茫巨手从虚无内探出,瞬间猛然拍在了梦蝶圣山脚下的那座高大三丈,耸立在山路口的石牌坊上,随之,这座代表了梦蝶圣宗名号的门牌,立时爆碎,在尘雾中轰然瓦解。

    拍碎山门,怒斥对方圣祖,那第十三天的圣祖可谓将骄狂跋扈演绎到了极致,似丝毫面子都不肯给。

    “欺人太甚,我们都是圣族,他凭什么这么做?!”山顶立刻传来大师姐梦灵云的怒啸,也怨不得她暴怒,这一掌打的不只是一块门牌,还是梦蝶圣宗的颜面,就像众目睽睽之下,一巴掌拍在梦蝶圣宗的脸上,但凡梦灵蝶族的修士,谁能忍受?

    不过那顺着神阳光柱传来的意志根本就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威胁完后就瞬息离去,那恐怖的杀念与威压,自然也就潮水般的退走了。

    虽然?;獬?,可整个梦蝶圣山内,依然死寂一片,所有弟子都知道,这次整个梦灵蝶族,恐将会有滔天大祸。

    木石宫乃是第十三天的统治族群木石族的王族势力,便与梦蝶圣宗在第二十一天的地位一样,但不同的是,一个第十三天,一个第二十一天,势力差距非常明显。

    单单比较两族圣祖的修为,梦蝶族就处于绝对的劣势,那木石族的圣祖乃是第二步巅峰的存在,而梦蝶族的女圣祖却只是第一步巅峰,两者之间相差了整整一步,而且还是至尊一步,这一步对九成以上的至尊来说,都如同不可逾越的天渊。

    如白凡这般可以跨越一个台阶而战的,毕竟是万古难见的极少数存在。

    此刻,梦蝶圣山最神圣的山顶,只有梦灵云和梦蝶圣宗的圣祖在略显暗淡的神阳光辉中伫立。

    梦蝶圣宗的圣祖梦清岚,也是整个梦灵蝶族的圣祖,第二十一天唯一的至尊,古宇三十三天中非常罕见的女至尊。

    她继承了梦蝶族一脉相承的美貌,即便看起来年龄稍大,可却风韵犹存,甚至更添一种少女所没有的雍容高贵,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泉,顾盼之际,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摄人心魄的清雅之态。

    仅论相貌,堪称美艳不可方物,与那位正值芳龄的大师姐相比,却更能勾起男人的**。

    “圣祖,那第十三天也太霸道了,原因都还没弄清楚,就如此威((逼bī)bī),这不是不问而诛吗?”过了半晌,(性xìng)格耿直的梦灵云仍然怒火难平。

    梦清岚摸了摸她头上的长发,苦笑着叹道:“那拓跋睿毕竟是死在我们第二十一天,拓跋老鬼找我们也是理所当然,要怪就怪我不是那老鬼的对手,否则他也不敢这么放肆了?!?br />
    “哼!都怪梦平章那些人,要不是他们,拓跋睿根本不会来我们二十一天,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了?!?br />
    “这也不能全怪他们,是我让他们去第十五重天以上找盟友的?!?br />
    “为什么?”梦灵云吃惊的看向女祖,十分不解。

    梦清岚美眸中流露出一抹疲惫之色,叹道:“我梦灵蝶族向来不喜欢争斗,也不善于争斗,可(身shēn)在古宇,又怎能不争,不斗?你不争,别人就会把你拥有的一切都抢走?!?br />
    “可自我族统御第二十一天以来,不是一直都平安无事么,为什么这次就必须要寻找盟友了?”梦灵云仍然不解,在她的印象中,梦灵蝶族虽从未主动发动过向上挑战的圣战,可在别的族群的挑战中,也从未落败过,一直占据着古宇第二十一重天地,至今至少已有数十万年了。

    梦清岚摇了摇头,将原本隐藏在流云薄纱袖笼中的手掌在梦灵云面前显露出来,只见那只手掌,与她晶莹圆润的右手相比,竟然呈现一种奇诡的灰青色,更隐隐给人一种枯萎衰败之感,这种现象出现在一个至尊(身shēn)上,显然是极不正常的。

    “这是……”梦灵云心中一颤。

    “(身shēn)在古宇,就无时无刻不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挑战,就算我们不想再往上,可下面的族群却不希望我们继续占据第二十一天,所以即便我已是圣祖,也不得不竭尽全力的修炼,以期冲破第一步的桎梏,成为第二步的圣主,如此一来,梦蝶族的处境才能大大改观,基本上脱离圣战的漩涡,否则每过三十三万年都被挑战一次,就好比要经历一次生死玄关!”

    “这一次下面有几重天的圣祖皆是最近三十万年内新晋的,有的甚至是在仙古大劫中成长起来,杀(性xìng)极重,我预感第一步的修为恐怕挡不住他们了,所以便冒险冲击彼岸道台的第二阶,却没想到第二步如此艰难,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被伤到了根本?!?br />
    ”如果不结交到盟友在圣战中助我们一把,此次圣战梦蝶族将要凶多吉少,梦平章他们也是按我的意思去做,只是我没想到他们找的会是第十三天的木石宫,这一族每次都是杀入仙界的急先锋,如果我知道了,必然会提前阻止他们?!?br />
    “女祖似乎对进攻仙界很反感,这是为何?”梦灵云敏锐的察觉到了女圣祖语气中的言外之意,登时好奇问道。

    梦清岚沉默起来,显然在犹豫,过了半晌,才蓦然叹道:“这本是我梦灵蝶族最大的秘密,不应该和你这个小辈说的。不过最近这些年,自从你父亲他们那一辈天骄意外死在第三天后,整个梦蝶族除了你之外,几乎就没有可造之材了,所以这个秘密你迟早会知道,提前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万万不可对其他任何人提起,否则我族在古宇就真的没有半分容(身shēn)之处了?!?br />
    梦清岚忽地转(身shēn),望向那远离神阳光柱的莽荒之外,目光深邃而忧伤,似乎带着追忆,看到了古宇之外的幽冥,悦耳的声音带着沧桑之意的说道:“其实很多人都好奇,像我们梦蝶族这样不喜好争斗,又不善于争斗的种族,是如何突然崛起的,他们只看到我在短短十数万年内崛起证道称尊,先是在地二十七天带领梦蝶族完成万古罕见的奇迹,击败当时的圣族水火魔族取而代之,而后又一步一个脚印的向上,最后在两次圣战中达到了第二十一天,便以为一切都是因为我这个圣祖天资绝伦的功劳?!?br />
    “难道不是么?”梦灵云扑闪着一双明亮大眼。

    “当然不是”,梦清岚摇了摇头,莫名苦笑道:“我的天赋,别说在整个古宇,就算在梦蝶族内都算不上绝顶,之所以我能在十万年间成就圣祖,是因为曾经受到一个人的点拨,他传我的一篇秘法,远远胜过梦蝶族数十万年积累的传承,若不是他,我恐怕终此一生最多也只是个神祖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仙武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