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一章 拒降

    攻下了堵阳,汉军斩首两万余众。

    朱儁给孙坚记下首功,又给帐下将军在功劳簿上添了一笔。

    捷报传至洛阳,天子甚为高兴,再加上之前皇甫嵩将颍川之功归到朱儁(身shēn)上,刘宏大手一挥,直接封了朱儁西乡侯,迁镇贼中郎将。

    封赏下来,一众将军个个喜笑颜开。

    倒是吕布,朝廷好像不晓得他功劳一般,依旧当着杂号度辽将军。

    韩忠率着残众往南逃回宛城,得了封赏的朱儁近几(日rì)满面红光,觉得不能辜负朝廷厚望,(屁pì)股在堵阳还未坐(热rè),就亲率大军趁势而追,大有一口气夺回宛城的汹涌气势。

    宛城西北以外的十二三里处,名为夕阳聚。

    朱儁选择在此依山建营,东边是宽阔源长的淯水,取水便捷,利于应对各种突发事故。

    光武帝刘秀,就曾在此诛杀叛将邓奉。

    派出去探听消息的斥候,于第三天将捕获的(情qíng)报传入朱儁耳中。

    张曼成死后,继任渠帅之位的并非韩忠,而是一个名叫赵弘的家伙。据说南阳这一带的黄巾头目里,就属他武艺最好。

    赵弘脾(性xìng)暴躁,常常仗着武艺去欺压良善,又纵容手下士卒肆意劫掠,当地百姓恨极了他,然则在黄巾内部,却是极得人心。

    张曼成尚在的时候,还能压他一压。如今张曼成已死,他自然第一个蹦跶出来,得到其他头目的一致推崇,成为了新的渠帅。

    
    得知汉军驻扎夕阳聚,赵弘觉得是时候该他大显神威了。二话不说点齐城内仅有的三千骑卒,出城往西北方向而去,准备给汉军来个下马威,顺带替死去的张曼成报仇。

    韩忠晓得汉军厉害,苦口劝了赵弘许久,尤其是曾在卷城城头血战的那两个猛人,更不是赵弘能够应付得了。

    偏偏自负武艺的赵弘头铁不信邪,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还笑韩忠怯弱胆等他摘下那二人头颅,看韩忠还有何好说。

    哒哒哒的三千骑卒从宛城北门直奔夕阳聚而去。

    好巧不巧,在临近汉军驻地时,赵弘碰见了出营放风的吕布。

    他见眼前青年甲胄威武,胯下又是赤焰神驹,便认定其在汉军营中地位不低,遂将长枪指向吕布,狂放笑道:“黄口小儿,见了你家赵爷爷,还不乖乖下马受擒!”

    什么叫老寿星吃砒霜,赵弘就是典型例子。

    两人交手仅有一个碰面,还未看清吕布如何出手,赵弘就跟这个世界说了再见。

    (身shēn)后的士卒脸色惊骇,如同见鬼一般,黄巾军中最厉害的新渠帅居然一瞬就被击杀下马,这是他们如何也想不到的,眼前这个脸色冷淡的青年还是人类吗?

    不等吕布下令进攻,他们就主动作鸟兽四散,留下赵弘的尸体光溜溜躺在那里,显得颇为滑稽。

    把赵弘尸体带回,诸将在得知此人就是蛾贼新任的渠帅之后,心中又是一通嫉妒眼红。

    出门放风溜达都能捡个送上门的渠帅,吕布这人品简直也忒无敌了点。

    逃回宛城的骑卒将赵弘被杀的事(情qíng)告知诸位头领,闻知赵弘仅有一合就遭击杀,诸人大惊不已,心中惶惶寝食难安,不知还有谁能与之一战。

    国不可一(日rì)无君,城也不能一(日rì)无主。

    韩忠被选作了新的渠帅,他自知不是汉军对手,便让人去同朱儁乞降,只要能饶过他们(性xìng)命,他们愿意将宛城奉上,拱手而降。

    或许是近来太过顺风顺水,朱儁心里有些膨胀起来,完全忘记了当初被黄巾军撵着打的(日rì)子。

    秦颉和吕布皆认可纳降,朱儁却不以为然,还引经据典说了一大堆道理。

    他告知诸人,当初在秦末的时候,人民没有稳定的君主,所以才以赏附来劝降。现在海内一统,只有蛾贼造反,纳降他们不能使人心向善,只有讨伐他们才足以惩恶。现在如果接受他们的投降,那就是滋长他们造反的意念,给他们‘有利就进战,不利就乞降’的想法,这是纵敌长寇的策略,不是良计。

    诸将点头,以为朱儁说得在理。

    吕布却是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真想问问这位西乡侯是不是脑子进水,明明能够不费一兵一卒收回宛城,却非要固执的弄得血流成河才肯罢休。

    得知朱儁不肯纳降,韩忠决定据城以守,并将此事转告麾下士卒。

    原本还心存侥幸的士卒听闻之后,既然汉军不肯纳降他们,那就干脆破罐子破摔,死守宛城,拼死一搏。

    汉军连续强攻十余天,宛城没能攻破,反倒还折了不少人马。

    朱儁气恼无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暂时同宛城里的蛾贼对峙起来。

    此时吕布麾下的骑卒不少人出现了异样,浑(身shēn)燥(热rè),呕吐腹泻,喊着头痛乏力,上不得战马。

    吕布上报,诸位将军却并未放在心上,说这是水土不服,修养数(日rì)习惯就好。

    正当朱儁踌躇万分之际,荆州刺史徐璆收拾完襄阳、长沙、武陵等地的蛾贼,率军前来同朱儁汇合。

    有了这万余人马的注入,朱儁霎时实力大增,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令士卒围住城池,于西南面筑造土山,对城内鸣鼓呐喊,摆出进攻姿态。

    城内黄巾果然中计,全都赶到西南应敌。而朱儁则自率精兵五千,强攻东北,将士奋勇登城,于城头激战三个时辰,只差一点,就能夺城而入。

    计划垂败,朱儁作了深刻反思,很快就明白了这其中道理。

    宛城外围坚固,城内蛾贼求降不得,所以他们殊死战斗。

    万人一心,尚不可当,何况是近十万之众!

    强攻难成,为何不开道口子放他们逃走呢?

    烛火在朱儁的眼中跳动,当夜,他召来诸位将军,定下新的作战计划。

    翌(日rì)清晨,朱儁将南边城门的士卒撤往北边,作势要再一次进行强攻。

    交战这么多天,城内的蛾贼早已是心惊胆战,如今有条生路摆在面前,哪还会有其他顾虑,怂恿着韩忠往南边突围。

    再固守宛城,前来围城的官军就会越来越多,到那时想走也走不了。

    韩忠当机立断,于巳时率着数万黄巾士卒从南边出城。结果没料想的是,出城还未走至半里,便听得后方鼓声震天,汉军士卒蜂拥杀至。

    出了城的黄巾军哪还有拼死一战的决心,各自都想着活命,四散而逃。

    中计了!

    韩忠愤恨咬牙,心里受不了这刺激,(胸xiōng)闷气短之下,张口吐出一口浓血,栽落马背。

    埋伏于前方的吕布听得动静,翻(身shēn)上马,(身shēn)后骑卒仅有千余。

    麾下带来的两千骑,如今已有近半的士卒,开始‘水土不服’。

    眼前视线变得有些恍惚,上马后的吕布发现周围景象也渐渐模糊起来。他甩了甩脑袋,不知为何,手里的画戟竟变得沉重无比,几乎快要拿握不住。

    “头儿,你怎么了?”发现吕布似是不太对劲,曹(性xìng)急忙上前,语气里满是担忧。

    “没事?!?br />
    吕布摇头,咽着发燥的喉咙,示意不必担心。

    然则还未拖到他发号施令,便觉得眼前一黑,(身shēn)躯不受控制的从马背直(挺tǐng)坠下,再无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汉末之吕布再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