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章 瞒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平仄客 书名:妻在上
    左翊卫、(殿diàn)中省、内谒者……这些人四散在宫中,是宫中最多却也最不起眼的存在,里面全都有安插有叶家的棋子!

    光是(殿diàn)中省就有六局二十四司,区区内谒者只是从八品的位置而已,那么其余的内侍宫女呢?叶家究竟在宫中安插了多少人?!

    叶献已是当朝尚书令了,已经位极人臣,叶家在宫中安插那么多棋子,还秘密与宠妃有往来,叶家到底想做什么?

    叶家想做什么,已经昭然(欲yù)揭,可是至佑帝却不相信,更难以接受。

    他怎么相信、怎么接受?

    最宠(爱ài)的妃子与最倚重的朝臣,竟然暗中勾结起来,不知已做了什么、打算做什么,总归一点,都是瞒着他这个帝王,乃至是为了从他这个帝王手中夺利夺权!

    不知是因为惊愕还是因为愤怒,他的脸容看起来有些扭曲,就连手指在微微颤抖。

    赵大均在禀告过后便一直低着头,压根就不敢看向至佑帝。

    纵然他没有看,也知道皇上此刻心里有多愤怒?!襄?殿diàn)里太安静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安静。

    下一刻,赵大均便听到至佑帝这样说道:“昨夜宫中的动静,可都遮掩下来了?”

    赵大均一愣,没有想到皇上最先问的竟然会这个,便立刻回道:“禀皇上,臣已让人守住宫门,从事(情qíng)发生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离开宫中?!?br />
    虽然传递消息的路径,并非通过人出入宫(禁jìn),但这是赵大均能够想到的最周全的方式。

    至于其他的……他便无法可想了。

    当时宫门局的守卫捉住了张侍卫,虽然此事没有怎么声张,但随后皇上亲自去了永庆宫,这一切都显示了事(情qíng)不同寻常。

    宫中定有无数耳目在关注着皇上的一举一动,永庆宫的事(情qíng)是否被遮瞒下来、有多少风声漏了出去,这都是他所不知道的,也是他难以预料的。

    至佑帝点了点头,继续沉默下来。

    在这个时候,他心中所想的,就是昨晚的事(情qíng)有没有扬出去,他能否追索到更多真相。

    与贺德妃、与叶家有关的真相。

    至佑帝的手握成拳头倏尔张开,随即下令道:“何恩,管好宫门局的侍卫,昨夜永庆宫的事(情qíng),要尽可能瞒??!赵大均,左翊卫的士兵你看着办,朕给你半天的时间,从这些棋子口中挖出更多的线索来。朕不想此事传到外面去,可清楚?”

    半天的时间,或许查不到多少线索,但是现在至佑帝只能这么下令。

    叶家能在宫中安插了那么多棋子,消息当然无比灵通;除了叶家自(身shēn)之外,还有许多与叶家联系紧密的官员人家,譬如中书令王元凤,就是叶家的姻亲。

    将永庆宫的事(情qíng)一点不漏瞒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但是遮瞒半天,却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至佑帝最乐观的估计。

    半天的时间,应该可以让赵大均查到更多东西,也能查得更清楚!

    这个时候,已无须去确认那个张侍卫所招供的话语是真是假了,一个人会说谎,一群人会说谎,但总会留下各种各样的线索来。

    若是以往不曾发觉不曾在意便罢了,只要有心去查探,只有竭力去查探,总能发现蛛丝马迹来。

    现在,至佑帝十分冷静,比之前许多时候都要冷静,他如常上朝,如常听取朝臣的奏报,就连面对叶献的时候,都和往(日rì)没有什么两样。

    一点儿都看不出,他昨夜会对叶献的密信如此愤怒,也看不出他内心的狂风骤雨。

    他以一种局外人的审慎与冷静来等待着赵大均的调查,来旁观着事(情qíng)的进展。

    赵大均会查到什么、事(情qíng)究竟会如何,在这半天时间内,至佑帝并不知道,也压根不去想,只静静等待着。

    他压根不知道,在这半天内,看似十分平静的后宫前朝,底下不知有多少暗涌。

    昨夜永庆宫的动静,可以瞒住后宫中许多妃嫔,却绝对瞒不过坤宁宫中的钱皇后。

    钱皇后虽然曾被打入冷宫,但毕竟曾是后宫之主,暗地里自然有许多得信得用的人,这些人虽然随着她进入冷宫或多或少暴露乃至死亡,但还是有不少幸存下来。

    她从冷宫出来之后,便重新调度了这些暗处人手,特别是紫宸(殿diàn)和永庆宫这两处地方,更是不遗余力安插耳目了。

    更何况,在她也不知道的暗处,还有萃华阁的暗探们在助坤宁宫一把。

    是以,她知道贺德妃出事了,更知道左翊卫有个士兵在永庆宫被捉住了,很显然,先前宫中传言的贺德妃与侍卫私通一事有了确凿证据。

    别的妃嫔若是知道了这些事(情qíng),必定尽可能将此事扬出去,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德妃这个丑事。

    所谓众口铄金,但凡涉及妃嫔私通,就算没有影儿的事(情qíng)都会弄得一(身shēn)蚁,更何况现在有了真凭实据?

    正好落井下石,弄臭了贺德妃的名声,让她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羰撬冲合壑懒?,就会这么做。

    但是钱皇后反其道而行之,在得知永庆宫的动静后,她立刻让金锭等人敲打了坤宁宫上下,勒令内侍宫女们不得就此有半句议论。

    此外,钱皇后还给暗处的人手发了指令,令他们尽可能遮瞒此事,在紫宸(殿diàn)没有传出任何风声之前,定要将贺德妃的事(情qíng)瞒得严严实实的。

    钱皇后这么做,一来是看到紫宸(殿diàn)十分平静,永庆宫只是暗中封宫,明面上看起来一切如常;二来……是因为有人将一个口讯送到了坤宁宫。

    送口讯前来的人,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小内侍,口讯的内容,自然是请钱皇后尽可能遮瞒永庆宫中的消息。

    这口讯,听起来平平无奇,光是从内容上来判断的话,还以为是贺德妃一方的人传来的消息。

    可是,送口讯前来的小内侍,开口便说道:“云端姑姑说,请皇后娘娘费心了……”

    云端姑姑,昔(日rì)厉平太后(身shēn)边的大宫女,早已经死去了的云端姑姑!

重要声明:小说《妻在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