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滥杀无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水真好喝 书名:天地微尘传
    归于我向着五大力士道:“该你们显神通了?!?br />
    五大力士面面相觑,不知归于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归于我轻蔑地一笑,道:“你们再祭出你们的法器来,舞弄一番,吸引来村民,然后咱们就可以一网打尽了?!?br />
    五大力士这时才明白过来,他们本不想像卖艺人一样这般舞弄他们的法器,但因为方才莫须有嘱咐了他们一切听归于我的行事,此时他们只好勉为其难地又祭出了五子同心,又将五子同心幻化成了一个圆柱形的擎天大柱,伫立在了当地。

    他们的速度很快,大概是仅仅有归于我说完话的一小会儿,他们的动作已全部完成。

    但这个时候并没有吸引过来一个村民。

    归于我道:“你们应该发出些惊天动地的声音才是,什么声音也没,怎么吸引村民过来?”

    归于我话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五大力士十分不愿意,而且是重复刚才的动作,但既然莫须有吩咐了,总得把这件事办好才行,不做不行啊。

    于是他们又重((操cāo)cāo)旧业,这次非常的卖力,并且有意发出了轰轰的声音,擎天大柱当头而立,威武壮观。

    这次果然很灵验,轰轰的声音惊扰了田地里的一些村民和茅草屋子里的一些村民,村民朝这边望过来,看是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四周聚集了大概有十来个村民,有的是刚从田里过来的农夫,有的是从茅草房中出来了抱着小孩子的村婆,归于我见来了一些人了,趁机大声说道:“诸位父老乡亲们,我们苁蓉谷来到贵村,与众位相处的很是友好,今天,为了感谢诸位,我们专门表演一个柱子神技给大家观看,这柱子神技千年难遇一次,大家可以互相转告,都来观看,仅此一次,要看的速速来看?!?br />
    归于我这一吆喝,果然引起了村民们的好奇之心,有的回去又叫其他人去了,有的舍不得离开,还在原地站着等着看。

    归于我不失时机地叫五大力士再次将擎天大柱的苁蓉收回成块茎,然后重新表演一番。

    五大力士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归于我不但将他们的本领叫做柱子神技,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表演,难道真的成了卖艺的不成?

    但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是硬着头皮再表演下去。

    一会儿,村民们又陆陆续续来到,有小孩,有老人,简直是扶老携幼了,因为大家都没见过这么怪异的苁蓉,所以都赶着出来看了稀奇。

    因为后面来的没有看到表演的过程,所以归于我又让五大力士再来一次。

    五大力士很是闷闷不乐,是啊,自己的法器一向是对敌才使用的,如今却沦为了卖把戏的,他们心(情qíng)能好吗。

    但无奈,只得再来一次。

    只见五大力士各个将手中的块茎扔出,在半空中,块茎相遇之后就各个上下黏住,成一个圆柱形的形状,然后慢慢膨胀变大,黏住之处也浑然一体,不见丝毫的缝隙,最后便如一根大柱子一般,耸立在了当地,在与地面接触的时候,发出轰轰的声音来。

    村民们看的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这般神奇的技巧。

    归于我见村民们越聚越多,全村的男女老少差不多都来了,便慢慢地向后退去,退到一个安全的角落里后,他才向着五大力士道:“快动手,全部杀掉?!?br />
    这句话说的血腥之极,五大力士早就重复着演示法器演示的有些不耐烦了,这时听到归于我的命令,马上就动手了。

    只见擎天大柱随着五大力士的控制,忽然间从控制倒砸下来,仅仅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便砸住了十几个在下面兴高采烈观看的村民,村民们猝不提防,哪曾想到这柱子神技会突然向他们袭击,顿时,喊叫声、哭声、哀嚎声,响成了一片,村民们纷纷四散逃窜。

    归于我看到这惨现,立刻(热rè)血沸腾,大叫五大力士快点施展法力,五大力士再次祭起五子同心来,只见擎天大柱一砸之后再次立起,立起以后在空中盘旋起来,追逐着向要逃走的村民头顶砸去,又一次砸下,逃跑中的一簇村民被砸倒在地,下面立刻血(肉ròu)模糊,几个村民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看到这血流满地的场景,归于我无端的兴奋异常,他为了怕被村民们挤伤,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场中的(情qíng)景,这时忽然见有一个老头逃了出来,马上就要逃出去了,归于我霍地一下冲出去,一个扫堂腿伸出,老头不提防,脚下立刻被绊了一下,一个狗吃屎,(身shēn)子前倾摔倒了地上,只听脖颈咯噔一下,就此一动不动了,竟然是摔死了。

    归于我为自己这行云流水的一招致命而感到很是自豪,上前看老头死的模样难看不难看,这时只听(身shēn)后一个汉子的声音叫道:“父亲?!?br />
    归于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农夫装扮的村民正红着眼朝这奔来,原来方才被归于我绊倒在地的是那村民的父亲,归于我吓得撒腿就跑,但那村民(身shēn)子健壮,两步便追上了归于我,伸出两只簸箕大的手掌来,就把归于我的脖子紧紧掐了住,叫道:“你害死了我父亲,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br />
    归于我挣扎着想要解释是自己不小心绊倒了你父亲,无奈那村民力大膀粗,双手上的老茧就像是一片片的刀刃,掐着他的脖颈一点缝隙都没有,归于我啊啊地叫着,无奈一个字也发不出来,他双臂挣扎着乱动,双眼白眼翻动,眼看就要被这个村民掐死了。

    他心里恨极,想不到我归于我英雄一世,竟然要这么死掉。

    然而就在归于我一息泯灭之际,一片硕大的块茎当空飞来,啪地正撞在那村民的后心口,那汉子闷哼一声,双手松手,硕大的(身shēn)躯趴在了归于我的(身shēn)上,就此不动。

    块茎救了归于我后,又再次被召回。

    归于我的脖颈此时才松懈了些,他用力将那汉子的尸体推开,揉了好一会儿快要窒息的脖子,才觉得松快了些,但脖颈上被汉子的老茧蹭破了许多,好不生疼。

    待喘息了多时,他才慢慢恢复了,他大难不死,并没有一点庆幸,反而心头一点怒意无法发泄,霍地站起(身shēn)来,伸脚在汉子尸体的脸上踹了好几脚,这才稍稍解了一些恨。

    此时抬头看去,只见五大力士还依然在狙杀着村民们,刚才竟不知是五大力士中的谁救的自己,归于我忙又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藏了起来,以免再遭遇上刚才的那种事,他这时心里才有些后怕,刚才真是好险,要是稍稍迟一下,自己免不了就被掐死了,死的就像是这里的无知村民们一样,死的不明不白了。

    他心里自信自己是要做大事的人,不然老天爷何以处处眷顾于他,数次让他死里逃生呢?

    想到有老天爷在背后撑腰,归于我的气势又高涨了许多。

    过不多时,惨叫声渐渐止歇,归于我从隐蔽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只见当地狼藉一片,躺满了男女老幼的尸首,而苁蓉幻化成的大柱子上也到处是一片片狼藉的血迹,五大力士见归于我出来了,使用法力将擎天大柱又幻化成了块茎,各个收了回去,擎在手中。

    归于我走进死尸中去,见地上这儿一滩那儿一滩,躺着无辜而死的村民,心里很是得意,世上没有比掌握生杀之权更得意的事(情qíng)了,他环绕一周,看看有没有幸存者,心里不(禁jìn)暗暗赞叹五大力士的法器真是杀人一等一的好东西,他转了几圈见没有幸存者这才满意,这些惨状要的一般人见了一定会受不了的,但归于我看了,恰恰相反,心里觉得分外的舒坦,真不知是怎么回事。

    归于我看罢杀戮现场,向五大力士看了一眼,道:“咱们大功告成,这就回去吧?!?br />
    五大力士不做声,跟在归于我的后面,走了一会儿,归于我忽然停下来,转头看着他们道:“刚才是谁救了我?”

    五大力士并不做声,归于我又问一句,五大力士才异口同声的说道:“五子同心?!?br />
    归于我听了哈哈大笑,道:“好,大恩不言谢,既然你们五位是一体的,那我这次就是欠你们五位的了?!?br />
    归于我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他本不是什么知恩图报之人,不知这次为何忽然良心大发,竟要报答别人对自己的恩(情qíng)了。

    对于归于我的话,五大力士还是毫无反应,也许他们认为救了副谷主是他们应尽的责任吧。

    不一会儿,几人就赶了回来,此时灵石被挖出了许多,一颗一颗不规则的灵石堆积在一起,快成了一座小山模样。

    归于我向莫须有禀报道:“谷主,属下们已经将这里的村民杀的干干净净的了,咱们再不用担心消息被走漏了?!?br />
    莫须有满意地点点头,并不询问杀戮的经过,归于我也懒得和他细细禀报。

    不多时,先前派出去的那六个门人竟一齐回来了,他们六人本来是分头去探访的,但路上不约而同的探访到离此一百多里就是九老山,听说是一个大门派,不过他们不怎么清楚,于是就去九老山山脚下看了看,六人于是不约而同地在九老山山脚下遇到了,也没探访到什么消息,便一同回来禀报。

    莫须有听说这附近竟是九老山,大吃了一惊,九老山他是知道的,先前九老山为天下正派之翘楚,其势力庞大,非同小可,只是后来在与荆吉门大战时,九老山损失惨重,又加上后来修真之风盛行,九老山不思进取,便渐渐的名声不显,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九老山的实力还是不容小势,只是想不到这个灵石石矿竟然在九老山附近。

    归于我听到这“九老山”三个字,不由得嘿的笑了一声,这九老山他可谓是很熟悉了,他先前也有所耳闻,是什么名门大派,而且据说山中还有法宝,端的厉害无比,山中之人都隐隐有仙人之风,只是最近几年不曾听得说了,销声匿迹了一般。

    后来他又与污垢大仙老乞丐的一段交往,老乞丐正是要去九老山的,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老乞丐去那里有什么事(情qíng)。

    归于我想到老乞丐,牙齿恨得咬的格格想,想当初那个老乞丐几次三番的要害死自己,后来自己与他暂时结盟,在黑风寨与苁蓉谷对敌之际,老乞丐摆出一副与上阵的样子,没想到他竟撒腿而逃,只留下了自己一个人与苁蓉谷对敌。

    那时老乞丐扔下自己就像是扔下一只臭鞋子,简直是没一点留恋,现在想起来可真是让人气愤,如今到了九老山这边,不出意料的话,老乞丐一定会在九老山中,他一直不是想去九老山吗?好几个月过去了,假如我猜的没错的话,老乞丐一定就在这九老山中,哼,等我见了他,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当初他不是害怕和五大力士对战才逃掉的吗?要是见到他,我便想法子让他真真正正和五大力士来一场决斗,看我不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哼,背叛我的人总要付出代价的,连乞丐都不能例外。

    归于我心里愤恨地想着。

    想完自己心里的事,他看向莫须有,只见莫须有脸色严重,归于我察言观色,道:“看来我猜的没错,如此灵气孕育的地方,不是有什么奇人异士,就是有什么大门大派,这九老山不用说一定是个大门派了?!?br />
    莫须有点点头,道:“你猜的没错,九老山确实是个大门派?!彼低曛笏稚钌钕萑肓顺了?。

    而莫须有所想之事却是:在九老山山脚下这般屠杀无辜之人,虽说全部村民都已被斩尽杀绝,但他心里总是有些不安,总觉得好像不该听归于我的话那么做似的,要是外出探访的门人早点回来,自己也许就不会做出滥杀无辜这件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微尘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