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9章 土炎蛛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沙之愚者 书名:御鬼者传奇
    “哗啦——”说时迟,那时快,泥潭内浮出七、八个怪物的脑袋,紧接着,这些家伙张嘴疾喷拳头大的泥浆球,“嗤嗤嗤!”俱都挟裹劲风朝着二女和猎獬袭来。

    “原来不止一个怪物?!”她们仨看到敌人数量不少,却没放在心上,因为大家也有帮手在(身shēn)边。

    “唰唰唰!”

    若桃的吞雷刃瞬间向前虚劈十余次,无形气刃不断绞碎袭来的泥浆球,与此同时,十余道妖鬼疾影向着泥潭那边猛冲而去,“噗噗!”一个怪物的(身shēn)躯正好被鬼爪抓个正着,紧接着它们用力撕扯,登时将其裂成几片。

    “做得好,还有我呢?!?br />
    古桑女的话音一落,立刻驱使灵根在泥潭近前旋舞疾转,她刚才吃过对方的亏故此不敢直接攻击那些怪物,可是灵根挟裹风压犀利,硬是带起一股力量,硬生生撞飞了几个家伙。

    “嗷嗷嗷——”它们在空中惨叫翻滚,随即又随着噗通声落进了泥潭里。

    剩余的怪物见到大事不好,马上潜回潭底,不再出现。猎獬此时经过观察说道:“看起来对方用的就是‘打不过就跑’这种战术,咱们在这里空等白耗也不是办法呀?!?br />
    闻听此言,若桃哼了一声问道:“那你说该如何是好?”

    “很简单?!绷遭吵辽档溃骸?诱yòu)敌为上策……”此言未落,它突然住口,而后将目光瞧向不远处一片草窠。

    “谁在那里?!”猎獬发出低吼声的瞬间已经疾扑而去,“唰!”数条金线挟风横扫,顿时将杂草绞碎无数,而后轻而易举的把里面暗藏的家伙拽了出来。

    “哞哞、哞哞!”对方惊慌失措发出尖叫,大家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模样丑陋的秃尾妖羯,这家伙刚才因为被双方的打斗吓到,始终躲在草丛里发抖打颤,连腿都软了。

    “一个丑八怪,獬爷懒得为难你,快滚,免得遭了池鱼之殃?!绷遭骋膊粏?,松开金线就把对方扔了出去,“啪!”秃尾妖羯落在草坪中间,那里软乎乎的,倒是没受一点伤害。

    被抓住的时候以为自己的小命要玩完,妖羯此刻却没想到对方不会加害自己,便有些发愣,若桃对它跺了跺脚:“喂,你还傻呆在那里做什么?快走啊?!?br />
    被她这么一提醒,秃顶妖羯突然想起某件事(情qíng),而后立刻对旁边的猎獬发出了叫声:“哞哞……哞哞?!?br />
    “什么?”听到对方的叫声,猎獬微微一愕,随即道:“你说自己知道那些泥潭怪物的来历,还想帮助我对付它们?为什么?”

    听到猎獬问自己,妖羯顿时吭吭哧哧叫了起来,向它解释以往的经过。

    原来这秃顶妖羯的族群在附近平静生活,谁也没招惹,却在前几天被泥潭怪物全部袭杀,除了它之外死得一个不剩,十分凄惨,所以这个家伙发誓要复仇,可一直就没找到机会。

    因为自己不是怪物的对手,故此妖羯始终在暗中观察对方,试图找到那些怪物的弱点,不过通过几天来的观察,它发现怪物们经常从泥潭里成群结队出没,在密林内到处袭杀活物。

    对于失去的猎物,怪物或是弃尸荒野,或是将对方的血液吸得丁点不剩,让妖羯十分费解。

    但是这段时间也没有白白忙碌,秃顶妖羯终于从一只濒死的野兽嘴里得知了对方的名字,那就是“腐心狨尸”,它们从古时候就在这片密林附近出没,可是最近才逐渐开始活动频繁,危及树林内的活物。

    “腐心狨尸?!”听到这个名字,猎獬显得有些吃惊,旁边的若桃问道:“怎么,你认识这种怪物?”

    “不,我不认识?!绷遭骋×艘⊥?,可又把话锋一转:“但是我却知道,凡是名字里带有‘腐心’二字的家伙,都非常棘手?!?br />
    古桑女问:“这是为什么?”猎獬解释道:“上古之时,世上爆发了几场十分严重的瘟疫,无数人类和妖兽因此死去,范围遍布人间的每一个角落,那才叫惨不堪睹呢?!?br />
    据猎獬说,在瘟疫爆发时,有一部分生灵当场死去,这就不必细表了,但也有不少活物扛住了瘟疫之毒的侵袭,靠着自(身shēn)抵抗力活了下来,它们已经进化成了非兽非尸的怪物。

    这些家伙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自己的心脏部位被瘟毒蛆虫啃噬,却依然跳动不止,被称为“腐心”状态。凡是拥有如此特征的异兽,都非常危险,因为瘟毒蛆虫释放的毒素,几乎是无法解除治愈的,碰触到必死无疑。

    猎獬刚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某件事,立刻对古桑女叫道:“方才你不是用灵根抽中对方,而后感到难受吗?赶紧再检查一下,也许已经中了瘟毒?!?br />
    “呃?!”闻听此言,古桑女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把那条灵根拉到了自己近前检查起来。

    紧接着,古桑女便松了一口气,她说:“这些好了,幸亏没事,你们瞧,上面被那些腐蚀之物弄伤的位置已经痊愈了,我刚才多了个心眼,用自己的木神杖释放气息包裹住灵根,这才让它好得这么快?!?br />
    “呵呵,这个我倒是没料到?!绷遭成砸凰妓?,随即开口:“难道说,你的木神杖有克制瘟毒的作用?!”

    “哞哞、哞哞?!贝耸贝丝?,秃尾妖羯对着她们仨叫了几声,而后张嘴咬住了若桃的衣襟,把她往前方树林里拽。

    若桃见状连忙叫道:“我知道啦,你是想带着大家进去,别咬我的衣服,笨蛋,会扯破的,赶紧松开?!?br />
    ……

    另一边,关横和老猴、七鬼被大群土炎蛛围住,原以为对方想要立刻发难动手,谁知道满不是这么回事。

    其中有个体型最大的家伙,晃悠着爬到了关横近前,对着他连连点头,关横问道:“难道你是想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唧唧唧唧?!奔蕉苑讲露?,土炎蛛立刻鸣叫颌首,而后自顾自率领着族群朝前面通道爬去。

    关横倒是满不在乎的跟了上去,他心中暗忖:“反正我也不怕你?;ㄑ?,那就过去瞧一瞧也无妨?!?br />
    跟着土炎蛛前进,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火山口内西北角区域,关横和汪桐、云小飘进入过火山几次,活动范围都是在东南边,故此这里没怎么来过,显得有些陌生,正走着,他(身shēn)边的镇守俑突然低声道:“主、主人,前面好像有一股极为浓厚的火灵气在徘徊?!?br />
    “叽叽叽?!?br />
    旁边的老猴也随声附和,表示也有同样的感觉。听到它俩的表述,关横微微一皱眉,随即说:“嗯,确实是火灵气息,看来与这些土炎蛛大有关联,咱们暂且不动声色,等到了地方以后再做打算?!?br />
    就这样,又往前走了约莫三、四十丈,大群土炎蛛突然驻足不前,原来前面出现了一片巨大沟壑,正有滚滚岩浆从里面流淌而过,冒着蒸腾(热rè)气。

    “唧唧唧、唧唧唧?!?br />
    说时迟,那时快,最大的土炎蛛昂首嘶鸣,它那些同伴一个个张开大嘴,“呼!嗤嗤嗤——噗噗噗——”迅疾的喷吐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群蛛已经将大片洁白坚韧的粗丝黏在了对面的平地边缘,居然搭起了一座“蛛丝之桥”。

    “噌!”最大土炎蛛率先跳到了桥上,而后迅疾的爬了过去。

    等到它到了对面,其余那几十只土炎蛛都想争着过去,可是大土炎蛛在那边发出尖叫,同伴们听了之后,竟然纷纷向两侧闪避,为关横、老猴和镇守俑让出了前行道路。

    “这是让我们先过去的意思?!惫睾嵛⑽⒁恍Γ骸昂?,那就却之不恭了,走吧?!?br />
    说着,他倏地向前疾跃,“噌噌噌”几个起落间已经沿着蛛丝之桥跳到了对面,而后就是老猴和镇守俑,其余的土炎蛛都排到了最后。

    数息间,他们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个被火焰包裹的巨大坑洞近前。

    “唧唧唧!”

    此时此刻,那里面居然还有异常焦躁的虫鸣声响起,关横听到以后,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场景,随即对巨大土炎蛛笑道:“我明白了,里面的那个肯定是被火焰困住,难道说,你是想让我们把它救出来是吧?”

    闻听此言,对方连连点头,甚至扑通一下匍匐在关横面前不停叩首,那模样似乎是非要得到他的承诺不可,否则的话,自己就不起了。

    “唉,好吧?!惫睾嵛匏降乃仕始纾骸胺凑彩撬呈值氖?,我答应你了,赶紧起来?!?br />
    然后他又对老猴说:“让你吸收这些火焰(热rè)能,有把握么?”

    闻听此言,老猴摩拳擦掌,显得信心十足,他便说:“那现在就开始动手,赶紧处理完这里的琐事,咱们还得去岩浆海那边呢?!?br />
    “叽叽叽!”听到关横的命令,老猴顿时发出尖叫声,朝着被火焰包围的深坑猛冲而去。瞧它如此急不可耐,关横下意识喊了一句:“喂,注意安全?!?br />
    也就是多亏了这五个字,才让亢奋不已的白眉老猴稍微清醒了一些,在它双爪碰触烈焰的瞬间,倏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想要缩回手臂,却已经来不及了。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深坑边缘的烈焰卷裹劲风,骤忽从赤红变为了诡异的暗紫色,转瞬裂开一个缺口,硬生生将老猴的(身shēn)躯吸了进去:“嗖——”

    “呃?!”等到关横和镇守俑看清楚的时候,紫炎缺口瞬息合并,老猴已经消失不见了。

    “老猴??!可恶——”完全没有料到这种变故的关横在顷刻间拽出双剑,朝着深坑这边疾纵而来,“呼!”凶猛的紫炎再次汇聚成形,变成一只巨爪堪堪拦住了他。

    “哼,就凭你也配拦我?!破??!”

    “嗤啦!”关横的话音甫落,双剑锋芒已经应声绞碎了紫炎巨爪!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那些飘散粉碎的暗紫火焰迅速重聚,立刻挟裹劲风将深坑团团围住,而且还有无数疾飙乱迸的细长火苗向着他攻来。

    “主人,我来!”镇守俑似乎对那些袭来的暗紫火苗极感兴趣,不等落地的关横出手,它自己先冲了过去。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人俑周(身shēn)上下裂开无数缝隙,产生强大吸力,顺势将飞来的火苗全部摄入体内,紧接着,它浑(身shēn)剧震了起来。

    “镇守俑?”关横在旁边伸手一摸它的躯体,感到异常滚烫,于是开口询问:“喂,你怎么样了?”

    “主人,我、我感到……这是一股极为强大、又难以控制的火焰……”

    说到这里,人俑已经缓缓盘坐在原处,它低声道:“我需要用自己的‘真龙火灵气’持续不断对抗此焰才能将其融合吸收,抱歉,主人,我暂时不能帮助您了?!?br />
    “没关系,安心吸收你的,老猴我会亲自救出来的?!?br />
    关横说完,扭项回头瞧了瞧被紫炎包围的深坑,只听见里面还传来白眉老猴的叽叽叫声,他心中暗忖:“看来老猴还没有大碍,只要我撕开面前的火焰,就能让它脱困了?!?br />
    (身shēn)负原火之力的关横自然不会畏惧这暗紫火焰,但他明显感觉到此火已经具备了自主意识,所以心中多了几分谨慎。

    “唰!”晃(身shēn)形掠到深坑近前,倏然将手掌探进了火焰内,关横嘴里低呼道:“以万火之神——祝融的名义,我命令你立刻屈服??!”

    “呜呜呜——”听到了关横的声音,这暗紫烈焰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响起剧烈的劲风声响,显得极是桀骜不驯,完全没有服软的意思。

    “哼,不服气?好,那我们就较量一下,直到你屈服为止!”话音甫落之时,关横低吼一声,倏地释放出体内所有的原火之力形成包围圈,向着对方席卷而去。

    “嗖嗖嗖!”

    不甘示弱的紫炎也在顷刻奋起相抗,“咯吱吱——嚓嚓嚓——”两股天地间至强至猛的烈焰产生激烈摩擦,刺耳之极的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就连周围空气也都被撕扯出一条条颤抖扭曲的裂痕。

    “这股火焰的力量,竟然不输给原火之力,好厉害的家伙!”

    关横的心中也是凛然暗惊,不过对手越强,他也就越兴奋,因为在击败万魇邪王以后,太久没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鬼者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