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未了之事其二

    “真是让我意外呢,没想到月华君你居然会邀请我参加祭典......”

    两天之后。

    于前往「山影」镇的路上,立花雪乃脸上带着讶异的神(情qíng),抬头望向正在为他推轮椅的姬月华这样说道。

    就在半天之前,姬月华突如其来地来到她家门前拜访,提出了两个人一起去「山影」镇参加祭典的邀请。

    因为是关系很好的熟人亲自上门提出的邀约,而且她接下来这段时间的确很闲—————妹妹那边要参加同学聚会,友人则是回老家探亲了。在稍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立花雪乃便答应了姬月华的邀请。

    事实上,自从上次那持续了几个小时的聊天以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某程度来说已经回复至当年在军部十三师并肩作战时的水平。整整五年的空白产生的隔阂就如同摧枯拉朽一样烟消云散。所以,对于跟姬月华出外游玩这件事,立花雪乃本人是没什么抗拒的。

    但是,即使如此,立花雪乃的心中却仍然存在疑问。

    虽说她已经知道了姬月华在这几年间......特别是这半年里(性xìng)格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根据两人上次在咖啡厅聊天时的迹象来看,现在的姬月华骨子里仍然是那个纯(情qíng)的后辈。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能够坦然地将自己对八云梓两人的好感说出口。

    像这样的人,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有许多顾忌,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婆婆妈妈,无事不登三宝(殿diàn)。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在没有事(情qíng)要找对方帮忙的(情qíng)况下,单独邀请年长的女(性xìng)出外游玩的。

    如果那是两者共同的兴趣,这样的话还可以另作别论。不过,像是在夏天的晚上参加祭典这种事(情qíng),与其说是出外游玩,更像是在约会。

    当然了。

    立花雪乃并不认为姬月华把她当成了恋(爱ài)对象。正因如此,所以她的心中才会对此抱有怀疑。

    面对立花雪乃的质疑,姬月华脸上表(情qíng)不变,用平淡的声音答道。

    “嘛,心血来潮呢?!?br />
    “心血来潮?”

    “前阵子我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了这个祭典的存在,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想找人陪我去看看......妳看,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参加这种活动的话,在那(热rè)闹的气氛的衬托之下,感觉上不是很可悲吗?”

    “你说的事(情qíng)我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为什么不去找八云总统又或者若溪元帅她们陪你?是月华君你的话,她们应该会欣然答应吧?”

    “再过几个月梓姐的任期就结束了,现在她有像是山一样高的公务缠(身shēn),我这种闲人还是不要打扰她比较好。若溪姐和咏琳姐姐的话,因为军部那边有正事要办,如今正在几百公里以外的海上?!?br />
    “原来如此......”

    似乎是认同了姬月华的解释,立花雪乃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问道。

    “那么,那些每隔一段时间就跟月华君你在小唯的咖啡厅里谈天说地的朋友呢?”

    “饶了我吧。四个大男人在夏天的晚上一起去看烟花什么的,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可悲......”

    “月华君你看起来又不像是男生。所以,严格上来说应该是三男一女才对?!?br />
    “这样说的话更加可悲了......我说雪乃姐姐,妳是故意的对吧?”

    将姬月华那纳闷的表(情qíng)看在眼内,立花雪乃用衣袖掩住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

    ————如同瀑布一样倾泻下来,随着银铃般的笑声摆动着的黑色长发。

    ————在衣领与头发之间隐约可见的,像是天鹅一般的脖颈。

    ————以及,伴随着微风飘过来的,既像是洗发水,又像是花香的香气。

    凝视着面前这个在答应他的邀请之后刻意换了一(套tào)衣服,在浴衣的衬托下显得比平时活泼﹑可(爱ài)的黑发美人,于微微感到心动的同时,姬月华默默地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结果,他还是说谎了。

    对于祭典感兴趣这一点是真的,毕竟,他在过往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小区活动。但是,也仅止如此,绝对不像他口中所说那样,从听到这件事开始就一直惦念着它那么夸张。

    本来,因为八云梓三人都没有闲暇的缘故,他甚至想过不如婉拒东方苍龙的提议,等到来年所有事(情qíng)都尘埃落定之后,才跟八云梓等人去参加祭典。但是,当他想起了立花雪乃之后,姬月华旋即便把这个念头否决了。

    没错。

    在他悄悄跑出去跟仇敌决一死战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情qíng)等着他去处理。那就是立花千樱之前对他的请求。

    是否要成为立花千樱的姐夫,先不说他对此持有保留的态度,关于这个可以留待之后再研究。但是,使立花雪乃的退休生活变得美满一点,这一点却是刻不容缓的。

    尽管姬月华自(身shēn)其实没有做好马革裹尸的打算————正因为现在还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才会有拼死的觉悟。但是,以他那谨慎的(性xìng)格,当然不可能没有做最坏打算。

    假设他真的战死沙场,想必他的两个义姐会联同八意咏琳一起,像是疯了一般报复那些异型生物。

    并不是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平心而论,他发自内心地祈求这样的(情qíng)形不会出现—————正好东方苍龙所说一样,难得他那持续了十几件的恋(情qíng)快要实现,怎么可以现在才命丧黄泉?

    不过,能够找到方法宣泄心中的怒气也是一件好事。和他不同,他的大姐姐八云梓可没有那么冲动。只要有八云梓在的话,想必能够镇压住另外那两人......在若干年后,说不定她们几人会步上南宫龙飞的后尘,放下仇恨展开新的人生。

    但是,立花雪乃则不然了。

    和可以互相依靠的八云梓等人有着决定(性xìng)的不同。这位前辈姐姐的人际关系,于现在就已经是临近破灭的级别。更加可怕的是,因为在那悠闲生活下产生的虚假的满足,她本人对于这一点完全没有自觉。

    立花千樱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可以想象到,假如他战死沙场,而她那位代替她经营咖啡厅的友人和立花千樱嫁人了,这位前辈姐姐立时就会变成孤(身shēn)一人。

    虽说他跟这位前辈姐姐之间没有感(情qíng)上的瓜葛,但是,对于对方的人生变得不幸这一点却有着责任。

    亦因如此,在他正式出发去执行“自杀式”复仇之前,姬月华认为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宅的海上从军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