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黄巾力士又如何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一干侯府护卫个个眼睛瞪得溜圆,满脸不可思议看着眼前发生的,绝对难以想象的激烈战斗。

    他们那位主君龙亭侯,竟是一点都不甘示弱,与那位明显不正常的巨汉,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直接重拳互轰!

    那砰砰砰的闷雷相击音爆,震得他们这些旁观之人耳膜震颤难受之极,忍不住捂住耳朵才稍稍好受一些,可想而知(身shēn)处拳影风暴中的两位,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而更叫他们吃惊的是,那位一看就神异之极,威武不凡的巨汉,竟然在与自家君侯的重拳互轰中,明显处于下风!

    真真不可思议!

    明明自家君侯(身shēn)材比对方小了一圈,可在疯狂霸道的铁拳对轰之中,君侯却是越战越勇哈哈狂笑之声不绝,那汹涌的战意就连他们这些旁观之人,都感觉炽烈得紧。

    耳中全是砰砰砰的雷霆炸响之音,一干护卫只觉眼睛不太够用,紧紧盯着拳头互轰的两位,竟然出现了叫他们难以捕捉的残影!

    龙亭侯好厉害!

    这是他们心**同的念头,尽管之前早就知晓龙亭侯武力非常强悍,但他们万万没赖哦到龙亭侯的武力,竟然强悍到这等程度!

    那巨汉是什么来头,一干护卫心中隐隐猜到了真相,那可是大贤良师的手段啊,那厮之前还是个瘦高杆,结果吞下一张符纸后,就变成如此厉害摸样的,他们都看得清楚心中有数。

    刚才的短暂交锋,也叫他们亲(身shēn)体会大了巨汉的恐怖!

    竟是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他们对这厮毫无办法可言,要不是老大龙亭侯足够给力的话,只怕此时他们早就被打得死伤惨重狼狈而逃了。

    他们心中震惊于大贤良师的神通本事之遇,对自家君侯更加佩服三分!

    别看君侯表现出了对太平道的不满,可一干侯府护卫表面不敢多言,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

    大贤粮师是真正的神仙,这些护卫大多亲眼见识过,心中更是深信不疑,不是君侯林沙不喜,他们就会改变心中固有观念的。

    只是在林沙跟前,他们没胆子表现出来罢了,心中其实对大贤良师还是相当敬畏的。

    没见眼前突然实力暴增,刀枪不入难以抗衡的巨汉们,不过就是吞下一张符纸罢了,显然这是大贤良师留下的手段。

    只是叫他们意外,又震惊不已的是,自家君侯竟然如此彪悍,大贤良师留下的神仙手段,竟然也被君侯整得好不狼狈,眼下着就要彻底落败了。

    如果只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处于对大贤良师的敬畏,说不得他们就要开口求求(情qíng),请君侯放过眼前这位明显不寻常的存在。

    不过现在么,他们却是(屁pì)都不敢多放一个,君侯的强大已经朝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他们一点开罪的意思都不敢有,生怕引火烧(身shēn)成了君侯针对的对象,那可真就冤枉了。

    ……

    不提一干观战的侯府护卫如何震惊,此时处于激斗中的林沙却是兴奋之极,已内(热rè)血澎湃如火山喷发,熊熊升腾几乎要冒顶而出。

    他已经很久没有打得如此畅快了,眼前的黄巾力士果然强猛,竟然跟他以明劲颠峰轰出的炮拳硬刚,竟然只是落于下风不是被直接轰得气血倒流而死,就这点已经相当难得了。

    他是越打越是兴奋,炮拳轰鸣犹如雷霆滚滚,黄巾力士就有些吃不消了。

    符纸的威力虽强却有个限度,与林沙拳对拳硬刚,对体力的消耗实在太大,而符纸带来的莫名能量消耗也是相当惊人。

    对战不足一柱香功夫,他已经感觉到体力不支,原本澎湃的力量也开始巡视流失,一种空虚无力的感觉陡然涌上心头。

    不好,符纸的效果要过去了!

    心头一阵惊慌,变成黄巾力士的那厮脑子并没有出现问题,立即就起了跑路的心思。

    “哈哈,怎么样快坚持不住了吧?”

    林沙感知何等敏锐,尤其还是在激烈对战的当口,黄巾力士原本强大的力量迅速减弱,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连几拳轰哈哈狂笑讥讽道。

    高大的黄巾力士脸膛一阵朝红,被林沙几记凶猛霸道,威力更甚之前的炮拳轰得体内气血翻涌好不难受,高大的(身shēn)躯更是连连后退,地上留下一个个深达半尺的脚印。

    呼!

    他什么都没说,高大虬劲的(身shēn)躯突然倒仰,一脚如风狠狠踹出,直奔林沙(胸xiōng)膛而去,砰的一声像是巨鼓轰鸣,借着强大的反震之力黄巾力士猛然向后飞跃,几个呼吸功夫便跑出去十丈距离。

    就在此时,黄巾力士高大强健的(身shēn)躯猛的一晃,突然向是缩水一般向内收缩,不过呼吸功夫又变成了之前的瘦高杆摸样。

    顾不得(身shēn)上以及心中的浓浓疲倦,这厮头也不回蒙头就跑,一点都没有刚才的霸道利落,看起来是那么的委琐不堪。

    “你这就要走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很没礼貌??!”

    可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道悠闲调侃,那太平道瘦高杆顿时惊得魂飞魄散,还没等他有其它反应,突然头顶一紧已被一只大手按住。

    心中大骇,他很想开口求饶,可惜头顶的那位不给机会,只觉一股大力传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膝盖传来一阵剧痛,他只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下一刻便承受不住直接昏迷过去。

    林沙从天而降,双脚稳稳落地,扫视一圈周围寂然无声。

    所有人,包括之前陷入极端狂(热rè)状态,不管不顾跟侯府护卫大战的太平道信徒,还有他手下一票护卫全都傻呆呆望了过来。

    恐怖,实在太恐怖了!

    这是他们加起来上百号汉子,此时心**同的念头。

    林沙的武力之强,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简直到叫他们以为仙(身shēn)临凡的地步。

    好象林沙(身shēn)上,突然多了一道神秘光环,竟叫他们有种不敢直视的错觉。

    “还愣着干什么,问问地上那帮家伙,怎么突然会找咱们的茬?”

    眉头轻皱,林沙没好气提醒道:“动作都麻利点,(情qíng)况可能不是很好,大家都要提高警惕问清楚,免得无意中就出了问题!”

    经过林沙提醒,一干侯府护卫顿时反映过来,几个小头目轻声交流几句,顿时分散开来急忙盘问趟地上的太平道信徒。

    “君侯,那帮汉子都是附近村子里的青壮,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这位瘦麻杆鼓动出来的事儿!”

    很快,一干护卫就从那帮被全部打翻在地,一脸憨实的太平道信徒口中问出究竟,蔡火凑到林沙跟前一指昏迷过去的瘦高杆说道。

    “去跟附近的乡老打声招呼,叫他们过来认人领人!”

    林沙稍作沉吟,便吩咐道:“告诉他们,这次的事(情qíng)我可以不计较,以后可得把这帮家伙看住了,不是每一个权贵都有我这样好心的!”

    “君侯,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蔡火很是不岔道:“这帮家伙,刚才可一点留手的痕迹都没有??!”

    “那你说该怎么办?”

    林沙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冷哼道:“难道把他们送官,然后咱们彻底跟司隶太平道信徒闹翻,以后每到一地都跟这帮家伙干一架么?”

    蔡火无话可说,想想那样的(日rì)子就不寒而栗。

    林沙叹了口气,此时太平道在乡间的声势已成,不是说打压就能打压得西来的,一个不好可能还会引发更加恶劣的后果。

    他没有做出头鸟的想法,整个大汉的太平道信徒起码过了百万,想想要跟百万太平道信徒为敌,就是以林沙的心气都感觉头疼。

    还是不要把事(情qíng)闹得太僵吧,这次的事(情qíng)明显就是脚下昏迷的瘦麻杆所为,他可不想直接跟此时如(日rì)中天的太平道对上。

    想到这里,他脚尖一点狠狠踩在瘦麻杆(身shēn)上,一下子就把这厮踩醒,发出杀猪一般的凄厉惨叫。

    尼玛,惨叫声音这么中气十足,显然之前的激烈战斗,还没把他的体力彻底消耗干净!

    想想也是这个道路,如果黄巾力士的后遗症如此巨大的话,那张角也不会花费极大代价,训练三千黄巾力士了。

    而三千黄巾力士作为张角手中王牌,在黄巾起义之后,可是给朝廷官军带去了巨大伤亡,战斗力着实恐怖得紧。

    就刚才瘦高杆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一般的三流武将也就这水平了。

    三流武将能够凝聚天地灵气加持攻击威力,加上还有战马还兵器的加成,战斗力并不是林沙之前想象中那么不堪,还是很犀利的说。

    而黄巾力士却在符纸的作用下变得牛高马大,更是力大无穷步战实力惊人,只是无法凝聚天地灵气增加攻击威力,同时也没办法骑马作战,一般的骏马根本就驮伏不起好不好?

    不过对林沙而言也就那样,他虽然没有画符的手段,可却有通过药物和针灸临时增加战士战斗力的办法,与黄巾力士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虽然惊奇黄巾力士的爆发原理,却并不怎么在意就是……

重要声明:小说《武侠世界大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