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天 下 (下)

    随着雪女收起飘舞在四周的丝绸,凌波飞燕终了,偌大的广场上此时没有一丝杂音,所有人都还处于雪女刚才绝世舞姿的震撼当中。

    半响过后,寂静的广场上,响起零碎的拍手声,啪啪啪。

    顿时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始作俑者,想到底是谁在破坏这样的气氛,在看到是夜无忌在鼓掌之后。

    没过多久,有样学样,(热rè)烈的掌声在广场上响起,不得不说凌波飞燕不愧是传说中的舞姿,也只有雪女才可以把这个舞蹈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

    凌波飞燕这样的舞技,夜无忌当然不想让他失传,可惜在之前秦灭赵国的时候,还是有不少舞技失传了。

    赵舞,越剑,都曾经名传天下,可惜这样的名声,并不能保证他们国家的存在,当年范蠡为了保住越国,动用了西施这样的美人,才让越国避免了灭亡之祸,可最后还是没有保住越国。

    越国的剑到底是有多厉害,那些稍微差一点就不说了,光是风胡子剑谱榜上的名剑,两百把名剑,越剑占据了四分之一还多,就可以知道越国的锻造技术有多厉害了。

    看看剑谱榜前十,越剑占据了多少,排名第三的太阿,第五的干将莫邪,第六的雪霁,第七的秋骊,还有第十的凌虚,五把,整个中原天下那么多把名剑,前十,越剑就占据了一半,更别说前十名之后的了,第十一的巨阙,更是号称剑中至尊,这是独一独一无二的巨剑。

    更别说后面还有什么越王八剑,纯钧,虎魄,工布,龙泉,鱼肠,每一把都是无数??涂燎蟮拿?。

    鱼肠更是有着弑君之剑之称。

    赵舞,在整个中原,有着越国名剑同样的知名度,整个中原,凡是想要想要乐舞的人,没有不去赵国的,就如旷修,高渐离都曾经在赵国学习过。

    三大名楼,紫兰轩,醉梦楼,妃雪阁,紫兰轩只是在韩国出名,醉梦楼是在楚国,只有妃雪阁在整个中原都有名气,其中雪女的舞,就起着重大的作用,哪怕没有凌波飞燕,雪女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舞技高手。

    赵舞,越剑,都是可以传世的,可以作为后世的国家文化的,夜无忌当然不希望他们失传,可惜在越国灭亡之后,越剑就成了绝响。

    
    虽然堪比欧冶子,干将莫邪的名匠并不是没有,徐夫人,徐夫人的夫君,徐夫子可不必欧冶子,干将莫邪差。

    可是像越国那样支持锻造名剑的国家没有了,没有国家的支持,想要锻造名剑,太艰难了,光是一把名剑材料的收集,就足以耗费一个名匠的一生。

    徐氏世家,一家三口,每个人也只是锻造了一把传世名剑,徐夫人的渊虹,徐夫人夫君的鲨齿,徐夫子的水寒。

    别问徐夫人的夫君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名号,他是入赘的,入赘到徐氏世家,自然没有自己的名号,虽然在入赘之前,他是徐夫人的师兄。

    徐氏世家这样的铸剑世家,在徐夫人这一代,只有徐夫人这一个传人,自然不能外嫁,只能招婿。

    徐夫人的夫君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入赘是因为徐家的特(性xìng)(情qíng)况,加上他从小就是徐家收养的孤儿,到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抵触。

    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在铸剑方面竟然不如一个女人,实在让他不甘心,在徐夫人打造出残虹之后,他就立即打造出鲨齿。

    残虹,渊虹其实都是徐夫人一人打造,在大秦没有一统天下之前,六指黑侠为墨家巨子的时候,两派的墨家虽然因为理念不同有分歧,但还是互相有来往的,不然荆轲也拿不到残虹。

    荆轲刺秦失败,嬴政不想在看到残虹,徐夫人才在其基础上锻造出渊虹。

    嬴政可不是越王,耗费庞大的国力,就为了锻造几把名剑,几把名剑对于帝国的实力根本没有帮助,没有国家的支持,徐夫人在锻造了残虹和渊虹之后,就基本上不在铸剑了。

    一个名匠一生有一把名剑已经够名传天下,像欧冶子这样锻造了多把名剑的少之又少,没办法材料难寻啊。

    不过现在徐夫人到是正准备试着锻造第二把名剑,谁让夜无忌把荧惑之石送给了徐夫人呢。

    在修复了渊虹之后,徐夫人看到剩余的材料还有剩余,就动了心思,至于能不能成功,就不好说了。

    名剑的锻造可是有着失败几率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才能成为一把名剑,不然就算没有损坏,也只不过是一把精品而已。

    就如云中君炼制聚仙丹,哪怕他炼制了这么多次,也不敢保证每一次都成功。

    或许就是这天地人三者合一,才让众多名剑没有一个由相同的特(性xìng),剑谱榜上两百把名剑,没有一把特(性xìng)是一样的。

    赵舞,赵国的达官贵人都非常喜欢的舞蹈,其中赵王更是佼佼者,以赵国可以和秦国争锋的实力,如果不是太过于醉心享受,怎么会那么不堪一击。

    不过如果不是赵王喜欢,赵舞也不可能名满天下,所谓上行下效。

    以夜无忌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赵舞确实非常的好看,尤其是看了雪女的舞姿之后,难怪当初的妃雪阁名满天下,雁(春chūn)君更是不顾一切想要得到雪女。

    连他都动心了,何况其他人。

    可惜凌波飞燕这样的绝世舞技,后世有人想要超越雪女恐怕不太可能了,舞技可以学,寒冰类的心法也可以学,但想要找到雪女这样具有清冷气质的绝色美人,就不太可能了。

    是雪女让凌波飞燕成了传说,而不是凌波飞燕让雪女成了传说。

    “真是生平仅见啊?!痹谘┡缓靡路鱿衷诠愠〉氖焙?,夜无忌立即走过去,满脸笑容的赞叹着。

    “希望你不要食言?!毖┡乃档?。

    “放心,既然你做到了,我肯定不会针对高渐离做什么的,当然也不会派遣刺客去刺杀他?!币刮藜傻阃返?。

    以雪女的脾气,本来是宁死也不肯跳凌波飞燕的,可惜高渐离是她的弱点,面对夜无忌的威胁,雪女虽然很不甘心,也只好答应夜无忌的条件,让夜无忌一尝所愿,终于看到了凌波飞燕。

    这可是夜无忌很早以前就有的想法,一观雪女的绝世舞姿,一听弄玉的绝世之曲,现这个两个愿望终于都达成了。

    “嗯?!碧揭刮藜傻某信?,雪女平静的点点头,虽然她也明白,在兵凶战危的战场上,哪怕有夜无忌的保证,高渐离的安全也得不到绝对的把握,不过能够让夜无忌承诺不针对,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在咸阳城这么多天,雪女对咸阳城也有所改观,帝国,和她心目中的帝国有很大的不同。

    在雪女之后,几个不太节目之后,就是弄玉和白凤的琴箫合奏的空山鸟语,至于传说的心弦之曲,呵呵,也只有白凤有着待遇了,反正这么多年以来,韩非,紫女,墨鸦,鹦歌等没有一个能听到弄玉的心弦之曲的。

    “这到底是弄玉的功劳,还是白凤的功劳?!彼孀趴丈侥裼锵炱?,看着周围出现的各种鸟类,夜无忌不由的歪着头想道。

    是弄玉的琴声吸引了这些年,还是白凤以控鸟之法控制这些鸟。

    不过不管是谁的功劳,白凤和弄玉的合奏,达到了和凌波飞燕的一样的效果,满场寂静,无数白色的鸟儿围绕着白凤和弄玉周围,做着各种飞行轨迹,更是时不时形成几个字迹,这样的场景哪怕是在这样武,术盛行的时代,也很少有人见到。

    在穿插的各种节目中,墨鸦和鹦歌联手的幻术表演也十分吸引人,尤其是鹦歌也是寒冰类真气制造的各种幻境,让人打开眼界。

    随后的盖聂和卫庄的比试,更是让人心潮澎湃,鬼谷一派的规矩,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夜无忌能够收服两人,加上两人的现场表演,更是让夜无忌的声望不知不觉升高不少。

    鬼谷一派的传说,在这个时代可是非常令人崇拜的,而夜无忌竟然可以打破鬼谷一派的规矩,让这两人同时效力,只凭这点,天下就没有人可以小看他。

    之前虽然有传说盖聂和卫庄一同为帝国效力,但毕竟眼见为实。

    随后百越,蜀山的人也各自登台表演,百越是焰灵姬带头,蜀山是石兰,两人好像有着互相别苗头的意思,哪怕是夜无忌也发现焰灵姬和石兰之间有些不对。

    在焰灵姬和石兰的联手表演中,表演终于落幕了,不得不说那什么虞渊护卫,确实非常厉害,石兰现在也是一个绝顶高手了,两人现在差不多旗鼓相当。

    表演虽然结束了,可宴会离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夜无忌轮流慰问了不少人,他请的那些人他总不能不管吧,所幸他是皇帝,只是露一面就可以了。

    随后在场的大部分的女(性xìng)成员,都被焰灵姬带入了后面的御花园中,在那里有着另外一个只为女(性xìng)准备的节目,时装秀。

    (胸xiōng)罩,内裤等只为女(性xìng)设计的生活用品,都会一起展出,(胸xiōng)罩夜无忌在很早就推出了,可惜覆盖面积并不大,在这个时代,女(性xìng)用品,可没法大张旗鼓的宣传,只能靠小范围的口碑。

    这个时代的肚兜实在太不方便了,当然还有为女(性xìng)准备的大杀器,卫生巾,可惜这种纸太过于特殊,产量不高,在后世普通的卫生巾,在这个时代可以卖出天价。

    同时还以各种女(性xìng)服装,结合后世的特点,综合紫女等人的意见设计出来的。

    不管什么时代,女人的钱都是最好赚的,尤其是那些不差钱的女人。

    今天参加宴会的人,除了少部分平民,大部分都是富豪之家,其中有一些甚至是豪商。

    “伏念先生,感觉如何?!币刮藜啥俗乓桓鼍票?,缓缓走到伏念和颜路的(身shēn)边。

    “陛下此举,实在是令人震惊?!狈钜仓荒苡靡桓稣鹁葱稳萘?,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今天的事(情qíng)。

    如果按照儒家一贯的观念,这根本就是离经叛道,置礼于不顾,来参加宴会的人已经得到特别的提点,不能行大礼。

    对于那些达官贵人也就是算了,可是那些草民,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qíng),皇宫这么神圣的地方,竟然任由草民参观。

    相比伏念的震惊,颜路更是心(情qíng)复杂的看着夜无忌,论真实(身shēn)份,颜路可丝毫不比夜无忌查,大周朝最后一位太子。

    虽然那个时候所谓的大周朝,只有一个破落的洛阳,但这就是所谓的正统,哪怕那个时候皇宫都长草了,草民也没有进入的权力,直到洛阳的皇宫被吕不韦摧毁。

    “能令伏念先生震惊,也算是一大惊喜了?!币刮藜晒笮干?,“对了,伏念先生之前的提议,不知道现在考虑的如何?!?br />
    “蒙陛下抬举,只是小圣贤庄现在百废待兴,不少弟子又离开了小圣贤庄,实在抽不出更多的人手,恐怕会耽误陛下的大事?!毙∈ハ妥牡茏?,在从桑海城转移到咸阳城的时候到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可随着反秦势力的崛起,不少弟子都离开了小圣贤庄。

    “这样啊?!倍杂诜畹幕?,夜无忌到是不意外,之前桑海城的小圣贤庄的弟子一个秦国弟子都没有,全部是山东六国的,在反秦势力如此浩大的声势下,他们当然有了别的想法,就算本(身shēn)没有,其(身shēn)后的加入,也不放心他们在待在帝国。

    虽然小圣贤庄落座咸阳城之后,收了不少帝国的弟子,可惜这些人现在入门时间太短,不堪一用。

    夜无忌找伏念商量的事(情qíng)其实很简单,扩大学校的范围,在帝国各地组建初级学校,虽然夜无忌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qíng),可结果却不太尽人意,现在整个帝国,不算第一大学,只成了三所初级学校。

    钱财之类的东西,夜无忌肯定不缺,可是却缺老师,夜无忌发现他低估了这个时代的识字率,桑海城的识字率让他产生了错觉,认为就算帝国不能和桑海城比,也不应该差太多。

    成了皇帝夜无忌才明白,这个时代的识字率有多低,秦国的县令,都有不识字的,到这个数据,夜无忌都不敢相信,尤其是偏远地区。

    要不是前段时间的招贤令,夜无忌现在就会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杀的太狠了。

    可是让招贤令招来的人去当老师,根本没有原因,更别说夜无忌的招贤令那么苛刻。

    唯一能够提供大量识字的人只有儒家,如果夜无忌的学校是单纯的学习儒家典籍的话,伏念肯定会支持,可是夜无忌的学校,根本是大大减弱了儒家的效用。

    夜无忌所编的课本,关于儒家的内容,只有论语上的聊聊几篇。

    儒家如果答应夜无忌的话,那根本就是自己挖坑埋儒家啊。

    “请陛下谅解?!狈罟笆值狼傅?。

    “我给伏念先生介绍一个人吧?!币刮藜尚γ忻械拇蛄烁鱿熘?,一个(身shēn)影慢慢的从远处走了过来。

    看见来人,伏念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脸色充满了意外。

    “大师兄,你怎么了?!毖章肪鹊目醋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伏念露出这样的表(情qíng),哪怕是当初小圣贤庄在夜无忌的((逼bī)bī)迫下,随时有覆灭之危,伏念脸上也没有多大的震惊。

    颜路不由的把目光放在了来人(身shēn)上,来人一袭紫色豪华的服饰,脸上充满了自信和玩世不恭,一边走着一边喝着手中的美酒,伏念就是看到这个人才有了刚才的表(情qíng)。

    “好久不见,想我没,小念念?!崩慈酥苯哟┕?,来到一边的桌子上,倒了一杯美酒,才回(身shēn),笑嘻嘻的看着伏念。

    “噗?!碧秸飧龀坪?,夜无忌直接就把刚喝的美酒喷了出去,幸亏他反应快,及时转头,不然就喷到了颜路(身shēn)上了。

    “伏念见过韩非师兄?!狈罡久挥性谝饫慈硕运某坪?,或者是听见了,但由于太过于震惊,也就没有太在意这个称呼。

    “韩非?!狈畹某坪?,让颜路忍不住张大了嘴,这个人怎么可能还活着,虽然他没有见过韩非,但也听说过韩非的大名,可以说如果韩非留在小圣贤庄,没有回韩国,小圣贤庄的掌门根本轮不到伏念。

    “早就说过你了,太过于正经,这样会少很多乐趣的?!焙切ψ乓∽磐?,左手在伏念的肩膀上拍了几下,一脸的感慨。

    “你们聊,我先走了,小念念?!币刮藜闪成徽?,和韩非,伏念,颜路告辞之后,立即转(身shēn)离开,只不过在离开之前,那低声的小念念,还是让伏念脸色一白。

    夜无忌也是不得不离开,他怕自己在待在那里,会忍不住笑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一贯严肃的小圣贤庄掌门伏念,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称呼,这可是一个大大的八卦啊。

    “听闻师兄不幸去世,师叔甚是伤心,不知道伏念是否可以通知下师叔?!倍杂谛∧钅钫飧龀坪舯灰刮藜商?,伏念只能自认倒霉,谁让夜无忌是帝国的皇帝,而韩非又是出名的不着调。

    当年伏念少年时期拜入儒家小圣贤庄荀常的门下,韩非和李斯是荀况的弟子,少年时期的伏念,面对如(日rì)中天的韩非,完全不是对手,被吊打的惨不忍睹。

    当时的伏念也是少年天才,不然也不会成为小圣贤庄掌门的弟子,可惜遇到了锋芒毕露的韩非,不过也正是韩非的吊打,让伏念更是刻苦学习,文采方面不是对手,那就从武功入手。

    以韩非的天资本来在武道上也会有很大的进步,可惜韩非的懒散的(性xìng)格,让他根本不想练武,韩非的理由很简单,练武太累了,一(身shēn)臭汗,影响他形象。

    过目不忘,举一反三,对于韩非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在伏念屡败屡战的(情qíng)况下,韩非就给伏念起了个小念念的称呼,当时少年的伏念面对这个称呼,当然极力反对,可是在韩非说,除非他胜过他,不然就一直叫伏念小念念。

    直到韩非离开小圣贤庄,伏念一次都没有赢过,本来在武功方面,伏念是有机会的,可惜伏念固执的想要以牙坏牙,少年心(性xìng)的伏念甚至给韩非也起了个绰号,小非非,准备在胜过韩非的时候,报一箭之仇。

    直到韩非的死讯传出,伏念才明白,他今生都没有机会报这一箭之仇了,当时的伏念十分伤心。

    可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已经死了的人,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还和帝国的皇帝关系密切。

    “师父啊,也好,我正想见见他老人家呢,就是不知道他还认不认我这个弟子?!彼档儡骺?,哪怕是玩世不恭的韩非,也正经了很多。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现在进行宴会最后一项活动?!彼孀乓刮藜傻男?,大量侍女捧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在盘子上面放着数量不菲的十分精美的小盒子

    宴会的最后一项,赠送礼物。

    礼物是帝国最新研制的手表,带有(日rì)历的手表,当然因为人员级别不同,手表的款式也是各不相同,同样价值也不同。

    “我这个皇帝都亲自做广告了,应该可以大卖了吧?!蔽苏飧龌方?,他可是亲自带了一只手表。

    对于首饰,或许是由于小时候的贫穷,不管是在火影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他都没有太过于看重,一般(情qíng)况下根本不会佩戴首饰,就连戒指也是一样。

    不过今天为了显示(身shēn)份,他的腰间挂着一大一小两个价值连城的白玉璧,手指更是戴着一颗黑色的钻石戒指。

    “终于结束了?!彼孀湃嗽钡睦肟?,众多的宦官和侍女开始收拾残局,夜无忌则带着焰灵姬和石兰回到了后宫。

    在夜无忌成为皇帝之后,嬴政的后宫都搬到别宫去了,嬴政的葬礼在扶苏的准备之下,也非常的庄重。

    对于嬴政的葬礼,有人提出让嬴政生前的后宫殉葬,夜无忌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殉葬了,不,砍头了。

    殉葬,这是最残忍的事(情qíng)了,这也是儒家被人诟病的原因之一,这么残忍的事(情qíng),一直在持续,儒家不背锅谁背锅。

    事实上,孔子也是反对殉葬的,可惜后世的儒家,早就歪了,可怜的孔子一直在背锅。

    嬴政一统天下的时候,可就严令人殉的,违者满门抄斩,可就算这样,还有大把的人想要以人殉葬。

    大官有大官的殉葬,世家有世家的殉葬,就连一些小地主,都敢这么敢,在他们死后,侍妾,侍女陪葬的可不少。

    哪怕嬴政的法律十分严苛,也没有完全(禁jìn)止这方面的风气,为了对抗以人殉葬,嬴政才下令制定兵马俑,以人俑的形式陪葬。

    可惜整个天下,还是时不时发生殉葬的事(情qíng),尤其是小门小户,哪怕是帝国也不可能监控整个天下。

    在焰灵姬的相让下,夜无忌终于决定今天吃下石兰,或许是因为吃下了焰灵姬的原因,让夜无忌的胆子变大了很多了,可惜没有他梦寐以求的双人行。

    吃下了石兰,就只剩一个少司命了,对此夜无忌决定尽快找一个机会,吃了少司命,然后找个机会三人行,不算他在内的三人,当然前提是他可以成功,现在就连双人行都没有机会。

    “哥哥要去那里?”红莲意外的看着韩非在半路上下了马车。

    “他是想去见一个人?!弊吓藕堑?身shēn)后走下马车,“你们先回去吧,不要浪费了时间哦”紫女说着笑着扫过卫庄和红莲。

    紫女的话让卫庄和红莲不自觉的变红起来,尤其是红莲,更是羞涩的连忙让紫女快离开,俏丽透红的埋在(胸xiōng)前,不敢在看卫庄。

    或许是新年的气氛,让大家都有了不一样的心(情qíng),在卫庄和红莲同时走入房间的时候,盖聂也带着端木蓉来到了他的家。

    “你决定见他了?!弊吓飞虾呛?,开口问道。

    “不错,事到如今,也该了却彼此的心愿了,是我输了?!焙呛妥吓⒓缋吹搅艘蛔阑淖虾焐笸胖?,看着上面两个大秦小篆,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

    “李府?!?br />
    守在李府大门外面的下人,惊讶的看着大门外站着的两个人,作为久经考验的下人,他的眼光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不同凡响,所有哪怕是在新年的晚上,这两人意图不明的站在大门外,他也只是小心的凑上前。

    “两位这是想找谁?”作为一个下人,最重要的是眼力,尤其是重要的门房位置,那些动不动就十分嚣张的下人,不是没有,只不过这种人通常都活不长。

    “告诉你们老爷,就说当年宜水亭的故人来找他,记住是真正的老爷?!焙堑乃档?,正经起来的韩非,来自王家的气势,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下人可以抵挡的。

    “真正的老爷?!崩瞎芗姨矫欧康幕惚ê?,脸色顿时变的惊疑起来,“我知道了,让他们稍等片刻?!?br />
    李府,原大秦丞相府,在夜无忌改革了制度之后,这里就成为李家的府邸,原帝国丞相李斯,本来应该死在桑海城的他,此时正悠哉的在后园内和他的老妻赏花。

    李斯一共一妻五妾,孩子六个,这在达官贵人当中算得上中规中矩,不过其中最年轻的妾室只有十五岁,是一个花容月貌的少女,从这里可以看出,李斯也算是一个色狼了。

    当然相比他帝国丞相的(身shēn)份,这个数量的女人到是不太过分,加上李斯从不在外乱搞,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当然是以这个时代普遍男人的眼光来看。

    “宜水亭?!崩钏固嚼瞎芗业幕惚ㄖ?,脸色立即就变了,也顾不得其他,立即站起来匆忙向着前厅跑去。

    宜水亭,知道这个地方的只有一个人,一个李斯十分敬佩的人。

    “好久不见啊,师弟?!崩钏勾颐ε艿角疤?,那个正在慢慢品着茶的人,笑着对他打着招呼。

    “韩非师兄?!崩钏钩僖傻慕械?。

    “不错,是我,真是有趣啊,两人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有机会再次见面,上天真是造化弄人了?!焙堑?。

    “不知道师兄如今是什么(身shēn)份?”激动过后的李斯,立即恢复了冷静,韩非敢正式露面,肯定有一个特别的(身shēn)份,不然他绝对不敢在咸阳城这么露面。

    “我啊,法律部的顾问?!焙堑幕叭美钏勾蟪砸痪?。

    对于法律部,李斯是知道了,秦二世夜无忌设立的机构,主要是制定法律,完善法律,对此李斯非常的高兴,夜无忌这么做,正是说明他看重法家,哪怕是嬴政也没有建立什么法律部。

    “请?!崩钏购芸炀突指戳似骄?,让一边的老管家迅速去安排一下,他要好好和韩非谈谈。

    如果李斯还是帝国丞相,李斯当然不会这么对待韩非,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帝国的丞相了,而且现在帝国虽然看起来反秦实力占优势,但以李斯的智慧,虽然不明白帝**队为什么只是防守。

    可他明白反秦势力错综复杂,时间拖的越长,反秦势力就会越弱,甚至会自己打起来,帝国只要坚持住最初的时刻,就完全不必怕反秦联盟了。

    “当年的赌约,我输了?!痹谝桓龉录盼奕说牧雇ぶ?,韩非正式认输的话人,让李斯不由的(热rè)泪盈眶。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为了这句话而努力,一直兢兢业业,哪怕成为帝国的丞相,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韩非的死对于李斯的打击是最大的,他是不喜欢韩非,也不希望嬴政重用韩非,但他也是最不希望韩非死的人,韩非一死,无论他取得多么强大的功绩,都没用。

    两人刚见面的那一刻,韩非还称他为师弟,李斯其实就有些忍不住想要痛苦了,这证明韩非还是认他这个师弟的。

    如果还在丞相这个位置上,李斯根本不会如此多愁善感,可是退下来之后,他才发现有多少次,他都想要和韩非再畅谈一次,在喊荀子一次师父。

    为了证明寒门不畏世家,李斯放弃了太多的东西。

    “你可不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对了,你对如今帝国的法律有什么看法?!崩钏故怯姓娌攀笛У?,在李斯的叙说下,韩非也注意到新的法律还有不少不足之处。

    随后韩非和李斯就帝国的法律忍不住讨论起来,激烈之处,甚至忍不住大声吵了起来,不过没有多久,两人同时大声笑了起来。

    刚才的讨论,让他们忍不住想起当年在小圣贤庄学习的(日rì)子,那个时候李斯还没有如此功利。

    韩非和李斯两个人同是儒家弟子,又同时转投法家,不是没有原因的,在小圣贤庄的时候,他们就明白,儒家是不错,儒家的道理也很不错,可惜这都是空中楼阁,对于整个天下没有任何好处。

    “你们这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崩肟死罡?,看着韩非高兴的表(情qíng),紫女笑着问道。

    “还好吧,李斯他其实去掉功利之心,是非常厉害的?!币刮藜晒赜诜傻拿枋?,让韩非明白,仅靠他一人,想要完成这样的法律根本不可能,而一旦这样的法律完整,法家会名传千古。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之黑色羽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