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现(55)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飘柔01 书名:仙侣情侠传
    原本她以为即便自己离开,张少英与柳燕依旧能活的好。但此时瞧来,这一番变故影响的是三人夫妻同心的契合。一瞬间姬灵霜心软了,但顷刻自己所受的那一幕幕,以及张少英所做的一切,那一丝丝心软瞬间即逝,怨恨,嫉妒愈深。

    柳燕这时也看开了,也不愿去劝,陪伴是夫妻三人最好的结局。她也不再顾忌了,早上便打理一船人的吃食来。

    船尾,张少英凝视着数里之外的十余艘大船,眼色淡然。将近午时,十余艘大船开始加快速度,散开队形,显是意(欲yù)包抄。张少英动手起帆,三帆同起,向淡水岛赶去。即便他此刻神功初成,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海上鏖战相对双方都是不利的。

    丈夫的沉默代表他已经接受夫妻决裂的事实,柳燕此刻能做的便是陪在丈夫(身shēn)畔。这番亲昵的举动姬灵霜瞧在眼里,亦是心如刀割,看来柳燕也不会再劝她了,要去跟随自己的丈夫了,甚麽阿姐都是假的,怨恨占据了姬灵霜的脑海。

    眼见后面的船越来越近,张少英已知无法再逃了。杀手来的船多是六帆,尚有三艘九帆大福船,速度惊人。

    尚未近(身shēn),杀手在船上已齐施火箭而来。张少英目光扫向妻子,柳燕微微一笑,柔柔(情qíng)意中已是随君而就。张少英顿来了精神,向桅杆上的洛裳喝道:“停船?!甭迳严仁且恢迕?,随即明白了张少英的意图,不由暗赞,好一个清白兰君,果真是豪气冲天,倒是颇为期待。

    这艘三帆福船在福船中并不算大,死守并非上策,趁敌方分散时突然反击当是出其不意。只是张少英有如此能力麽?这里的每个人都非庸手,一旦失手便死无葬(身shēn)之地。当下洛裳下得甲板上放下锚,任凭火箭袭来,五人退守仓中。只是海上风浪较大,数十支火箭尚未落下便有一些熄灭,许多都(射shè)空,只有十数支(射shè)入福船上,帆亦着火,张少英等五人站在仓中等的便是时机。随着追击的船愈近,福船上的中的火箭愈多,经海风一煽,很快便着火。围截的杀手眼见对方停船,现是打算死守。也有人觉得张少英可能反戈一击,但他有如此能力吗?泱泱三百之众岂是其数人能扭转的?于是,围截的杀手船只在张少英福船前后两路集结,缓缓驶近。

    诸众眼见其福船上空无一人,火势愈大,均有疑心,却都想亲眼目睹。这些杀手均是四面八方,顶着朝武联盟的重压,一路损兵折将才凑集起来的,并无主帅。相对于杀手来说,不设主将更好,没有傲红尘的魄力,团结用兵便是空谈。张少英无论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是朝武大战,七宗定侠的实际第一号人物。而相互之间,杀手与武道已不会有缓和的契机,杀掉张少英竟是对朝武最直接的报复,也是不小的打击,尤其其如今落单,这是千载难逢的大时机。

    这时已有三艘福船缓缓靠近张少英的福船,并且下锚防止其夺船逃路。张少英瞧得明白,要想夺船,保持船的完整,出不得一丝差错。

    诸多杀手本意烧船便罢,茫茫海面上其也难逃一死,但教众人觉得张少英没有一点应对之法却让人难以相信。如此兴师动众,不若见到尸体,谁能放心?是以稍一犹豫,便有数个杀手向福船上跃去。尚未落地,便有四人发现了甲板上的微弱亮点,那是一枚枚的银针阵,船舷上都有。船上无处落足,数人(欲yù)再提气,陡见舱壁破碎,眼前惊鸿一现,即是气息流失,眼神涣散,顷刻毙命当场。出手的正是张少英,姬灵霜,柳燕,洛裳四人,这一联手上来的杀手只有两人跃了回去,亦是惊魂未定。无论他们习武多少年,差之一招即是生死之间,这几个杀手死的一点也不冤枉。熊熊大火中,数道人影翻飞,分别跃上前方的九帆大福船上。这一出手便令几个一等一的杀手毙命当场,在场的杀手无不惊骇莫名。前一(日rì)的海战,许多人莫名的中了灭魂法印已是惊天动地,这几人联手,难怪诸多杀手也难奈其一丝一毫。

    张少英带着柳燕跃上中间的福船,顷刻便是汹涌的劲气自福船上激(射shè)而出,桅杆已然断了三根。见识了张少英一行人的手段,杀手已决定破釜沉舟了,如此一来张少英夺船的企图将更加艰难。其他杀手见得张少英夫妇真(身shēn),顿围拢过来,围势渐成。姬灵霜领着洛裳大开杀戒,顷刻间已杀死九人,(身shēn)过所向披靡,无人能挡。其对精神术尚有一定的造诣,是以出手间对杀手的影响非常大。张少英眼见杀手如此拼命,所(性xìng)心头一横,沉喝一声,瞬间周(身shēn)真汽蒸腾,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众者闻之皆浑(身shēn)一颤。

    柳燕见得丈夫突然如此强大的气息,亦是惊骇莫名。丈夫的体质一直在调理中,经不起如此巨大的损伤?;秀奔?,张少英一声长啸,(身shēn)形骤移,周(身shēn)气息犹如狂风卷浪,一股特别的气息弥漫开来,姬灵霜亦是暗暗皱眉,如此下去,她不敢想象张少英的结局。

    但见张少英穿梭于船体之间,剑光之下,剑气如鸿。所到之处,杀手仿佛被定(身shēn)一般,近(身shēn)不足二丈便颓然倒地,仿佛气力被抽干,伴随而来的便是一片片倒下的杀手。顷刻间,整艘九帆福船上的杀手尽皆声息全无,横(身shēn)甲板。张少英气血涌动之下竟然发出沉闷的冷笑声,听者胆寒。但见张少英大喝一声,福船上倒下的杀手倏然立起,尽皆拾起自己的兵刃,翻飞中跃上了另一艘大福船,攻击船上的杀手。张少英首当其冲,当先刺伤了一人,接着便是成片的杀手倒下,遇者皆毫无幸免。这一切只在顷刻之间,那些倒下再站起来的人皆眼神涣散,毫无生气,犹如行尸走(肉ròu),遇见杀手便出手,功力似乎也瞬间提升不少。

    顷刻,张少英独自一人连挑三艘大福船,附者一百二十余众,剩下杀手虽者众,眼见之下无不骇然,皆跳入海中向离自己最近的船游去。张少英没有再追击,颤抖的(身shēn)躯,是内息不受控制的紊乱,尤其是这种囫囵吞枣的方式。然而周遭的杀手船只瞧着跟随在张少英(身shēn)后的那些行尸走(肉ròu),皆侧帆远遁。这片刻间的疯狂,若非亲眼所见,岂能相信如此荒诞之事。不到半刻,百十多个天下间一等一的杀手竟然被成片放倒,起来之后竟还杀向同行,如此怪诞的武功竟然只是一人所成。

    福船上的杀手尽管相互不如何熟悉,但相望的那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异和恐惧。数十年光(阴yīn)勤学苦练,如此轻易就倒在这莫名的武功之下,灭魂法印四字再度涌入众人脑海,张少英与御留香果然同流合污。

    眼见得张少英内息紊乱,频临崩溃,柳燕惊骇之下跃向姬灵霜(身shēn)畔,扑通跪下来,声泪俱下,哀求道:“阿姐,再恨他你也要救他,我们不能没有丈夫。我求求你,救救他,这样下去他会死的!”柳燕向来矜持自重,这一跪竟放弃了尊严,也放弃了那份姐妹之(情qíng),那梨花带雨般的哭泣,姬灵霜瞧在眼里亦是(身shēn)形大颤,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跟着跪了下来,哭道:“他体内气息太乱,我根本摸不着脉象,这世上只有师尊和御师哥才能救他?!绷嗵眉Я樗绱怂档?,不由心神俱碎,瘫坐在地。姬灵霜眼见柳燕心如死灰亦心如刀割,这份姐妹之(情qíng)来的并不容易,柳燕放下的尊严,便是对姐妹之(情qíng)的践踏,姬灵霜只感到一股被抛弃的委屈和惊恐。

    想罢,姬灵霜所(性xìng)一横,凌空跃向张少英(身shēn)畔,推掌便附向张少英大椎(穴xué)。掌到中途,忽觉一阵柔和的劲风扫过,姬灵霜陡然翻掌拍向劲风之处,着眼所见竟然天罪之刃,竟然是师哥御留香。姬灵霜一时气血翻涌,扑通跪倒,哀求道:“你别再害他了,你所学超过他太多,他体质跟不上?!庇粝悴喙?身shēn)去,并不受礼,贼笑道:“老头的弟子(身shēn)质居然差得满大街的那种,我不提点一二,纵横派的招牌都要掉下来了,你就不愿他成为百战论道第一人?”姬灵霜竟是一怔,担忧道:“他承受不住?!庇粝阈Φ溃骸安涣兜赜?,怎能得真金之(身shēn)。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奔Я樗谱庞粝隳歉甙恋?身shēn)躯,心里明白,他自始至终仍旧在乎纵横派的,虽然他叛门已百十年了。

    反观张少英,真气蒸腾之下周(身shēn)青筋暴出,气血充盈,破功之危已近。姬灵霜虽相信御留香,但却不敢拿张少英的(性xìng)命做赌注,正(欲yù)起(身shēn),御留香已出手点了姬灵霜六处大(穴xué),顿时动弹不得。柳燕惊呼道:“你要做甚麽?”丈夫与姐姐均陷危,柳燕手中的飞虹剑如一道流星,疾刺御留香。御留香陡然翻动天罪之刃,剑锋之下,冷气倏然,柳燕刚近(身shēn)便感到一阵眩晕,听得御留香说道:“虽然你长的美,但是不能对师哥动手哦!放心,他要是死了,我会与他一起死?!?/DIV>

重要声明:小说《仙侣情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