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崛立世界之巅 第三百零三章 女人的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天啸 书名:
    屋子里一片沉默”白鸟信子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方宝”可是方宝却不昼看她,目光落在她的下颌以平,这个女人的脖子白皙细长,穿对襟的和服真的很漂亮,可是他只有陌生与警惕。

    过了好一阵,白鸟信子才发出幽幽一叹道:“宝宝哥哥,你还在恨我吗?”

    听到这声“宝宝哥哥”方宝的心还是忍不住跳了跳,但立刻道:“信子小姐,请不要这么称呼我,在你拿着炸弹带易易离开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br />
    瞧着方宝沉漠的脸和他冰冷陌生的话语,白鸟信子一双美丽的眸子里涌动出了泪珠,沿着脸颊缓缓滑下,低声道:“宝宝哥哥,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对你的心,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我和你在méng古拜过堂成过亲,就永远是你的妻子,永远。

    ”

    白鸟信子不说这些话还好,听她说这样的话,方宝实在很难控制自己的(情qíng)绪,冷笑了一声道:“永远是我的妻子?信子小姐,你把易易带到我的敌人那里,想过是我的妻子没有,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你的父亲一定已经指定你是他的继承人了吧,哈哈,白鸟家族的女家长,拥有超过百亿美元的资产,有数万忠心耿耿的手下,〖(日rì)〗本黑道的大姐大,这样的老婆我可没福气消受?!?br />
    闻听着方宝的愤然之语,白鸟信子从和服里掏出了一张丝帕,拭干了自己脸颊的泪水,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父亲已经给十三名大佐传下了命令,如果这一次他和你决斗出了意外,就由我继承白鸟家族家长之位?!?br />
    当初伊泽百合没有白鸟家的血统,只是一个代理家长,而白鸟信子却可以成为真正的女家长,权柄无疑比伊泽百合更大,如果白鸟哲男死责,也将是白鸟家族第一位正式的女家长,同时不可避免的将成为龙盟的敌人,方宝杀机陡起,但隐藏着不让白鸟信子看出来,反而放缓的语气,道:“信子小姐,你将来一定会名震〖(日rì)〗本甚至整个世界黑道,看在过去的份上,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希望你一定答应我?!?br />
    白鸟信子凝视着他的脸道:“你是想我把易易还给你,是不是?”

    方宝立刻点头道:“是,易易的血脉里留着一半〖中〗国血,按你们家族的传统来说,这血实在不够纯正,还不如给我,今后再立一个血统纯正的男子做家长?!?br />
    白鸟信子的神(情qíng)也平静下来,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道:“宝宝哥哥,实话告诉你,我临到决斗前才来见你,是我父亲采取的策略”

    他让我多说刺jī的话,让你无法保持冷静,在决斗时心烦气燥,增大他击败你的机会?!?br />
    方宝又冷笑起来道:“听说白鸟哲男是个奇才,学什么都比别人快,精通剑道和忍术,这次决斗,他的胜算比我大得多,想不到还这样卑鄙无耻?!?br />
    白鸟信子道:,“我父亲的剑道的确很厉害,但对他影响最大的却是忍术,自从我知道了(身shēn)世之后,他就一直在教我”不过并没有教我忍者的搏杀追踪之技,而只教我高级忍术中的智忍之法,而忍者的精神和白鸟家族传统的武士精神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武士精神讲究的是公平与荣誉,做事有自己的规矩,而忍者的宗旨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不怕你,但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胜你,所以会想方设法影响你在决斗时的发挥?!?br />
    方宝已经将《万川集?!房戳撕眉副?,当然知道高级忍者非常讲究智谋,而且是从〖中〗国最著名的一部兵书《别子兵法》中总纲头一句“兵者,诡道也”演变而来”从战争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对,自己要是中了计,反而落了下乘,当下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易易现在怎么样,有什么条件,你们才能够放他回去?!?br />
    白鸟信子道:“我的父亲就只有我一个女儿,但当时在〖中〗国害怕暴lù(身shēn)份,并没有传我剑道和忍术,这是他的遗憾,所以将心血放在了易易的(身shēn)上,希望他(日rì)后成为〖(日rì)〗本甚至世界最优秀的男人,现在易易才一岁多,但教育已经在由他亲自负责了,所以无论你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不会让易易回到你(身shēn)边?!?br />
    方宝咬了咬牙,瞪着她道:“也就是说易易会彻底成为一个白鸟家族的人,白鸟家族神社里的那幅丰臣秀吉的画你也看到了,他们是想把〖中〗国版图纳入〖(日rì)〗本国土,易易会成为〖中〗国的敌人,江凝雪,你是在〖中〗国长大的,难道不知道〖(日rì)〗本人对〖中〗国犯下了些什么样的罪行,你走我不恨你,可是把易易带走,我会恨你一辈子,也永远不会原谅你?!?br />
    白鸟信子静静的望着他,轻声道:,“宝宝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在méng古离开你的时候,我说过我的心总会让你明白,虽然我把易易带到了〖(日rì)〗本,到了白鸟家族,可是你知道我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吗,我的血脉里虽然流着〖(日rì)〗本的血,可是我的心还是〖中〗国的?!?br />
    这话传入了方宝的耳中,他的心顿时猛的一跳。

    没等方宝询问,白鸟信子继续道:“当我的又亲告诉我是〖(日rì)〗本人”把小时候我和他及母亲的照片给我看。并和我做了NDA的鉴定,我当时真的很痛苦,后来父亲把我带到了圣岳山的神社,参拜丰臣秀吉的画像和祖先的灵牌,知道了他们对〖中〗国的野心和所做的事,内心扭曲挣扎得厉害,可是这一切我都没有表lù出来,一直很少说话,我的父亲以为我已经认同了自己是家族的人,便告诉了他到计划,可是在那时”我只有后悔,后悔当初误会了你,以为你是我的杀父仇人,谁知这一切都是我亲生父亲的计划,可惜的是他算错了两件事?!?br />
    方宝感觉到这个女人和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样,忍不住道:“算错了哪两件事?”白鸟信子道:,“他带我到〖中〗国去,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让我从小就了解〖中〗国,今后能更好的完成家族的目标,第二个目的就是控制住江光,因为他在〖中〗国创造的所有财富在法律上都交到了江光的手里,如果江光起了野心,就有可能把他在〖中〗国经营的一切拥为已有,而如果我成了江光唯一的女儿,那么也就是和正集团唯一的法定继承人,要是江光有了异心,杀掉他就解决问题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我虽然是〖(日rì)〗本人,可是从小生长在〖中〗国”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国家,而且知道〖(日rì)〗本过去对〖中〗国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未必和他想像中的那样去对这个国家酿成新罪。这是他算错的第一件事?!?br />
    讲到这里,她注视着方宝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情qíng)致,道:“他算错的第二件事是,没想到我会(爱ài)上一个男人,为了他,我什么都肯做,也会想得更远?!?br />
    方宝此刻已经明白自己很有可能误会了她,心里颤抖起来”道:“雪雪,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听到这声久违了的昵称,白鸟信子的秀眸再一次湿润了,微微咬了咬chún,才道:“我父亲其实非常欣赏你,说你是他所见最聪明也最有能力的一个男人,在你的手里,龙盟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让我接近你,然后给你生一个儿子,鼓励你去外面打拼,(日rì)后再通过易易把龙盟的一切都接过来”这样家族可以不费一人一钱得到最大的利益,现在欧美在衰落,亚洲在崛起,帮会也是同样的(情qíng)况,等二十年后,龙盟和白鸟家族都会发展得很大”如果由一人统领,那么这个人无疑就是世界黑帮实力最强大的人物,而有强大的经济、势力、关系网络,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就很少有事(情qíng)做不成了”白鸟家族控制的将不再是某个单一的组织,而是各个国家”易易也会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又道:“在父亲的这个计划里,还有一个安排,那就是等二十年后易易成人,他让我暗中杀死你和所有阻碍易易登上龙盟盟主之位的人。

    方宝点了点头道:“这的确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我真的不得不佩服白鸟哲男?!?br />
    谁知白鸟信子立刻摇头道:“不,这个计划并不完美,我的父亲是很有智慧,可是有一点儿他是不怎么懂的,那就是人xìng,在他心里,只要是白鸟家族的人,都应该为家族的目标奉献牺牲,而他从小就xìng格暴戾,想法与常人不一样,自己想到的事(情qíng)不管对别人是否有伤害就一定要做,在神社他给我说起这个计划的时候充满了亢奋,可是不知道的是,他虽然是我血缘上的父亲,可是我却一丝半点儿没有父女之间那种感觉,甚至面对着他心里还很害怕,所以在当时我虽然答应了他,可是心里很清楚,是不会照着他说的那样做的,而我答应下来,他就不会用别的办法对付你,甚至还会暗中帮你让龙盟发展起来,至于易易,他跟着我,我当然不会让他成为白鸟家族的牺牲品,他的血液里有一半是你的,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未来白鸟家族的家长之位他一定会传给易易,那么这个计划小到底谁是受益者,谁能知道?!?br />
    方宝明白过来,惊喜道:“你是不是想让易易登上白鸟家族家长的位子,然后让它替龙盟效劳?”

    白鸟信子又一摇头道:“无论怎样,我是白鸟家族的人,也不想让家族衰落消失,白鸟家族的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忠于〖(日rì)〗本忠于家族,如果易易公然让家族的人替〖中〗国人做事,只会给他带来危险,我是想让易易特殊的血统成为一个和平的使者,让家族至少不再和〖中〗国为敌,这样也算帮到你了?!?br />
    此刻,方宝再也忍不住子,一伸臂,紧紧的握住了白鸟信子白皙滑腻的双手道:“雪雪,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可是你为什么不给我说?!?br />
    白鸟信子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刻,面sèjī动起来,(身shēn)子向前一移,已经倒向了他的怀中,将脸轻轻的在他xiōng膛上摩挲着,闭着眼喃喃道:“我父亲是个很深沉精明的人,我的计划未必能够成功,甚至还会为易易带去危险,怕你不同意,所以我就没有说,反正无论怎么样,都要等到易易成人后才能够进行,可是我又担心你知道我是〖(日rì)〗本人,而且还是的白鸟哲男的女儿后会不要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br />
    方宝这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心事重重,结果被师父看出,如果她真的想执行白鸟哲男的计划,自然会隐藏得很好,而带走易易,的确是用心良苦,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道:“傻瓜,这么好的女人,我怎么舍得不要,不过你真不该带走易易,总有一天,我会灭了白鸟家族?!?br />
    白鸟信子咬chún道:“要是不清楚白鸟家族很难对付,你也不会用和我父亲决斗这种冒险的法子来解决,宝宝哥哥,我今天来”把这些事说给你听,就是告诉你其实有对付白鸟家族的办法,你明天找借口不要去参加决斗,你是打不过我父亲的,他是个可怕的人,真的,我亲眼看到他半分钟用刀杀死了十条饥饿的狼狗”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一刀就把狼狗的头砍下来了,还有他的暗器,能够把三十米外的鸟(射shè)下来,百发百中,从来不会落空?!?br />
    方宝抚着她的脸颊道:“雪雪,你在〖中〗国长大,所以更多的会站在〖中〗国人的角度上看事,喜欢这个国家和人民,可是易易在〖(日rì)〗本长大,而且由白鸟哲男亲自教导”在他长大之后,就算你告诉他(身shēn)世,让他不要做出伤害〖中〗国的事,但就像你现在并没有完全听白鸟哲男的话一样”易易未必会听你的,而且就算他听话,等成年有能力掌管一个庞大的组织还有二三十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很难猜测白鸟哲男还会做出什么事来,为了我的亲人和兄弟,我必须和这个人战斗,而且现在我代表的并不仅仅是自己,而是〖中〗国人,是〖中〗国爷们,要是临阵退缩,那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br />
    白鸟信子一脸黯然,沉默了半天才道:“如果你回不来,那么我做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br />
    方宝立刻道:“当然有意义,如果我死在白鸟哲男的手里,白鸟家族的势力必然会快速发展,也肯定会配合〖(日rì)〗本的右翼势力对〖中〗国形成新的威胁,我虽然把龙盟交给了阿展,可是他很难克制得住白鸟哲男,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而易易将是我们新的希望,他的(身shēn)体里有中(日rì)两国的血,可我是他的父亲,他更应该跟随父亲的血统,把父亲的祖先看成他的祖先,在告诉他(身shēn)世之后,你让他去我的家乡皇妃村住上一段时间,去看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去看看方家祠堂还有村头的那座贵妃牌坊,我想多多少少会让他有些感触的?!?br />
    白鸟信子忽然伸手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脸颊已经是泪痕交错,泣声道:“不,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我虽然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可是只要能够看到你,知道你过得好,就会开心的,我不要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到那个世界去,因为我要等到易易长大才能够来陪你?!?br />
    一直以来,方宝都无法确定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爱ài)有多深,包括当时在大围山天坑的那个山洞里她要跟自己死在一起,他都觉得是不是当时恶劣的环境让她失去了求生的力量,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心有多么的真,无论她是〖中〗国人还是〖(日rì)〗本人,都是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的女人。

    于是,他俯下了头,wěn住了白鸟信子的chún,而那chún立刻就张启了,一条柔软滑腻的物事主动的紧紧的迎合纠缠住了他。

    这一wěn,有着冰释误会的欣喜,但更多的是生离死别的悲jī,良久良久之后,两人的chún才缓缓分开。

    而这时,方宝扶着白鸟信子站起来,在她的额头上又是轻轻一wěn,满脸的柔(情qíng)已经尽化成勇往无惧的坚毅,道:“雪雪,别担心,你的宝宝哥哥没那么容易死的,你的心我明白了,但我更要杀死白鸟哲男,无论你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只要我没休了你,都是我的老婆?!?br />
    这话让白鸟信子喜悲交加,喜的是,这个男人还把自己视为老婆,哪怕她当上了白鸟家族的女家长,他仍然会和自己保持着过去的关系,这正是她希望的事,悲的是,不管如何白鸟哲男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之一,而明天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就要进入山中决斗,并且只有一个活着回来,对她来说,实在是残酷的命运,可是却要无奈的面对。

    方宝能够体会到面前这个女人心里的痛苦,但他却不能想得太多了,当下硬起了心肠,道:“雪雪,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好好想想明天的决斗?!?br />
    白鸟信子知道这场决斗自己无法劝阻,只能在煎熬中等待最后的结果,默默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凝望了他一眼,便转过了(身shēn)子,拉开了木屋的门,走了出去。

    此刻,方宝盘膝而坐,渐渐的进入了空灵之境,在这场决斗之前,他最担心的就是易易,白鸟信子这一趟来,虽然还不能说能够让易易回到他的(身shēn)边,但至少有了希望,现在的他,所有的杂念都必须放下,全力应付这场生死之战。。

重要声明:小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