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谢天谢地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赵周桥 书名:大航海历险记
    当我抽完第二根烟的时候  几位教授先后迈进驾驶舱  第一脚踏进來的是气象学专家朱教授  第二位是郭明  前后來了六人  直到郑老师带着一名女学生进來后  郝光荣见人员來的整齐了  才开口向大家重复一遍我之前说过的话

    众人听后  彼此私下交谈几句  郑老师摸着下巴  一脸沉凝的说:“照这么看來  定是海洋大漩涡无疑了  ”

    “不错  “朱教授跟着说道:“只是  关于海洋大漩涡的资料少之又少  我想各位最多也就听闻一二吧  ”

    郝光荣眼珠子在众位专家上溜了一圈  说:“朱老师说的沒错  想我半生漂泊海洋  小涡见过无数  像赵兄弟说的巨大漩涡倒是闻所未闻  ”

    “那有什么应对之策吗  ”郭明问道

    朱教授说:“根据资料记载  海洋巨形漩涡的产生极有可能与海流的温差有关联  由不同來源的水流交汇撞击导致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  正符合这种说法  也有一种说法是由太阳的粒子流造成  另一种说法是跟地壳运动有关  但不管哪种说法  均沒有科学家拿出确切数据证明  更沒有人预知出它的运动前奏  在气象学來说  这是令所有科研人员头疼的无常现象            ”

    朱老头说的繁碎  还想再说点什么  郝光荣打断道:“朱老师  我们姑且把漩涡的特描述搁一搁  你告诉我  我们应该如何避开漩涡  ”

    朱教授感觉自己说岔題了  不自然的抚了把脸  说道:“漩涡的出现目前还沒有什么确切得规律可言  更沒人能预判它旋转得迹象  所以我们唯有远离它方保安全  ”

    郝光荣点了点头  转吩咐林全运:“保持最大的马力前行  ”

    跟着几人七嘴八舌的商谈着关于漩涡的现象  郭明倒也实在  摊手道:“这方面我是一翘不通  还是有赖几位老师多多担当了  ”说完  独自离开去  这点我倒与郭明一个心思  也不喜欢些位迂腐的论调  见大家也沒什么更好的应对方案  再听下去也乏味  随后悄悄的离开房间  走到后甲板  后甲板上站着许多人  都在提心吊胆的看着后方的壮观画面  我挤到最前沿  现在看漩涡已经无需借用望远镜  它离我们的距离也不过数海里  咆哮着  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大面积的螺旋  把周边的海面硬生生的拉下去数米

    看了一会  想着眼下不管是灾难还是虚惊  已超出了我所能抗拒的能力  于其心惊胆跳  还不如听天有命  我穿过人群  点了根烟准备躲房间睡觉去  沒走几步  孟蕾步伐匆匆的过來  一见到我  拉过我的衣袖:“你去哪里了  ”

    “我就在船上啊  ”我应了一句

    “废话  ”孟蕾说:“快点跟我回去吧  ”

    “怎么  ”我意识到可能出麻烦了  收起笑脸问道

    孟蕾说:“是徐飘红  她又犯傻了  ”

    “刚才不是还跟于兴旺谈天说地亲的不行吗  ”

    我俩一边交谈  一边小奔回休息舱  孟蕾说:“徐飘红说要跟于兴旺分手  于兴旺怎么挽留不住  哭丧着让大家帮忙劝说一下  ”

    咳  我还以为什么事  原來是小两口闹别扭  弄明白怎么回事  我兴致索然  停下脚步  “就这么芝麻大的事  还需要你急燎成这样  ”

    “什么叫芝麻大的事  ”孟蕾不满的说:“也让你这个榆木呆脑的蠢男人看看的伟大  顺便帮着劝说几句  ”

    “喂  说归说  可别带人攻击  ”好端端的又奚落起我  我不满的说:“你说我榆木我忍了  说我呆脑我也不跟你计较  但是说我愚蠢这我可接受不了  ”

    孟蕾扑哧一笑  明亮的眼睛透着俏皮  皓齿蛾眉   甚是媚  说道:“我管你接受不接受  事实是不需要雄辩的  ”

    “斗不过你  ”我痴痴的看了一会  喉咙咕噜一下  说:“等我哪在海底寻到一枚绣花针  再与你计较  ”

    孟蕾白了我一眼  拉扯我的衣服  “你到底去不去帮你兄弟  ”

    我轻轻拂开她的手:“算了吧  这种事只会越帮越忙  让他俩斗会嘴  时间一过自然就和好了  ”

    “不是斗嘴  ”

    “那就是抽经了  ”我说:“这沒什么  女人的通病  ”

    “找死啊你  ”孟蕾嘴角一扬说:“还不是漩涡的原因  徐飘红又把这种事揽到自己上  非说自己是不详之人  ”

    “你就让她揽吧  ”我不耐烦的说:“要是最终漩涡都把我们转进去了  再伤心也就个把小时的事  要是最后有惊无险  迷信就不攻自破了  何必我们费那份脑呢  ”

    “好你个赵华  ”孟蕾把大眼睛瞪的大大的  提高分贝:“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冷血  不顾兄弟道义了  我算见识你了  不去拉倒  ”

    孟蕾使子  扭头要走  我拉住她  摸了摸她的额头  “你今天怎么了  不像平时的你呀  ”

    孟蕾推开我的手  “我什么事都沒有  只是为徐飘红无私的怀感动  ”孟蕾说这话时  因为激动而使脸部胀红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  琢磨着什么叫无私的怀  想了一会  一时也搞不明白  叹了口气  随后跟了过去

    还沒到房间  过道上遇见千纸鹤  千纸鹤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刚才遇到陈珀來和张美瑶了  ”

    张美瑶我认识  是郑老师的另一名女学生  大概二十出头的年龄  个子不高  长的小秀气  刚才我在驾驶舱就看到她  千纸鹤说的刚才应该在我之前  我问道:“她俩怎么了  ”

    千纸鹤说:“我是在机舱里遇见他们的  他们在里面交谈了很长时间  只是机舱里太吵了  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

    我琢磨了一下  觉得此事有点可疑   “机舱不是谈话的地方啊  他们去那里谈什么  谈了多久  ”

    “我去的时候  他们已经在了  之前谈了多久不清楚  后來大概谈了一刻來钟  ”

    “那就是说他们不是偶然相遇了  ”我敲了敲脑门  “看來以后我们对郑老师也要有保持点距离了  就算他不是那帮人一伙的  可能他边的人也有嫌疑  ”

    千纸鹤说:“我找你  正是这个意思  ”

    我指了指千纸鹤休息的房门:“兴旺同志在里面  ”

    千纸鹤微微一笑:“除了大头  都在呢  ”

    “那我们一起找大头去  ”

    “你不进去看看  ”

    “不了  ”我含笑回道:“有孟蕾在里面  我们进去也只会添乱  ”

    两人会心一笑  朝外而去  外面  人声沸腾  船舶马达声隆隆咆哮  与不远处漩涡的呼啸声此呼彼应  人站在船甲上能明显得感受到漩涡夹带的强烈气流  如同人站在吸尘器前的感受  一位长发女士的头发被气流转的凌乱飘舞  举目看去  漩涡速度之快使人目眩  被气流带动的冰粒、水气  把天地搅得昏天暗地  “成功”号哪怕行驶的最快  也无法与它的旋转速度比拟  受气流影响  已开始轻微的摇摆起來  最辛苦的莫过于桅杆上船员  他站在整艘船的最高点  紧紧的抓着扶手  尽忠职守不敢松懈  好在漩涡并沒有改变方向往北笔直移转  而是呈不规律的s形  一如既往的往西而去

    说不紧张那是自欺欺人  只是面对如此自然现象  又沒人能清楚漩涡后一秒会朝哪边吞噬  这早已超出了所有人抗衡它的能力范畴  一切唯凭天命  我把心提到节骨眼  暗地里求神拜佛  希望漩涡前往别改变方位

    与千纸鹤在甲板上彼此故作轻松的交谈着  老天还算眷顾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漩涡始终保持原有方位  并未朝北而行  直到它呈南北分位时  我开始相信若无特殊变化  “成功”号应该能免于灾难  于是与千纸鹤离开甲板  去寻大头  绕了一圈  沒找见大头  奇怪  就这么大一片地方他能去哪里  一个小时后  漩涡终于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我暗暗松了口气  心里头谢天谢地说了几遍

    傍晚时分  巨型漩涡终于远离我们  “成功”号缓缓进入驰名世界的白令海峡  船长郝光荣命令船员将船舶??吭谝蛔牧沟奈廾焊浇?nbsp; 以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确保明天安全进入北冰洋  “成功号”不是破冰船  我们中国目前还沒有这样的技术  所以拿这种船舰深探北极存在着许多不安全因素  船上的人员都很清楚这一点  谁也不敢马虎  早早回到休息舱  养精蓄锐  准备明天征服北冰洋

    我沒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  先是推开于兴旺的门  房里就刘旭跟于兴旺二人  沒见两位女士  也沒看到大头  我一脚迈进去:“搞定了  ”

    刘旭眯眼偷乐  指着于兴旺说:“有人失恋了  ”

    于兴旺翻了个  气急接道:“谁说失恋了  ”

    “那是什么啊  ”我走过去坐在他

    “徐飘红说了  只是暂时保持一下距离  等安全回去后  就再也不离开我  ”

    “那是好事啊  ”我拍了拍于兴旺的手:“沒事  自來好事多磨  过了这一道坎  就柳暗花明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大航海历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